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许世友的一条命令,竟作育了一人国防秘书长!

许世友的一条命令,竟作育了一人国防秘书长!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21

此外,把许世友放在南京、广州,也增加了毛泽东应付内忧外患的回旋余地,不管是因为内忧还是外患离开北京,毛泽东都可以从容南下得到许世友的保护。

图片 1

许世友见此情形,把住在京西宾馆的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皮定均及张希钦等人组织起来,将京西宾馆的开水壶集中在七楼做“水雷弹”。他下令让工作人员关闭电梯,一伺造反派冲上楼,就往下倒开水。

许世友早就不想火化

许世友早就不想火化

张灵甫是蒋介石的爱将,国民党王牌“模范师”、整编七十四师中将师长。也是在抗日战争中,中方著名将领,其所率军队有“抗日铁军”之称。1947年5月,在国共战争中的著名战役孟良崮战役中自戕,另一说是被华东野战军击毙,年仅44岁。

直到1964年9月14日,宾馆才开始营业,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根据其地理位置定名为“京西宾馆”。1967年由于国内“阶级斗争”不断升温,京西宾馆成为备受冲击的焦点。

迟浩田上将,许多人知道,是许世友手下的一个兵。其实,他们的渊源主要是迟浩田一直所在的27军。这个军虽然当年是许世友建起来,但迟浩田参军时,许世友早就离开了27军。他与许世友,无论是年龄,还是军级,相差都十分大。可以说,迟浩田若是要单独见上许司令一面,几乎是不可能。

图片 2

解放军初战告捷,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原定作战目标,蒋介石吓得连忙撤退。在随后几日,解放军竟然击下来一架美军飞机,这件事让美国觉得十分丢脸,不敢承认是因为帮助蒋介石不成反倒自己失败了。后来毛主席却对张爱萍赞叹有加,也没有追究他的自作主张。

周恩来得知消息后很生气,他指示军委办公厅“今后对冲击京西宾馆处理要严格,打人要赔礼,打了东西要赔偿”,要求门口“应该有一个排”,并指示宾馆立即修围墙。京西宾馆的围墙就是那时突击建成的。“八二一事件”后,北京卫戍区常驻京西宾馆两个连,一直到“文革”结束才又恢复常态。

一方面,忠贞将领近卫并不一定就是最佳选择。毛泽东饱读史书,把手握重兵、对自己忠心不贰的许世友放在千里之外就是汲取了历史教训。

迟浩田上将,许多人知道,是许世友手下的一个兵。其实,他们的渊源主要是迟浩田一直所在的27军。这个军虽然当年是许世友建起来,但迟浩田参军时,许世友早就离开了27军。他与许世友,无论是年龄,还是军级,相差都十分大。可以说,迟浩田若是要单独见上许司令一面,几乎是不可能。

而在战前,我方兵力十分不足。而美国曾与蒋介石签订了协议,如果蒋介石受到攻击,美军应立即提供支援。而且由于冬季,海上都是风雨天气,并不适合打仗。可是张爱萍非要打。他认为,计划作战日那天天气良好,而且若是临时取消计划,就会让敌人察觉。应该出其不意,按原计划突袭。

准备就绪后,许世友给周恩来、林彪等人打了电话并请转报毛泽东。他说,“今天造反派来抓我许世友。我革命大半生,战场上枪林弹雨都不怕,今天来抓我,我更不怕。谁敢抓我,我就向谁开枪!”

许世友受冲击摆出“水雷弹”

按一般人的想法,毛泽东入主北京后,京畿地区的卫戍任务应非许世友莫属。但实际上,许世友连一天京官都没做过,其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时,也一直兼着南京军区司令员,就是后来任中顾委常务委员、副主任时,他也很少住在北京。不让许世友这样忠诚的将军做自己的卫戍司令,毛泽东自有深谋远虑。

许世友墓地暗藏机密

在共和国历任国防部长中,只有一人没有进中央政治局。他就是第六届国防部长张爱萍。

即分别发生于1974年1月的“西沙自卫反击战”、1979年初“对越自卫反击战”。这样一位威震四方,生前说一不二的将军,许世友是十大将中唯一选择了土葬安葬的方式与别人不一样,随葬的宝贝也非同寻常。

叶剑英大声说:“他昨天半夜里跑到我那里去了,是我把他收留下来的,如果有窝藏之罪,我来担当。”叶帅一边说着,一边拍案呵斥。江青等人被镇住,而“大闹京西宾馆”一说就这样传开了。

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他脾气火爆,敢跟上级拍桌子。他曾说过,我背后的靠山是共产党。这样一个为人直率豪爽,作战英勇毫不畏惧的人,却也也曾是中央军委许世友一直不能原谅的人,他就是张爱萍。

“我的兵,谁敢挖!让迟浩田回原部队,就说是我许世友讲的!”

”她还质问:“萧华是总政主任,发文件,把总政和军委并列,是什么意思?”叶群随声附和。一时间,批判萧华的发言稿如纸片般飞来,在未弄清江青代表谁发言的情况下,徐向前在散会时郑重宣布,“今天会议的内容要严格保密”。

准备就绪后,许世友给周恩来、林彪等人打了电话并请转报毛泽东。他说,“今天造反派来抓我许世友。我革命大半生,战场上枪林弹雨都不怕,今天来抓我,我更不怕。谁敢抓我,我就向谁开枪!”

直到1964年9月14日,宾馆才开始营业,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根据其地理位置定名为“京西宾馆”。1967年由于国内“阶级斗争”不断升温,京西宾馆成为备受冲击的焦点。

周恩来得知消息后很生气,他指示军委办公厅“今后对冲击京西宾馆处理要严格,打人要赔礼,打了东西要赔偿”,要求门口“应该有一个排”,并指示宾馆立即修围墙。京西宾馆的围墙就是那时突击建成的。“八二一事件”后,北京卫戍区常驻京西宾馆两个连,一直到“文革”结束才又恢复常态。

但他对来自海上的威胁始终没有放松警惕,让许世友镇守在东南沿海一线,足可见许世友在毛泽东战略布局中的重要。

1960年,迟浩田在南京军事学院两年多的学习就要结束了。毕业前夕,学院干部部门找他谈话,说:“现在国家急需外交人才,选拔条件很高。根据你的表现,我们觉得你政治素质好,文化水平高,形象也不错,准备推荐你到驻外使馆当武官。”

要求军队开展“四大”的江青占不了上风,就祭出了攻击萧华的牌:“萧华是刘志坚的黑后台,部队执行中央文革指示不彻底,是萧华打马虎眼!

有人想起当年之事,说当时若是迟浩田真被军事学院选派去当武官或者当教员,共和国就很可能少了一位上将军!也因为如此,迟浩田每次提起许世友,都是感激不尽,说:“别看许司令火爆脾气,嗓门大,有时候还真爱才!他的兵,就像他的孩子,谁他都舍不得走!我本人就是一例。”XLW

1月20日上午,军委碰头会继续召开。听萧华讲了前一晚的情况,徐向前气得直拍桌子。江青则惊讶地问萧华是怎么逃出来的。

半个月后棺材运到北方,打开后发现,里面那碗肉还有热气,可以吃呢,由此可见楠木的防腐性能。再是,楠木本身不容易腐烂、变形,古代不少保存下来的古代葬具,大多是楠木做成的。

而这在当时,也确实算是一项最高级别的军事机密,因为全国上下都实行火化,作为高级将领却不执行火葬,北京高层担心在群众中影响不好,而许生前也不想给家乡造成太多的麻烦。

但他对来自海上的威胁始终没有放松警惕,让许世友镇守在东南沿海一线,足可见许世友在毛泽东战略布局中的重要。

许世友丧事全程都由南京军区负责操办。许去世的当天,南京军区便派出了一个工程机械连,赶到许家乡,平整墓地,开挖墓穴。因为行动不方便公开,当地的老乡还误以为是秘密军事行动。

另一方面,毛泽东需要许世友这样的忠臣镇守南大门。当时威胁主要来自北方,毛泽东继续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国门”的做法。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许世友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在其晚年的和平年代,许还指挥了两场对越国际战事。

许世友是子时从南京来的,下葬时间选在卯时。这时正是清晨,按迷信的说法,不是凶死的人,不会选这个时刻下葬。

一直到次月7日才动身。当天晚上23点,得到启灵准备通知后,灵柩护卫官兵才开始忙碌。由时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后任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范志伦,任灵柩护送、下葬总指挥。出发的时间选在子时,车队走了两天,9日凌晨悄然到达墓地,连当地的鸡都未惊动。

许世友见此情形,把住在京西宾馆的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皮定均及张希钦等人组织起来,将京西宾馆的开水壶集中在七楼做“水雷弹”。他下令让工作人员关闭电梯,一伺造反派冲上楼,就往下倒开水。

中国人死后下葬有“侍死如侍生”的观念,这也是厚葬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我在《盗墓史记》一书提到的大的盗墓事件中,绝大多数是随葬财宝惹的祸。到了近现代,这种厚葬现象才发生改变,厚葬之风远去。

“我的兵,谁敢挖!让迟浩田回原部队,就说是我许世友讲的!”

原来,他十分清楚自己肝癌的凶险,他怕到了北京就回不了南京,更回不了他的新县老家。那么,他死后土葬的愿望是怎么实现的呢?美国《侨报》援引《传奇将军许世友》的消息,对此进行了解读。

许世友受冲击摆出“水雷弹”

因为对于一国领袖来说,不需要将军有太多思想,将军的责任就是以手中武力捍卫领袖所代表的利益。

对许世友的丧事,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均未涉及遗体究竟是土葬还是火化?当时除少数落后地区外,全中国都禁止了土葬。但南京军区的上上下下都知道,许世友遗体的处理是特殊的、例外的。

军队和地方战斗组织不许冲击。”然而1月28日,造反派不顾军委“不许冲击京西宾馆”的决定,包围宾馆,致使在宾馆开会后的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无法离开宾馆。

图片 3

此外,把许世友放在南京、广州,也增加了毛泽东应付内忧外患的回旋余地,不管是因为内忧还是外患离开北京,毛泽东都可以从容南下得到许世友的保护。

由于现场规定不让拍照、录像,当时的下葬情况也无法看到了。棺材放妥后,工兵迅速覆土,做出坟头。地面上部分,用钢筋水泥铸成,形成了现在外界看到的坟形。等当地人上工时,许的新坟已出现在乡亲们的眼前。

军队和地方战斗组织不许冲击。”然而1月28日,造反派不顾军委“不许冲击京西宾馆”的决定,包围宾馆,致使在宾馆开会后的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无法离开宾馆。

一直到次月7日才动身。当天晚上23点,得到启灵准备通知后,灵柩护卫官兵才开始忙碌。由时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后任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范志伦,任灵柩护送、下葬总指挥。出发的时间选在子时,车队走了两天,9日凌晨悄然到达墓地,连当地的鸡都未惊动。

此外,把许世友放在南京、广州,也增加了毛泽东应付内忧外患的回旋余地,不管是因为内忧还是外患离开北京,毛泽东都可以从容南下得到许世友的保护。

一会儿,他就回来了,对大家说:“小平同志要我向大家解释一下,他的意见是不要再动了。”

1985年10月31日,在南京军区举行告别仪式后,许的遗体并未立即往新县运,因为墓地工程还没有完工,而是暂停金陵。

即分别发生于1974年1月的“西沙自卫反击战”、1979年初“对越自卫反击战”。这样一位威震四方,生前说一不二的将军,许世友是十大将中唯一选择了土葬安葬的方式与别人不一样,随葬的宝贝也非同寻常。

一次,胡耀邦来军队组参加讨论。他解释说:“当时在拟定候选名单时,小平同志的意见是军队占的比例大了。”

许世友受冲击摆出“水雷弹”

范志伦代表南京军区站在墓穴前讲了话,现场入殓。许身着一套老式军装静卧在褪了色的黄军被上,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全场肃立,向死者致哀。许夫人田普用手摸摸丈夫的额头作最后的告别。随后,盖上棺盖,用长钉将盖钉死。

叶剑英大声说:“他昨天半夜里跑到我那里去了,是我把他收留下来的,如果有窝藏之罪,我来担当。”叶帅一边说着,一边拍案呵斥。江青等人被镇住,而“大闹京西宾馆”一说就这样传开了。

偏偏许世友当年在迟浩田人生的一个关键时候,帮过他一个忙。尽管在五六十年代,迟浩田与许世友相差很大,但这并不说明许世友就不了解迟浩田这个人。为什么?

但他对来自海上的威胁始终没有放松警惕,让许世友镇守在东南沿海一线,足可见许世友在毛泽东战略布局中的重要。

毛泽东喜得一员忠勇猛将,许世友找到一位旷世明主。许世友对毛泽东的忠无人可比,可以说到了近似愚忠的地步。这对于一国领袖来说非常重要。

图片 4

老帅“大闹京西宾馆”保萧华

这是张爱萍打过的最后一仗,却是违抗军令大获全胜的。一江山岛之战,张爱萍在作战部署上屡屡与其上级产生冲突。当时作战方案有三个,张爱萍主张先打一江山岛,结果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在他的执意要求下,最后定下了一江山岛的作战计划。

第二日,他早早就来到了南京军区,直接找到军区干部部部长周贯五中将。周贯五将军十分赞成迟浩田的想法,当即就拿起电话给司令员许世友汇报。许世友一听,暴跳如雷:

宋任穷差点被造反派吊走

而在战前,我方兵力十分不足。而美国曾与蒋介石签订了协议,如果蒋介石受到攻击,美军应立即提供支援。而且由于冬季,海上都是风雨天气,并不适合打仗。可是张爱萍非要打。他认为,计划作战日那天天气良好,而且若是临时取消计划,就会让敌人察觉。应该出其不意,按原计划突袭。

许世友墓地暗藏机密

原来,他十分清楚自己肝癌的凶险,他怕到了北京就回不了南京,更回不了他的新县老家。那么,他死后土葬的愿望是怎么实现的呢?美国《侨报》援引《传奇将军许世友》的消息,对此进行了解读。

一方面,忠贞将领近卫并不一定就是最佳选择。毛泽东饱读史书,把手握重兵、对自己忠心不贰的许世友放在千里之外就是汲取了历史教训。

周恩来怕双方闹起来引起大祸,立即让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跟徐向前去做许世友的工作。与此同时,毛泽东指示“中央文革小组”做造反派的工作,造反派这才撤出了京西宾馆。

谁料会后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竟在排以上的干部会上做了传达。19日当晚,萧华家被抄,幸而他听到风声从后门脱身,赶到叶剑英住所求救。

第二日,他早早就来到了南京军区,直接找到军区干部部部长周贯五中将。周贯五将军十分赞成迟浩田的想法,当即就拿起电话给司令员许世友汇报。许世友一听,暴跳如雷:

要求军队开展“四大”的江青占不了上风,就祭出了攻击萧华的牌:“萧华是刘志坚的黑后台,部队执行中央文革指示不彻底,是萧华打马虎眼!

1967年1月19日,中央军委在京西宾馆召开扩大碰头会。就军队要不要开展“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等问题,叶剑英、徐向前和聂荣臻3位老帅同江青等展开了激烈争论。

当夜,迟浩田躺在床上,这下子真着急了:学院两个部门要,若真要是强留,怎么办?命令来了,到时不听也不行!翻来覆去想了一夜,于是决心立即去找人“求情”。

谁知这边干部部还没死心,学院的教学部也派人找过来了,对迟浩田说:“你德才兼优。学院需要像你这样既有理论水平又有实战经验的教员,请你认真考虑,是否可以留院工作。”

许世友的葬具是楠木做成的大棺材,相当沉重。知情人士告诉我,这口棺材的木料是广州军区司令员尤太忠专门派员到广西,从当地原始森林里采伐出来的。广西是中国传统的楠木产地,在秦汉时这里出产的楠木便为北方人喜欢,因楠木做成的棺椁“千年不烂,万年不腐”。

老帅“大闹京西宾馆”保萧华

谁料会后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竟在排以上的干部会上做了传达。19日当晚,萧华家被抄,幸而他听到风声从后门脱身,赶到叶剑英住所求救。

许世友早就不想火化

按一般人的想法,毛泽东入主北京后,京畿地区的卫戍任务应非许世友莫属。但实际上,许世友连一天京官都没做过,其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时,也一直兼着南京军区司令员,就是后来任中顾委常务委员、副主任时,他也很少住在北京。不让许世友这样忠诚的将军做自己的卫戍司令,毛泽东自有深谋远虑。

这遭到了总司令许世友的反对,可是张爱萍一意孤行。后来,连常胜将军粟裕的松了口,他看到张爱萍决心如此强烈,便同意了打这场战争。而彭德怀最后也发话了,他选择了相信张爱萍。于是,战争如期进行。

楠木有很强的防腐功能,一是尸体防腐。有一个传说,过去有人在广西用楠木做好棺材,有意烧了一碗猪肉放在棺内。

随后,胡耀邦找到张爱萍进行解释,特别提到了邓小平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不了解爱萍,他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解放军初战告捷,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原定作战目标,蒋介石吓得连忙撤退。在随后几日,解放军竟然击下来一架美军飞机,这件事让美国觉得十分丢脸,不敢承认是因为帮助蒋介石不成反倒自己失败了。后来毛主席却对张爱萍赞叹有加,也没有追究他的自作主张。

许世友的墓中也有随葬物品。

1985年10月31日,在南京军区举行告别仪式后,许的遗体并未立即往新县运,因为墓地工程还没有完工,而是暂停金陵。

许世友文革给周恩来打电话:谁敢抓我我就开枪

对于许墓中这三件随葬器,有人根据迷信的说法作了解释,酒是给许世友壮胆,枪则给他打鬼使用,钱是让他买路。从民俗学的角度,这样的解释颇有人情味,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个到达时间是刻意安排的。根据首长事前的指示,一切都要秘密进行。一路上不摁喇叭,尽量不开车大灯,到达后也不通知地方。墓地四周,自工程开始后,便实行了警戒,外人不得而知。所以后来有老百姓说,“许世友是偷埋的”。

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他脾气火爆,敢跟上级拍桌子。他曾说过,我背后的靠山是共产党。这样一个为人直率豪爽,作战英勇毫不畏惧的人,却也也曾是中央军委许世友一直不能原谅的人,他就是张爱萍。

按一般人的想法,毛泽东入主北京后,京畿地区的卫戍任务应非许世友莫属。但实际上,许世友连一天京官都没做过,其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时,也一直兼着南京军区司令员,就是后来任中顾委常务委员、副主任时,他也很少住在北京。不让许世友这样忠诚的将军做自己的卫戍司令,毛泽东自有深谋远虑。

当时,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住在京西宾馆,南京造反派派了六七百人来抓他。虽然他们被死死堵在宾馆外,但北京造反派的加入让形势越来越危险。

当时,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住在京西宾馆,南京造反派派了六七百人来抓他。虽然他们被死死堵在宾馆外,但北京造反派的加入让形势越来越危险。

周恩来怕双方闹起来引起大祸,立即让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跟徐向前去做许世友的工作。与此同时,毛泽东指示“中央文革小组”做造反派的工作,造反派这才撤出了京西宾馆。

京西宾馆1959年开始筹建,对外称将建造“八一饭店”,设计为军队招待所,仅供接待国外军事代表团和军委内部会议使用,不对外营业。

许世友是子时从南京来的,下葬时间选在卯时。这时正是清晨,按迷信的说法,不是凶死的人,不会选这个时刻下葬。

除了上述的猎枪外,另两支则语焉不详。我上周与张学法政委聊天时,张并没有回避。另两支枪都是名枪:一把为被解放军击毙的前国民党将领导张灵甫使用过的手枪,还有一把是前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送给许的左轮手枪。

要求军队开展“四大”的江青占不了上风,就祭出了攻击萧华的牌:“萧华是刘志坚的黑后台,部队执行中央文革指示不彻底,是萧华打马虎眼!

早在1956年,中央领导人就在传阅着一份关于领导人实行火葬的《倡议书》。在这份《倡议书》后签名的有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康生、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董必武、邓小平……不久,当《倡议书》传到许世友手中时,他不仅没有签名,还找到毛泽东,表示自己对火化的不理解。

外界曾有推测,许墓中值钱的陪葬品中,这两类是必不可少的,一是枪,二是酒。这两样东西陪伴了许一生,公开的信息和当年下葬的知情人,也证明许墓陪葬了枪、酒。

”她还质问:“萧华是总政主任,发文件,把总政和军委并列,是什么意思?”叶群随声附和。一时间,批判萧华的发言稿如纸片般飞来,在未弄清江青代表谁发言的情况下,徐向前在散会时郑重宣布,“今天会议的内容要严格保密”。

因为对于一国领袖来说,不需要将军有太多思想,将军的责任就是以手中武力捍卫领袖所代表的利益。

但是,许用过的、收藏的名枪、兵器很多,如在许逝世后,其生前使用过的14把战刀,都当文物上交了,现为中国军事博物馆所收藏。许一生使用的枪比战刀还多,猎枪是许晚年休闲放松时打野味用的,这支已陪葬了,那么其它的枪呢?

1967年1月19日,中央军委在京西宾馆召开扩大碰头会。就军队要不要开展“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等问题,叶剑英、徐向前和聂荣臻3位老帅同江青等展开了激烈争论。

老帅“大闹京西宾馆”保萧华

而在战前,我方兵力十分不足。而美国曾与蒋介石签订了协议,如果蒋介石受到攻击,美军应立即提供支援。而且由于冬季,海上都是风雨天气,并不适合打仗。可是张爱萍非要打。他认为,计划作战日那天天气良好,而且若是临时取消计划,就会让敌人察觉。应该出其不意,按原计划突袭。

1967年,中央将大区和省市一些靠边站的领导集中到京西宾馆住。东北局第一书记、开国上将宋任穷住在6楼东头,时常有造反派冲进京西宾馆揪斗他。

图片 5

当时,许墓不设墓碑,但四乡八邻听说是许世友的墓后,纷纷前来参观探视。第二年,还是由王震提议,以私人名义竖了一块花岗岩墓碑,碑石上仅写“许世友同志之墓”,由著名画家范曾手书。

对许世友的丧事,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均未涉及遗体究竟是土葬还是火化?当时除少数落后地区外,全中国都禁止了土葬。但南京军区的上上下下都知道,许世友遗体的处理是特殊的、例外的。

半个月后棺材运到北方,打开后发现,里面那碗肉还有热气,可以吃呢,由此可见楠木的防腐性能。再是,楠木本身不容易腐烂、变形,古代不少保存下来的古代葬具,大多是楠木做成的。

知情人士透露,许墓中共陪葬了三支枪。

早在1956年,中央领导人就在传阅着一份关于领导人实行火葬的《倡议书》。在这份《倡议书》后签名的有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康生、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董必武、邓小平……不久,当《倡议书》传到许世友手中时,他不仅没有签名,还找到毛泽东,表示自己对火化的不理解。

迟浩田心里却有底了:嘿,许司令员还是国防部副部长哩!他的话,还有谁敢说不算数?!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到后来,迟浩田步步提升,甚至超过了老首长许世友,先后担任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

一直到次月7日才动身。当天晚上23点,得到启灵准备通知后,灵柩护卫官兵才开始忙碌。由时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后任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范志伦,任灵柩护送、下葬总指挥。出发的时间选在子时,车队走了两天,9日凌晨悄然到达墓地,连当地的鸡都未惊动。

经许世友一事,周恩来对京西宾馆的保卫工作更加上心。1967年2月,他指示傅崇碧:“京西宾馆从2月7日零点起开始实行军事接管,未经北京卫戍区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入。”

毛泽东喜得一员忠勇猛将,许世友找到一位旷世明主。许世友对毛泽东的忠无人可比,可以说到了近似愚忠的地步。这对于一国领袖来说非常重要。

许世友墓边放满了茅台酒

张爱萍是长征老红军出身,为人耿直,德高望重。可是,他担任国防部长,为何没有按照惯例进入中央政治局呢?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有人想起当年之事,说当时若是迟浩田真被军事学院选派去当武官或者当教员,共和国就很可能少了一位上将军!也因为如此,迟浩田每次提起许世友,都是感激不尽,说:“别看许司令火爆脾气,嗓门大,有时候还真爱才!他的兵,就像他的孩子,谁他都舍不得走!我本人就是一例。”XLW

张爱萍曾指挥过多次战役并取得胜利,在军事上的能力十分突出,很有自己的主意与风格,而一次作战时,他的擅作主张,却得罪了上级许世友。

最危险的一次是8月21日,来自东北的造反派仗着人多,一部分人从警卫战士的头顶越过,冲破警戒线,直奔宋任穷的房间,把他拖到阳台上,准备用绳子将他从阳台吊下去,强行抢走。好在傅崇碧负责指挥的警卫部队及时赶到,将宋从造反派手中夺回。

经许世友一事,周恩来对京西宾馆的保卫工作更加上心。1967年2月,他指示傅崇碧:“京西宾馆从2月7日零点起开始实行军事接管,未经北京卫戍区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入。”

“京西宾馆要设接待室,有问题到接待室谈……不许冲击,不许进去抓人,不许把人揪走,卫戍区要绝对负责。”此外,宾馆接待室还安装了一部直通总理办公室的电话。

因为迟浩田是全军有名的战斗英雄,也是南京军区有名的英雄模范,还是第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许世友对他不仅了解,而且很熟悉!

1967年1月19日,中央军委在京西宾馆召开扩大碰头会。就军队要不要开展“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等问题,叶剑英、徐向前和聂荣臻3位老帅同江青等展开了激烈争论。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许世友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在其晚年的和平年代,许还指挥了两场对越国际战事。

在党的十二届一中全会上讨论候选人名单时,在政治局候选名单中,没有张爱萍。军队组的同志首先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提出:“既然要他进中央军委班子,而且即将出任国防部长,照例应该是政治局委员啊。”

最危险的一次是8月21日,来自东北的造反派仗着人多,一部分人从警卫战士的头顶越过,冲破警戒线,直奔宋任穷的房间,把他拖到阳台上,准备用绳子将他从阳台吊下去,强行抢走。好在傅崇碧负责指挥的警卫部队及时赶到,将宋从造反派手中夺回。

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他脾气火爆,敢跟上级拍桌子。他曾说过,我背后的靠山是共产党。这样一个为人直率豪爽,作战英勇毫不畏惧的人,却也也曾是中央军委许世友一直不能原谅的人,他就是张爱萍。

偏偏许世友当年在迟浩田人生的一个关键时候,帮过他一个忙。尽管在五六十年代,迟浩田与许世友相差很大,但这并不说明许世友就不了解迟浩田这个人。为什么?

范志伦代表南京军区站在墓穴前讲了话,现场入殓。许身着一套老式军装静卧在褪了色的黄军被上,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全场肃立,向死者致哀。许夫人田普用手摸摸丈夫的额头作最后的告别。随后,盖上棺盖,用长钉将盖钉死。

老帅们大闹京西宾馆后,一大批地方和军队受到冲击的干部在那里暂避风雨。很快,京西宾馆成为“造反派”攻击的重点,仅1967年1月就发生了10余起冲击事件。鉴于此,1月26日中央军委做出决定:“京西宾馆同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一样属于保护单位。……

原来,他十分清楚自己肝癌的凶险,他怕到了北京就回不了南京,更回不了他的新县老家。那么,他死后土葬的愿望是怎么实现的呢?美国《侨报》援引《传奇将军许世友》的消息,对此进行了解读。

许世友丧事全程都由南京军区负责操办。许去世的当天,南京军区便派出了一个工程机械连,赶到许家乡,平整墓地,开挖墓穴。因为行动不方便公开,当地的老乡还误以为是秘密军事行动。

这个到达时间是刻意安排的。根据首长事前的指示,一切都要秘密进行。一路上不摁喇叭,尽量不开车大灯,到达后也不通知地方。墓地四周,自工程开始后,便实行了警戒,外人不得而知。所以后来有老百姓说,“许世友是偷埋的”。

周恩来怕双方闹起来引起大祸,立即让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跟徐向前去做许世友的工作。与此同时,毛泽东指示“中央文革小组”做造反派的工作,造反派这才撤出了京西宾馆。

图片 6

京西宾馆1959年开始筹建,对外称将建造“八一饭店”,设计为军队招待所,仅供接待国外军事代表团和军委内部会议使用,不对外营业。

可是,他回到家里,几个孩子并不是这样看问题,和他理论,张爱萍对他们说:“政治局是什么?是领袖!党的领袖!毛主席、总理、少奇同志、任弼时、彭老总,还有老帅们。我们这些人,都只是做具体工作的。”--这就是张爱萍的理解。XLW

1967年,中央将大区和省市一些靠边站的领导集中到京西宾馆住。东北局第一书记、开国上将宋任穷住在6楼东头,时常有造反派冲进京西宾馆揪斗他。

但当时没有考虑这么多,家人根据许生前的遗愿和嗜好,收殓时有意放了几样东西,不只有一瓶茅台酒,还有许生前常用的酒杯。实际上,许墓中的宝贝并不仅仅是上述的几件,墓中还有宝贝。

这遭到了总司令许世友的反对,可是张爱萍一意孤行。后来,连常胜将军粟裕的松了口,他看到张爱萍决心如此强烈,便同意了打这场战争。而彭德怀最后也发话了,他选择了相信张爱萍。于是,战争如期进行。

宋任穷差点被造反派吊走

许世友的棺材相当沉重,有2000斤,从卡车上移下来,到下葬墓穴,很费了一番事。一个班的工程兵与请来的民工一道,才将许的棺材安葬好。先在墓穴上,搭起了一个高高的三角架,用绳索捆住棺体,吊起后再放入墓穴。

“京西宾馆要设接待室,有问题到接待室谈……不许冲击,不许进去抓人,不许把人揪走,卫戍区要绝对负责。”此外,宾馆接待室还安装了一部直通总理办公室的电话。

而这在当时,也确实算是一项最高级别的军事机密,因为全国上下都实行火化,作为高级将领却不执行火葬,北京高层担心在群众中影响不好,而许生前也不想给家乡造成太多的麻烦。

许世友是解放军历史上一位传奇人物,生性刚烈,为人忠勇,是天生的军中悍将。他出身红四方面军,曾为张国焘、陈昌浩所器重,并不属于毛泽东的嫡系。但发生在1937年的延安“叛逃”事件却使毛许二人一夜之间成为生死之交。

周恩来得知消息后很生气,他指示军委办公厅“今后对冲击京西宾馆处理要严格,打人要赔礼,打了东西要赔偿”,要求门口“应该有一个排”,并指示宾馆立即修围墙。京西宾馆的围墙就是那时突击建成的。“八二一事件”后,北京卫戍区常驻京西宾馆两个连,一直到“文革”结束才又恢复常态。

楠木有很强的防腐功能,一是尸体防腐。有一个传说,过去有人在广西用楠木做好棺材,有意烧了一碗猪肉放在棺内。

毛泽东喜得一员忠勇猛将,许世友找到一位旷世明主。许世友对毛泽东的忠无人可比,可以说到了近似愚忠的地步。这对于一国领袖来说非常重要。

老帅们大闹京西宾馆后,一大批地方和军队受到冲击的干部在那里暂避风雨。很快,京西宾馆成为“造反派”攻击的重点,仅1967年1月就发生了10余起冲击事件。鉴于此,1月26日中央军委做出决定:“京西宾馆同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一样属于保护单位。……

许世友是解放军历史上一位传奇人物,生性刚烈,为人忠勇,是天生的军中悍将。他出身红四方面军,曾为张国焘、陈昌浩所器重,并不属于毛泽东的嫡系。但发生在1937年的延安“叛逃”事件却使毛许二人一夜之间成为生死之交。

当时,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住在京西宾馆,南京造反派派了六七百人来抓他。虽然他们被死死堵在宾馆外,但北京造反派的加入让形势越来越危险。

谁料会后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竟在排以上的干部会上做了传达。19日当晚,萧华家被抄,幸而他听到风声从后门脱身,赶到叶剑英住所求救。

”她还质问:“萧华是总政主任,发文件,把总政和军委并列,是什么意思?”叶群随声附和。一时间,批判萧华的发言稿如纸片般飞来,在未弄清江青代表谁发言的情况下,徐向前在散会时郑重宣布,“今天会议的内容要严格保密”。

解放军初战告捷,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原定作战目标,蒋介石吓得连忙撤退。在随后几日,解放军竟然击下来一架美军飞机,这件事让美国觉得十分丢脸,不敢承认是因为帮助蒋介石不成反倒自己失败了。后来毛主席却对张爱萍赞叹有加,也没有追究他的自作主张。

许世友死后为什么能睡棺材规格不在毛泽东之下

老帅们大闹京西宾馆后,一大批地方和军队受到冲击的干部在那里暂避风雨。很快,京西宾馆成为“造反派”攻击的重点,仅1967年1月就发生了10余起冲击事件。鉴于此,1月26日中央军委做出决定:“京西宾馆同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一样属于保护单位。……

1月20日上午,军委碰头会继续召开。听萧华讲了前一晚的情况,徐向前气得直拍桌子。江青则惊讶地问萧华是怎么逃出来的。

宋任穷差点被造反派吊走

许世友的葬具是楠木做成的大棺材,相当沉重。知情人士告诉我,这口棺材的木料是广州军区司令员尤太忠专门派员到广西,从当地原始森林里采伐出来的。广西是中国传统的楠木产地,在秦汉时这里出产的楠木便为北方人喜欢,因楠木做成的棺椁“千年不烂,万年不腐”。

而这在当时,也确实算是一项最高级别的军事机密,因为全国上下都实行火化,作为高级将领却不执行火葬,北京高层担心在群众中影响不好,而许生前也不想给家乡造成太多的麻烦。

许世友墓地暗藏机密

这个到达时间是刻意安排的。根据首长事前的指示,一切都要秘密进行。一路上不摁喇叭,尽量不开车大灯,到达后也不通知地方。墓地四周,自工程开始后,便实行了警戒,外人不得而知。所以后来有老百姓说,“许世友是偷埋的”。

2006年,《大众文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许世友墓地寻访记》的报道,作者署名为王秀兰、张学法。作者之一的张学法身份比较特殊,系原南京军分区政委。张撰写的文章具有相当的可靠性,文中将许世友病逝、下葬前后的情况作了详细的介绍,特别提到了许墓中的陪葬品。

许世友是解放军历史上一位传奇人物,生性刚烈,为人忠勇,是天生的军中悍将。他出身红四方面军,曾为张国焘、陈昌浩所器重,并不属于毛泽东的嫡系。但发生在1937年的延安“叛逃”事件却使毛许二人一夜之间成为生死之交。

京西宾馆1959年开始筹建,对外称将建造“八一饭店”,设计为军队招待所,仅供接待国外军事代表团和军委内部会议使用,不对外营业。

图片 7

1960年,迟浩田在南京军事学院两年多的学习就要结束了。毕业前夕,学院干部部门找他谈话,说:“现在国家急需外交人才,选拔条件很高。根据你的表现,我们觉得你政治素质好,文化水平高,形象也不错,准备推荐你到驻外使馆当武官。”

图片 8

许墓中的陪葬品到底有哪些?这本是军事机密级信息。有关许的传记中,仅有简单介绍,如《传奇将军许世友》一文中说到许墓中的陪葬品时介绍,在灵柩里放了几件他心爱的东西:生前戴的奥米茄手表,天天收听的半导体收音机,一瓶茅台酒,一支心爱的猎枪及一百元人民币。

张爱萍曾指挥过多次战役并取得胜利,在军事上的能力十分突出,很有自己的主意与风格,而一次作战时,他的擅作主张,却得罪了上级许世友。

另一方面,毛泽东需要许世友这样的忠臣镇守南大门。当时威胁主要来自北方,毛泽东继续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国门”的做法。

图片 9

1月20日上午,军委碰头会继续召开。听萧华讲了前一晚的情况,徐向前气得直拍桌子。江青则惊讶地问萧华是怎么逃出来的。

一方面,忠贞将领近卫并不一定就是最佳选择。毛泽东饱读史书,把手握重兵、对自己忠心不贰的许世友放在千里之外就是汲取了历史教训。

1985年10月31日,在南京军区举行告别仪式后,许的遗体并未立即往新县运,因为墓地工程还没有完工,而是暂停金陵。

许世友丧事全程都由南京军区负责操办。许去世的当天,南京军区便派出了一个工程机械连,赶到许家乡,平整墓地,开挖墓穴。因为行动不方便公开,当地的老乡还误以为是秘密军事行动。

张爱萍曾指挥过多次战役并取得胜利,在军事上的能力十分突出,很有自己的主意与风格,而一次作战时,他的擅作主张,却得罪了上级许世友。

许世友之死很正常,选这个时候,则是为了保密,不希望让多少人知道。为什么灵柩到后未立即下葬?则主要考虑照明问题,卯时天刚好亮了,可以借自然光,向老首长举行最后的告别,也方便梓棺起吊。

邓小平说的确实没有错。张爱萍一贯淡薄名利,对于当不当政治局委员并不是在意的。知道邓小平评价他的这句话后,他深有感触地说:“小平同志,他是知道我这个人的。”

当夜,迟浩田躺在床上,这下子真着急了:学院两个部门要,若真要是强留,怎么办?命令来了,到时不听也不行!翻来覆去想了一夜,于是决心立即去找人“求情”。

1985年10月22日,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辞世,享年80岁。北京医疗条件那么好,许世友为何不去呢?

许世友文革给周恩来打电话:谁敢抓我我就开枪

1985年10月22日,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辞世,享年80岁。北京医疗条件那么好,许世友为何不去呢?

最危险的一次是8月21日,来自东北的造反派仗着人多,一部分人从警卫战士的头顶越过,冲破警戒线,直奔宋任穷的房间,把他拖到阳台上,准备用绳子将他从阳台吊下去,强行抢走。好在傅崇碧负责指挥的警卫部队及时赶到,将宋从造反派手中夺回。

谁知这边干部部还没死心,学院的教学部也派人找过来了,对迟浩田说:“你德才兼优。学院需要像你这样既有理论水平又有实战经验的教员,请你认真考虑,是否可以留院工作。”

这是张爱萍打过的最后一仗,却是违抗军令大获全胜的。一江山岛之战,张爱萍在作战部署上屡屡与其上级产生冲突。当时作战方案有三个,张爱萍主张先打一江山岛,结果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在他的执意要求下,最后定下了一江山岛的作战计划。

经许世友一事,周恩来对京西宾馆的保卫工作更加上心。1967年2月,他指示傅崇碧:“京西宾馆从2月7日零点起开始实行军事接管,未经北京卫戍区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入。”

许世友见此情形,把住在京西宾馆的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皮定均及张希钦等人组织起来,将京西宾馆的开水壶集中在七楼做“水雷弹”。他下令让工作人员关闭电梯,一伺造反派冲上楼,就往下倒开水。

“京西宾馆要设接待室,有问题到接待室谈……不许冲击,不许进去抓人,不许把人揪走,卫戍区要绝对负责。”此外,宾馆接待室还安装了一部直通总理办公室的电话。

对许世友的丧事,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均未涉及遗体究竟是土葬还是火化?当时除少数落后地区外,全中国都禁止了土葬。但南京军区的上上下下都知道,许世友遗体的处理是特殊的、例外的。

胡耀邦说:“我同意大家的意见,爱萍同志应该进政治局。军队占比例大,也是我们党的传统。不过这件事要请示小平同志。我现在就去。”

叶剑英大声说:“他昨天半夜里跑到我那里去了,是我把他收留下来的,如果有窝藏之罪,我来担当。”叶帅一边说着,一边拍案呵斥。江青等人被镇住,而“大闹京西宾馆”一说就这样传开了。

1967年,中央将大区和省市一些靠边站的领导集中到京西宾馆住。东北局第一书记、开国上将宋任穷住在6楼东头,时常有造反派冲进京西宾馆揪斗他。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许世友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在其晚年的和平年代,许还指挥了两场对越国际战事。

许世友之死很正常,选这个时候,则是为了保密,不希望让多少人知道。为什么灵柩到后未立即下葬?则主要考虑照明问题,卯时天刚好亮了,可以借自然光,向老首长举行最后的告别,也方便梓棺起吊。

许世友死后为什么能睡棺材规格不在毛泽东之下

图片 10

军队和地方战斗组织不许冲击。”然而1月28日,造反派不顾军委“不许冲击京西宾馆”的决定,包围宾馆,致使在宾馆开会后的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无法离开宾馆。

另一方面,毛泽东需要许世友这样的忠臣镇守南大门。当时威胁主要来自北方,毛泽东继续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国门”的做法。

迟浩田心里却有底了:嘿,许司令员还是国防部副部长哩!他的话,还有谁敢说不算数?!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到后来,迟浩田步步提升,甚至超过了老首长许世友,先后担任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

许世友死后为什么能睡棺材规格不在毛泽东之下

这是张爱萍打过的最后一仗,却是违抗军令大获全胜的。一江山岛之战,张爱萍在作战部署上屡屡与其上级产生冲突。当时作战方案有三个,张爱萍主张先打一江山岛,结果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在他的执意要求下,最后定下了一江山岛的作战计划。

1985年10月22日,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辞世,享年80岁。北京医疗条件那么好,许世友为何不去呢?

因为迟浩田是全军有名的战斗英雄,也是南京军区有名的英雄模范,还是第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许世友对他不仅了解,而且很熟悉!

这遭到了总司令许世友的反对,可是张爱萍一意孤行。后来,连常胜将军粟裕的松了口,他看到张爱萍决心如此强烈,便同意了打这场战争。而彭德怀最后也发话了,他选择了相信张爱萍。于是,战争如期进行。

在座的秦基伟将军一听,立即说:“军队人多,那我可以不进。”

准备就绪后,许世友给周恩来、林彪等人打了电话并请转报毛泽东。他说,“今天造反派来抓我许世友。我革命大半生,战场上枪林弹雨都不怕,今天来抓我,我更不怕。谁敢抓我,我就向谁开枪!”

许世友文革给周恩来打电话:谁敢抓我我就开枪

即分别发生于1974年1月的“西沙自卫反击战”、1979年初“对越自卫反击战”。这样一位威震四方,生前说一不二的将军,许世友是十大将中唯一选择了土葬安葬的方式与别人不一样,随葬的宝贝也非同寻常。

早在1956年,中央领导人就在传阅着一份关于领导人实行火葬的《倡议书》。在这份《倡议书》后签名的有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康生、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董必武、邓小平……不久,当《倡议书》传到许世友手中时,他不仅没有签名,还找到毛泽东,表示自己对火化的不理解。

直到1964年9月14日,宾馆才开始营业,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根据其地理位置定名为“京西宾馆”。1967年由于国内“阶级斗争”不断升温,京西宾馆成为备受冲击的焦点。

因为对于一国领袖来说,不需要将军有太多思想,将军的责任就是以手中武力捍卫领袖所代表的利益。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许世友的一条命令,竟作育了一人国防秘书长!

关键词: 彩世界注册 国防部 国防部长 新中国 中央政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