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梁兴初在前线吃饭一弹片飞进碗里曰:哪来的骨

梁兴初在前线吃饭一弹片飞进碗里曰:哪来的骨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28

图片 1

1970年夏,中央在庐山召开了九届二中全会。会议分组讨论时,西南组的召集人吴法宪在讨论前叫梁兴初、谢家祥到他的住处坐坐。晚上,梁、谢去了吴法宪处。吴说:“我们是老同志,一定要发言表明态度,要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图片 2梁兴初 梁兴初中将历经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役,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将领,在战场上勇猛无比,而他与曾经的两个军中领导林彪、彭德怀关系如何? 梁兴初将军眼中的林彪 林彪事件传达后,梁兴初大吃一惊,并及时向中央报告自己“文革”期间两次见林彪的情况。其中一次林彪说,四川我们不放心,你们(指梁与张国华——作者注)去了,就放心了,然后被林留下来喝了茶。6天后,毛泽东接见张国华、梁兴初等,毛泽东曰:“我也没有想到会出林彪事件,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林彪的人。”毛指着梁兴初,曰:“鲁迅说曹聚仁‘喝了他家的茶,就是他家的人’,你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嘛!” 叶办通知,14日晚毛主席接见。接见时,叶帅说:“有人说梁兴初到成都是去夺权的。这不对。梁兴初到成都,是我向毛主席建议的,是毛主席点的将。” 毛主席说,我也没想到会出现林彪事件。党章上写了的“接班人”,中央要负责,大家都举了手,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林彪的人。鲁迅说曹聚仁“喝了他家的茶,就是他家的人。”毛主席指着梁兴初说:“你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嘛。” 梁兴初对毛主席说的这段风趣典故不很明白,但说自己“不是林彪的人”几个字是听得清清楚楚。回来后他高兴地对秘书岳广运说:“毛主席说我‘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是什么意思?”岳广运也很激动:“这是明摆着的,毛主席帮你开脱了!” 后来有一个文件,略谓:经审查,梁兴初未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阴谋活动有牵连,但有政治错误,本人认识态度较好,鉴于梁兴初在战争中有卓越贡献,考虑到当时历史条件,决定免于党内外一切处分,按大军区正职待遇。 梁兴初和彭德怀关系 对于大获全胜的第一次战役,彭德怀并不满意,特别是对梁兴初十分恼火。由于梁兴初率领的三十八军未能如期截断清川江南北联系,致使著名的云山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战果。 11月13日上午8时半,志愿军总部召开第一次党委会议,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四十军军长温玉成、四十二军军长吴瑞林、六十六军政委王紫峰都准时到会。首先由邓华总结第一次战役的情况,讲到三十八军的行动时,彭德怀黑着脸,盯着梁兴初,厉声叫道:“梁兴初,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你是怎么搞的?” “彭总,你听我解释。” “你解释什么!你算什么主力!这是第一仗,大家都应该克服困难完成任务,应该消灭更多的敌人!三十九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第一师打得很好,四十军在温井包围伪六师也打得不错。”本来大家以为彭德怀略过去了,谁知他余怒未消,又绕回来了:“梁兴初,你三十八军为什么不给我插下去?你为什么不插下去?啊?一群熊包!” 梁兴初实在受不了,他梗着脖子说:“彭总,你骂我可以,你不能这样说我们三十八军。林总从来不像这样批评我们。” “老子有什么不能说!”彭德怀被激怒了,扯起沙哑的嗓门吼道:“我身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有权惩罚违反军令的人!我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会后,彭德怀问邓华:“梁兴初到底行不行?” 邓华说梁兴初是位英勇善战的猛将,并详细地介绍了他从东北一直打到红河的战功。 彭德怀听了,没做声,显然有所保留。

梁兴初是威震海内外的一员猛将。

梁兴初知耻而后勇。第二次战役,他率三十八军打德川,大捷。彭德怀大喜,亲自起草通令嘉奖:“此次战役,我三十八军发挥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尤其是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击南逃北援,敌虽在百余架飞机与百余辆坦克终日轰炸掩护下,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战果辉煌,计缴坦克汽车近千辆,被困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电报将发出时,彭总觉言犹未尽,于末尾又添两句:“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三十八军万岁!”

梁兴初实在受不了,他梗着脖子说:“彭总,你骂我可以,你不能这样说我们三十八军。林总从来不像这样批评我们。”

这位战功赫赫的猛将,“文革”中受到了林彪“九一三事件”的牵连,被隔离审查长达8年,直到“四人帮”粉碎后,才得以恢复名誉。

1979年4月26日,成都又派人来抓“梁兴初的班底”。梁兴初坦然回答:“我对党组织有什么就交待什么,没有的事,也不能胡说。胡说了,只能给组织增加麻烦。”

梁兴初打仗狠,骂人更狠。1948年1月,将军率部参加东北战场的公主屯战斗。属下30师90团于行进途中被国军劫走100名民夫,将军闻之,怒骂30师师长方强:“你娘卖x的,送到嘴边的肉不吃,倒让敌人拣了个便宜!”方强不敢回嘴。梁转过来怒骂90团团长:你不戴罪立功,把你脑袋割下来见我。”是役,30师边打边走,连战连捷。方强战后总结道:“这一仗打得好,是梁司令骂出来的,我们就是要猛打猛冲猛追猛骂。”

与麦克阿瑟的较量,是一场现代化条件下的战争,而我军既缺少先进武器,又没有现代化战争的经验,彭德怀作为志愿军统帅,身感责任重大。

黑山阻击战中,梁兴初始终站在最前沿指挥。某日将军吃饭时,敌一炮弹于附近“当啷”爆炸,一弹片飞进碗中。将军了无惧意,以筷夹之曰:“没有陆,哪来的骨头?”28师政委晏福生劝将军:“梁司令,还是撤一撤吧。”将军对曰:“娘卖X的,我不撤,看哪个敢撤?谁想撤,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是役,梁兴初将军率十纵仓促应敌,孤军奋战,抗击五倍于己之敌精锐部队,使敌“西进”兵团猛攻三天而未获寸进。电影《黑山阻击战》即以此役为原型也。

彭德怀听了,没做声,显然有所保留。

风云莫测林彪自爆

梁兴初受林彪事件牵连始末

1985年10月5日凌晨,一代战将梁兴初因心脏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享年72岁。

从此,梁兴初度过了长达数年的下放审查岁月。

从此,梁兴初度过了长达数年的下放审查岁月。

让彭德怀感到放心的是,他并不是单枪匹马地率军作战。毛泽东主席虽然身在中南海,却时刻在研究着朝鲜战局的细微变化,并及时给予正确的指示。早在10月21日,当彭德怀与金日成会晤的那天,毛泽东即三次致电彭德怀,提出志愿军入朝后的作战方针,已不是原先设想的先有一个时期部署防御,然后再谈攻击的问题,而是在几天之内完成战役部署,以便几天之内便开始作战的问题。

1971年10月27日,中央召集张国华、梁兴初等人到北京开会,汇报四川工作。

1979年下半年,梁兴初被解除劳动改造,从义井化工厂搬到太原。1980年11月,北京军区通知梁兴初搬到北京军区赵家楼招待所。

1970年,中央筹备第四届全国人大会议。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总理说,中国是个大国,外交事务很多,外国大使要递交国书,副主席来接受不合规格,还是要有国家主席。毛主席说我不当。有人说毛主席不当,就请林彪当。

“敌以坦克数辆和汽车十数辆组成一支队,到处乱窜。我企图一仗聚歼两三个师甚困难,亦再难保守秘密。故决定以军和师分途歼灭敌之一个团或两个团,求得第一战役中数个战斗歼灭敌一两个师,停止敌乱窜,稳定人心,是十分必要的。”

11月13日,叶办通知,14日晚毛主席接见。接见时,叶帅说:“有人说梁兴初到成都是去夺权的。这不对。梁兴初到成都,是我向毛主席建议的,是毛主席点的将。”

彭德怀将作战部署立即电告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很快,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提请彭德怀考虑:目前正在部署的战役,是否能利用敌人完全没有料到的突然性,全歼2到3个甚至4个南朝鲜师。此役如果是一个大胜仗,则敌人将重新部署兵力,会立即处于被动地位。否则,形势将改为于敌有利。

庐山会议后期,揭发了陈伯达的反党罪行。会议结束,梁兴初回到成都传达了九届二中全会精神。9月14日,成都军区第一政委张国华通知军区司令员梁兴初:“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逃跑了。军区接到通知要加强战备。”

不知看了多少遍地图,也不知思考了多久,彭德怀盯着地图上的某个标志,象有重大发现似的,轻轻地哼了一声“好”。

戎马几十年的梁兴初,很长时间是在林彪的直接统领下,也是林彪非常欣赏的战将之一。

毛泽东制定的新的作战方针,符合朝鲜战局变化的实际情况,正中彭德怀的下怀。原来,敌人占领平壤后,并没有停止北上,而是迅速向鸭绿江北部山地推进,使中央军委原来设想的先在北部山地建立防御地带、然后再进行反击的方案已无法实现。

一代名将——梁兴初蒙冤,38军受牵连详细始末

图片 3

成都军区这次来人审查,使梁兴初得知了这样一条重要信息,那就是黄克诚同志明确指示对自己的问题要“9月结束审查”。梁兴初感到,非常有必要向中纪委辩白一下自己的问题,不能再任凭别人肆意诬陷了。于是他就请工厂的金乃先同志代笔,口授了一份上诉材料。让任桂兰到北京,通过原39军军长吴信泉把材料递到黄老手上。

庐山会议后期,揭发了陈伯达的反党罪行。会议结束,梁兴初回到成都传达了九届二中全会精神。9月14日,成都军区第一政委张国华通知军区司令员梁兴初:“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逃跑了。军区接到通知要加强战备。”

9月14日,黄克诚在一次纪检会议上指出,说梁兴初反对毛主席,上了林彪的贼船,你们成都审查近10年,竟拿不出一件站得住脚的事实。这是对老同志的不负责任。梁兴初,一个打铁的,从小参加红军,受过9次伤,打了那么多的胜仗,他能反对毛主席吗?

麦克阿瑟是美国的一个著名军事将领,荣膺美国最高军阶——陆军五星上将。早在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就屡建功勋,受到美国军界的赞赏。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作为占领日本的美军司令官,掌管了战后日本的事务,当了事实上日本的总管。

梁兴初摇头:“我不会当顾问。”他考虑,不想因自己的工作让领导为难,决定离休。离休报告很快批了下来。梁兴初对个人问题考虑得不多,但对受株连的同志很关心。他多次跟有关领导讲:“中央给我平反了,但还有因我而受到牵连,像李忠信、张静波、袁鸣等许多同志至今仍未平反,我要替他们说话。”不久,1983年3月,梁兴初正式向中央写了报告,请求给予受牵连的同志平反。中央很快把这个报告转给成都军区。

当时,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在志愿军指挥员之间,对志愿军是继续南进还是暂时停止追击上,是有不同看法的。彭德怀主张停止追击,利用志愿军实力尚未暴露的良机,诱敌休整后再次北犯,集中主力全力反攻。

毛主席说,我也没想到会出现林彪事件。党章上写了的“接班人”,中央要负责,大家都举了手,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林彪的人。鲁迅说曹聚仁“喝了他家的茶,就是他家的人。”毛主席指着梁兴初说:“你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嘛。”

毛泽东复电,肯定了彭德怀的战役指导方针。

1973年3月6日,梁兴初、陈仁麒接通知来到总政。李德生(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魏伯亭、蒋云观共同与其谈话。他们说中央决定二人下放到工厂“劳动锻炼”,并继续接受审查。梁兴初到山西太原,陈仁麒到甘肃兰州。

彭德怀的设想,得到了毛泽东的同意。毛泽东在回电中,肯定第一次战役虽然歼敌不多,但初战获胜,初步稳住了朝鲜战局,振奋人心,振奋军心。并告诉彭德怀,已命令宋时轮第9兵团3个军立即入朝。毛泽东还风趣地说,我对9兵团不遥控,完全交给你彭德怀指挥。

图片 4

1973年3月6日,梁兴初、陈仁麒接通知来到总政。李德生(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魏伯亭、蒋云观共同与其谈话。他们说中央决定二人下放到工厂“劳动锻炼”,并继续接受审查。梁兴初到山西太原,陈仁麒到甘肃兰州。

梁兴初对毛主席说的这段风趣典故不很明白,但说自己“不是林彪的人”几个字是听得清清楚楚。回来后他高兴地对秘书岳广运说:“毛主席说我‘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是什么意思?”岳广运也很激动:“这是明摆着的,毛主席帮你开脱了!”

1972年2月19日下午,成都军区第一政委张国华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1点左右逝世。然而,张国华死后,有6人联名上告,说“张国华是门诊部主任、梁兴初的夫人任桂兰迫害致死的”。从此,梁兴初又多了一个罪名。2月26日,梁兴初心脏病发作,中央批准他到北京301医院治疗。至9月出院。

图片 5

多方询问,梁兴初却始终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带着老婆跑了。他回到军区机关,抓紧战备工作。10天以后,梁兴初才从中央文件上得知,林彪于1971年9月13日凌晨乘“三叉戟”飞机出逃,自我爆炸,在蒙古的温都尔汗毙命。

1972年2月19日下午,成都军区第一政委张国华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1点左右逝世。然而,张国华死后,有6人联名上告,说“张国华是门诊部主任、梁兴初的夫人任桂兰迫害致死的”。从此,梁兴初又多了一个罪名。2月26日,梁兴初心脏病发作,中央批准他到北京301医院治疗。至9月出院。

梁兴初摇头:“我不会当顾问。”他考虑,不想因自己的工作让领导为难,决定离休。离休报告很快批了下来。

中央鉴于梁兴初未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阴谋活动有牵连,但有政治错误,本人认识错误态度较好,梁兴初在战争时期有卓越贡献,考虑到当时历史条件,决定免除党内外一切处分,按大军区正职待遇。叶帅指示由总政安排梁兴初的工作。总政治部副主任黄玉昆与梁兴初商谈工作安排时说:“大军区正职的命令刚下,不好变动,可否到济南军区或沈阳军区当顾问?”

戎马几十年的梁兴初,很长时间是在林彪的直接统领下,也是林彪非常欣赏的战将之一。

图片 6

朝鲜战场上,梁兴初被彭德怀骂“一群熊包!”,梁兴初实在受不了,他梗着脖子说:“彭总,你骂我可以,你不能这样说我们三十八军。林总从来不像这样批评我们。”

金牛坝是四川省委高干招待所。会议由常委扩大会发展成党委扩大会,解决所谓“梁兴初问题”。会上火药味愈来愈浓,要梁兴初交待怎样“上了林彪的贼船”?九届二中全会上怎么“搞串连”?吴法宪如何窜到西南组的?“九一三”前为什么“捂盖子,保林彪”?怎样参加林彪反革命政变?为什么调走警卫营,给新警卫营配新式武器?林彪摔死后,为什么还给黄永胜打电话……

隔离审查下放太原

进京上书雨过天晴

10月25日拂晓,南朝鲜军第六师第2团第3营加强一千炮兵中队,进入志愿军40军118师伏击圈内,118师经过一小时的战斗,全歼了这股敌人,打响了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炮。消息传来,彭德怀紧蹙的眉头才露出了些许喜色。

多方询问,梁兴初却始终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带着老婆跑了。他回到军区机关,抓紧战备工作。10天以后,梁兴初才从中央文件上得知,林彪于1971年9月13日凌晨乘“三叉戟”飞机出逃,自我爆炸,在蒙古的温都尔汗毙命。

麦克阿瑟当上联合国军总司令后,立即调兵遣将,飞赴朝鲜布阵,指挥了他一生中又一令他感到洋洋自得的仁川港两栖登陆作战,使南朝鲜方面转败为胜。

1981年10月23日,中共成都军区委员会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呈递了“关于梁兴初同志问题的审查结论和处理意见”的报告。

进京上书雨过天晴

但骂人狠的梁兴初没有想到,自己在抗美援朝战斗中却被彭总痛骂一顿。1950年10月,将军率三十八军入朝作战。首战,攻熙川失利。时任志愿军司令员的彭德怀元帅怒骂:“都说梁大牙是打铁的,一员虎将,我看是鼠将,你那个三十八军是什么鸟主力部队。”初始,梁兴初沉默无言,继争辩之:“你骂我可以,不要骂三十八军嘛!”

几天来,彭德怀多少次望着作战地图出神。他在精心筹划拴住麦克阿瑟这头牛魔王的计策。

梁兴初如实向中央报告了自己在庐山会议西南组的发言,并报告了文革期间,两次到林彪住处的详细情况:“第一次是和张国华一起去的。林彪说,四川我们不放心,你们两人去了,就放心了。然后留我们喝了茶。第二次是请我们去看电影。这次人很多,林彪只和我握了握手,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放电影了。林彪搞政变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他跑了以后10天才从中央文件上知道了详细情况。”

梁兴初在北京治病期间,四川省委、成都军区于3月19日向中央报告称,梁兴初、陈仁麒、谢家祥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和宗派主义错误”。8月,又报告“在四川,梁、陈、谢上了贼船,梁兴初是头子。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梁参与了林贼反革命政变阴谋活动”。

虽然三十八军是军中主力,但文革前后历任军长,六个长征干部,最高军衔除李天佑外,皆止步于中将、少将,职务也仅至于大军区副职。在成长中,多人曾陷入肃反清查泥淖,侥幸幸存。可见,在政治风云中,凡是名将皆难逃脱定数,这也是命运的安排……

9月14日,黄克诚在一次纪检会议上指出,说梁兴初反对毛主席,上了林彪的贼船,你们成都审查近10年,竟拿不出一件站得住脚的事实。这是对老同志的不负责任。梁兴初,一个打铁的,从小参加红军,受过9次伤,打了那么多的胜仗,他能反对毛主席吗?

1979年4月26日,成都又派人来抓“梁兴初的班底”。梁兴初坦然回答:“我对党组织有什么就交待什么,没有的事,也不能胡说。胡说了,只能给组织增加麻烦。”

金牛坝是四川省委高干招待所。会议由常委扩大会发展成党委扩大会,解决所谓“梁兴初问题”。会上火药味愈来愈浓,要梁兴初交待怎样“上了林彪的贼船”?九届二中全会上怎么“搞串连”?吴法宪如何窜到西南组的?“九一三”前为什么“捂盖子,保林彪”?怎样参加林彪反革命政变?为什么调走警卫营,给新警卫营配新式武器?林彪摔死后,为什么还给黄永胜打电话……

第二天,梁兴初在西南小组会上说:“国家要有个主席,还是请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1970年夏,中央在庐山召开了九届二中全会。会议分组讨论时,西南组的召集人吴法宪在讨论前叫梁兴初、谢家祥到他的住处坐坐。晚上,梁、谢去了吴法宪处。吴说:“我们是老同志,一定要发言表明态度,要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赴京汇报主席开脱

的确,麦克阿瑟也算是一员战将。但是,他同许多美国职业军人一样,有一个先天的弱点,即在巨大的胜利面前,踌躇满志,不可一世,根本不把对手放在眼里,甚至对总统杜鲁门也缺少一种下级对上级所应有的恭敬。这样,他思维上的种种误区便不可避免了。他一直认为,新中国刚刚成立,自顾不暇,而且国力、军力很弱,根本不能与美国相匹敌,所以中国不敢出兵,最多只能象征性地出几万志愿军。故他狂妄地宣称,要在11月23日的感恩节前结束战争,以便让他的“孩子们”轻松地回家过节。

梁兴初将军驰骋疆场几十载,身经百战,尤以打硬仗、恶仗著称。红军时期,他首歼国民党骑兵,成为我军第一支骑兵侦察连连长;抗日战争中,他指挥程道口、甲子山战斗,仗仗精彩;解放战争时期,他率领四十七军在黑山浴血阻挡住廖耀湘十万精兵铁流,被拍成电影《黑山阻击战》而家喻户晓。朝鲜战场上,他率领三十八军痛打伪七师,奇袭武陵桥、穿插三所里,血战松骨峰,突破“三八线”,雄风驻江南,立下赫赫战功,被中央军委通令嘉奖,赞誉为“万岁军”从此名扬天下。

会后,彭德怀问邓华:“梁兴初到底行不行?”

1979年下半年,梁兴初被解除劳动改造,从义井化工厂搬到太原。1980年11月,北京军区通知梁兴初搬到北京军区赵家楼招待所。

彭德怀终于捕捉到了麦克阿瑟军事上的一个缺口。

隔离审查下放太原

这个缺口是两条山脉。

据杜平将军回忆,当时邓华、洪学智、杜平似乎觉得称一个建制军“万岁”从未有过,提议彭总考虑。彭总坚定曰:“打得好,就是万岁嘛!发了吧,发了。通报全军,上报军委!”后《人民日报》记者李庄发表了长篇通讯《被人们欢呼“万岁”的部队》——三十八军“万岁军”的美誉由此传遍全国。

“你解释什么!你算什么主力!这是第一仗,大家都应该克服困难完成任务,应该消灭更多的敌人!三十九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第一师打得很好,四十军在温井包围伪六师也打得不错。”本来大家以为彭德怀略过去了,谁知他余怒未消,又绕回来了:“梁兴初,你三十八军为什么不给我插下去?你为什么不插下去?啊?一群熊包!”

1973年3月26日,总政干部部和保卫部各派一名干部送梁兴初来到山西太原。他先在省军区住下,后被派到距太原35公里义井化工厂劳动。

叶帅指示由总政安排梁兴初的工作。总政治部副主任黄玉昆与梁兴初商谈工作安排时说:“大军区正职的命令刚下,不好变动,可否到济南军区或沈阳军区当顾问?”

正因如此,在“左”倾思想泛滥、肆意株连的那个年代,再加上“四人帮”一伙的干扰和地方派性的诬陷,梁兴初自然在劫难逃。

正因如此,在“左”倾思想泛滥、肆意株连的那个年代,再加上“四人帮”一伙的干扰和地方派性的诬陷,梁兴初自然在劫难逃。

11月15日梁兴初一行从北京回到成都。16日,张国华的秘书通知梁兴初到金牛坝开会。

“彭总,你听我解释。”

梁兴初在北京治病期间,四川省委、成都军区于3月19日向中央报告称,梁兴初、陈仁麒、谢家祥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和宗派主义错误”。8月,又报告“在四川,梁、陈、谢上了贼船,梁兴初是头子。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梁参与了林贼反革命政变阴谋活动”。

梁兴初对个人问题考虑得不多,但对受株连的同志很关心。他多次跟有关领导讲:“中央给我平反了,但还有因我而受到牵连,像李忠信、张静波、袁鸣等许多同志至今仍未平反,我要替他们说话。”不久,1983年3月,梁兴初正式向中央写了报告,请求给予受牵连的同志平反。中央很快把这个报告转给成都军区。

成都军区这次来人审查,使梁兴初得知了这样一条重要信息,那就是黄克诚同志明确指示对自己的问题要“9月结束审查”。梁兴初感到,非常有必要向中纪委辩白一下自己的问题,不能再任凭别人肆意诬陷了。于是他就请工厂的金乃先同志代笔,口授了一份上诉材料。让任桂兰到北京,通过原39军军长吴信泉把材料递到黄老手上。

图片 7

1970年,中央筹备第四届全国人大会议。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总理说,中国是个大国,外交事务很多,外国大使要递交国书,副主席来接受不合规格,还是要有国家主席。毛主席说我不当。有人说毛主席不当,就请林彪当。

1981年10月23日,中共成都军区委员会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呈递了“关于梁兴初同志问题的审查结论和处理意见”的报告。

11月4日,彭德怀向毛泽东汇报了第一次战役的情况,并指出:第一次战役“消灭敌人不多,志愿军实力未完全暴露,敌人还可能重新组织反攻。志愿军部队在敌机袭扰下粮弹运输也已发生困难,且寒冬将至,长期露营,难于保持战斗力。因此,拟采取巩固胜利,克服当前困难,准备再战的方针。如敌再进,让其深入后歼击之”。

赴京汇报主席开脱

彭德怀决定抓住麦克阿瑟这一军事上的大忌,好好作一篇文章。

朝鲜内战爆发后,给了麦克阿瑟再次大显身手的机会。原来,朝鲜内战爆发后,美国即向它操纵的联合国提交了一个谴责北朝鲜侵略、组织联合国军援助南朝鲜的议案。根据联合国的有关规定,如果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有一个行使否决权,联合国即不能通过任何决议。

对于大获全胜的第一次战役,彭德怀并不满意,特别是对梁兴初十分恼火。由于梁兴初率领的三十八军未能如期截断清川江南北联系,致使著名的云山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战果。

11月15日梁兴初一行从北京回到成都。16日,张国华的秘书通知梁兴初到金牛坝开会。

邓华说梁兴初是位英勇善战的猛将,并详细地介绍了他从东北一直打到红河的战功。

1973年3月26日,总政干部部和保卫部各派一名干部送梁兴初来到山西太原。他先在省军区住下,后被派到距太原35公里义井化工厂劳动。

第二天,梁兴初在西南小组会上说:“国家要有个主席,还是请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然而,在此之前,苏联这个常任理事国的驻联合国常任代表马立克,为了抗议联合国拒不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会员国,驱逐蒋介石当局窃踞的位置,愤而退出了安理会。美国利用这一机会通过了它提出的提案,使美国对朝鲜的武装干涉,披上了一层合法的外衣,而且还打出联合国军的旗号。而麦克阿瑟,就当仁不让地当上了所谓联合国军的总司令。

战斗打响后,彭德怀发现了新的情况,即敌人在战斗中,不是像国内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那样,几个师集中在一起行动,而是以团、营为单位分散冒进。为了适时捕捉战机,彭德怀果断地改变原定作战计划,命令全军:抓住战机,分头歼敌!彭德怀亲自起草电报,向毛泽东报告新的作战决心:

毛主席说,我也没想到会出现林彪事件。党章上写了的“接班人”,中央要负责,大家都举了手,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林彪的人。鲁迅说曹聚仁“喝了他家的茶,就是他家的人。”毛主席指着梁兴初说:“你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嘛。”

10月25日凌晨,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室,气氛十分紧张。木板屋里光线很暗,彭德怀面对着壁上挂着的一幅巨幅作战地图,紧蹙眉头。邓华等人或抽烟,或看电文,神情也很焦虑。

风云莫测林彪自爆

1971年10月27日,中央召集张国华、梁兴初等人到北京开会,汇报四川工作。

他意识到,对手麦克阿瑟并不是一头容易制服的牛魔王。

11月13日上午8时半,志愿军总部召开第一次党委会议,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四十军军长温玉成、四十二军军长吴瑞林、六十六军政委王紫峰都准时到会。首先由邓华总结第一次战役的情况,讲到三十八军的行动时,彭德怀黑着脸,盯着梁兴初,厉声叫道:“梁兴初,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你是怎么搞的?”

11月13日,叶办通知,14日晚毛主席接见。接见时,叶帅说:“有人说梁兴初到成都是去夺权的。这不对。梁兴初到成都,是我向毛主席建议的,是毛主席点的将。”

原来,麦范阿瑟麾下的两支主力军美第十军团和第八集团军,是分兵两路向鸭绿江冒进的。两者之间,即东西战场之间,横亘着狼林山脉和赵战岭山脉,从而造成了一条宽约90公里的天然缺口,东西之间无法互相呼应。

但是这位战功赫赫的猛将,“文革”中受到了林彪“九一三事件”的牵连,被隔离审查长达8年,直到“四人帮”粉碎后,才得以恢复名誉。

中央鉴于梁兴初未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阴谋活动有牵连,但有政治错误,本人认识错误态度较好,梁兴初在战争时期有卓越贡献,考虑到当时历史条件,决定免除党内外一切处分,按大军区正职待遇。

图片 8

梁兴初如实向中央报告了自己在庐山会议西南组的发言,并报告了文革期间,两次到林彪住处的详细情况:“第一次是和张国华一起去的。林彪说,四川我们不放心,你们两人去了,就放心了。然后留我们喝了茶。第二次是请我们去看电影。这次人很多,林彪只和我握了握手,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放电影了。林彪搞政变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他跑了以后10天才从中央文件上知道了详细情况。”

在木板工栅搭成的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室里,司令员的思想很快转化为具体的战役部署:以部分兵力钳制东线之敌,集中主力于西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打沿线战斗力较弱的南朝鲜军三个师。

1985年10月5日凌晨,一代战将梁兴初因心脏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享年72岁。

根据彭德怀的部署,志愿军各部在预定区域对分兵冒进之敌展开进攻,中美两军开始了现代史上第一次直接交锋。经过13昼夜的血战,志愿军共歼敌1.5万多人,取得了入朝作战的第一个战役的胜利。其中云山战斗,39军歼灭美王牌军骑兵第一师八团的大部计1800多人,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解放战争时期,他率领47军浴血黑山,挡住国民党的王牌劲旅廖耀湘部的10万精兵;朝鲜战场上,他指挥38军痛打伪7师,奇袭武陵桥,穿插三所里,血战松骨峰,突破“三八线”,彭德怀元帅在嘉奖令中情不自禁欢呼:38军万岁!“万岁军”从此名扬天下。

“老子有什么不能说!”彭德怀被激怒了,扯起沙哑的嗓门吼道:“我身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有权惩罚违反军令的人!我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图片 9

作战方针明确了,又如何实施这一方针呢?彭德怀边看地图边思考着。

梁兴初对毛主席说的这段风趣典故不很明白,但说自己“不是林彪的人”几个字是听得清清楚楚。回来后他高兴地对秘书岳广运说:“毛主席说我‘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是什么意思?”岳广运也很激动:“这是明摆着的,毛主席帮你开脱了!”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梁兴初在前线吃饭一弹片飞进碗里曰:哪来的骨

关键词: 哪来 弹片 彭德怀 前线 熊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