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为审讯东瀛女特务,戴雨农发明了那三种艺术!

为审讯东瀛女特务,戴雨农发明了那三种艺术!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8

黄濬,字秋岳,福建人,早年有“神童”之誉,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字和好诗。民国初年到日本求学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后在北洋政府做过梁启超的秘书,期间遍识京华名流,掌握了政坛、文坛的很多掌故趣闻,得以写成著名的《花随人圣庵摭忆》一书,深受学界重视。

蒋介石大为震怒,同时也越想越怕,如此下去不但老命不保,而且淞沪会战的大量军事部署岂不是早被日本人知晓?这个仗还怎么打?

为保证安全,蒋介石搭乘正好要去上海的英国大使的坐车前往,因为当时英国还是中立国,大使车的顶部刷上了大大的英国国旗以作防空识别,安全相对有保证。

但总有一些女特务嘴巴结实,戴笠就会给她们上第二种刑法,水蛭,这还是戴笠自己发明的,女性对这些软体动物一般没什么抵抗能力,特别是这些女特务训练的时候也不会过多接触这些,一大箱子水蛭一下子倒进裤子里,这些水蛭在里面翻涌,很多人能抵抗住疼痛,但是恐惧却让人从心底害怕。

他是一位天生的间谍专家,同时他也是整个抗战中最出名的特工人员,不仅自己神龙不见首尾,手下人抓特工也是一抓一个准,我们后面再来看看他的绝招。

他立即叫来戴笠一顿臭骂:“这么大的奸细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你是干什么吃的!?不管什么方法,给我尽快破案!”

以残酷无情着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一篇提到戴笠是“中国的间谍大师”的文章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情报人员在活动,这些地方包括: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福摩萨、暹罗、马来半岛、南太平洋群岛、锡兰、缅甸和印度。据李丽自传,她的情报生涯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她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是1945年的圣诞节。当晚,中美合作所在上海举行联欢会,戴笠本来要公开带李丽现身,被她婉拒。不料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此后再未见到戴笠。

戴笠将女特务骑在木驴上,如果女特务不招工,戴笠就让人推着木驴前行,并有一个人使劲压着女特务,尖刺上下戳动,让女特务下面血肉模糊,许多女特务会因为忍受不了疼痛或者失学过多而死,而一般使用这种刑罚的女特务基本没有不招工,戴笠这三板斧一上,很少有女特务能得以逃脱。XLW

黄秋岳也在被跟踪之列,他是什么人?

戴笠奉命破案

而墙上挂的呢帽是毛呢做的帽子,保暖性强。虽说呢帽配法兰绒西服算般配,但在大夏天就有点怪了,何况还出现两顶!

以残酷无情着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一篇提到戴笠是“中国的间谍大师”的文章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情报人员在活动,这些地方包括: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福摩萨、暹罗、马来半岛、南太平洋群岛、锡兰、缅甸和印度。据李丽自传,她的情报生涯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她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是1945年的圣诞节。当晚,中美合作所在上海举行联欢会,戴笠本来要公开带李丽现身,被她婉拒。不料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此后再未见到戴笠。

有趣的是,宋庆龄一直想拉拢胡宗南进孔宋家族体系,让其与她外甥女孔二小姐结秦晋之好,面对宋庆龄这般拉拢,老胡就是不领情,一点面子都不给。

北平李丽,本名李丽,生于1910年,民国时期的著名交际花。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间谍故事,因为戴笠的离奇身亡而不为人知。李丽于若干年前在台湾去世,享年93岁。

继续跟踪发现黄秋岳和那个日本人总是戴着呢帽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但双方并不接触。黄秋岳是独自就餐,日本人经常和一帮朋友大快朵颐,帽子有时候也不挂在一起。

特务连续跟踪了黄秋岳一星期却一无所获。他每天的行动很有规律,几乎就是两点一线,行政院上班,回家,只有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也是独自一人,从未与可疑人员接触。

这个特务还想到当时是八月盛夏,南京又是长江三大火炉之一。这么热的天,民国时期人们爱戴帽子出门那也肯定是戴凉帽。

1946年3月17日,戴笠从北平飞往上海转南京途中因飞机失事身亡。“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名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戴笠死后,章士钊先生题挽联。

这个特务还想到当时是八月盛夏,南京又是长江三大火炉之一。这么热的天,民国时期人们爱戴帽子出门那也肯定是戴凉帽。

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3月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从青岛正在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不免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所谓国际联谊社就是当时由国民党中央党部、外交部、励志社一起合办的一座为促进与外国友人联谊的俱乐部,里面可以举办舞会,当然餐厅很不错,价格也公道,以黄秋岳的身份中午在此就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务跟踪到此不会进餐厅,而是在餐厅外舒适的大沙发里静坐。

所谓国际联谊社就是当时由国民党中央党部、外交部、励志社一起合办的一座为促进与外国友人联谊的俱乐部,里面可以举办舞会,当然餐厅很不错,价格也公道,以黄秋岳的身份中午在此就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务跟踪到此不会进餐厅,而是在餐厅外舒适的大沙发里静坐。

军统特务发现“呢帽”疑点

在沦陷后的上海,李丽认识了日酋烟俊六、冈村宁次、松井石根、柴山兼四郎与矢崎勘十郎。其中,曾任汪伪政权最高军事顾问的柴山与矢崎,都追求过她。

果然,散会后刚到八点钟空袭警报大作,日本飞机准时飞临会议地点上空轰炸。参会诸君中一定潜伏着日本间谍!

但总有一些女特务嘴巴结实,戴笠就会给她们上第二种刑法,水蛭,这还是戴笠自己发明的,女性对这些软体动物一般没什么抵抗能力,特别是这些女特务训练的时候也不会过多接触这些,一大箱子水蛭一下子倒进裤子里,这些水蛭在里面翻涌,很多人能抵抗住疼痛,但是恐惧却让人从心底害怕。

1935年,黄秋岳到南京政府行政院任职,颇得当时行政院长汪精卫的赏识,高居简任级机要秘书一职。

蒋介石大为震怒,同时也越想越怕,如此下去不但老命不保,而且淞沪会战的大量军事部署岂不是早被日本人知晓?这个仗还怎么打?

慎重起见,戴笠还要再观察一下,万一搞错了会打草惊蛇,而且戴笠当时的气焰远不如抗战后期那么嚣张,不愿意随便得罪权势人物。

黄秋岳是谁?

戴笠将女特务骑在木驴上,如果女特务不招工,戴笠就让人推着木驴前行,并有一个人使劲压着女特务,尖刺上下戳动,让女特务下面血肉模糊,许多女特务会因为忍受不了疼痛或者失学过多而死,而一般使用这种刑罚的女特务基本没有不招工,戴笠这三板斧一上,很少有女特务能得以逃脱。

疑云之二

戴笠奉命破案

后来因为蒋临时有事未能成行,英国大使自行前往上海,谁知车子刚到上海附近就突然遭到2架日机的精准轰炸,坐车当场炸翻,大使重伤。

一方面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进击南京,一方面可乘机歼灭长江各口岸尚未撤退的2千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以及几十艘日本舰船。命令一下,各方面开始有序进行,江阴一带的航标被破坏,江上通道开始用沉船进行堵塞并布设水雷。

这时候,黄秋岳出来了,戴上一顶呢帽走了,特务决定今天不跟了,倒要看看另外一顶呢帽的主人是谁?不一会,呢帽的主人出现了。经验丰富的特工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名日本人,因为当时日本人的西装是全世界最差的。

1955年,李丽从香港到台湾定居。不过,她还是很难与政治脱离干系。由于汪伪政权的两任最高军事顾问——柴山与矢崎,都曾是她的“入幕之宾”,她长期被视为“女汉奸”。李丽的儿子随母姓,父亲一栏为空白。当时生子之后,戴笠曾于香港九龙窝打老道给她买了一栋洋房。

今天要讲的人物他本身是个矛盾体,他是抗日英雄,同时也是伤害不少革命人士的恶魔;他亦正亦邪,被认为功罪盖棺犹未定;他以冷酷无情著称,待人待事手段残忍,被称为神秘的铁手腕。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戴笠。

两人同病相怜,共同的坎坷经历,拉近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二人很快就成为同床共枕、出双入对的一对情侣。后来,陈华从此成为戴笠一生中唯一全始全终的红粉知己,以至于戴笠认为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的间谍任务都要交给陈华。当然,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和非凡的能力,也从来不辱使命,戴笠自然对她更是宠爱有加。

今天要讲的人物他本身是个矛盾体,他是抗日英雄,同时也是伤害不少革命人士的恶魔;他亦正亦邪,被认为功罪盖棺犹未定;他以冷酷无情著称,待人待事手段残忍,被称为神秘的铁手腕。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戴笠。

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的私生子事件

蒋介石已问了好几次了,如果破了此案,他在委员长心目中的分量就不同了,所以军统精英尽出,全程对日本人进行监控,时间掌握的恰到好处:黄秋岳已先到餐厅,而日本人的车子刚停在联谊社门前时,特务飞快地换下了黄秋岳的呢帽,完美成功。

其实,不是老胡不娶啊,毕竟是个比较正常的男人,老胡喜欢上了特务头子戴笠的一位女学生,叶霞翟,师范出身,当过小学教师,后来考入浙江大学,然后又入“浙警”,毕业后加入特务处。

果然,散会后刚到八点钟空袭警报大作,日本飞机准时飞临会议地点上空轰炸。参会诸君中一定潜伏着日本间谍!

特务连续跟踪了黄秋岳一星期却一无所获。他每天的行动很有规律,几乎就是两点一线,行政院上班,回家,只有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也是独自一人,从未与可疑人员接触。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面对日军在华北的攻势,国民政府为争取主动,秘密决定封锁长江下游最狭窄江阴要塞的江面。

黄秋岳也在被跟踪之列,他是什么人?

第二,看脚大小。我国的女人不仅不穿木屐,而且还裹小脚。即使是近代社会开始之后,许多人还是保留着这个习惯。即便是后来不裹了,这脚还是比正常的脚小上很多的。所以这个看下脚的大小,就差不多可以辨别了。

而墙上挂的呢帽是毛呢做的帽子,保暖性强。虽说呢帽配法兰绒西服算般配,但在大夏天就有点怪了,何况还出现两顶!

在沦陷后的上海,李丽认识了日酋烟俊六、冈村宁次、松井石根、柴山兼四郎与矢崎勘十郎。其中,曾任汪伪政权最高军事顾问的柴山与矢崎,都追求过她。

193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华邂逅了从浙江江山走出来花花公子戴笠。当时戴笠正在组建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急需各方面的人才。而陈华也看出了戴笠的前途远在杨虎之上,于是便投奔到戴笠的麾下,成为了一位闻名遐迩的复兴社美人。

1935年,李丽成为上海舞后,时常登上报纸的花边新闻版。其间,戴笠以“谭某某”的化名向她布置任务。但李丽当时还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抗战军兴。1938年,李丽正式加入军统。戴笠与她单线联系,立下“不论何时何地,只能他找我,不能我找他”的约定。李丽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接近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特务头子丁默邨。

图片 1

就是这样第一次行动也差点出了差错,原来黄秋岳到餐厅后,特务已掉包成功,不想日本人半路改变计划不到联谊社了,这样黄秋岳的帽子里有没有情报就不好说了,打草惊蛇就麻烦了,吓得特务赶紧又换了回去。

情报部门首脑戴笠建议蒋介石做个检测——将准备于南京秘密地点召开的一次最高国防会议的时间,由早八点临时改为早七点,并在八点前结束会议。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蒋介石想亲自到上海督战和劳军,但此时南京到上海的道路已被日本空军控制。

图片 2

当时流行的凉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软边草帽叫做“巴拿马草帽”,由于宋子文常戴而开始流行,一种是硬边的盔式帽,颜色以灰色、白色为主,和中山装十分搭配,蒋介石就经常喜欢戴。

另一次则是情干班毕业,李先生本来要分发到阳明山的电讯单位,要值夜班,他想待在局本部,也是李丽出面解决的。李先生回忆说,小时候家中常有老一辈情报人员拜访。“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等高官的眷属,是母亲的麻将搭子。叶翔之当“局长”时,母亲曾受邀出席餐会,坐的是主桌位置。XLW

今天要讲的人物他本身是个矛盾体,他是抗日英雄,同时也是伤害不少革命人士的恶魔;他亦正亦邪,被认为功罪盖棺犹未定;他以冷酷无情著称,待人待事手段残忍,被称为神秘的铁手腕。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戴笠。

李丽在回忆录中写道,“为着惧怕影响他人名誉地位,恕我不能道出儿子的姓氏。”这也是台湾岛内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生有一子的依据。其子李先生曾进入“台湾情报局”受训。上司问他父亲是谁,他只得回答了生父的姓名。这也是李先生唯一一次提及自己的父亲。李先生在“台湾情报局”工作10年。退役后,他转而经商,收入颇丰。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自己的身世,他说,“如果你们写出来,我既不证实,也不否认”。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的大肆搜刮财物的毒辣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要知道在民国政府简任官是九等文官中的第二等高官,政府的次长、司长、厅长、高等法院院长等均系简任官。黄秋岳还兼任国民政府最高军政会议的记录工作,最高军事会议无不参与,可以说他是身居要职,地位显赫,远在一般部长级高官之上。

193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华邂逅了从浙江江山走出来花花公子戴笠。当时戴笠正在组建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急需各方面的人才。而陈华也看出了戴笠的前途远在杨虎之上,于是便投奔到戴笠的麾下,成为了一位闻名遐迩的复兴社美人。

而要说这最准确的看法要数这第三:看虎口。这个就好理解了,特务人员是要经常进行打枪训练的,而拿枪拿久了自然就要留下老茧了,所以经过上面那两处,再加上这一招就百分之百确定了。

慎重起见,戴笠还要再观察一下,万一搞错了会打草惊蛇,而且戴笠当时的气焰远不如抗战后期那么嚣张,不愿意随便得罪权势人物。

抗战时期,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里。戴笠为陈华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弄得陈华哭笑不得。

1955年,李丽从香港到台湾定居。不过,她还是很难与政治脱离干系。由于汪伪政权的两任最高军事顾问——柴山与矢崎,都曾是她的“入幕之宾”,她长期被视为“女汉奸”。李丽的儿子随母姓,父亲一栏为空白。当时生子之后,戴笠曾于香港九龙窝打老道给她买了一栋洋房。

第二次,戴笠亲自坐镇指挥,他急了。

疑云之一

陈华后来移居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以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她依然坚持戴笠自杀求死的说法。这个回忆录名为《陈华女士回忆录》,分上下两册,1988年1月由台湾独家出版社出版,为读者提供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民国旧事。不久后,饱经人间风雨的陈华病逝于香港,昔日名噪一时的军统“一枝花”香消玉殒,归于尘土。

因为他的行踪不定而且极其不择手段,经常在日本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拿到情报。所以抗日时期让日本人吃了不少苦头,所以让日本人很是忌惮。他还有三个秘诀,那就是一眼三招看清谁是日本女特务,并且从未失手。正是因为如此,日军不惜花费高价悬赏他的项上人头。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的猜忌,不由得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便曾将自己的堪忧前景告诉了陈华。1946年3月初,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住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

而墙上挂的呢帽是毛呢做的帽子,保暖性强。虽说呢帽配法兰绒西服算般配,但在大夏天就有点怪了,何况还出现两顶!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的大肆搜刮财物的毒辣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络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如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尤其是刘戈青上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长之后,为刺杀汪伪汉奸中的重要头目立下汗马功劳,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面对日军在华北的攻势,国民政府为争取主动,秘密决定封锁长江下游最狭窄江阴要塞的江面。

图片 3

李丽在回忆录中写道,“为着惧怕影响他人名誉地位,恕我不能道出儿子的姓氏。”这也是台湾岛内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生有一子的依据。其子李先生曾进入“台湾情报局”受训。上司问他父亲是谁,他只得回答了生父的姓名。这也是李先生唯一一次提及自己的父亲。李先生在“台湾情报局”工作10年。退役后,他转而经商,收入颇丰。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自己的身世,他说,“如果你们写出来,我既不证实,也不否认”。

根据李丽的自述,1927年前后,她开始以交际花、名媛的身份在东北活动,结识了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一次,土肥原请客。席间,李丽第一次见到少帅张学良和他的弟弟张学铭。李丽问川岛芳子是否为土肥原的女友,充满醋意的川岛芳子反问她,是不是张学良的女友——在李丽的生日派对上,张学良与李丽开跳第一支舞。随后,李丽来到上海拍电影。

如果前两种方法都不行,戴笠就会用第三种方法,这种方法也是戴笠从古代的书中看的,是古代专门用来对付女性的,骑木驴,这种木驴看着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但是却内有乾坤,木驴上有一个长约二十公分尖刺,这个尖刺会随着木驴的运动上下走动。

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也很坎坷,尤其是戴笠改名的故事感动了她:1926年,穷困潦倒的戴笠报考黄埔军校时,所带的钱花光了,那天正下大雨,有人随手送了一个斗笠给他,并帮他付了旅馆欠费。这个人就是后来军统高层徐亮。为纪念这段友情,他便改名为“戴笠”。

但是这女特务也不是傻,很多女特务,尤其是要用美色待人的女特务,都会带上美美的手套装名媛,所以要看到她们的手还要费一番功夫。XLW

疑云重重▼

1935年,李丽成为上海舞后,时常登上报纸的花边新闻版。其间,戴笠以“谭某某”的化名向她布置任务。但李丽当时还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抗战军兴。1938年,李丽正式加入军统。戴笠与她单线联系,立下“不论何时何地,只能他找我,不能我找他”的约定。李丽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接近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特务头子丁默邨。

疑云之一

胡宗南,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之一,深的蒋介石宠信,其一生经历战争多达数千次,可以说是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好色很有名,他一生中所染指的女人不计其数。军统中不乏美女,戴笠作为军统的“一把手”自然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风流艳事举不胜举。他最宠爱的是被他称为“华妹”的陈华。

这个陈华,是当年军统中的“一枝花”,不仅貌若天仙,而且很有头脑,帮戴笠办过不少大事,戴笠有一次与陈华春风一度过后,不禁感慨万千地说“华妹,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李丽回忆录中写道,戴笠飞机失事前,准备去见的女人,正是李丽。此前,戴笠发电报约李丽在上海碰面。结果,李丽苦等了3天,等到的却是噩耗。她用一个词来形容——“欲哭无泪”。李丽认为,只有戴笠最了解她,晚年想到自身的处境,与戴笠交往的旧事,“泪洒湘江水,点点不断流”。

黄濬,字秋岳,福建人,早年有“神童”之誉,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字和好诗。民国初年到日本求学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后在北洋政府做过梁启超的秘书,期间遍识京华名流,掌握了政坛、文坛的很多掌故趣闻,得以写成著名的《花随人圣庵摭忆》一书,深受学界重视。

这位李先生还说,当年他们母子赴台后,一度经济窘迫,母亲多次找过情报部门,寻求帮助。李丽请求情报部门帮忙,一次是李先生师大附中毕业,考上私立大学,学费太贵,“我母亲只好打电话给‘情报局局长’叶翔之。于是我未经考试,就进了情干班受训”。

一方面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进击南京,一方面可乘机歼灭长江各口岸尚未撤退的2千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以及几十艘日本舰船。命令一下,各方面开始有序进行,江阴一带的航标被破坏,江上通道开始用沉船进行堵塞并布设水雷。

后来因为蒋临时有事未能成行,英国大使自行前往上海,谁知车子刚到上海附近就突然遭到2架日机的精准轰炸,坐车当场炸翻,大使重伤。

考虑到日本人十分狡猾,他这次回去看帽子里面空空如也,再仔细查看会发现帽子和平时的不同,那么就会立即联系黄秋岳,如果给他逃了或者畏罪自杀就坏了,所以决定立即逮扑黄秋岳,

戴笠为了刑讯逼供,特意发明了这三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戴笠从书中看来的,是古代匈奴刑讯逼供的手段,因为女性身体不如男性强壮,戴笠专门拿来大的冰块,让女特务坐在冰块中,很快,这些女特务身体就受不了被冻僵了,一些人顶不住就说出来了。

特工很快搞清了日本人的身份和住址后,连忙向戴笠报告。戴笠大喜,很显然双方是在用呢帽暗中交换情报,之所以用呢帽正是因为夏天少有人戴才不会和别人的帽子混淆。

出身寒微的陈华,迫于生活的压力,13岁时就沦为了雏妓。在16岁那一年,被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上海警备局司令杨虎一眼看中,随后成为了他的情人。陈华从此脱离了青楼妓院的火坑。

根据李丽的自述,1927年前后,她开始以交际花、名媛的身份在东北活动,结识了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一次,土肥原请客。席间,李丽第一次见到少帅张学良和他的弟弟张学铭。李丽问川岛芳子是否为土肥原的女友,充满醋意的川岛芳子反问她,是不是张学良的女友——在李丽的生日派对上,张学良与李丽开跳第一支舞。随后,李丽来到上海拍电影。

在多名退休特工的奔走下,并获得李丽儿子的同意,李丽生前所撰回忆录《误我风月三十年》终于出版。李丽的传奇故事,也开始在情报圈内渐渐传开。

一查帽子,果然在呢帽的内沿夹层发现藏有小纸条,上面写满了绝密情报,都是近期南京政府的最新军事部署、高层人事调动以及外交政策。这些如果被日本政府得到中国的损失就大了。而核对笔迹果然是黄秋岳的亲笔。

因为这些地方人流较大,而且经常有一些国民党的高官来这里寻欢作乐,很容易从他们口中套取自己想要的情报,另一点则是不容易被发现,敌方特务不会轻易跟踪自己人,更不会逐一排查这些青楼女子,抓捕难度很大,一般这些女特务被抓进去后死不松口,也没什么办法。

继续跟踪发现黄秋岳和那个日本人总是戴着呢帽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但双方并不接触。黄秋岳是独自就餐,日本人经常和一帮朋友大快朵颐,帽子有时候也不挂在一起。

蒋介石大为震怒,同时也越想越怕,如此下去不但老命不保,而且淞沪会战的大量军事部署岂不是早被日本人知晓?这个仗还怎么打?

北平李丽,本名李丽,生于1910年,民国时期的著名交际花。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间谍故事,因为戴笠的离奇身亡而不为人知。李丽于若干年前在台湾去世,享年93岁。

众所周知,战争胜负的因素有许多,比如武器,战术,军队等,但有一种看似不起眼的因素往往却至关重要,那就是情报。

戴笠出事后她生下“遗腹子”

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的猜忌,不由得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便曾将自己的堪忧前景告诉了陈华。1946年3月初,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住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

一头大汗的戴笠自然奉命唯谨,但戴笠当时确实手头没有任何线索,只好召集手下最顶尖的特工进行全面彻查,好在有尚方宝剑,那就不管是什么达官显贵,只要知道在秘密地点灵谷寺开会的人都对其进行24小时的跟踪和监视。

有一次,黄秋岳又去吃饭,特务在外面无聊地守候,他不可能读书看报,也不可能像我们现在一样低头看手机,只能望着对面的墙壁发呆,墙壁上钉着一排挂钩,供用餐的客人挂帽子、雨伞、拐杖之类的物品。

陈华后来移居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以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她依然坚持戴笠自杀求死的说法。这个回忆录名为《陈华女士回忆录》,分上下两册,1988年1月由台湾独家出版社出版,为读者提供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民国旧事。不久后,饱经人间风雨的陈华病逝于香港,昔日名噪一时的军统“一枝花”香消玉殒,归于尘土。

李丽回忆录中写道,戴笠飞机失事前,准备去见的女人,正是李丽。此前,戴笠发电报约李丽在上海碰面。结果,李丽苦等了3天,等到的却是噩耗。她用一个词来形容——“欲哭无泪”。李丽认为,只有戴笠最了解她,晚年想到自身的处境,与戴笠交往的旧事,“泪洒湘江水,点点不断流”。

李丽在回忆录中写道,“为着惧怕影响他人名誉地位,恕我不能道出儿子的姓氏。”这也是台湾岛内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生有一子的依据。其子李先生曾进入“台湾情报局”受训。上司问他父亲是谁,他只得回答了生父的姓名。这也是李先生唯一一次提及自己的父亲。李先生在“台湾情报局”工作10年。退役后,他转而经商,收入颇丰。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自己的身世,他说,“如果你们写出来,我既不证实,也不否认”。

疑云之二

日本为了培养女特务还专门成立了一些机构,从乡下找一些十五六岁的女子,一般长相较为清纯,然后从小就教给她们汉语,并对她们进行训练,比如射击,投毒,追踪与反追踪,这些特务一般经过一两年的培训,就会被放到中国,而这些女特务一般也会在一些青楼妓院或者会所工作。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两人同病相怜,共同的坎坷经历,拉近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二人很快就成为同床共枕、出双入对的一对情侣。后来,陈华从此成为戴笠一生中唯一全始全终的红粉知己,以至于戴笠认为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的间谍任务都要交给陈华。当然,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和非凡的能力,也从来不辱使命,戴笠自然对她更是宠爱有加。

对年轻美貌且头脑精明的陈华,戴笠十分喜欢。为了得到这位非同一般的军统美人,戴笠可谓是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但他的种种示爱,都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惆怅与忧伤。

戴笠马上向蒋介石报功,这时候立即抓捕黄秋岳当然容易,但是否还要再掉包日本人的帽子看看日本人平时有什么指示给黄,或者日本人对哪方面的情报感兴趣?

黄秋岳是谁?

情报部门首脑戴笠建议蒋介石做个检测——将准备于南京秘密地点召开的一次最高国防会议的时间,由早八点临时改为早七点,并在八点前结束会议。

众所周知,战争胜负的因素有许多,比如武器,战术,军队等,但有一种看似不起眼的因素往往却至关重要,那就是情报。

军统特务发现“呢帽”疑点

由于这层关系,加上“北平李丽”的交际花名号,大汉奸陈公博、周佛海和丁默邨等人,不时到李丽家中闲坐。一次,李丽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受松井之邀,来到广州。梅兰芳不唱戏,只露脸,由她唱。公演结束后,松井带李丽回官邸,还没有上床,他就不胜酒力,醉倒了。李趁机偷阅军事文件,并设法将情报传递了出去。半个月后,军统密令嘉奖,电文称“情报准确,日军10多艘运兵船被我方击沉,日军伤亡1000余人”。

对年轻美貌且头脑精明的陈华,戴笠十分喜欢。为了得到这位非同一般的军统美人,戴笠可谓是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但他的种种示爱,都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惆怅与忧伤。

1946年3月17日,戴笠从北平飞往上海转南京途中因飞机失事身亡。“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名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戴笠死后,章士钊先生题挽联。

所谓国际联谊社就是当时由国民党中央党部、外交部、励志社一起合办的一座为促进与外国友人联谊的俱乐部,里面可以举办舞会,当然餐厅很不错,价格也公道,以黄秋岳的身份中午在此就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务跟踪到此不会进餐厅,而是在餐厅外舒适的大沙发里静坐。

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也很坎坷,尤其是戴笠改名的故事感动了她:1926年,穷困潦倒的戴笠报考黄埔军校时,所带的钱花光了,那天正下大雨,有人随手送了一个斗笠给他,并帮他付了旅馆欠费。这个人就是后来军统高层徐亮。为纪念这段友情,他便改名为“戴笠”。

毛主席称胡宗南“四大金刚”,不如老百姓的腌菜缸。XLW

两次事件说明最高国防的机密已经外泄,但能够参加会议的全是部长级高官,是有人故意,还是其他渠道无意中泄露?

黄濬,字秋岳,福建人,早年有“神童”之誉,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字和好诗。民国初年到日本求学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后在北洋政府做过梁启超的秘书,期间遍识京华名流,掌握了政坛、文坛的很多掌故趣闻,得以写成著名的《花随人圣庵摭忆》一书,深受学界重视。

日本为了培养女特务还专门成立了一些机构,从乡下找一些十五六岁的女子,一般长相较为清纯,然后从小就教给她们汉语,并对她们进行训练,比如射击,投毒,追踪与反追踪,这些特务一般经过一两年的培训,就会被放到中国,而这些女特务一般也会在一些青楼妓院或者会所工作。

193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华邂逅了从浙江江山走出来花花公子戴笠。当时戴笠正在组建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急需各方面的人才。而陈华也看出了戴笠的前途远在杨虎之上,于是便投奔到戴笠的麾下,成为了一位闻名遐迩的复兴社美人。

特工很快搞清了日本人的身份和住址后,连忙向戴笠报告。戴笠大喜,很显然双方是在用呢帽暗中交换情报,之所以用呢帽正是因为夏天少有人戴才不会和别人的帽子混淆。

本文所有史料均来自于《特工王戴笠》一书,作者保证史料之真实性,同时无任何影射、不涉及任何政治。影射、不涉及任何政治。

出身寒微的陈华,迫于生活的压力,13岁时就沦为了雏妓。在16岁那一年,被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上海警备局司令杨虎一眼看中,随后成为了他的情人。陈华从此脱离了青楼妓院的火坑。

另一次则是情干班毕业,李先生本来要分发到阳明山的电讯单位,要值夜班,他想待在局本部,也是李丽出面解决的。李先生回忆说,小时候家中常有老一辈情报人员拜访。“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等高官的眷属,是母亲的麻将搭子。叶翔之当“局长”时,母亲曾受邀出席餐会,坐的是主桌位置。XLW

这位李先生还说,当年他们母子赴台后,一度经济窘迫,母亲多次找过情报部门,寻求帮助。李丽请求情报部门帮忙,一次是李先生师大附中毕业,考上私立大学,学费太贵,“我母亲只好打电话给‘情报局局长’叶翔之。于是我未经考试,就进了情干班受训”。

黄秋岳是谁?

李丽回忆录中写道,戴笠飞机失事前,准备去见的女人,正是李丽。此前,戴笠发电报约李丽在上海碰面。结果,李丽苦等了3天,等到的却是噩耗。她用一个词来形容——“欲哭无泪”。李丽认为,只有戴笠最了解她,晚年想到自身的处境,与戴笠交往的旧事,“泪洒湘江水,点点不断流”。

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也很坎坷,尤其是戴笠改名的故事感动了她:1926年,穷困潦倒的戴笠报考黄埔军校时,所带的钱花光了,那天正下大雨,有人随手送了一个斗笠给他,并帮他付了旅馆欠费。这个人就是后来军统高层徐亮。为纪念这段友情,他便改名为“戴笠”。

当时流行的凉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软边草帽叫做“巴拿马草帽”,由于宋子文常戴而开始流行,一种是硬边的盔式帽,颜色以灰色、白色为主,和中山装十分搭配,蒋介石就经常喜欢戴。

而要说这最准确的看法要数这第三:看虎口。这个就好理解了,特务人员是要经常进行打枪训练的,而拿枪拿久了自然就要留下老茧了,所以经过上面那两处,再加上这一招就百分之百确定了。

而要说这最准确的看法要数这第三:看虎口。这个就好理解了,特务人员是要经常进行打枪训练的,而拿枪拿久了自然就要留下老茧了,所以经过上面那两处,再加上这一招就百分之百确定了。

抗战时期,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里。戴笠为陈华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弄得陈华哭笑不得。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情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此日本培训了大量的女特务从事间谍活动,比如知名的川岛芳子,就曾参与了“九一八事变”和淞沪会战。而同时日本人也认为,女人更好办事,女特务比男特务更容易成功。而此刻这一招竟叫他给破了,这让鬼子们如何甘心?那他究竟是如何破解的呢?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蒋介石想亲自到上海督战和劳军,但此时南京到上海的道路已被日本空军控制。

但是这女特务也不是傻,很多女特务,尤其是要用美色待人的女特务,都会带上美美的手套装名媛,所以要看到她们的手还要费一番功夫。XLW

1935年,李丽成为上海舞后,时常登上报纸的花边新闻版。其间,戴笠以“谭某某”的化名向她布置任务。但李丽当时还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抗战军兴。1938年,李丽正式加入军统。戴笠与她单线联系,立下“不论何时何地,只能他找我,不能我找他”的约定。李丽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接近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特务头子丁默邨。

这个陈华,是当年军统中的“一枝花”,不仅貌若天仙,而且很有头脑,帮戴笠办过不少大事,戴笠有一次与陈华春风一度过后,不禁感慨万千地说“华妹,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1935年,黄秋岳到南京政府行政院任职,颇得当时行政院长汪精卫的赏识,高居简任级机要秘书一职。

在多名退休特工的奔走下,并获得李丽儿子的同意,李丽生前所撰回忆录《误我风月三十年》终于出版。李丽的传奇故事,也开始在情报圈内渐渐传开。

戴笠见时机成熟,却下令叶霞翟前往美国学习,即使相隔一个大洋,依然阻止不了两人通过书信互诉爱恋,这一等就是7年,直到1944年叶霞翟读完博士才回国,由于当时政局不稳并没有立刻结婚,直到1947年两人才在窑洞举行婚礼,当时胡宗南51岁,叶霞翟35岁。

本文所有史料均来自于《特工王戴笠》一书,作者保证史料之真实性,同时无任何影射、不涉及任何政治。影射、不涉及任何政治。

当时流行的凉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软边草帽叫做“巴拿马草帽”,由于宋子文常戴而开始流行,一种是硬边的盔式帽,颜色以灰色、白色为主,和中山装十分搭配,蒋介石就经常喜欢戴。

很多都说叶霞翟是戴笠的情妇?为何,因为戴笠总觉得家里的花儿始终没有外面的野花香,只要是戴笠看上的,就没有得不到的手,且不说叶霞翟还天天伴在左右,至于事实如何?只怕有当事人能说清吧~

就在各部门就要完成部署之时,在汉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以及在重庆、宜昌、武汉、九江、南京等长江各口岸的大约30艘日本舰船均突然开足马力,顺流而下冲破江阴要塞,逃离长江。各长江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随船逃离,该计划完全失败!

特工冷眼旁观证实黄秋岳走时确实戴了日本人的帽子,而日本人若无其事的戴了黄的呢帽。双方的确有重大嫌疑,但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而且还要不被察觉,怎么办呢?

戴笠出事后她生下“遗腹子”

疑云之一

一方面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进击南京,一方面可乘机歼灭长江各口岸尚未撤退的2千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以及几十艘日本舰船。命令一下,各方面开始有序进行,江阴一带的航标被破坏,江上通道开始用沉船进行堵塞并布设水雷。

黄秋岳也在被跟踪之列,他是什么人?

特务连续跟踪了黄秋岳一星期却一无所获。他每天的行动很有规律,几乎就是两点一线,行政院上班,回家,只有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也是独自一人,从未与可疑人员接触。

黄供认不讳,还供出他在外交部当科长的儿子也是间谍,难怪连外交情报都出卖了。那么黄是怎么叛变的呢?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好色很有名,他一生中所染指的女人不计其数。军统中不乏美女,戴笠作为军统的“一把手”自然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风流艳事举不胜举。他最宠爱的是被他称为“华妹”的陈华。

特务一般都经过特殊训练,被抓获时都是守口如瓶,任敌方如何使用酷刑,都是打死不松嘴,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了能够从敌人嘴里获取情报,双方的特务机构无所不用其极,而战争到了后期,更多的女特务出现,女特务身体不如男特务,如果刑法过重,很可能当场丧命。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络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如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尤其是刘戈青上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长之后,为刺杀汪伪汉奸中的重要头目立下汗马功劳,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为保证安全,蒋介石搭乘正好要去上海的英国大使的坐车前往,因为当时英国还是中立国,大使车的顶部刷上了大大的英国国旗以作防空识别,安全相对有保证。

但今天看着这里,特务感到哪里不对劲,不愧是戴笠手下的顶尖特工,马上发现原来在挂钩最左边居然挂了两顶一模一样的呢帽。无论是大小、式样、颜色都没有差别,而其中一顶就是黄秋岳这些天天天戴的。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的大肆搜刮财物的毒辣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这太奇怪了,要知道日本人平时出远门都是行李收拾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这一次许多人离开后有的家里饭菜还在桌上,泡的茶还是温的!

他立即叫来戴笠一顿臭骂:“这么大的奸细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你是干什么吃的!?不管什么方法,给我尽快破案!”

就在各部门就要完成部署之时,在汉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以及在重庆、宜昌、武汉、九江、南京等长江各口岸的大约30艘日本舰船均突然开足马力,顺流而下冲破江阴要塞,逃离长江。各长江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随船逃离,该计划完全失败!

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的私生子事件

因为这些地方人流较大,而且经常有一些国民党的高官来这里寻欢作乐,很容易从他们口中套取自己想要的情报,另一点则是不容易被发现,敌方特务不会轻易跟踪自己人,更不会逐一排查这些青楼女子,抓捕难度很大,一般这些女特务被抓进去后死不松口,也没什么办法。

陈华后来移居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以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她依然坚持戴笠自杀求死的说法。这个回忆录名为《陈华女士回忆录》,分上下两册,1988年1月由台湾独家出版社出版,为读者提供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民国旧事。不久后,饱经人间风雨的陈华病逝于香港,昔日名噪一时的军统“一枝花”香消玉殒,归于尘土。

第一那就是看脚大拇指。日本女子长期穿着木屐,而木屐是靠大拇指和食指夹的,而当时国内还没有木屐这种东西。所以这日本女人和我国的女人一个大的区别就是脚趾缝,所以他一看脚缝隙大小,内心便有乾坤。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面对日军在华北的攻势,国民政府为争取主动,秘密决定封锁长江下游最狭窄江阴要塞的江面。

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的私生子事件

但是这女特务也不是傻,很多女特务,尤其是要用美色待人的女特务,都会带上美美的手套装名媛,所以要看到她们的手还要费一番功夫。XLW

这时候,黄秋岳出来了,戴上一顶呢帽走了,特务决定今天不跟了,倒要看看另外一顶呢帽的主人是谁?不一会,呢帽的主人出现了。经验丰富的特工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名日本人,因为当时日本人的西装是全世界最差的。

由于这层关系,加上“北平李丽”的交际花名号,大汉奸陈公博、周佛海和丁默邨等人,不时到李丽家中闲坐。一次,李丽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受松井之邀,来到广州。梅兰芳不唱戏,只露脸,由她唱。公演结束后,松井带李丽回官邸,还没有上床,他就不胜酒力,醉倒了。李趁机偷阅军事文件,并设法将情报传递了出去。半个月后,军统密令嘉奖,电文称“情报准确,日军10多艘运兵船被我方击沉,日军伤亡1000余人”。

由于这层关系,加上“北平李丽”的交际花名号,大汉奸陈公博、周佛海和丁默邨等人,不时到李丽家中闲坐。一次,李丽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受松井之邀,来到广州。梅兰芳不唱戏,只露脸,由她唱。公演结束后,松井带李丽回官邸,还没有上床,他就不胜酒力,醉倒了。李趁机偷阅军事文件,并设法将情报传递了出去。半个月后,军统密令嘉奖,电文称“情报准确,日军10多艘运兵船被我方击沉,日军伤亡1000余人”。

特工冷眼旁观证实黄秋岳走时确实戴了日本人的帽子,而日本人若无其事的戴了黄的呢帽。双方的确有重大嫌疑,但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而且还要不被察觉,怎么办呢?

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的猜忌,不由得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便曾将自己的堪忧前景告诉了陈华。1946年3月初,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住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

众所周知,战争胜负的因素有许多,比如武器,战术,军队等,但有一种看似不起眼的因素往往却至关重要,那就是情报。

有一次,黄秋岳又去吃饭,特务在外面无聊地守候,他不可能读书看报,也不可能像我们现在一样低头看手机,只能望着对面的墙壁发呆,墙壁上钉着一排挂钩,供用餐的客人挂帽子、雨伞、拐杖之类的物品。

一头大汗的戴笠自然奉命唯谨,但戴笠当时确实手头没有任何线索,只好召集手下最顶尖的特工进行全面彻查,好在有尚方宝剑,那就不管是什么达官显贵,只要知道在秘密地点灵谷寺开会的人都对其进行24小时的跟踪和监视。

因为他的行踪不定而且极其不择手段,经常在日本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拿到情报。所以抗日时期让日本人吃了不少苦头,所以让日本人很是忌惮。他还有三个秘诀,那就是一眼三招看清谁是日本女特务,并且从未失手。正是因为如此,日军不惜花费高价悬赏他的项上人头。

如果前两种方法都不行,戴笠就会用第三种方法,这种方法也是戴笠从古代的书中看的,是古代专门用来对付女性的,骑木驴,这种木驴看着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但是却内有乾坤,木驴上有一个长约二十公分尖刺,这个尖刺会随着木驴的运动上下走动。

第一那就是看脚大拇指。日本女子长期穿着木屐,而木屐是靠大拇指和食指夹的,而当时国内还没有木屐这种东西。所以这日本女人和我国的女人一个大的区别就是脚趾缝,所以他一看脚缝隙大小,内心便有乾坤。

可气的是,戴笠视乎知道胡宗南对自己的这位学生情有独钟,每次胡宗南来府找戴笠商讨事宜,总是让叶霞翟招待,久而久之胡宗南深入情网,不能自拔!

为保证安全,蒋介石搭乘正好要去上海的英国大使的坐车前往,因为当时英国还是中立国,大使车的顶部刷上了大大的英国国旗以作防空识别,安全相对有保证。

戴笠“掉包计”破案

1935年,黄秋岳到南京政府行政院任职,颇得当时行政院长汪精卫的赏识,高居简任级机要秘书一职。

1946年3月17日,戴笠从北平飞往上海转南京途中因飞机失事身亡。“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名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戴笠死后,章士钊先生题挽联。

黄秋岳或者日本人单独去肯定不行;黄秋岳和日本人都进入餐厅后再去也不行,因为那样加上特务的呢帽就有三顶奇怪的呢帽太扎眼了;如果日本人先进去、黄秋岳还没到的时候,换掉日本人的帽子查看日本人对黄的指示,现在也不是重点。

在多名退休特工的奔走下,并获得李丽儿子的同意,李丽生前所撰回忆录《误我风月三十年》终于出版。李丽的传奇故事,也开始在情报圈内渐渐传开。

第一那就是看脚大拇指。日本女子长期穿着木屐,而木屐是靠大拇指和食指夹的,而当时国内还没有木屐这种东西。所以这日本女人和我国的女人一个大的区别就是脚趾缝,所以他一看脚缝隙大小,内心便有乾坤。

戴笠苦思冥想后决定使用“掉包计”,就是制作一顶一模一样的呢帽来换出黄秋岳的帽子。他手下各种各样的能人极多,很快一顶大小、质地、颜色、新旧都毫无二致的呢帽做好了。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情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此日本培训了大量的女特务从事间谍活动,比如知名的川岛芳子,就曾参与了“九一八事变”和淞沪会战。而同时日本人也认为,女人更好办事,女特务比男特务更容易成功。而此刻这一招竟叫他给破了,这让鬼子们如何甘心?那他究竟是如何破解的呢?

以残酷无情着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一篇提到戴笠是“中国的间谍大师”的文章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情报人员在活动,这些地方包括: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福摩萨、暹罗、马来半岛、南太平洋群岛、锡兰、缅甸和印度。据李丽自传,她的情报生涯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她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是1945年的圣诞节。当晚,中美合作所在上海举行联欢会,戴笠本来要公开带李丽现身,被她婉拒。不料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此后再未见到戴笠。

两次事件说明最高国防的机密已经外泄,但能够参加会议的全是部长级高官,是有人故意,还是其他渠道无意中泄露?

一头大汗的戴笠自然奉命唯谨,但戴笠当时确实手头没有任何线索,只好召集手下最顶尖的特工进行全面彻查,好在有尚方宝剑,那就不管是什么达官显贵,只要知道在秘密地点灵谷寺开会的人都对其进行24小时的跟踪和监视。

疑云重重▼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蒋介石想亲自到上海督战和劳军,但此时南京到上海的道路已被日本空军控制。

出身寒微的陈华,迫于生活的压力,13岁时就沦为了雏妓。在16岁那一年,被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上海警备局司令杨虎一眼看中,随后成为了他的情人。陈华从此脱离了青楼妓院的火坑。

这太奇怪了,要知道日本人平时出远门都是行李收拾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这一次许多人离开后有的家里饭菜还在桌上,泡的茶还是温的!

军统特务发现“呢帽”疑点

但今天看着这里,特务感到哪里不对劲,不愧是戴笠手下的顶尖特工,马上发现原来在挂钩最左边居然挂了两顶一模一样的呢帽。无论是大小、式样、颜色都没有差别,而其中一顶就是黄秋岳这些天天天戴的。

两人同病相怜,共同的坎坷经历,拉近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二人很快就成为同床共枕、出双入对的一对情侣。后来,陈华从此成为戴笠一生中唯一全始全终的红粉知己,以至于戴笠认为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的间谍任务都要交给陈华。当然,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和非凡的能力,也从来不辱使命,戴笠自然对她更是宠爱有加。

疑云重重▼

两次事件说明最高国防的机密已经外泄,但能够参加会议的全是部长级高官,是有人故意,还是其他渠道无意中泄露?

这个陈华,是当年军统中的“一枝花”,不仅貌若天仙,而且很有头脑,帮戴笠办过不少大事,戴笠有一次与陈华春风一度过后,不禁感慨万千地说“华妹,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只有黄秋岳先到餐厅而日本人将到前突然换掉黄的帽子才是最佳方案。

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3月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从青岛正在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不免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情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此日本培训了大量的女特务从事间谍活动,比如知名的川岛芳子,就曾参与了“九一八事变”和淞沪会战。而同时日本人也认为,女人更好办事,女特务比男特务更容易成功。而此刻这一招竟叫他给破了,这让鬼子们如何甘心?那他究竟是如何破解的呢?

这个特务还想到当时是八月盛夏,南京又是长江三大火炉之一。这么热的天,民国时期人们爱戴帽子出门那也肯定是戴凉帽。

特务一般都经过特殊训练,被抓获时都是守口如瓶,任敌方如何使用酷刑,都是打死不松嘴,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了能够从敌人嘴里获取情报,双方的特务机构无所不用其极,而战争到了后期,更多的女特务出现,女特务身体不如男特务,如果刑法过重,很可能当场丧命。

要知道在民国政府简任官是九等文官中的第二等高官,政府的次长、司长、厅长、高等法院院长等均系简任官。黄秋岳还兼任国民政府最高军政会议的记录工作,最高军事会议无不参与,可以说他是身居要职,地位显赫,远在一般部长级高官之上。

北平李丽,本名李丽,生于1910年,民国时期的著名交际花。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间谍故事,因为戴笠的离奇身亡而不为人知。李丽于若干年前在台湾去世,享年93岁。

对年轻美貌且头脑精明的陈华,戴笠十分喜欢。为了得到这位非同一般的军统美人,戴笠可谓是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但他的种种示爱,都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惆怅与忧伤。

因为他的行踪不定而且极其不择手段,经常在日本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拿到情报。所以抗日时期让日本人吃了不少苦头,所以让日本人很是忌惮。他还有三个秘诀,那就是一眼三招看清谁是日本女特务,并且从未失手。正是因为如此,日军不惜花费高价悬赏他的项上人头。

后来因为蒋临时有事未能成行,英国大使自行前往上海,谁知车子刚到上海附近就突然遭到2架日机的精准轰炸,坐车当场炸翻,大使重伤。

在沦陷后的上海,李丽认识了日酋烟俊六、冈村宁次、松井石根、柴山兼四郎与矢崎勘十郎。其中,曾任汪伪政权最高军事顾问的柴山与矢崎,都追求过她。

第二,看脚大小。我国的女人不仅不穿木屐,而且还裹小脚。即使是近代社会开始之后,许多人还是保留着这个习惯。即便是后来不裹了,这脚还是比正常的脚小上很多的。所以这个看下脚的大小,就差不多可以辨别了。

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3月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从青岛正在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不免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有一次,黄秋岳又去吃饭,特务在外面无聊地守候,他不可能读书看报,也不可能像我们现在一样低头看手机,只能望着对面的墙壁发呆,墙壁上钉着一排挂钩,供用餐的客人挂帽子、雨伞、拐杖之类的物品。

这位李先生还说,当年他们母子赴台后,一度经济窘迫,母亲多次找过情报部门,寻求帮助。李丽请求情报部门帮忙,一次是李先生师大附中毕业,考上私立大学,学费太贵,“我母亲只好打电话给‘情报局局长’叶翔之。于是我未经考试,就进了情干班受训”。

这太奇怪了,要知道日本人平时出远门都是行李收拾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这一次许多人离开后有的家里饭菜还在桌上,泡的茶还是温的!

另一次则是情干班毕业,李先生本来要分发到阳明山的电讯单位,要值夜班,他想待在局本部,也是李丽出面解决的。李先生回忆说,小时候家中常有老一辈情报人员拜访。“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等高官的眷属,是母亲的麻将搭子。叶翔之当“局长”时,母亲曾受邀出席餐会,坐的是主桌位置。XLW

戴笠为了刑讯逼供,特意发明了这三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戴笠从书中看来的,是古代匈奴刑讯逼供的手段,因为女性身体不如男性强壮,戴笠专门拿来大的冰块,让女特务坐在冰块中,很快,这些女特务身体就受不了被冻僵了,一些人顶不住就说出来了。

但今天看着这里,特务感到哪里不对劲,不愧是戴笠手下的顶尖特工,马上发现原来在挂钩最左边居然挂了两顶一模一样的呢帽。无论是大小、式样、颜色都没有差别,而其中一顶就是黄秋岳这些天天天戴的。

他是一位天生的间谍专家,同时他也是整个抗战中最出名的特工人员,不仅自己神龙不见首尾,手下人抓特工也是一抓一个准,我们后面再来看看他的绝招。

戴笠奉命破案

疑云之二

他立即叫来戴笠一顿臭骂:“这么大的奸细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你是干什么吃的!?不管什么方法,给我尽快破案!”

根据李丽的自述,1927年前后,她开始以交际花、名媛的身份在东北活动,结识了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一次,土肥原请客。席间,李丽第一次见到少帅张学良和他的弟弟张学铭。李丽问川岛芳子是否为土肥原的女友,充满醋意的川岛芳子反问她,是不是张学良的女友——在李丽的生日派对上,张学良与李丽开跳第一支舞。随后,李丽来到上海拍电影。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好色很有名,他一生中所染指的女人不计其数。军统中不乏美女,戴笠作为军统的“一把手”自然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风流艳事举不胜举。他最宠爱的是被他称为“华妹”的陈华。

就在各部门就要完成部署之时,在汉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以及在重庆、宜昌、武汉、九江、南京等长江各口岸的大约30艘日本舰船均突然开足马力,顺流而下冲破江阴要塞,逃离长江。各长江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随船逃离,该计划完全失败!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抗战时期,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里。戴笠为陈华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弄得陈华哭笑不得。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络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如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尤其是刘戈青上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长之后,为刺杀汪伪汉奸中的重要头目立下汗马功劳,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戴笠出事后她生下“遗腹子”

1955年,李丽从香港到台湾定居。不过,她还是很难与政治脱离干系。由于汪伪政权的两任最高军事顾问——柴山与矢崎,都曾是她的“入幕之宾”,她长期被视为“女汉奸”。李丽的儿子随母姓,父亲一栏为空白。当时生子之后,戴笠曾于香港九龙窝打老道给她买了一栋洋房。

要知道在民国政府简任官是九等文官中的第二等高官,政府的次长、司长、厅长、高等法院院长等均系简任官。黄秋岳还兼任国民政府最高军政会议的记录工作,最高军事会议无不参与,可以说他是身居要职,地位显赫,远在一般部长级高官之上。

他是一位天生的间谍专家,同时他也是整个抗战中最出名的特工人员,不仅自己神龙不见首尾,手下人抓特工也是一抓一个准,我们后面再来看看他的绝招。

第二,看脚大小。我国的女人不仅不穿木屐,而且还裹小脚。即使是近代社会开始之后,许多人还是保留着这个习惯。即便是后来不裹了,这脚还是比正常的脚小上很多的。所以这个看下脚的大小,就差不多可以辨别了。

但选择掉包的时机大有讲究。

胡宗南,蒋介石左膀右臂也,但是此人最具特色就是不娶老婆,即使最后官拜陆军一级上将,每当有朋友为他介绍老婆时,总是被胡宗南以国不安宁,何以为家而婉拒,就这件事经常被蒋介石拿出来教训部下。

情报部门首脑戴笠建议蒋介石做个检测——将准备于南京秘密地点召开的一次最高国防会议的时间,由早八点临时改为早七点,并在八点前结束会议。

果然,散会后刚到八点钟空袭警报大作,日本飞机准时飞临会议地点上空轰炸。参会诸君中一定潜伏着日本间谍!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审讯东瀛女特务,戴雨农发明了那三种艺术!

关键词: 绿帽子 日本 上将 这三 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