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邓伯公含泪枪毙贴身警卫,只因他做了风流罗曼

邓伯公含泪枪毙贴身警卫,只因他做了风流罗曼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8

我照完这个像以后,回到摄影部,值班记者告诉我,说姚文元来了几次电话找我。这就是说姚文元、汪东兴为此事都亲自找我,江青又说是用"平版光",可见照这个像,江青、姚文元、汪东兴事先是计划好的。

第一个赏识他的人是贾进才。他首先是贾进才组织的互助组组员,1948年,经贾介绍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由贾大力推荐被评为省级劳模,再接着,贾进才主动让贤,他得以出任大寨村党支部书记。

华国锋 1921年2月16日,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华国锋出生。 人物简介 华国锋原名苏铸,出生于山西省交城县,受过中等教育。“华国锋”这一名字取意于“中华抗日救国先锋队”。1938年,年仅17岁的华国锋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华国锋任山西交城县工、农、青、妇、武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后任中共山西交城县委书记。1945年抗战胜利后,任中共山西阳曲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解放战争期间,华国锋随军南下。1949年8月,任湖南省湘阴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1952年,调任毛泽东的家乡湘潭县县委书记。1954年,任中共湘潭地委书记。“文化大革命”期间担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始终追随毛泽东,1975年任国务院副总理。1976年,在周恩来去世后接任国务院代总理、总理,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被毛泽东选为继承人。毛泽东去世后,他的继承人地位受到江青及其同伙的挑战。1976年10月,他在叶剑英、汪东兴的支持协助下,逮捕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路线的“四人帮”主要成员,结束了文化大革命,改变了历史的进程。随后,他继任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 华国锋与文革 华国锋1976年被毛泽东指定为接班人。他利用毛泽东给他的“你办事,我放心”六字批示,控制住了复杂的政治局势,和叶剑英、李先念等领导人一起粉碎了“四人帮 ”,结束了“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于1976年9月9日去世,9月11日,华国锋便找到李先念,首次提出解决“四人帮”问题。华国锋是一个温和的政治家,但并不软弱,并不昏庸,在清除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帮”的过程中,华国锋显示出他非凡的魄力与智慧。华国锋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关键和重要的。华国锋的身份决定了其行为的合法性。除华国锋以外,江青等激进派也好,叶剑英等元老派也好,其许多活动都受其身份的限制,不能公开化,不能形成体制内的决议和力量。王洪文就曾让其秘书通知各省、市、自治区有重大情况报告王洪文办公室,华国锋随后一道电话便使王洪文的通知效力归零。很难想象,没有华国锋的主动表示,叶剑英等人敢在华国锋面前提出逮捕江青等人的问题。汪东兴、吴德等亲自参与清除“四人帮”的重要人物都在回忆录中指出,华国锋是清除“四人帮”的首倡者。华国锋是毛泽东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但在毛泽东去世仅仅二十七天,就采取果断措施,逮捕了毛泽东的夫人与侄儿及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等人。华国锋的行动是“继承毛主席的遗志”。 据人民网资料,毛泽东去世后“ 四人帮”大造反革命舆论,并企图建立由他们控制的武装力量。张春桥的弟弟亲自下到某坦克,上海市再次给民兵发放了大批枪支弹药。华国锋与李先念、叶剑英商量过后,在怀仁堂亲自坐镇指挥,由汪东兴具体实施行动,一举将“四人帮”抓获。 主要经历 1921年2月16日,华国锋出生于山西省交城县,原名苏铸。 1938年,投身抗日战争,华国锋取意于“中华抗日救国先锋队”。 1940年,任交城县各届抗 日联合会主任,后任中共交城县委书记。 1949年以后,在湖南湘潭任县委书记、地委专员等职务。 1968年,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1975年,任国务院副总理。 1976年,在周恩来去世后接任国务院代总理、总理。 1976年10月—1981年6月,任中共中央主席。 1976年10月—1981年6月,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 1976年2月—1976年4月,任国务院代总理。 1976年4月—1980年9月,任国务院总理。 1981年6月—1982年10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1982年10月—2002年11月,中共中央委员。

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在毛泽东床前的合影,成为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有一个小故事能说明一些问题。这个故事虽然鲜有人知,发生在解放战争时期,从这个故事中,就能看出国民党败退,共产党获胜的原因!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用“两个凡是”来概括华国锋是很不公平的(现在官方已经取消这一称谓)。华国锋抓了四人帮就是用行动与“凡是”做了决裂,他注重发展生产,注重学习国外资本主义先进的生产方式,都在把中国推向前进。

陈云同志:

华国锋没有进入“十六大”中央委员会,引起了西方舆论的关注。路透社评论说:“毛泽东钦点他接班,邓小平让他退位,即将离任的党总书记江泽民和他的同事,安排他平静地结束了政治生涯,这个传奇人物就是前中共主席华国锋。”一名驻北京的外国外交官说:“这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如果中国共产党决定第三代领导都必须退,那么华国锋也应该离开。”

陈永贵,可谓红墙记事中的传奇式人物。可以说,亦堪称那个年代政坛之异类。这个憨厚老实的山西昔阳人,先后曾担任过昔阳县大寨村党支部书记、大寨农业生产合作社主任兼山西省委副书记。后来,升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1975年1月、1980年9月,又兼任了国务院副总理,可谓史上奇迹。

“我们3100万吨钢,工人300多万,这同全世界所有炼钢工人加起来差不多。”“资本主义国家,许多关键工人,工资比厂长高。一个礼拜休息两天,开汽车出国旅游。我们现在是干好干坏、干与不干一个样。”“唐山的一个日本的现代化发电站,他们帮我们安装。我们派人学了半年,回来还不能操作。”

但当天下午2时55分,一辆高级轿车在告别室外停下,车上下来一位穿着风衣,戴着变色眼镜的人。周围的老百姓立刻认出来了:华国锋!华国锋目不斜视,一言不发地走进告别室,在陈永贵的遗体前三鞠躬,又一言不发地站了许久,看了许久,流着泪慢慢地绕着陈永贵走了一圈,又一言不发地与陈永贵的亲属一一握手,匆匆告别而去……

华国锋生前曾吩咐后事:“让我回卦山吧,那里树多,清净。小时候在那儿,打游击也在那儿……”

华国锋辞职后,围绕其辞职的真实原因,外界一直有多种不同的说法。1997年,原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回忆录在香港出版,书中在谈到批判〝两个凡是〞、评价华国锋是非功过时,胡绩伟特别提到〝红墙摄影师〞杜修贤的一张照片在其中起到的特殊作用。

陈云同志:

1943年,长子陈明珠出生。陈永贵认为子女不能沾父辈的光,所以至今陈明珠都还在山西昔阳,而陈明珠是兄弟姐妹中职位最高的,曾做到昔阳县委宣传部部长,在这个岗位上干了20多年,现在已经退休。

地处吕梁山脉的交城,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山地,交城县城北3公里的卦山,便于周旋和隐藏,是当年与日军打游击的好地方,也是华国锋当年打游击的据点之一。1939年,18岁的华国锋担任抗日根据地晋绥边区第八专区汾阳县牺盟会特派员,在汾阳一带,开展抗日游击工作。

老人家还说过:“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上任后,夜以继日,批一万多封来信,先后为六千多名高级干部的冤假错案进行了平反。这六千多名高级干部走上工作岗位意味着什么?

从1976年到2002年,华国锋职务虽一降再降,却一直是中共中央委员。在2002年召开的中共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华国锋仍是大会代表,依然在中央直属机关小组,但他请了病假,没有参加会议。有代表询问为什么没有提名华国锋为十六大中央委员,中直机关小组召集人解释说,主要是考虑他已是81岁高龄,身体也不好。

陈永贵去世的第三天,在八宝山火葬场的一间告别室里,聚集了200来位并不引人注目的人。这里有陈永贵的亲友,有大寨代表,有东郊农场的职工,但是没有高层领导人。

接著,他们八人走进来,每人围绕停放主席遗体的床走了一圈后,八个人排成一行在主席遗体前照合影。从左至右是: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照完合影后又手挽手在主席遗体前照合影。

我照完这个像以后,回到摄影部,值班记者告诉我,说姚文元来了几次电话找我。这就是说姚文元、汪东兴为此事都亲自找我,江青又说是用"平版光",可见照这个像,江青、姚文元、汪东兴事先是计划好的。

华国锋想了采用什么办法抓,这种行为在共和国成立以来未曾有过,如果开全会解决肯定不行,因为舆论工具掌握在他们手上。如果拖下去一定打内战,华国锋认为“四人帮”虽然最终会失败,但损失太大。他考虑到会给老百姓战乱之灾,所以只有把他们抓起来。

邓小平出山后,立刻抓军队整顿。把杨成武、梁必业、黄玉昆叫去谈军队建设,谈整顿的方针和形势。杨成武将此事报告叶剑英,叶剑英指示:“你把小平同志的谈话整理一份记录送我,我看以后还要送给华主席。”

我叫杜修贤,粉碎四人帮以前,一直是中央外事摄影协作组的组长(兼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长期负责拍摄有关毛主席的照片。这张照片是我在一九七六年九月十二日(毛主席逝世以后第三天)早上拍摄的。

接著,他们八人走进来,每人围绕停放主席遗体的床走了一圈后,八个人排成一行在主席遗体前照合影。从左至右是: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照完合影后又手挽手在主席遗体前照合影。

1976年10月6日,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10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修建毛主席纪念堂,让人民永远瞻仰毛主席遗容;华国锋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后经中共十三届三中全会追认),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一、传奇人物陈永贵,备受毛泽东、周恩来赏识

协助华国锋这一行动、久经沙场的叶剑英元帅都对华国锋的做法感到意外和佩服,并说这样的举动总理干不出来,小平也干不出来。

陈永贵之墓的层层台阶。这台阶一共有228级,分为三部分组成,其中一组为8个台阶,两组72阶,两组为38阶。细心的人会发现,这每组台阶都有丰富的寓意:8个台阶象征着陈永贵在中央工作8年;38个台阶象征着陈永贵38年的党龄;72个台阶寓意着陈永贵终年72岁。

对于华国锋的评价,其实远远没有道清他给中国带来的起死回生的变化。如果没有华国锋,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有改革开放。其前景只有两种,一是江青领衔的四人帮上台,继续按既定方针“阶级斗争天天讲”“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继续施行法西斯专政,他们没上台就制造的千万起冤假错案会进一步扩大,人民继续过着贫穷的生活……。

有一条是明确的:站在“你办事,我放心”对面的,是“思圆行方”,“人才难得”,“柔中有刚,棉里藏针”。

“文化大革命”期间,华国锋于1968年出任湖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后任省革委会代理主任。1969年在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1970年担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兼湖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

这不能不使人想起毛泽东生前在一封信中所写:他料定死后一些人将拿起他讲过的一些话,另一些人将拿起他讲过的另一些话,互相斗法。令人尴尬的是,这封“为要打鬼,借助钟馗”的信是写给被华国锋囚押起来的江青女士的。

汪东兴对我说:"你和我一起走,坐我的车。"我就跟汪东兴一起走出大会堂,坐了汪东兴的随车,跟在汪东兴的车后面。但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去照什么像。

汪东兴对我说:"你和我一起走,坐我的车。"我就跟汪东兴一起走出大会堂,坐了汪东兴的随车,跟在汪东兴的车后面。但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去照什么像。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

这时,杨成武已调福州军区任司令员,由罗瑞卿大将出任军委秘书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他获悉海军调动的消息,当即向邓小平汇报:“他们现已调集了七十艘军舰,二十多架飞机。这么大行动,未经军委,是华国锋擅自决定,并且有可能在国际上造成不利影响……”

叶落归根思故乡

据胡书中披露,1980年初,《人民日报》得到了一张十分重要的照片,这张照片令人大吃一惊。随后这张照片和拍摄经过被送到了时任中纪委书记的陈云手中。

胡绩伟的这本回忆录名为《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在书中,胡提到毛泽东去世后,包括四人帮和华国锋在内的高层8人曾经在毛的遗体前拍摄了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最终成为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

华国锋和汪东兴忙祭起“两个凡是”的法宝:“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一名“十六大”代表曾这样描述华国锋目前的生活现状:深居简出,勤练书法。他最近看到华国锋的一幅字,“鲲鹏展翅”4个颜体大字写得浑然大气、骨力毕现。

老人家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单命的行动。老人家逝世不足一月,粉碎了“四人帮”,仿佛失去了天条,各种思潮和“理论”顿时泛起。

新中国成立后,华国锋先后担任过湘潭县委书记、湘潭地区专员公署专员、中共湘潭地委书记、中共湖南省委统战部部长、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等职。1959年,毛泽东到长沙并回家乡韶山,此间认识了湖南省委的华国锋,并给他留下了忠厚、老实的不错印象,从此进入了毛泽东的视线。

但是这是犯了当时的军纪的,当时我军有着严格的规定,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更不要说拿这么多的东西了,这件事被邓小平知道后,邓小平勃然大怒,要对他实行纪律。

送上一张很重要的照片。

事情发生在刘邓大军在1947年挺近大别山的时候,当时的刘伯承和邓小平带领军队到了黄冈,在这里,这也是当时我军的一个重要动向,当时的刘伯承喜欢吃粉条,不过部队再来的时候,很多百姓为了躲避战乱,就都跑了,留下了很多的空房子,店铺很多也都是空的。

1980年9月,华国锋辞去国务院总理职务,1981年6月又辞去中央委员会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1982年9月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和1987年11月的中共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他继续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

进了中南海,到了毛主席的住处,下车后,汪东兴把我带进为毛主席新修的住所,叫我在过道的一个小房间里等著。这时已是九月十二日的早晨了。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2

邓小平下令停止这次检阅,并严肃处理直接责任者。

中共中央党校沈宝祥教授披露的华国锋的真实情况非常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位伟人。过去这类文章很难公开发表,今后会多起来,这对还原历史真相是必不可少的。

1985年8月12日,陈永贵住进北京医院。他得知自己得的是肺癌,便不再吃药。因为他觉得,那是在给国家浪费钱,反自己也没救了。医生们一直鼓励他说,能够治好。陈永贵却摇摇头说:“周总理得的也是癌,能治好还能不治?”

中央的主要负责人都来了,虽然政治局委员不全,但副主席、常委都在,就少叶副主席。叶副主席当时又在北京,身体很好,无论如何叶副主席是应当参加的。

当姚文元看到我时,对我说:"我也打电话找你,今天要你完成一个重要任务。"江青看到我时说:"你就带了一个闪光灯?又是平版光。"

2002年2月中共十六大召开时,已经81岁的华国锋由于年事过高,没有成为十六大中央委员候选人,但仍是十六大特邀代表。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召开时,86岁的华国锋依然是特邀代表。

九月十一日晚上,我在人民大会堂准备悼念毛主席的摄影活动时,汪东兴对我说: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大规模的内战,其实如果华国锋少动手几天,上海抗衡中央的武装力量已成气候。四人帮在军内也有一些代理人,到时会再次把中国引入军阀混战、人民遭殃的悲惨境地。

送上一张很重要的照片。

“毛主席纪念堂”这几个字也是华国锋所题,他不担任领袖后许多题字都被换下,而这几个字却保留下来。

过了两天,江青、姚文元、汪东兴都向我要这次照片的样片看。(三个人同时要看一个活动的照片样片,这还是第一次,可见此次活动的重要性)。我洗了三份样片,给他们三个人寄去。每份有七、八张,有合影的,有几个人在一起的。

在1980年8月30日至9月10日召开的五届人大第三次会议上,华国锋辞去了国务院总理的职务。

五月多事。检阅军队一波未平,《光明日报》又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评论员文章。这是邓小平针对“两个凡是”走的一步棋。

1940年初,19岁的华国锋在山西交城县担任了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1945年,24岁的华国锋担任了中共交城县委书记、县武装大队政治委员。从此,人们称华国锋为“华政委”。诚如那首交城民歌所唱:“交城的大山里来了游击队,游击队里有咱的华政委。”

华国锋闻讯,倍加痛心,当天就赶到病房探望。这位前国务院总理安慰前副总理说,“在这里住吧,挺不错的。现在你到街上吃吃看,一顿饭没有五元是不行的。”闲聊了一会儿,华国锋告辞。陈永贵当年在政治局的朋友和同事纷纷也前来探望,其中有汪东兴、纪登奎、陈锡联、吴德。

我觉得当时的气氛很紧张,我没有讲话。我这时还不知道要照什么像。过了一会儿,把我叫到停放主席遗体的大房间里,其他人员一概免入,就连张耀祠、张玉凤也不得进入。

但是在共产党这边,只有120多万,装备更是落后特别的多,很多人用小米加步枪来形容我军的部队,但是就是这样的势力不均的情况之下,我军在三年的时间里就将蒋介石的部队打的七零八落,最后败退台湾,这是为什么呢?

1959年7月,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的问题牵连到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毛泽东亲自提名华国锋担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由于毛泽东的看重,1970年11月,华国锋当选为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此后,华国锋地位一路上升。

"你带上照相机跟我去。"我当时没有带照相机,借用别的同志的照相机和三个胶卷,向汪东兴报到。汪问我:"你带了几个卷?"我说三个。汪东兴又说:"多带一些胶卷。"我又去借了一些胶卷。

1981年6月27日至29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胡耀邦接替华国锋,出任中共中央主席;邓小平接替华国锋,出任中央军委主席。此后,华国锋仍是中共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中央委员。

杨成武向黄玉昆、梁必业传达叶帅指示,将记录整理出来,签名后送达叶剑英。叶剑英阅后批四个字:“送华主席。”他吩咐杨成武:“记录先送小平过目,如果准确,即送华主席。”杨成武将叶帅指示再次转达黄玉昆及梁必业,然后送邓小平过目。

这位继毛泽东之后的领导人在为中国的经济煞费苦心。华国锋在谈话中还表示,不能向外国宣布中国真实人口数字,“中国有九亿七千万人,我们不宣布那么多,宣布多了人家吓坏了,联合国会费要加几千万元。”现在几千万元是个小数,当时可要划走外汇储备的不小比例。

陈永贵的第一任妻子是李虎妮,1941年,26岁的陈永贵与这位山庄头村贫农女儿结了婚。她是个勤快人,常常早上不到5点钟就起床,先出去割草,然后回来做饭。她会当家,很爱干净。

华国锋对自己的言行十分严谨,虽然他仍然享受国家领导人的政治待遇,可以到全国一些地方走访,却很少离开北京,也从不议论时政。华国锋身边的人和友人,现在习惯称他为“华老”,对于这个称呼他感到很自然。

七个人都在条子上划了圈。江青把她选定的样片连同上面七个人圈阅过的条子一同寄给我,要我放大八套,并在条子上写上"退江青"。过去江青洗照片时从来不把其他中央负责人圈过的文件给我看。这次她完全可以叫我放大八套照片就行了,不知什么原因她将圈过的条子寄给我。

1949年8月,华国锋担任中共湖南省阴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决定华国锋命运的是1952年,他调任湘潭县委书记,1954年,任中共湘潭地委书记。湘潭是毛泽东的家乡,华国锋成为毛泽东家乡的“父母官”。

照完后将主席遗体运大会堂。当时我想:为什么叶副主席没有来呢?看当时的情况是很正式的在主席遗体前向主席致哀告别。

从1976年到2002年,华国锋职务虽一降再降,却一直是中共中央委员。有代表询问为什么没有提名华国锋为十六大中央委员,中直机关小组召集人解释说,主要是考虑他已是81岁高龄,身体也不好。

陈明亮精心保存着父亲的影集,除了标志性的农民打扮,几乎在所有的照片里都开怀地笑着,那是一种心底无私的笑。陈明亮说,我父亲没有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精神财富是我们几代人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照完后将主席遗体运大会堂。当时我想:为什么叶副主席没有来呢?看当时的情况是很正式的在主席遗体前向主席致哀告别。

老人家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说“四人帮”拉不走军队,与邓小平较量则大不相同。

我在过道里等了有四十分钟后,才看到华国锋、陈锡联同志,还有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毛远新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有的一边走,一边剔牙,我才知道他们在里面才吃过饭,上厕所去。

他退休后经常参加各种有关于父亲的纪念活动。

华国锋生前曾吩咐后事:“让我回卦山吧,那里树多,清净。小时候在那儿,打游击也在那儿……”2008年8月20日,华国锋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他的骨灰暂时安放在北京八宝山。

陈永贵去世后,官方承认他曾是“全国著名劳动模范”。而老百姓仍叫他“永贵大叔”“永贵爷爷”。

九月十一日晚上,我在人民大会堂准备悼念毛主席的摄影活动时,汪东兴对我说: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3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是中南海摄影小组(正式名称是中央外事摄影协作小组)组长杜修贤。拍摄的经过很神秘,杜对此有过详细叙述。1980年2月,杜修贤找到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秦川,谈到这张照片的情况,秦要他把经过写下来。2月22日,胡绩伟和秦川一起把杜写的拍摄经过的信件连同照片一起送给了陈云。

红墙金瓦,老树新绿,迎着落日余晖放射出瑰丽的色彩,稍不留意便悄悄黯淡下去,渐渐浸入一片幽蓝的朦胧中。

华国锋的确把脑袋与身体分家的后果都想到了,他也想到搞不成怎么办?无非被四人帮杀了,他说对这个后果“没多想,置之度外”。那真是为民族赴汤蹈火啊!

须得拨冗静思,便想起邓小平当面的一句凌厉表态:这是一种较量……

华国锋虽然深居简出,每年有两天必定外出,那就是在12月26日和9月9日,带着家眷和随从去毛主席纪念堂。每次瞻仰毛泽东遗容,华国锋都亲自喊行礼令:“向伟大领袖毛主席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天安门往事追踪报告》,曹宏,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8月第一版)XLW

华国锋首肯:“就是不表态!”

1976年1月周恩来总理逝世后,华国锋于2月出任国务院代理总理。同年4月“天安门事件”发生后,经毛泽东提议,华国锋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其接班人地位由此确立。

我叫杜修贤,粉碎四人帮以前,一直是中央外事摄影协作组的组长(兼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长期负责拍摄有关毛主席的照片。这张照片是我在一九七六年九月十二日(毛主席逝世以后第三天)早上拍摄的。

华国锋去世多年了,老人家临终前最大的愿望是能看上北京奥运会,恰恰87岁高龄的他身体急剧恶化,在闭幕前几天离开人世。

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在毛泽东床前的合影,成为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这么说呢?

1949年1月,28岁的华国锋担任中共晋中第一地区委员会宣传部长。这时,华国锋与韩芝俊结婚。

粉碎“四人帮”惊心动魄,亢奋之感尚在情绪的极峰上明光闪烁,却已回黄转绿又一春。一九七八年的春天,日子一天难过一天。门外与“老毛子”对峙,门内有“西单民主墙”和党内路线之争,真是“边寨惊烽,萧墙掣电”,案头卷宗无日不盈尺。他鲜明地感到一年前所享有的“极高威望”,正在急剧坠落,每前行一步都不得不环顾周围;心事重重,疑虑丛生……

游击队里的“华政委”

中央的主要负责人都来了,虽然政治局委员不全,但副主席、常委都在,就少叶副主席。叶副主席当时又在北京,身体很好,无论如何叶副主席是应当参加的。

这封信的底稿抄录如下:

这一回合,邓小平上来就占了主动。因为他提出了“不能够只从个别词句来理解毛泽东思想,而必须从毛泽东思想的整个体系去获得正确的理解”,也就是“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

胡绩伟在书中承认,〝这个材料对于以后促成华很快下台起了什么作用,我也不得而知。当然,不会是最主要的作用,恐怕也不会是微不足道的作用。

湖南是华国锋长期工作过的地方,湖南也是出干部的地方。粉碎“四人帮”后,湖南省的负责人是捧着“英明领袖华主席”的肖像回省作传达,在“两个凡是”的问题上也是坚决站在华主席一边……

"你带上照相机跟我去。"我当时没有带照相机,借用别的同志的照相机和三个胶卷,向汪东兴报到。汪问我:"你带了几个卷?"我说三个。汪东兴又说:"多带一些胶卷。"我又去借了一些胶卷。

陈明亮,陈永贵最小的儿子,2002年,陈明亮还是澳大利亚成功商务集团董事和广东东莞新率食品有限公司的集团主席。而今天,陈明亮已经是北京福阅投资公司和重庆正一实业有限公司的总裁。

照片送去后,江青首先选定了六、七张,其中有合影两张,一张是八个人挽手的,一张没有挽手的。江青选定后,写了一张条子,大意是:国锋、洪文、春桥、文元、锡联、东兴、远新,我意每人洗一套留作纪念。

解放战争之后,很多人都在想一个问题,内战刚开始的那段时期,国民党共有军队430万,而共产党只有军队120万,蒋介石的总兵力中,有空军16万人,海军3万人,特种兵36万人,共有陆军86个整编师,248个旅,其中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军队是美式装备。

进了中南海,到了毛主席的住处,下车后,汪东兴把我带进为毛主席新修的住所,叫我在过道的一个小房间里等著。这时已是九月十二日的早晨了。

这封信的底稿抄录如下:

华国锋同胡耀邦的第二次长谈是1978年7月4日。两人从下午三点钟一气谈了9个多小时,一直到凌晨一点多,期间只吃了一顿放,而且边吃边谈。

我在过道里等了有四十分钟后,才看到华国锋、陈锡联同志,还有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毛远新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有的一边走,一边剔牙,我才知道他们在里面才吃过饭,上厕所去。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在《领导文萃》撰文披露,华国锋在1978年前后半年中两次与胡耀邦长谈,第一次是1977年12月,谈话的主要内容是关于粉碎“四人帮”的情况。华国锋向胡耀邦透露抓捕四人帮原因:“不抓‘四人帮’一定打内战”。

陈明亮是陈永贵唯一有北京户口的孩子,“如果当时我是18岁,生活能够自立,肯定也是来不了的。”陈明亮说,父亲认为子女不能沾父辈的光,所以至今他的哥哥姐姐还都在山西昔阳。他从1998年起就定居澳洲了,当然国籍还是中国。

华国锋痛心疾首地说,“插秧机是我们发明的,日本引进去,3年就普及了,我们自己到现在还不能过关。”“国外机械化养鸡场,15万只鸡,只两口子管理。我们红星农场21万只鸡,280人,保卫干部4个。”“美国一年7亿吨煤,19万人。我们5亿吨煤,220万人。”

陈明珠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类,曾经受过许多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后来在昔阳县工作,居住在昔阳。每当父亲的纪念日,他会来故居来陪陪父亲。

起伏的命运

风起东海,云落西山,北京的五月。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4

“我父亲临走前最放不下的就是我,1986年我正面临高考,他本来打算看我上完大学的。”讲到父亲的去世,陈明亮的眼圈红了。“他去世那天,掉着眼泪说,他原来打算再活四年,现在看来四个月也不允许了,陈家没出过大学生,我想看着明亮大学毕业。”宋玉林老人说到。

当姚文元看到我时,对我说:"我也打电话找你,今天要你完成一个重要任务。"江青看到我时说:"你就带了一个闪光灯?又是平版光。"

华国锋烟瘾不小,一枝接一枝吸,心中潮起潮落:红墙有幸亲风雨,岁月无情疏旧侣……

华国锋辞职后,围绕其辞职的真实原因,外界一直有多种不同的说法。1997年,原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回忆录在香港出版,书中在谈到批判〝两个凡是〞、评价华国锋是非功过时,胡绩伟特别提到〝红墙摄影师〞杜修贤的一张照片在其中起到的特殊作用。

如果说只是负责主席医疗组的中央领导人向主席遗体告别,姚文元、陈锡联又不是负责主席医疗组的成员,他们两人为什么又参加呢?我对这个问题不理解。

七个人都在条子上划了圈。江青把她选定的样片连同上面七个人圈阅过的条子一同寄给我,要我放大八套,并在条子上写上"退江青"。过去江青洗照片时从来不把其他中央负责人圈过的文件给我看。这次她完全可以叫我放大八套照片就行了,不知什么原因她将圈过的条子寄给我。

我觉得当时的气氛很紧张,我没有讲话。我这时还不知道要照什么像。过了一会儿,把我叫到停放主席遗体的大房间里,其他人员一概免入,就连张耀祠、张玉凤也不得进入。

2008年9月22日,华国锋之子苏彬、苏华以及华国锋的老秘书曹万贵来到交城卦山,为华国锋选择墓址。亲属提出选择墓地的“四不原则”,即“不占用耕地、不与民争地、不破坏环境、不损坏古迹”。他们选中卦山南麓的荒山石坡,作为墓地。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是中南海摄影小组(正式名称是中央外事摄影协作小组)组长杜修贤。拍摄的经过很神秘,杜对此有过详细叙述。1980年2月,杜修贤找到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秦川,谈到这张照片的情况,秦要他把经过写下来。2月22日,胡绩伟和秦川一起把杜写的拍摄经过的信件连同照片一起送给了陈云。

1955年夏,毛泽东第一次注意到了华国锋的名字。那年7月,毛泽东作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华国锋学习报告后,写出数篇呼应文章。这些带有浓郁湘潭乡土气息的文章引起了毛泽东的兴趣。1955年秋,毛泽东来到湖南视察,在长沙第一次接见了担任湘潭地委书记的华国锋。面相忠厚的华国锋给毛泽东留下了老实厚道、忠诚可信的印象。

怎样的一种较量?

华国锋与毛泽东之间有着不可割断的渊源。他是毛泽东选定的继承人。毛泽东是他的恩师,毛主席纪念堂是在他手中修建起来的,他对此怀有超乎常人的深厚情感。

邓小平的一个警卫连长,平时负责邓小平的生活起居,当时很多店铺都关门了,但是这个连长想给首长做一碗粉条,所以找到一个店面,因为店主不在,实在没有办法通知到,所以只能是先拿了。

据胡书中披露,1980年初,《人民日报》得到了一张十分重要的照片,这张照片令人大吃一惊。随后这张照片和拍摄经过被送到了时任中纪委书记的陈云手中。

人民解放军首要的政治原则是“党指挥枪”。只有军委能代表党,任何个人都不能替代。

过了两天,江青、姚文元、汪东兴都向我要这次照片的样片看。(三个人同时要看一个活动的照片样片,这还是第一次,可见此次活动的重要性)。我洗了三份样片,给他们三个人寄去。每份有七、八张,有合影的,有几个人在一起的。

照片送去后,江青首先选定了六、七张,其中有合影两张,一张是八个人挽手的,一张没有挽手的。江青选定后,写了一张条子,大意是:国锋、洪文、春桥、文元、锡联、东兴、远新,我意每人洗一套留作纪念。

如果说只是负责主席医疗组的中央领导人向主席遗体告别,姚文元、陈锡联又不是负责主席医疗组的成员,他们两人为什么又参加呢?我对这个问题不理解。

胡绩伟的这本回忆录名为《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在书中,胡提到毛泽东去世后,包括四人帮和华国锋在内的高层8人曾经在毛的遗体前拍摄了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最终成为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5

陈明亮说,这期间,他有很多赚大钱的机会,但都放弃了。“有的事情也许陈明亮可以做,但陈永贵的儿子不能做。我不能给父亲争光,至少也不能给他丢脸。”

1971年,华国锋调任国务院业务组成员、副组长,列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1973年在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再次被选为中央委员,并在一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75年1月,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

陈永贵之所以取得这样的地位,这一路上,不单单是靠他自身努力的结果,也跟他生逢伯乐有密切联系。

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中国南方,中共中央决定从华北抽调5万名干部随军南下,以便接收南方的城乡。武光回忆说,当时华北的干部差不多是“走一半,留一半”。武光和华国锋都是属于“走”——南下的。

招呼打到各省各部门,听招呼的却只有一个湖南省。

2008年8月20日,华国锋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胡绩伟在书中承认,〝这个材料对于以后促成华很快下台起了什么作用,我也不得而知。当然,不会是最主要的作用,恐怕也不会是微不足道的作用。

这是一张很不容易保存下来的、一度引起党内震动的“八人照片”。照片是在毛泽东去世后第三天凌晨拍摄的,照片中可见包括江青等四人帮以外,还有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和毛远新,他们手拉着手站在毛的遗体前。

这是一张很不容易保存下来的、一度引起党内震动的“八人照片”。照片是在毛泽东去世后第三天凌晨拍摄的,照片中可见包括江青等四人帮以外,还有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和毛远新,他们手拉着手站在毛的遗体前。

邓小平尚未正式出山,便针锋相对提出:“‘两个凡是’不行”,“毛泽东同志说,他自己也犯过错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为中央党校题了‘实事求是’四个大字,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就是这四个字”。

这件事看起来不近人情,但是也正因为这样铁的纪律,保证了人民的利益,才得到的人民的真正的拥护,这也是我党能取的最后胜利的重要原因。此后,刘邓大军里面就很少有违反纪律的事情了。XLW

这份记录再没退回来,华国锋也始终未见到。

“这是一种较量。”邓小平当面对华国锋讲,这事就发生在几天前。华国锋当时的尴尬可想而知。他明白,军委是站在邓小平一边的。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被当地的群众知道了,大家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之后,纷纷求情,连店铺的主人都表示理解,但是在公审的时候,邓小平还是说了,事情不大,但是军纪如山,动摇不得。最后还是含泪枪毙了这个贴身连长。

华国锋不甘撒手军队。一九七八年四月,南海舰队一艘导弹驱逐舰在湛江爆炸沉没,这是中国海军建军以来最严重的事故。事故发生后,主持军委工作的邓小平严厉批评了海军司令部和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上将。苏振华不满,向华国锋告状。华国锋正不甘撒手军队,借此机会抚慰苏振华,并决定五月上旬访问朝鲜归来时,在大连检阅海军,以示对苏振华的支持。这次检阅拟动用一百二十艘军舰,八十架飞机……

汪东兴下令:“《红旗》不表态。”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邓伯公含泪枪毙贴身警卫,只因他做了风流罗曼

关键词: 革命 内战 警卫 只因 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