当前位置:奥门新葡萄网站 > 军事军史 > 东瀛世界第二次大战时凌犯中夏族民共和国 中中

东瀛世界第二次大战时凌犯中夏族民共和国 中中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2-22

酒井直次,陆军中将,1942年5月28日,死于浙江南溪。

也就是说,日军二战期间战死的精确数字是1858811人。2001年日本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称:“二战中日本死亡军人约186万,平民约66万,”这已是近几年的数据,说明这一数字是相当准确的。 或许有网友质疑日军统计的精确性。这除了我上述强调的历史研究必须依靠档案外,还可以仔细分析。日军实行的是地域征兵制,即一个部队的人员来自同一地区,如大家熟悉的第5师团来自广岛、第6师团来自九州岛熊本,越是基层单位,就越是来自更小的行政区域,如中队的人员都来自同一个街道和村庄(日本行政区划用町、目等),本身就是亲戚、同学、朋友,早已互相熟识,所以凝聚力强,如有战死者必拼命抢回尸体。而日军伤员陷于绝境时绝大多数会自杀,鲜有降者;在太平洋孤岛上全军覆没即可判定绝大多数战死。而当时日本有着完整的户籍制度,因此日军对死亡人数是清楚的、精确统计的和可信的。

依照美国学者根据日本战中统计计算,在大陆被击毙的日军,共计四十四万余。一位研究抗战历史的专家张忠义先生,旁征博引日军史料,也得出一个接近的数字,45.5万人。国民党军参谋总长何应钦在《八年抗战》中公布的数字则为48万,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则采用建国后综合统计后的数字——55万。当然,也有对此持有异议的专家学者,比如社科院的刘大年教授,就根据国民党军战地统计数字计算,日军在中国阵亡人数超过100万人。

日军堆积如山的骨灰盒,下面的批语提到到中国大陆作战的日军,有七十万以上不能归乡。

仓永辰治,陆军少将,1937年8月29日,死于上海吴淞。

比如,日本权威历史学家伊藤正德(《帝国陆军史》的作者)在他的书中,记录战死在中国的日军,共计78万9370人。

图片 1

在日军的作战记录中,常可见“苦战”字样,但战后公布的伤亡数字却极小。以攻占洛阳来说,日军后来公布的整个战役阵亡人数仅有55人,但其中又明白记载了多次激战,如停车场肉搏战、禹王庙对攻等,伤亡人数根本对不上号。再如抗战之初的山西万全之战,据日军有记录称,步兵第3联队在这次战役中几乎全军覆没,但在战后公布的战报中,这个联队的伤亡数合计也没超过100人。

这部书中提供的资料,推翻了日本军部所公布数字的权威性。比如,豫湘桂战役中的长衡会战,日本军部提供的资料是日军共计阵亡12209人,而读卖新闻的纪录,则日军此战的总阵亡人数,超过十万。

这里再说一下1945年停战后日本在中国死亡的17万平民。其中在中国东北死亡平民10.15万人(数据统计依据:王辅《日军侵华战争》,第4卷,2796-2797页),主要原因一是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后,在东北的数十万日本侨民躲入深山老林,因缺乏食物大批饿死;到了1945年冬天,因缺乏御寒衣物也有大批侨民冻死。在中国关内死亡的7万日本平民也是同样原因。

这里再说一下1945年停战后日本在中国死亡的17万平民。其中在中国东北死亡平民10.15万人(数据统计依据:王辅《日军侵华战争》,第4卷,2796-2797页),主要原因一是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后,在东北的数十万日本侨民躲入深山老林,因缺乏食物大批饿死;到了1945年冬天,因缺乏御寒衣物也有大批侨民冻死。在中国关内死亡的7万日本平民也是同样原因。

这一点点日本史料,或许能让张先生安心些,假如侵华的日军只有60万,看来还真不至于让我们的4亿民众无力回天,只怕还要再发照会让日本派10万人来才够埋。

时隔60多年,这些数据早已经不重要。但这些数据留给人们的更多是对战争的反思。无论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无论战争的结果又怎样,战争带给交战双方人们的永远只有痛苦和悲伤。

战役开始之初,日军就快速的破坏了中国军队的指挥网络,由于群龙无首,中国军队在日军眼里就是一块一块的肥肉。此战过后,中国军队损失惨重。根据日方的战报“国民革命军被俘约35000名,遗弃尸体42000具。日军损失计战死673名,负伤2292名。”

美国方面使用的是日军提供的公布材料,按说具有一定的权威性。然而,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一直就有异议。

林大八,陆军少将,1932年3月1日,死于上海。

国民党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击毙日军近80万人,美国学者统计计算,在中国被击毙的日军共计44万多,日军史料公布的数字为455000人,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采用的数字为55万。到底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

第一方面的异议是日军的阵亡人数和对手公布的通常差距非常大,比如国民党军在台儿庄战役中,以为至少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两千余,相差六倍之多。一些学者如张忠义先生将其归结为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夸大。国军对战果夸大大概有之,但日军的作战记录中,却有许多令人费解之处。

须贺彦次郎,海军中将,1941年2月5日 坐机于广东中山被击毁。

比如,日本权威历史学家伊藤正德(《帝国陆军史》的作者)在他的书中,记录战死在中国的日军,共计78万9370人。

张忠义先生的《抗战八年中国并未取胜》,结尾处张先生以「良药苦口」为重点,点醒世人道:「当年4亿民众难奈60万侵华日军何,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悲剧,但愿不要重演!「

除了国民政府军事力量外,在八年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正规军事力量还损失了584267人。其中包括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的损失,但不包括在东北地区的抗日联军的损失。具体损失构成如下:阵亡160603人,失踪87208人,被俘45989人,负伤290467人。

死亡失踪 1439101 419710 658595 2517406

虽然日方战报的资料说不通,但作为外国人,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是怀疑。然而,近年来日本国内的资料统计,却为这种说法提供了新的证据。虽然还无法断定毕竟有多少日军阵亡中国,但其统计的数字,至少证明不管军事博物馆还是何应钦将军,提供的数字都过于保守了。而日军的战报,则在这些翔实的统计数字面前,彻底失去了可靠性。

着名学者杨奎松指出:对伤亡数字造假“在日军当时则颇难做到。这是因为日本有严格的户籍制度,日军的士兵全部都有详细档案,受伤阵亡均须记入档案,一旦出现死亡更必须及时通知家属,以便家属办理相应手续和领取抚恤。故意隐瞒战斗伤亡在日军条例里也是有极其严厉的惩罚措施的。”

战后日军在中国还死了5万人,目前还缺乏详细的分类资料,希望网友在这方面也作些考证工作。 加上这个数字,则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人数为45.57万人。

例如日军在作战记录中,常常可见「苦战」字样,而公布的伤亡却极小。以攻占洛阳为例,整个战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区区55人。但其中又分明记载了多次激战,如停车场肉搏战、禹王庙对攻等等,伤亡人数颇有些对不上号。又如抗战初期的山西万全之战,日军有记录称此战中步兵第三联队几乎全军覆没,原因是第三联队自己属于二二六兵变的主力,这些官兵都属于当时的叛军,但惩罚迟迟未作,送他们到中国战场,其意义就是让他们能够「光荣地死」。第三联队的官兵为了洗刷耻辱,在万全城下发动了自杀性的冲锋(不炮击摧毁城墙,直接进行云梯登城),大部战死沙场。然而,与此矛盾的是,同时公布的战报中,第三联队的伤亡合计不超过一百人。

2001年日本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写到:“二战中日本死亡军人约186万”。这个数据与前面提到的靖国神社的数据为何会相差40多万呢?

2011年8月,中国黑龙江方正县因“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开拓团”也浮出历史水面,知名抗战史研究学者、《军营文化天地》主编余戈认为:“开拓团”是日本侵略的一部分,他们不断在日军武力庇护下强占中国农民土地,使无数中国人流离失所,他们也是日本侵略军的重要兵源之一,因此开拓团也被认为是日本军事机构。

一册日本读卖新闻社编辑的《中国慰灵》,则提供了更为详实的数字。这本书,是一套记录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与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情况,追悼亡灵的系列图书,包括《缅甸慰灵》、《满州慰灵》、《瓜岛慰灵》等,《中国慰灵》是其中的第五部。

如上所述,八年抗战期间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40.46万人,那么国民党军和共产党游击队各击毙多少呢?由于日本资料并未详细分类,只能推算。据战时日本华北方面军的参谋回忆,华北日军平均每年损失仅1.8万人。而据日本权威战史《大本营陆军部》、《华北治安战》等宣称,1940年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人,受伤12386人,合计17842人,与1.8万人这个数字相当吻合。何况1940年八路军还发动了“百团大战”,这一年日军伤亡数应高于其年平均伤亡数。算上新四军给日军造成的损失,估计八年抗战中国共产党的军队给日军造成的伤亡总数应不超过20万人(有网友说曾看到某内部资料称敌后战场八年毙伤日军总数仅12万多人,因无法核实来源,姑且存疑),其中击毙者应不超过5万人。

2001年日本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写到:“二战中日本死亡军人约186万”。这个数据与前面提到的靖国神社的数据为何会相差40多万呢?

毕竟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

小笠原数夫,陆航中将,1938年9月4日,坐机于湖北孝感被击毁。

我这个普通工程师发现的这一点点日本史料,也许能让张先生安心些,如果侵华的日军只有60万,看来还真不至于让我们的4亿民众无力回天,只怕还要再发照会让日本派10万人来才够埋。

在这一册图书中,读卖新闻社记者统计的日军在中国阵亡总数,超过七十万人,其中不包括苏联红军、抗日联军在东北和中国远征军在印缅的战果。这是战死和战病死的合计人员数字,这符合阵亡人员统计的原则,美日统计太平洋战争中日军在南洋的伤亡人数,也是这两个数字的总和。

在这一册图书中,读卖新闻社记者统计的日军在中国阵亡总数,超过七十万人,其中不包括苏联红军、抗日联军在东北和中国远征军在印缅的战果。这是战死和战病死的合计人员数字,这符合阵亡人员统计的原则,美日统计太平洋战争中日军在南洋的伤亡人数,也是这两个数字的总和。

中国14年抗战击毙日军40万 战果仅为美军1/3

虽然,这还不是最后的数字,但已比早期美国学者所提供的多了一半……而一半,就是二十多万日本兵埋骨在了中国的土地。至少,这是日本方面的数字,而且,看日前的趋势,随着日方史料的渐渐披露,这个数字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图片 2

首先,在各方公布的伤亡人数上,这里面有毙伤数与击毙数两个概念。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人和日本军人伤亡比例平均是5:1,而伤员75%~80%能重返战场,容易被重复计算。因此毙伤人数无法作为死亡人数的参考。然而在死亡数上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呢?

看来,日本的战报,还真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战报的权威性早就受到质疑,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就多次发现日军力图以掩饰自个伤亡的做法造成美军的错觉,并鼓舞自个的斗志。

对比共产党游击队总计阵亡16万人,则与日军战斗死亡比例大致为3:1(此为大概约数,因共产党游击队的伤亡包括与伪军作战和与国民党军“磨擦”时的损失数字,而华北日军也在与敌后战场的国民党军交战中有一定损失,如中条山战役。以上因素均忽略不计,只纯粹比较双方阵亡总数,仅供参考)。 如共产党游击队击毙日军5万的话,则国民党军在正面战场击毙日军数应为35万(含日军伤病死数,但不计滇缅作战战绩)。如上述八年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阵亡132万,与日军死亡数比例大致为3.8:1。如考虑国民党军死亡总数实际在200万以上,则为日军6倍左右。 包括战后损失,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为212万人。

残废疾病 85620 8895 94515

另一方面就是日本靖国神社中供奉的灵位,与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不符,并且逐年增加,好像越来越多的阵亡人员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

看来,日本的战报,还真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战报的权威性早就受到质疑,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就多次发现日军力图以掩饰自己伤亡的做法造成美军的错觉,并鼓舞自己的斗志。

图片 3

在各种资料中,中国抗日战争,毕竟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

作为正规军,国军在八年里,打了22场大型会战、1117 次大型战斗、38931次小型战斗,要面对得都是日军得精锐师团、坦克大炮飞机。所以才会出现伤亡321万,战死141万的悲剧。这跟土八路躲在山区农村搞游击可是没得比的。

死于美军轰炸的日本民众,主要是投在广岛和长崎的2颗原子弹,当时共杀死约10万人。还有就是1945年3月9日美国战略航空队一次出动B—29型重型轰炸机234架,对东京进行大面积轰炸,投下燃烧弹1667吨,使东京四分之一地区燃起了大火,烧死日本平民8.3万人。但这还不是日本战争死者的全部。由于遭受原子弹的辐射,广岛、长崎的幸存者战后陆续死去,也被日本列为战争死难者。据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称:一颗原子弹在广岛就杀死25万人,在长崎也造成20万人死伤。就是计入战后陆续死亡的数字。所以日本因战争而死亡者,有军人230多万,平民约80万,合计310万。据《人民日报》2002年8月15日报道,日本政府为纪念第57个“终战纪念日”,举行了“全国战殁者追悼式”,“如往年一样,明仁天皇和皇后、政府要员、以及众参两院之长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约6000名代表,今天上午在武道馆集会,追悼日本在二战中死去的310万战殁者。”。所以日本因二战死亡总数是310万人,为中国在八年抗战中军民死亡总数2100万人的1/7。

抗日战争,中国历经14年,牺牲了军民3500万,那么中国如此大的牺牲,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呢?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加藤仁太郎,海军少将,1938年7月31日,死于长江下游 。

豫湘桂战役中,中方公布日军此战的总阵亡人数超过10万,而日本军部的数据是共计阵亡12209人。

木谷资俊,陆军中将,1940年3月20日,死于江西。

到底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

据战后统计,日军在整个侵华战争共死伤201.8万人,再加上在缅北战场伤亡的9万余人,日军伤亡共210.8万人,其中被击毙78.3万人,击伤132.5万人,这是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统计的日军伤亡人数。

除了国民政府军事力量外,在八年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正规军事力量还损失了584267人。其中包括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的损失,但不包括在东北地区的抗日联军的损失。具体损失构成如下:阵亡160603人,失踪87208人,被俘45989人,负伤290467人。

另一方面就是日本靖国神社中供奉的灵位,与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不符,并且逐年增加,仿佛越来越多的阵亡人员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

这让我觉得可以松口气,因为刚看了张忠义先生的《抗战八年中国并未取胜》,结尾处张先生以“良药苦口”为重点,点醒世人道:“当年4亿民众难奈60万侵华日军何,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悲剧,但愿不要重演!“

陆军 海军 平民 计

如日军在作战记录中,经常可见“苦战”字样,而公布的伤亡却极小。以攻占洛阳为例,整个战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区区55人。但其中又分明记载了多次激战,如停车场肉搏战、禹王庙对攻等等,伤亡人数颇有些对不上号。又如抗战初期的山西万全之战,日军有记录称此战中步兵第三联队几乎全军覆没,原因是第三联队本身属于二二六兵变的主力,这些官兵都属于当时的叛军,但惩罚迟迟未作,送他们到中国战场,其意义就是让他们能够“光荣地死”。第三联队的官兵为了洗刷耻辱,在万全城下发动了自杀性的冲锋(不炮击摧毁城墙,直接进行云梯登城),大部战死沙场。然而,与此矛盾的是,同时公布的战报中,第三联队的伤亡合计不超过一百人。

在菲律宾死亡3万多人。上面已指出,日军在菲律宾战死正规军48.66万人,而据日本厚生省援护局宣称,日军在菲律宾总计战死51.8万人,就是包括这3万多附属人员。

田路朝一,陆军中将,1939年6月17日,死于安徽南部。

八年抗战期间,抗日联军在东北击毙日军只有6000人左右。 日军在缅甸战死16.2万人,除去中国远征军击毙日军1万多人外,约15万人主要系英军击毙,占8%。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击毙的日军为125万人,占67%。换言之,二战中2/3的日军系被美军击毙,美国毫无疑问是战胜日本的头号主力。

小林一男,陆军少将,1939年12月21日,死于内蒙古安北。

国军对战果夸大可能有之,但日军的作战记录中,却有很多令人费解之处。

菊与刀:抗战中日军死亡人数之谜

山县业一,陆军中将,1941年12月25日,死于安徽。

在菲律宾死亡3万多人。上面已指出,日军在菲律宾战死正规军48.66万人,而据日本厚生省援护局宣称,日军在菲律宾总计战死51.8万人,就是包括这3万多附属人员。

总结起来,中国八年抗战击毙日军40多万,虽只有美军战果的1/3,但也多于苏联和英国,就打败日本的贡献,是第二位的。这就是中国战场在东方反法西斯战场的历史定位。贬低甚至只字不提,是有偏见;过分拔高到第一位的抗日主战场,则属夸大。把日军死亡数字和中国死伤数字回归虽减小但真实的数字,无损于我们的功勋,无减于我们的苦难,更能使历史记忆达成普遍的理性自觉。XLW

虽然中条山战役中国军队打得很惨烈,也牺牲了很多人。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场战役的惨败,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人为的。如果战役开始之前,卫立煌将军依然是指挥官,如果蒋介石没有抽调8万的军队去“搞摩擦”,如果中国军队不是群龙无首。也许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烈士惨死在中条山了。XLW

虽然日方战报的数据说不通,但作为外国人,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是怀疑。然而,近年来日本国内的资料统计,却为这种说法提供了新的证据。虽然还无法断定到底有多少日军阵亡中国,但其统计的数字,至少证明无论军事博物馆还是何应钦将军,提供的数字都过于保守了。而日军的战报,则在这些翔实的统计数字面前,彻底失去了可靠性。

有的学者根据各种资料估测,同时考虑到战时医疗条件的极端恶劣,中国国民政府军队在八年抗日战争期间的死亡人数包括伤死和病死人员在内,至少在200万以上(即相当于志愿军抗美援朝总计死亡15万这一口径)。这还不包括各种非正规武装力量的损失。实际上八年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的军队和民政部门缺乏全面准确的部队人数以及征兵统计资料,各部队损失报告数据资料粗糙,国民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已是我们所能获得的最权威数据了。

按照美国学者根据日本战中统计计算,在大陆被击毙的日军,共计四十四万余。一位研究抗战历史的专家张忠义先生,旁征博引日军史料,也得出一个接近的数字,45.5万人。国民党军参谋总长何应钦在《八年抗战》中公布的数字则为48万,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则采用建国后综合统计后的数字55万。当然,也有对此持有异议的专家学者,比如社科院的刘大年教授,就根据国民党军战地统计数字计算,日军在中国阵亡人数超过100万人。

此战之前,这条被称为“东方马奇诺防线”的中条山防线是由卫立煌将军带兵在此驻守。在1941年之前,日军曾数次向中条山发动进攻,但是卫立煌将军凭借在此驻防的26万军队以及正确的战略部署,打退了日军的数次进攻,保证了这条防线的安全。

自“九·一八”起,在随后长达14年的中日战争中,中国军人共计殉国320万人,充分显示了抗战的惨烈。然而在各种资料中,中国抗日战争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

看来,日本的战报,还真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战报的权威性早就受到质疑,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就多次发现日军力图以掩饰自己伤亡的做法造成美军的错觉,并鼓舞自己的斗志。

这部书中提供的资料,推翻了日本军部所公布数字的权威性。比如,豫湘桂战役中的长衡会战,日本军部提供的数据是日军共计阵亡12209人,而读卖新闻的纪录,则日军此战的总阵亡人数,超过十万。

1946年12月,由中国东北返日日侨孤儿团 战后据中日双方统计,大约有20万“开拓团”成员死于日本关东军投降后的混乱中。靖国神社的数据应该是包括了类似“开拓团”这样的半军事机构死亡的人数。

死于美军轰炸的日本民众,主要是投在广岛和长崎的2颗原子弹,当时共杀死约10万人。还有就是1945年3月9日美国战略航空队一次出动B—29型重型轰炸机234架,对东京进行大面积轰炸,投下燃烧弹1667吨,使东京四分之一地区燃起了大火,烧死日本平民8.3万人。但这还不是日本战争死者的全部。由于遭受原子弹的辐射,广岛、长崎的幸存者战后陆续死去,也被日本列为战争死难者。据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称:一颗原子弹在广岛就杀死25万人,在长崎也造成20万人死伤。就是计入战后陆续死亡的数字。所以日本因战争而死亡者,有军人230多万,平民约80万,合计310万。据《人民日报》2002年8月15日报道,日本政府为纪念第57个“终战纪念日”,举行了“全国战殁者追悼式”,“如往年一样,明仁天皇和皇后、政府要员、以及众参两院之长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约6000名代表,今天上午在武道馆集会,追悼日本在二战中死去的310万战殁者。”。所以日本因二战死亡总数是310万人,为中国在八年抗战中军民死亡总数2100万人的1/7。

据最新研究资料,日本曾于20世纪30-40年代,有纲领、有计划地向中国东北进行了五次大规模带有侵略性质的移民,最终目标是从1937年起利用10年时间,向东北实施移送100万户、500万人的庞大移民侵略计划。日本对我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的目的是把日本移民组织成强化的武装集团,侵入中国农民居住区,形成由日本人组成的特殊村落或“移民团”,以监视和镇压当地人民。至战败投降,日本共向中国东北派遣“开拓团”860多个、33万多人。日本规定武装移民要“承担关东军任务的一部分,维持满洲国内的治安”。所以这些移民大多拥有马匹、枪支。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向密布“开拓团”的日军“国防第一线”进攻,由日本“开拓团”青少年组成的“义勇队”进行顽抗,将近有三分之一的“义勇队”队员死于战场。如东宁虎头要塞的日本守军,正规军1400人,另有日侨义勇队500人。所以由于苏军的大纵深突击,由退伍兵和武装移民组成的日军附属人员也遭到惨重伤亡,被击毙约3万人。所以苏军宣称出兵东北共击毙日军8.3万人,除这3万附属人员外,还有正规军5万(具体分类是:从8月8日出兵到8月14日这一个星期,击毙1万人;从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到26日虎头要塞的最后抵抗结束,击毙2万人;在朝鲜、千岛群岛击毙2万人)。因此苏军在1937年张鼓峰、1939年诺门坎冲突中击毙日军1万人,1945年出兵东北击毙日军8万多人,在西伯利亚劳改营折磨死日本战俘6万人,合计共杀死日军15万人,占日军死亡总数232万人的6.5%。

图片 7

据战后统计,日军在整个侵华战争共死伤201.8万人,再加上在缅北战场伤亡的9万余人,日军伤亡共210.8万人,其中被击毙78.3万人,击伤132.5万人,这是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统计的日军伤亡人数。

图片 8

浅野嘉一,陆军少将,1937年11月14日, 战伤致死天津。

我这个普通工程师发现的这一点点日本史料,也许能让张先生安心些,如果侵华的日军只有60万,看来还真不至于让我们的4亿民众无力回天,只怕还要再发照会让日本派10万人来才够埋。

根据《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的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数据,从1937年7月7日到1945年8月14日(“芦沟桥事变”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前),日军战死的185万人中,在中国战死40.46万人,在“满洲”战死2.65万人,在缅甸战死16.2万人。也就是说,在八年的侵略战争中:日军在中国战场被击毙40.46万人,约占22%;在中国东北战死2.65万人,主要是1939年在诺门坎冲突中死亡8800人和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的战果。

中村正雄,陆军中将,1939年12月25日,死于广西昆仑关。

图片 9

浅野嘉一,陆军少将,1937年11月14日, 战伤致死天津。

日军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如果为210万人,在太平洋战争中死亡的人数为140万人,与苏联在东北战场的战争中死亡10万人,两项数字共计150万,日军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与其他这两大战场死亡总数相减得到的就是日军在中国其他战场作战死亡人数,约60万人,这个数字介于当年中方公布数据和日军公布数据之间,基本可以断定日军在华其他战场的实际死亡数字约为60万人。

图片 10

图片 11

根据日本资料提供的数据,日军在二战中的死亡人数,按不同统计口径和截止时间,有185万、212万、232万这三个数字。185万,是日军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至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这八年侵略战争中战死的数字;212万,是包括二战后日军死亡的数字(如在苏联的西伯利亚劳改营中死亡的战俘);232万,是除日军正规军人死亡外,加上武装平民和“异国者”(即强征入伍的朝鲜兵和台湾兵)的死亡数字。 1)二战期间日军战死185万人,资料来源是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记载的日军伤亡数:

八年抗战期间,抗日联军在东北击毙日军只有6000人左右。 日军在缅甸战死16.2万人,除去中国远征军击毙日军1万多人外,约15万人主要系英军击毙,占8%。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击毙的日军为125万人,占67%。换言之,二战中2/3的日军系被美军击毙,美国毫无疑问是战胜日本的头号主力。

而我最近买到的一册日本读卖新闻社编辑的《中国慰灵》,则提供了更为详实的数字。这本书,是一套记录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与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情况,追悼亡灵的系列图书,包括《缅甸慰灵》、《满州慰灵》、《瓜岛慰灵》等,《中国慰灵》是其中的第五部。

加藤仁太郎,海军少将,1938年7月31日,死于长江下游 。

在台儿庄战役中,中方认为至少击毙日军12000余人,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2000余人,相差6倍之多。

面对日军来势汹汹的进攻,蒋介石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要知道,日军单位战力远超国军,整个抗战期间日集中10万以上兵力的攻势,多少国军都很难抵挡。这次确以10万打18万,可以说是“占据压倒优势”。

豫湘桂战役中,中方公布日军此战的总阵亡人数超过10万,而日本军部的数据是共计阵亡12209人。

虽然,这还不是最后的数字,但已经比早期美国学者所提供的多了一半而一半,就是二十多万日本兵埋骨在了中国的土地。至少,这是日本方面的数字,而且,看目前的趋势,随着日方史料的渐渐披露,这个数字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井山官一,陆军少将,1940年10月16日,死于湖北宜昌。

根据《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的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数据,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为212万人,比185万这个数字多了20多万,这是因为,该数字包括日军在二战后(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的死亡人数。战后日军死亡情况是:在中国死亡5.11万人。这一数字颇令人费解,因抗战胜利后中国对日本“以德报怨”,并没有象苏联那样大规模折磨死日军俘虏,这5万多日军是怎样死的?我推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被苏军击毙一部。因1945年8月8日苏军除出兵东北外,还有一部进攻张家口和承德、山海关。张家口是日军“中国派遣军”下辖的“驻蒙军”防区,而苏联出兵后日军将承德、山海关所在的热河由关东军防区划归中国派遣军,故中国派遣军也在与苏军的战斗中受到一定伤亡;与中国共产党游击队作战的伤亡。

蒋梦麟先生是国民党文教高官,曾任北大教授、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抗战时任中国红十字会长。他在抗日时考察了各地拉壮丁的情形,在《新潮》一书中描写到:在贵阳一个壮丁收容所遇到从广东曲江来的壮丁,他们从曲江动身的时候有700人,可是现在只剩下17个人了。途中并无人逃跑,但因没有东西吃,喝传染病菌的溪水就拉肚子患痢疾,沿途大部分人都死了。蒋梦麟声称:“以我当时估计,在八年抗战期内,未入军队而死亡的壮丁,其数不下一千四百万人。当然,曲江壮丁从七百人死剩十七个人,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不可作为常例。当时我曾将估计的数字向军事高级长官们询问意见,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只会多不会少’”。死亡1400万壮丁固然夸大,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军队非战斗死亡的数字非常高。史迪威曾视察鄂西的第18师部队,据该师罗师长反映该师病死饿死的人员远超战斗死亡人员。18师所属的18军是陈诚头号嫡系,后来的五大主力之一。头等主力尚且如此,其他非嫡系和杂牌部队可想而知。

而我最近买到的一册日本读卖新闻社编辑的《中国慰灵》,则提供了更为详实的数字。这本书,是一套记录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与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情况,追悼亡灵的系列图书,包括《缅甸慰灵》、《满州慰灵》、《瓜岛慰灵》等,《中国慰灵》是其中的第五部。

也许网友立即质疑: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击毙日军公认的数字是8万多人,怎么这里日军在东北八年总共才死了2万多人?原因我在下面再详细分析。必须指出的是,这一数字统计截止日期是8月14日,即苏联出兵东北才一个星期,苏军部队还在穿越沙漠、山岭以及原始森林,日本关东军只有一部与苏军发生战斗,损失并不大。根据林三郎:《关东军和苏联远东军》一书称:“截至8月15日,关东军主力没有损伤。”苏联参战后7天内同苏军交战的关东军部队,有7个师团、2个混成旅团和一些独立部队(其中3个师团受到很大损伤),只占关东军24个师团、9个混成旅团的一部分(见该书191页,这里还不包括朝鲜军7个师团)。“换言之,到8月15日为止,关东军的主力尚未同苏军交战,完整无缺地保存下来。”从日军3个师团受到很大损伤来看,其战死在1万人左右。连同日军1938年在张鼓峰、1939年在诺门坎与苏军冲突中战死约1万人,则苏军击毙日军约2万人,占二战中日军死亡总数的1.1%。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在中国东北还死了2.02万人,全部是苏军战果,因为有相当部分关东军还在继续抵抗,特别是东宁虎头要塞,抵抗至8月26日。所以: 所以除了正规军人和“异国者”外,战争中日本还死了15万武装平民,日军称为附属人员,其战死地分别是:在日本海外岛屿,特别是冲绳岛、硫黄岛、马里亚纳群岛(包括塞班岛、关岛和提尼安岛)等地死亡7万人,提尼安岛还被称为“玉碎岛”。

2011年8月,中国黑龙江方正县因“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开拓团”也浮出历史水面,知名抗战史研究学者、《军营文化天地》主编余戈认为:“开拓团”是日本侵略的一部分,他们不断在日军武力庇护下强占中国农民土地,使无数中国人流离失所,他们也是日本侵略军的重要兵源之一,因此开拓团也被认为是日本军事机构。

自“九·一八”起,在随后长达14年的中日战争中,中国军人共计殉国320万人,充分显示了抗战的惨烈。然而在各种资料中,中国抗日战争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在中国东北还死了2.02万人,全部是苏军战果,因为有相当部分关东军还在继续抵抗,特别是东宁虎头要塞,抵抗至8月26日。所以: 所以除了正规军人和“异国者”外,战争中日本还死了15万武装平民,日军称为附属人员,其战死地分别是:在日本海外岛屿,特别是冲绳岛、硫黄岛、马里亚纳群岛(包括塞班岛、关岛和提尼安岛)等地死亡7万人,提尼安岛还被称为“玉碎岛”。

与国民革命军作战:

战后日军在中国还死了5万人,目前还缺乏详细的分类资料,希望网友在这方面也作些考证工作。 加上这个数字,则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人数为45.57万人。

虽然日方战报的数据说不通,但作为外国人,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是怀疑。然而,近年来日本国内的资料统计,却为这种说法提供了新的证据。虽然还无法断定到底有多少日军阵亡中国,但其统计的数字,至少证明无论军事博物馆还是何应钦将军,提供的数字都过于保守了。而日军的战报,则在这些翔实的统计数字面前,彻底失去了可靠性。

历史谜团终究有解开的一天,目前,靖国神社供奉的1937-1945死亡的日军牌位已增加为2325128人,应该说,经过多年的统计,以及政治色彩的淡化,这个数据可信度较大。

时隔60多年,这些数据早已经不重要。但这些数据留给人们的更多是对战争的反思。无论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无论战争的结果又怎样,战争带给交战双方人们的永远只有痛苦和悲伤。

图片 12

总结起来,中国八年抗战击毙日军40多万,虽只有美军战果的1/3,但也多于苏联和英国,就打败日本的贡献,是第二位的。这就是中国战场在东方反法西斯战场的历史定位。贬低甚至只字不提,是有偏见;过分拔高到第一位的抗日主战场,则属夸大。把日军死亡数字和中国死伤数字回归虽减小但真实的数字,无损于我们的功勋,无减于我们的苦难,更能使历史记忆达成普遍的理性自觉。XLW

左藤谦,陆军少将,1940年3月2日,死于江西鄱阳湖。

山田喜藏,陆军少将,1939年5月12日,死于湖北大洪山。

然而,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一直就有异议。

在这一册图书中,读卖新闻社记者统计的日军在中国阵亡总数,超过七十万人,其中不包括苏联红军、抗日联军在东北和中国远征军在印缅的战果。这是战死和战病死的合计人员数字,这符合阵亡人员统计的原则,美日统计太平洋战争中日军在南洋的伤亡人数,也是这两个数字的总和。

前田治,陆军中将,1940年5月23日,死于山西晋城。

(见该书商务印书馆1984年中译本,第4卷1799页)。

(见该书商务印书馆1984年中译本,第4卷1799页)。

也许网友立即质疑: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击毙日军公认的数字是8万多人,怎么这里日军在东北八年总共才死了2万多人?原因我在下面再详细分析。必须指出的是,这一数字统计截止日期是8月14日,即苏联出兵东北才一个星期,苏军部队还在穿越沙漠、山岭以及原始森林,日本关东军只有一部与苏军发生战斗,损失并不大。根据林三郎:《关东军和苏联远东军》一书称:“截至8月15日,关东军主力没有损伤。”苏联参战后7天内同苏军交战的关东军部队,有7个师团、2个混成旅团和一些独立部队(其中3个师团受到很大损伤),只占关东军24个师团、9个混成旅团的一部分(见该书191页,这里还不包括朝鲜军7个师团)。“换言之,到8月15日为止,关东军的主力尚未同苏军交战,完整无缺地保存下来。”从日军3个师团受到很大损伤来看,其战死在1万人左右。连同日军1938年在张鼓峰、1939年在诺门坎与苏军冲突中战死约1万人,则苏军击毙日军约2万人,占二战中日军死亡总数的1.1%。

第一方面的异议是日军的阵亡人数和对手公布的往往差距很大,比如国民党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认为至少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两千余,相差六倍之多。一些学者如张忠义先生将其归结为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夸大。

另一方面就是日本靖国神社中供奉的灵位,与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不符,并且逐年增加,仿佛越来越多的阵亡人员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

大冢彪雄,陆军中将,1940年8月5日,死于晋东南。

这里比较一下八年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的损失。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发布了国民革命军在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抗战期间的伤亡总数,为3216079人。其中:阵亡1324271人,失踪130126人,负伤 1761682人。但阵亡132万不包括受伤后死去的伤员和非战斗死亡(即相当于志愿军抗美援朝阵亡11万这一口径)。八年抗战期间国民革命军各级医院一共收容了病员1378526名,其中因病死亡的人数不详。这也不包括尚未送到军队便已冻饿而死的壮丁。

大角芩生,海军大将,1941年2月5日,坐机于广东中山被击毁。

作为正规军,国军在八年里,打了22场大型会战、1117 次大型战斗、38931次小型战斗,要面对得都是日军得精锐师团、坦克大炮飞机。所以才会出现伤亡321万,战死141万的悲剧。这跟土八路躲在山区农村搞游击可是没得比的。

如日军在作战记录中,经常可见“苦战”字样,而公布的伤亡却极小。以攻占洛阳为例,整个战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区区55人。但其中又分明记载了多次激战,如停车场肉搏战、禹王庙对攻等等,伤亡人数颇有些对不上号。又如抗战初期的山西万全之战,日军有记录称此战中步兵第三联队几乎全军覆没,原因是第三联队本身属于二二六兵变的主力,这些官兵都属于当时的叛军,但惩罚迟迟未作,送他们到中国战场,其意义就是让他们能够“光荣地死”。第三联队的官兵为了洗刷耻辱,在万全城下发动了自杀性的冲锋(不炮击摧毁城墙,直接进行云梯登城),大部战死沙场。然而,与此矛盾的是,同时公布的战报中,第三联队的伤亡合计不超过一百人。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正值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进行大反攻,但日军根据命令只向国民党军投降,所以对共产党游击队进行了激烈的抵抗。据冈村宁次回忆,停战后一段时间在中国的日军在对共产党游击队的抵抗中,损失达7000多人。参加中国内战被击毙。抗战结束后,特别是在华北的国民党部队有利用投降的日军参加内战、进攻中国共产党解放军的现象。尤其是山西的阎锡山,留用侵华日军达1.5万人,编成第10总队等番号,用作内战的急先锋,战斗中大量伤亡,只有少数人回国。在晋中战役中,阎锡山部被歼10万,其中日军第10总队带头冲锋突围,大部分被击毙,总队长原泉福少将(真名元泉馨,原日军驻山西的独立步兵第14旅团的旅团长)和7名高级军官自杀。太原战役时,参战的日军1100多人,被击毙700多,死亡率颇高。因此参加中国内战而死的日军不在少数。因饥饿和自杀而死。抗战结束后,中国物资极其缺乏,更不用说日本战俘和侨民了。据日本资料,停战后日本在中国饿死病死的平民达17万人,肯定有相当部分战俘也遭此下场。另因为战败,有许多日军因绝望而自杀(有的在回国的船上跳海)。

也就是说,日军二战期间战死的精确数字是1858811人。2001年日本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称:“二战中日本死亡军人约186万,平民约66万,”这已是近几年的数据,说明这一数字是相当准确的。 或许有网友质疑日军统计的精确性。这除了我上述强调的历史研究必须依靠档案外,还可以仔细分析。日军实行的是地域征兵制,即一个部队的人员来自同一地区,如大家熟悉的第5师团来自广岛、第6师团来自九州岛熊本,越是基层单位,就越是来自更小的行政区域,如中队的人员都来自同一个街道和村庄(日本行政区划用町、目等),本身就是亲戚、同学、朋友,早已互相熟识,所以凝聚力强,如有战死者必拼命抢回尸体。而日军伤员陷于绝境时绝大多数会自杀,鲜有降者;在太平洋孤岛上全军覆没即可判定绝大多数战死。而当时日本有着完整的户籍制度,因此日军对死亡人数是清楚的、精确统计的和可信的。

然而,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一直就有异议。

饭野贤十,陆军少将,1939年3月22日,死于南昌。

着名学者杨奎松指出:对伤亡数字造假“在日军当时则颇难做到。这是因为日本有严格的户籍制度,日军的士兵全部都有详细档案,受伤阵亡均须记入档案,一旦出现死亡更必须及时通知家属,以便家属办理相应手续和领取抚恤。故意隐瞒战斗伤亡在日军条例里也是有极其严厉的惩罚措施的。”

小林一男,陆军少将,1939年12月21日,死于内蒙古安北。

图片 13

1946年12月,由中国东北返日日侨孤儿团 战后据中日双方统计,大约有20万“开拓团”成员死于日本关东军投降后的混乱中。靖国神社的数据应该是包括了类似“开拓团”这样的半军事机构死亡的人数。

由于卫立煌将军反对“搞摩擦”,越来越不受老蒋的待见,在重庆开会期间,被软禁了起来。蒋介石又从中条山驻军抽出8万的军队去“搞摩擦”,导致中条山驻军锐减到18万。

饭冢国五郎,陆军少将,1938年9月3日,死于江西德安。

中条山,西起晋南永济与陕西相望,东迄豫北济源、孟县同太行山相连,其拥有的重要战略位置,对我方来说,占之,即可以此为根据地,瞰制豫北、晋南,屏蔽洛阳、潼关。进能扰乱敌后,牵制日军兵力;退可凭险据守,积极防御,配合整个抗日战场。

残废疾病 85620 8895 94515

陆军 海军 平民 计

图片 14

日军堆积如山的骨灰盒,下面的批语提到到中国大陆作战的日军,有七十万以上不能归乡。

藤堂高英,陆军中将,1940年6月3日,死于江西瑞昌。

饭冢国五郎,陆军少将,1938年9月3日,死于江西德安。

仓永辰治,陆军少将,1937年8月29日,死于上海吴淞。

如上所述,八年抗战期间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40.46万人,那么国民党军和共产党游击队各击毙多少呢?由于日本资料并未详细分类,只能推算。据战时日本华北方面军的参谋回忆,华北日军平均每年损失仅1.8万人。而据日本权威战史《大本营陆军部》、《华北治安战》等宣称,1940年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人,受伤12386人,合计17842人,与1.8万人这个数字相当吻合。何况1940年八路军还发动了“百团大战”,这一年日军伤亡数应高于其年平均伤亡数。算上新四军给日军造成的损失,估计八年抗战中国共产党的军队给日军造成的伤亡总数应不超过20万人(有网友说曾看到某内部资料称敌后战场八年毙伤日军总数仅12万多人,因无法核实来源,姑且存疑),其中击毙者应不超过5万人。

菊与刀:抗战中日军死亡人数之谜

历史谜团终究有解开的一天,目前,靖国神社供奉的1937-1945死亡的日军牌位已增加为2325128人,应该说,经过多年的统计,以及政治色彩的淡化,这个数据可信度较大。

反观之中国军队,以国民党军队为例,部队来源庞杂,许多新兵一来就投入战斗,许多人员还是随时就地征召、就地投入战斗,同一部队之人互不熟识;作战多为退却,有多少尸体落入敌手也不知道;失踪者是战死、被俘还是逃亡或被其他部队收容更不清楚。《南方都市报》今年7月14日登载文章《从长城脚下打到越南的老兵毛金中——那些还叫不上名的新兵转眼就消失了》,提到“部队在每次损失惨重的战斗之后都会补充新兵进来,但往往是补充来没几天的士兵,转眼在新的战斗中就找不到了,然后又会有新的士兵增补”,就是一例。因此,国民党军损失统计远不如日军精确。国民党宣布抗战八年军人战死132万,只能是最低数字。抗战时国民党政府连中国有多少人也没有统计,所谓4亿人是通过食盐的消耗推算出来的,由此可见一斑。 对其他战场战死的日军也说明一下。其余日军死在哪里?

小笠原数夫,陆航中将,1938年9月4日,坐机于湖北孝感被击毁。

一些学者觉得这可能是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吹嘘,但另一方面也存在日军故意少报的可能,力图隐瞒实际伤亡情况,以给对方造成错觉,并激励己方斗志。

饭野贤十,陆军少将,1939年3月22日,死于南昌。

到底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

在缅甸死亡2万人。上面已提到日本正规军在缅甸死亡16万多人,加上这2万附属人员,有18万多日军被英联邦军队击毙在缅甸(日军记载投入缅甸30.4万人,死亡18.5万人,见《长编》中册,313页。这一数字包括含中国远征军击毙1万多日军在内)。

图片 15

1941年5月,日军集结数10万部队由东、西、北三面“以钳形并配以中央突破之方式”进犯中条山地区。而此时驻守在中条山的中国部队却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上田胜,陆军少将,1941年5月13日,死于山西中条山。

在台儿庄战役中,中方认为至少击毙日军12000余人,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2000余人,相差6倍之多。

家纳治雄,陆军少将,1937年10月11日,死于上海。

蒋梦麟先生是国民党文教高官,曾任北大教授、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抗战时任中国红十字会长。他在抗日时考察了各地拉壮丁的情形,在《新潮》一书中描写到:在贵阳一个壮丁收容所遇到从广东曲江来的壮丁,他们从曲江动身的时候有700人,可是现在只剩下17个人了。途中并无人逃跑,但因没有东西吃,喝传染病菌的溪水就拉肚子患痢疾,沿途大部分人都死了。蒋梦麟声称:“以我当时估计,在八年抗战期内,未入军队而死亡的壮丁,其数不下一千四百万人。当然,曲江壮丁从七百人死剩十七个人,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不可作为常例。当时我曾将估计的数字向军事高级长官们询问意见,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只会多不会少’”。死亡1400万壮丁固然夸大,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军队非战斗死亡的数字非常高。史迪威曾视察鄂西的第18师部队,据该师罗师长反映该师病死饿死的人员远超战斗死亡人员。18师所属的18军是陈诚头号嫡系,后来的五大主力之一。头等主力尚且如此,其他非嫡系和杂牌部队可想而知。

图片 16

图片 17

在缅甸死亡2万人。上面已提到日本正规军在缅甸死亡16万多人,加上这2万附属人员,有18万多日军被英联邦军队击毙在缅甸(日军记载投入缅甸30.4万人,死亡18.5万人,见《长编》中册,313页。这一数字包括含中国远征军击毙1万多日军在内)。

图片 18

有的学者根据各种资料估测,同时考虑到战时医疗条件的极端恶劣,中国国民政府军队在八年抗日战争期间的死亡人数包括伤死和病死人员在内,至少在200万以上(即相当于志愿军抗美援朝总计死亡15万这一口径)。这还不包括各种非正规武装力量的损失。实际上八年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的军队和民政部门缺乏全面准确的部队人数以及征兵统计资料,各部队损失报告数据资料粗糙,国民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已是我们所能获得的最权威数据了。

对比共产党游击队总计阵亡16万人,则与日军战斗死亡比例大致为3:1(此为大概约数,因共产党游击队的伤亡包括与伪军作战和与国民党军“磨擦”时的损失数字,而华北日军也在与敌后战场的国民党军交战中有一定损失,如中条山战役。以上因素均忽略不计,只纯粹比较双方阵亡总数,仅供参考)。 如共产党游击队击毙日军5万的话,则国民党军在正面战场击毙日军数应为35万(含日军伤病死数,但不计滇缅作战战绩)。如上述八年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阵亡132万,与日军死亡数比例大致为3.8:1。如考虑国民党军死亡总数实际在200万以上,则为日军6倍左右。 包括战后损失,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为212万人。

中国14年抗战击毙日军40万 战果仅为美军1/3

反观之中国军队,以国民党军队为例,部队来源庞杂,许多新兵一来就投入战斗,许多人员还是随时就地征召、就地投入战斗,同一部队之人互不熟识;作战多为退却,有多少尸体落入敌手也不知道;失踪者是战死、被俘还是逃亡或被其他部队收容更不清楚。《南方都市报》今年7月14日登载文章《从长城脚下打到越南的老兵毛金中——那些还叫不上名的新兵转眼就消失了》,提到“部队在每次损失惨重的战斗之后都会补充新兵进来,但往往是补充来没几天的士兵,转眼在新的战斗中就找不到了,然后又会有新的士兵增补”,就是一例。因此,国民党军损失统计远不如日军精确。国民党宣布抗战八年军人战死132万,只能是最低数字。抗战时国民党政府连中国有多少人也没有统计,所谓4亿人是通过食盐的消耗推算出来的,由此可见一斑。 对其他战场战死的日军也说明一下。其余日军死在哪里?

东瀛世界第二次大战时凌犯中夏族民共和国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到底死了有一点人吗?。日军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如果为210万人,在太平洋战争中死亡的人数为140万人,与苏联在东北战场的战争中死亡10万人,两项数字共计150万,日军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与其他这两大战场死亡总数相减得到的就是日军在中国其他战场作战死亡人数,约60万人,这个数字介于当年中方公布数据和日军公布数据之间,基本可以断定日军在华其他战场的实际死亡数字约为60万人。

图片 19

首先,在各方公布的伤亡人数上,这里面有毙伤数与击毙数两个概念。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人和日本军人伤亡比例平均是5:1,而伤员75%~80%能重返战场,容易被重复计算。因此毙伤人数无法作为死亡人数的参考。然而在死亡数上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呢?

图片 20

秋山静太郎,陆军少将,1940年1月23日,死于山东。

美国方面使用的是日军提供的公布材料,按说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这里比较一下八年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的损失。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发布了国民革命军在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抗战期间的伤亡总数,为3216079人。其中:阵亡1324271人,失踪130126人,负伤 1761682人。但阵亡132万不包括受伤后死去的伤员和非战斗死亡(即相当于志愿军抗美援朝阵亡11万这一口径)。八年抗战期间国民革命军各级医院一共收容了病员1378526名,其中因病死亡的人数不详。这也不包括尚未送到军队便已冻饿而死的壮丁。

第一方面的异议是日军的阵亡人数和对手公布的往往差距很大,比如国民党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认为至少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两千余,相差六倍之多。一些学者如张忠义先生将其归结为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夸大。

在日军的作战记录中,常可见“苦战”字样,但战后公布的伤亡数字却极小。以攻占洛阳来说,日军后来公布的整个战役阵亡人数仅有55人,但其中又明白记载了多次激战,如停车场肉搏战、禹王庙对攻等,伤亡人数根本对不上号。再如抗战之初的山西万全之战,据日军有记录称,步兵第3联队在这次战役中几乎全军覆没,但在战后公布的战报中,这个联队的伤亡数合计也没超过100人。

图片 21

比如,日本权威历史学家伊藤正德(《帝国陆军史》的作者)在他的书中,记录战死在中国的日军,共计78万9370人。

图片 22

图片 23

杵春久藏,陆军少将,1938年8月2日,死于山西运城。

根据《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的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数据,从1937年7月7日到1945年8月14日(“芦沟桥事变”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前),日军战死的185万人中,在中国战死40.46万人,在“满洲”战死2.65万人,在缅甸战死16.2万人。也就是说,在八年的侵略战争中:日军在中国战场被击毙40.46万人,约占22%;在中国东北战死2.65万人,主要是1939年在诺门坎冲突中死亡8800人和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的战果。

林大八,陆军少将,1932年3月1日,死于上海。

这让我觉得可以松口气,因为刚看了张忠义先生的《抗战八年中国并未取胜》,结尾处张先生以“良药苦口”为重点,点醒世人道:“当年4亿民众难奈60万侵华日军何,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悲剧,但愿不要重演!“

图片 24

死亡失踪 1439101 419710 658595 2517406

抗日战争,中国历经14年,牺牲了军民3500万,那么中国如此大的牺牲,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呢?

更奇怪的是,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后,中日双方都公布了己方统计的战果:日方声称此战毙、伤、俘中国军人4.8万余人,而日方的伤亡数字仅为3600人;中方则宣称日军死伤3万余人,第九战区的伤亡人数为4万余人。

按照美国学者根据日本战中统计计算,在大陆被击毙的日军,共计四十四万余。一位研究抗战历史的专家张忠义先生,旁征博引日军史料,也得出一个接近的数字,45.5万人。国民党军参谋总长何应钦在《八年抗战》中公布的数字则为48万,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则采用建国后综合统计后的数字55万。当然,也有对此持有异议的专家学者,比如社科院的刘大年教授,就根据国民党军战地统计数字计算,日军在中国阵亡人数超过100万人。

与国民革命军作战:

东瀛世界第二次大战时凌犯中夏族民共和国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到底死了有一点人吗?。这部书中提供的资料,推翻了日本军部所公布数字的权威性。比如,豫湘桂战役中的长衡会战,日本军部提供的数据是日军共计阵亡12209人,而读卖新闻的纪录,则日军此战的总阵亡人数,超过十万。

图片 25

一些学者觉得这可能是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吹嘘,但另一方面也存在日军故意少报的可能,力图隐瞒实际伤亡情况,以给对方造成错觉,并激励己方斗志。

据最新研究资料,日本曾于20世纪30-40年代,有纲领、有计划地向中国东北进行了五次大规模带有侵略性质的移民,最终目标是从1937年起利用10年时间,向东北实施移送100万户、500万人的庞大移民侵略计划。日本对我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的目的是把日本移民组织成强化的武装集团,侵入中国农民居住区,形成由日本人组成的特殊村落或“移民团”,以监视和镇压当地人民。至战败投降,日本共向中国东北派遣“开拓团”860多个、33万多人。日本规定武装移民要“承担关东军任务的一部分,维持满洲国内的治安”。所以这些移民大多拥有马匹、枪支。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向密布“开拓团”的日军“国防第一线”进攻,由日本“开拓团”青少年组成的“义勇队”进行顽抗,将近有三分之一的“义勇队”队员死于战场。如东宁虎头要塞的日本守军,正规军1400人,另有日侨义勇队500人。所以由于苏军的大纵深突击,由退伍兵和武装移民组成的日军附属人员也遭到惨重伤亡,被击毙约3万人。所以苏军宣称出兵东北共击毙日军8.3万人,除这3万附属人员外,还有正规军5万(具体分类是:从8月8日出兵到8月14日这一个星期,击毙1万人;从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到26日虎头要塞的最后抵抗结束,击毙2万人;在朝鲜、千岛群岛击毙2万人)。因此苏军在1937年张鼓峰、1939年诺门坎冲突中击毙日军1万人,1945年出兵东北击毙日军8万多人,在西伯利亚劳改营折磨死日本战俘6万人,合计共杀死日军15万人,占日军死亡总数232万人的6.5%。

国军对战果夸大可能有之,但日军的作战记录中,却有很多令人费解之处。

美国方面使用的是日军提供的公布材料,按说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更奇怪的是,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后,中日双方都公布了己方统计的战果:日方声称此战毙、伤、俘中国军人4.8万余人,而日方的伤亡数字仅为3600人;中方则宣称日军死伤3万余人,第九战区的伤亡人数为4万余人。

根据《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的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数据,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为212万人,比185万这个数字多了20多万,这是因为,该数字包括日军在二战后(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的死亡人数。战后日军死亡情况是:在中国死亡5.11万人。这一数字颇令人费解,因抗战胜利后中国对日本“以德报怨”,并没有象苏联那样大规模折磨死日军俘虏,这5万多日军是怎样死的?我推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被苏军击毙一部。因1945年8月8日苏军除出兵东北外,还有一部进攻张家口和承德、山海关。张家口是日军“中国派遣军”下辖的“驻蒙军”防区,而苏联出兵后日军将承德、山海关所在的热河由关东军防区划归中国派遣军,故中国派遣军也在与苏军的战斗中受到一定伤亡;与中国共产党游击队作战的伤亡。

在中国东北死亡3万多人。苏联出兵东北时,日本关东军兵力总计75万人,但尚有15万“在乡军人”紧急动员,主要从事后勤支援工作。此外,还有武装日侨组成的“开拓团”也参加了战斗。

图片 26

根据日本资料提供的数据,日军在二战中的死亡人数,按不同统计口径和截止时间,有185万、212万、232万这三个数字。185万,是日军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至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这八年侵略战争中战死的数字;212万,是包括二战后日军死亡的数字(如在苏联的西伯利亚劳改营中死亡的战俘);232万,是除日军正规军人死亡外,加上武装平民和“异国者”(即强征入伍的朝鲜兵和台湾兵)的死亡数字。 1)二战期间日军战死185万人,资料来源是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记载的日军伤亡数:

山田喜藏,陆军少将,1939年5月12日,死于湖北大洪山。

家纳治雄,陆军少将,1937年10月11日,死于上海。

杵春久藏,陆军少将,1938年8月2日,死于山西运城。

图片 27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正值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进行大反攻,但日军根据命令只向国民党军投降,所以对共产党游击队进行了激烈的抵抗。据冈村宁次回忆,停战后一段时间在中国的日军在对共产党游击队的抵抗中,损失达7000多人。参加中国内战被击毙。抗战结束后,特别是在华北的国民党部队有利用投降的日军参加内战、进攻中国共产党解放军的现象。尤其是山西的阎锡山,留用侵华日军达1.5万人,编成第10总队等番号,用作内战的急先锋,战斗中大量伤亡,只有少数人回国。在晋中战役中,阎锡山部被歼10万,其中日军第10总队带头冲锋突围,大部分被击毙,总队长原泉福少将(真名元泉馨,原日军驻山西的独立步兵第14旅团的旅团长)和7名高级军官自杀。太原战役时,参战的日军1100多人,被击毙700多,死亡率颇高。因此参加中国内战而死的日军不在少数。因饥饿和自杀而死。抗战结束后,中国物资极其缺乏,更不用说日本战俘和侨民了。据日本资料,停战后日本在中国饿死病死的平民达17万人,肯定有相当部分战俘也遭此下场。另因为战败,有许多日军因绝望而自杀(有的在回国的船上跳海)。

田路朝一,陆军中将,1939年6月17日,死于安徽南部。

虽然,这还不是最后的数字,但已经比早期美国学者所提供的多了一半而一半,就是二十多万日本兵埋骨在了中国的土地。至少,这是日本方面的数字,而且,看目前的趋势,随着日方史料的渐渐披露,这个数字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在中国东北死亡3万多人。苏联出兵东北时,日本关东军兵力总计75万人,但尚有15万“在乡军人”紧急动员,主要从事后勤支援工作。此外,还有武装日侨组成的“开拓团”也参加了战斗。

水川伊夫,陆军中将,1940年3月22日,死于内蒙古五原。

国民党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击毙日军近80万人,美国学者统计计算,在中国被击毙的日军共计44万多,日军史料公布的数字为455000人,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采用的数字为55万。到底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

图片 28

本文由奥门新葡萄网站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东瀛世界第二次大战时凌犯中夏族民共和国 中中

关键词: 中国 日军 国军 鬼子 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