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中路军全军覆没,总指挥徐象谦是哪些脱离危险

中路军全军覆没,总指挥徐象谦是哪些脱离危险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8

1955年,在毛泽东亲自授衔授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10位元帅中,只有徐向前是唯一的北方人,也是与毛泽东相识最晚的一位。其实,早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他就奉党组织之命,四处寻找过毛泽东,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至于失败原因,他提了3点。

1967年2月10日,毛在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央常委扩大会以后要扩大,增加的人员中有徐而无聂。(刘树发,1995:1184)1973年初,毛在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军委工作会议上,鉴于井冈山下来的只剩下二十多人和邓小平复出的现状,曾说“现在要多用四方面军的人,刘邓的人。”(陈士榘,1993:323)事实上,“文革”时期,四方面将领颇为风光,“九大”后进入政治局的军人中,新面孔除了林彪的黄、吴、叶、李、邱外,就是原四方面军的陈锡联、李先念、许世友、谢富治、李德生。

解说:20世纪80年代,徐向前用了三年的时间写成《历史的回顾》一书,在回忆录的后记中他这样说,这部回忆录是由我口述,整个文字,我都数度审定,如有不当之处,由我本人负责。这部回忆录记录了徐向前的戎马一生,既有辉煌战绩的累累经验,也有兵败祁连的悔恨交织。有对共和国军队建设的满心期待,也有对政治风波的茫然不解。1990年6月29日,病重在医院的徐向前对前来探视的李先念表达了他的遗愿。

解说:徐向前在这栋房子里住了近30年,院子里的这棵杏树是他当年亲手种下的,自他去世以后,再没结过果子。

1935年5月上旬,率红四方面军转战到四川涪江流域江油、中坝地区的徐向前听说毛泽东率领的长途中的红一方面军准备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时,非常高兴。对于久已盼望见到毛泽东的他,不由想起八年前四处寻找毛泽东的情形。现在就要与他会合了,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离开总参谋部后,原副总长聂荣臻在军队的位置始终比原总长徐向前重要。彭德怀出局后,连朱德都只能任军委常委,聂却是名列林彪、贺龙之后的第三副主席。这一格局在“文革”中似有变化。

离开总参谋部后,原副总长聂荣臻在军队的位置始终比原总长徐向前重要。彭德怀出局后,连朱德都只能任军委常委,聂却是名列林彪、贺龙之后的第三副主席。这一格局在“文革”中似有变化。

1927年3月,徐向前在武汉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在上海进行反革命大屠杀。不久,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反革命的国民政府,与武汉以汪精卫为首的国民政府相对立,形成宁汉分裂局面。六七月间,汪精卫与蒋介石的反革命勾结愈来愈紧密,武汉三镇一片混乱,许多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得到党的指示,先后离开武汉。

但他没有满足于当后勤部长,很快就把军区所属的地方部队约五万人升级。这支新部队以打下运城、临汾的战绩而在1948年6月编为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打下晋中后改编为第十八兵团。1949年月4月,打下太原后,这个兵团即被彭德怀带到西北战场,徐先在太原、后在青岛养病。1948年的聂正徐副有其合理性。

徐向前,原名徐象谦,字予敬。山西省五台县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

当他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去九江的时候,党的地下“交通”给他送来一张纸条。他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找毛泽东。”他看完纸条,抬起头来,地下“交通”已经无影无踪。再一细看那纸条的正面反面,只有“找毛泽东”四个字,别的什么也没有。没有地址,没有联系人,这可使他为难了。

曹景行:1973年12月,毛泽东请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并在中南海接见八大军区司令员,毛泽东紧紧握住徐向前的手说,好人,好人。徐向前后来回忆说,反“二月逆流”的斗争先后持续四年半之久,在这场斗争中,毛主席终于认识了林彪,也认识了我们。

1937年4月29日,徐向前蓬头垢面,满脸胡须,披着一件脏兮兮的西北放羊人的羊皮袄,在一个名叫小屯的村庄,遇到了一个老熟人,终于获救。此人正是红军第四军参谋长耿飚,他带领队伍将徐向前安全护送到延安。

解说:徐向前在这栋房子里住了近30年,院子里的这棵杏树是他当年亲手种下的,自他去世以后,再没结过果子。

当部队深入人烟稀少的祁连山下、河西走廊,遭到装备精良、善于骑射、兵力数倍于我的马步芳、马鸿逵部队的围追堵截、残酷杀戮。在4个月惨烈的搏杀中,西路军虽歼敌2.5万人,给敌人以重创,但那支浩然西去的队伍也几乎全军覆没。

失败在即,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议决定,两位指挥徐向前与陈昌浩提前离队,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当时徐向前并不准备离队,会议中他曾说:“这支部队是我们从鄂豫皖带出来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回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要死也死到一块嘛!”

6月12日,徐向前奉命代表红四方面军起草了致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报告,详细介绍了川西北的敌我态势,表示红四方面军及川西北数百万工农群众,正准备以十二万分的热忱欢迎我艰苦转战的中央西征大军。

广州起义后,徐向前先被中央军委派往海陆丰地区,后又到大别山发展革命武装,搞武装斗争。自那以后,寻找毛泽东的事就暂时搁下了。但毛泽东的大名却一直记挂在徐向前脑子里,他身在大别山,暗地里却特别注意打听毛泽东的消息。由于相距较远,加之敌人封锁,有关毛泽东的情况他知道得不多。

徐向前回到旅馆,第二天吃早饭时又遇上山西老乡程子华。程子华曾是他在黄埔军校时的同学,又在武汉军校一起工作过,当他得知徐向前到上海也是找党时,很快帮助他与党中央取得了联系。

解说:20世纪80年代,徐向前用了三年的时间写成《历史的回顾》一书,在回忆录的后记中他这样说,这部回忆录是由我口述,整个文字,我都数度审定,如有不当之处,由我本人负责。这部回忆录记录了徐向前的戎马一生,既有辉煌战绩的累累经验,也有兵败祁连的悔恨交织。有对共和国军队建设的满心期待,也有对政治风波的茫然不解。1990年6月29日,病重在医院的徐向前对前来探视的李先念表达了他的遗愿。

林彪事件后,叶剑英任国防部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74年邓小平兼任总参谋长,他们都是中央副主席,两个位置已接近平衡。徐任国防部长时,总参谋长邓小平实际上是最高统帅。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徐任何职,他都没有真正掌握军权,所以在他的回忆录干脆就没提当国防部长这回事。

解说:1976年9月,徐向前得知了毛泽东去世的消息。

文革后期,各种媒体在提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时,“徐向前、聂荣臻”都是联在一起的,他们两人都属于靠边站的副委员长。

毛泽东知道徐向前的名字,是1931年11月红四方面军成立时。毛泽东听说徐向前这位红四方面军的总指挥出色地指挥了许多战役,把他看作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但是,徐向前是怎么一个模样,毛泽东却从未见过,不得而知。

张发奎剥去“左派”外衣,露出了反革命凶相,三天以后会干出什么样事,徐向前已经估计到了。他不能待下去了,要赶快离开。这时,徐向前又想起毛泽东。为了寻找党组织和毛泽东,徐向前决定重返武汉。第二天天不亮,他悄悄离开九江,乘船逆流而上。他想到武汉去找那位“交通”,通过“交通”再找党组织和毛泽东。

1937年改编为八路军时,四方面军的部队改编为一二五师。刘伯承为师长,徐向前是副师长。聂则为一一五师政委,地位比徐高;1937年五台分兵后,聂更获得独立领导一个战略区的机会。当徐在八路军一纵队司令、晋绥联防副司令、抗大代校长任上奔波劳碌时,聂已把晋察冀建成为“模范抗日根据地”了,他的地位和重要性超过徐向前。

聂、徐在历史上就是经常排在一起的。1948年下半年,华北军区重新组编。聂是司令员,徐向前是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司令和政委。1949年10月后,徐为总参谋长,聂为副总参谋长。

夜里,徐向前睡不着,一直纳闷:为什么上级党组织让自己去找毛泽东呢?自己在黄埔军校认识了周恩来、陈毅,“交通”怎么没让自己去找他们,偏偏叫自己去找并不认识的毛泽东呢?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

1926年底,徐向前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任第一队少校队长。武汉军校名声很大,号称“第二黄埔”,全称是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校长是蒋介石。

聂、徐在历史上就是经常排在一起的。1948年下半年,华北军区重新组编。聂是司令员,徐向前是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司令和政委。1949年10月后,徐为总参谋长,聂为副总参谋长。

没想到,几年以后,竟然要他去找毛泽东。这叫他作了难。心里想:到哪里去找毛泽东呀?他在武昌?在九江?还是在长沙?是“交通”粗心大意,还是不便说明地址?徐向前揣摩了半夜,也没有揣摩出个头绪。

凤凰卫视2013年3月11日《风范大国民》,以下为文字实录:

后来,徐向前与毛泽东相识于长征途中。当时,徐向前是红四方面军的军事总指挥。当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阴谋暴露后,党中央率红一方面军连夜北上,陈昌浩询问徐向前:打不打?徐向前愤然说道:“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从而避免了一场悲剧,从此也开始了他与毛泽东的伟大友谊。

1955年,在毛泽东亲自授衔授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10位元帅中,只有徐向前是唯一的北方人,也是与毛泽东相识最晚的一位。其实,早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他就奉党组织之命,四处寻找过毛泽东,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1937年改编为八路军时,四方面军的部队改编为一二五师。刘伯承为师长,徐向前是副师长。聂则为一一五师政委,地位比徐高;1937年五台分兵后,聂更获得独立领导一个战略区的机会。当徐在八路军一纵队司令、晋绥联防副司令、抗大代校长任上奔波劳碌时,聂已把晋察冀建成为“模范抗日根据地”了,他的地位和重要性超过徐向前。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为实现打通苏联道路的目的,徐向前奉上级命令率红军第9军、第30和第5军强渡黄河,直取宁夏,后来因苏联物援受阻,最终决定放弃取宁夏计划,立即命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徐向前任总指挥,主要任务就是伺机进取新疆,接应苏联外援。然而西路军在西进不久后,就在河西走廊遭遇了反动军阀“马家军”重围,徐向前指挥西路军孤军奋战四个月,终因弹尽粮绝,兵败祁连山下。

但他没有满足于当后勤部长,很快就把军区所属的地方部队约五万人升级。这支新部队以打下运城、临汾的战绩而在1948年6月编为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打下晋中后改编为第十八兵团。1949年月4月,打下太原后,这个兵团即被彭德怀带到西北战场,徐先在太原、后在青岛养病。1948年的聂正徐副有其合理性。

于是,徐向前凭着一幅贴身藏着的地图,孤身回延安向党中央汇报情况。当时形势严峻异常,敌人到处搜捕流落红军,尤其开出了高价码悬赏缉拿徐向前等西路军主要负责人。所以,徐向前只能在祁连山中摸索着前行。

1978年,徐向前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加上他的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形式上与此前几任国防部长一样。彭、林、叶三位元帅任国防部长时,都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总参谋长则都是大将,国防部长显然是总参谋长的领导。

聂、徐在历史上就是经常排在一起的。1948年下半年,华北军区重新组编。聂是司令员,徐向前是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司令和政委。1949年10月后,徐为总参谋长,聂为副总参谋长。

朱、张、贺是红军时代三大主力的代表。1932年,当聂任一方面军一军团政委时,徐已于前一年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但徐到延安后,却因张国焘的阴影而一直受到抑制。

许多年之后,徐向前才知道了其中的理由:因为毛泽东当时正准备奉命去发动秋收起义,急需一些军事骨干,有人把他给选上了。当然,徐向前最终与秋收起义无缘。

夜里,徐向前睡不着,一直纳闷:为什么上级党组织让自己去找毛泽东呢?自己在黄埔军校认识了周恩来、陈毅,“交通”怎么没让自己去找他们,偏偏叫自己去找并不认识的毛泽东呢?

显然,原接头地点已遭破坏,人已经转移了。徐向前在武汉住了两天,一无所获,于是决定到上海去找党中央。他由汉口坐船到了上海,在黄浦江边一家名叫“泰安客栈”的小旅馆住下。他白天出去转悠联络,很晚才回来,可是,一连十几天过去了,钱花光了,仍然没找到一丝线索。

1946年内战爆发后,重要将领纷纷走上前线,徐却还得在延安养病,1947年与徐特立、王明等人撤出延安后,他要求重返太行。1947年6月,就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此时刘邓、陈谢大军先后南进,徐的任务是在后方保障后勤。

徐向前没真正掌握过军权之谜:有何隐情?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2

郭春福:现在树大部分都在,就在他现在后海那个院子。

许多年之后,徐向前才知道了其中的理由:因为毛泽东当时正准备奉命去发动秋收起义,急需一些军事骨干,有人把他给选上了。当然,徐向前最终与秋收起义无缘。

这是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的肺腑之言。他知道自己作为军事总指挥,提前离开部队一定会造成军心不稳。但是,为了保护徐向前的安全,陈昌浩带着不容分说的口气说道:“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向前留在军中,目标太大,很不安全,不利于部队的分散行动。”

1967年2月10日,毛在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央常委扩大会以后要扩大,增加的人员中有徐而无聂。(刘树发,1995:1184)1973年初,毛在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军委工作会议上,鉴于井冈山下来的只剩下二十多人和邓小平复出的现状,曾说“现在要多用四方面军的人,刘邓的人。”(陈士榘,1993:323)事实上,“文革”时期,四方面将领颇为风光,“九大”后进入政治局的军人中,新面孔除了林彪的黄、吴、叶、李、邱外,就是原四方面军的陈锡联、李先念、许世友、谢富治、李德生。

徐向前,原名徐象谦,字予敬。山西省五台县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

1927年8月1日,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等同志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徐向前得到这一消息后,暗暗盘算:找不到毛泽东,是不是奔南昌?这一想法还没有定下来,8月2日夜里,他突然接到紧急集合的命令。他和其他军官们被集合在一个大厅里,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不几天,徐向前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说广州组织起义,缺乏军事干部,要他即刻动身前往广州接受任务。于是,徐向前到广州参加广州起义。不久,程子华也被派往广州,找贺龙、叶挺的部队。

徐向前回到旅馆,第二天吃早饭时又遇上山西老乡程子华。程子华曾是他在黄埔军校时的同学,又在武汉军校一起工作过,当他得知徐向前到上海也是找党时,很快帮助他与党中央取得了联系。

失败在即,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议决定,两位指挥徐向前与陈昌浩提前离队,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当时徐向前并不准备离队,会议中他曾说:“这支部队是我们从鄂豫皖带出来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回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要死也死到一块嘛!”

毛泽东时代,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主要由一方面军的人担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林彪、叶剑英,总参谋长粟裕、黄克诚、罗瑞卿、黄永胜都是江西出来的。1959年庐山会议后,罗荣桓曾提议由贺龙为国防部长,毛未予首肯。

为保存革命力量,应付更大的反革命突然事变,党组织决定,派一部分人去张发奎的部队去工作。当时张发奎是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司令,其指挥部设在九江。共产党认为他是国民党“左派”,对他抱有幻想。徐向前也接到党组织通知,要他去张发奎的指挥部去工作,担任上尉参谋。

不一会儿,张发奎带着卫兵来了。这位总司令几天前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和共产党合作,今天却突然翻脸了。他公然宣布:“军中的CP分子三天内保护,三天后不再负责。何去何从,你们自己想办法。”

西路军的两万多人,遭到几乎全军覆灭的命运,这在我军历史上,绝无仅有。所以,徐向前元帅在回忆这段往事时,难免会余痛在心。

一天,他在街上突然碰到武汉军校一队的司务长李楚白,向李述说到上海的目的和这几个月的经历,特别问起毛泽东。李楚白说,他也不知道毛泽东在哪里。但徐向前在李楚白帮助下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解说:1976年9月,徐向前得知了毛泽东去世的消息。

1951年5月,身体恢复后,徐的使命也只是率领中央政府兵工代表团访苏,10月下旬回国后又因病休养。“身体稍好后,主持了一段总参谋部的工作。1954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军委分工我负责空军和国土防空工作。”(徐向前,1987:805)1963年分管民兵。这就是说,当徐可以正常工作时,就不再担任总参谋长了。继徐向前任总参谋长的,是原一方面军的粟裕。

“找毛泽东”

耿飚后来回忆,他看到落难的徐帅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到他比实际年龄整整老了20岁!几天后,毛主席在延安的窑洞里约见徐向前,安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XLW

当部队深入人烟稀少的祁连山下、河西走廊,遭到装备精良、善于骑射、兵力数倍于我的马步芳、马鸿逵部队的围追堵截、残酷杀戮。在4个月惨烈的搏杀中,西路军虽歼敌2.5万人,给敌人以重创,但那支浩然西去的队伍也几乎全军覆没。

徐向前第一次听说毛泽东的名字是在黄埔军校。1924年初春,徐向前怀着救国救民的愿望考入黄埔军校,很快知道了两个共产党人:一个是政治教官肖楚女;一个是任国民党宣传部长、《政治周报》主编的毛泽东。徐向前与黄埔军校的学生兵常在一起读书看报,谈论政治活动,看毛泽东的文章,对毛泽东的名字留下较深的印象。

文革后期,各种媒体在提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时,“徐向前、聂荣臻”都是联在一起的,他们两人都属于靠边站的副委员长。

12月底,西路军再次衔命西征,开始了极其艰苦悲壮的征程。对此,徐向前元帅如此描述:“隆冬时节,冰天雪地,堕指裂肤。我军指战员,衣衫褴褛,饥肠辘辘,冒着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苦寒天气,长夜行军,艰苦至极。”

后来,徐向前与毛泽东相识于长征途中。当时,徐向前是红四方面军的军事总指挥。当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阴谋暴露后,党中央率红一方面军连夜北上,陈昌浩询问徐向前:打不打?徐向前愤然说道:“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从而避免了一场悲剧,从此也开始了他与毛泽东的伟大友谊。

夜里,徐向前睡不着,一直纳闷:为什么上级党组织让自己去找毛泽东呢?自己在黄埔军校认识了周恩来、陈毅,“交通”怎么没让自己去找他们,偏偏叫自己去找并不认识的毛泽东呢?

显然,原接头地点已遭破坏,人已经转移了。徐向前在武汉住了两天,一无所获,于是决定到上海去找党中央。他由汉口坐船到了上海,在黄浦江边一家名叫“泰安客栈”的小旅馆住下。他白天出去转悠联络,很晚才回来,可是,一连十几天过去了,钱花光了,仍然没找到一丝线索。

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

在永昌至武威的路上,徐向前遇到西路军30军特务营营长蔡光波,于是结伴同行,经古浪土门,一路风尘仆仆地到了黄河边,坐羊皮筏子过黄河,过六盘山,经平凉,一路上风餐露宿,食不果腹,遇到艰险困难无数。

徐向前第一次听说毛泽东的名字是在黄埔军校。1924年初春,徐向前怀着救国救民的愿望考入黄埔军校,很快知道了两个共产党人:一个是政治教官肖楚女;一个是任国民党宣传部长、《政治周报》主编的毛泽东。徐向前与黄埔军校的学生兵常在一起读书看报,谈论政治活动,看毛泽东的文章,对毛泽东的名字留下较深的印象。

并建议:“西征军万里长征,屡克名城,迭摧强敌,然长途跋涉,不无疲劳,休息补充亦属必要。最好西征军暂住后方固阵休息补充,把四方面军放在前面消灭敌人,究以先打胡还是先打刘,何者为好,请兄方按各方实况商决示知为盼。”徐向前派警卫员康先海带一个警卫班,将这封密信从他所住的会理县送到懋功。他再三叮嘱康先海:“信一定要送到毛主席手里。”

徐向前对毛泽东充满了无限崇敬之情,在他一生中,始终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毛泽东对徐向前的人品极为赞赏,对他指挥作战的能力十分推崇,数次赞扬。经过“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对徐向前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在林彪败逃后,毛泽东握着徐向前的手,连声说:“好人,好人。”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3

1978年,徐向前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加上他的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形式上与此前几任国防部长一样。彭、林、叶三位元帅任国防部长时,都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总参谋长则都是大将,国防部长显然是总参谋长的领导。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为实现打通苏联道路之目的,奉中央军委的命令,徐向前率红军第9军、30军、5军强渡黄河,直取宁夏,后因苏联物援受阻,中央决定放弃取宁夏计划,命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徐向前任总指挥,伺机进取新疆,接应苏联外援。

1926年底,徐向前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任第一队少校队长。武汉军校名声很大,号称“第二黄埔”,全称是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校长是蒋介石。

1946年内战爆发后,重要将领纷纷走上前线,徐却还得在延安养病,1947年与徐特立、王明等人撤出延安后,他要求重返太行。1947年6月,就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此时刘邓、陈谢大军先后南进,徐的任务是在后方保障后勤。

许多年之后,徐向前才知道了其中的理由:因为毛泽东当时正准备奉命去发动秋收起义,急需一些军事骨干,有人把他给选上了。当然,徐向前最终与秋收起义无缘。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为实现打通苏联道路之目的,奉中央军委的命令,徐向前率红军第9军、30军、5军强渡黄河,直取宁夏,后因苏联物援受阻,中央决定放弃取宁夏计划,命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徐向前任总指挥,伺机进取新疆,接应苏联外援。

6月8日,李先念率部攻占懋功、达维一带。这时中央红军已先后占领安顺场和泸定桥,渡过无险大渡河,经天全、芦山向宝兴急进。两军会师就在眼前。

当他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去九江的时候,党的地下“交通”给他送来一张纸条。他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找毛泽东。”他看完纸条,抬起头来,地下“交通”已经无影无踪。再一细看那纸条的正面反面,只有“找毛泽东”四个字,别的什么也没有。没有地址,没有联系人,这可使他为难了。

西路军驻临泽高台不走,马家军数万人马猛扑过来。1月敌人猛攻高台县城,五军孤军奋战,全军尽没。除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十三师师长叶崇本以下三千余人外,其他大部都壮烈牺牲。

毛泽东时代,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主要由一方面军的人担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林彪、叶剑英,总参谋长粟裕、黄克诚、罗瑞卿、黄永胜都是江西出来的。1959年庐山会议后,罗荣桓曾提议由贺龙为国防部长,毛未予首肯。

1951年5月,身体恢复后,徐的使命也只是率领中央政府兵工代表团访苏,10月下旬回国后又因病休养。“身体稍好后,主持了一段总参谋部的工作。1954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军委分工我负责空军和国土防空工作。”(徐向前,1987:805)1963年分管民兵。这就是说,当徐可以正常工作时,就不再担任总参谋长了。继徐向前任总参谋长的,是原一方面军的粟裕。

郭春福: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这样子的话,这还没有去世,接着就,后来就去世了以后又来了个电报,就告诉说,徐帅拿着这个电报从楼下拿着上去了,掉了眼泪的。

他这个人特有意思,他到哪栽核桃树,杏子树,还有山楂,这些树,既有绿化,又有这个经济价值嘛,他说,干吗光栽些没用的。

徐向前回到旅馆,第二天吃早饭时又遇上山西老乡程子华。程子华曾是他在黄埔军校时的同学,又在武汉军校一起工作过,当他得知徐向前到上海也是找党时,很快帮助他与党中央取得了联系。

第二是战场主动权问题。两军对阵,这是决定双方胜负存亡的关键一环。军队失掉了主动权不再自由,就有被消灭和打败的危险。

不一会儿,张发奎带着卫兵来了。这位总司令几天前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和共产党合作,今天却突然翻脸了。他公然宣布:“军中的CP分子三天内保护,三天后不再负责。何去何从,你们自己想办法。”

1937年4月29日,徐向前蓬头垢面,满脸胡须,披着一件脏兮兮的西北放羊人的羊皮袄,在一个名叫小屯的村庄,遇到了一个老熟人,终于获救。此人正是红军第四军参谋长耿飚,他带领队伍将徐向前安全护送到延安。

文革后期,各种媒体在提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时,“徐向前、聂荣臻”都是联在一起的,他们两人都属于靠边站的副委员长。

凤凰卫视2013年3月11日《风范大国民》,以下为文字实录:

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

曹景行:现在树还在吗?

曹景行:1973年12月,毛泽东请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并在中南海接见八大军区司令员,毛泽东紧紧握住徐向前的手说,好人,好人。徐向前后来回忆说,反“二月逆流”的斗争先后持续四年半之久,在这场斗争中,毛主席终于认识了林彪,也认识了我们。

然而,徐向前在汉口码头一上岸,发现大街小巷充满了恐怖气氛。他已经预感到,寻找毛泽东更为困难了。他在一家小旅店住下,第二天去找那个秘密接头的“交通站”。说是“交通站”,实际上是街面上的一个小杂货铺。他一连去了几次,远远地看去,门总关着,空无一人。

“找毛泽东”

徐向前对毛泽东非常佩服,特别是毛泽东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名言,以及“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他早已非常熟悉。

1935年5月上旬,率红四方面军转战到四川涪江流域江油、中坝地区的徐向前听说毛泽东率领的长途中的红一方面军准备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时,非常高兴。对于久已盼望见到毛泽东的他,不由想起八年前四处寻找毛泽东的情形。现在就要与他会合了,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不一会儿,张发奎带着卫兵来了。这位总司令几天前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和共产党合作,今天却突然翻脸了。他公然宣布:“军中的CP分子三天内保护,三天后不再负责。何去何从,你们自己想办法。”

1951年5月,身体恢复后,徐的使命也只是率领中央政府兵工代表团访苏,10月下旬回国后又因病休养。“身体稍好后,主持了一段总参谋部的工作。1954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军委分工我负责空军和国土防空工作。”(徐向前,1987:805)1963年分管民兵。这就是说,当徐可以正常工作时,就不再担任总参谋长了。继徐向前任总参谋长的,是原一方面军的粟裕。

1927年3月,徐向前在武汉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在上海进行反革命大屠杀。不久,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反革命的国民政府,与武汉以汪精卫为首的国民政府相对立,形成宁汉分裂局面。六七月间,汪精卫与蒋介石的反革命勾结愈来愈紧密,武汉三镇一片混乱,许多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得到党的指示,先后离开武汉。

无奈,徐向前只好先到九江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指挥部暂时栖身,一面当参谋,一面秘密打听有关毛泽东的消息。几天过去了,也没有毛泽东的一点消息。

离开总参谋部后,原副总长聂荣臻在军队的位置始终比原总长徐向前重要。彭德怀出局后,连朱德都只能任军委常委,聂却是名列林彪、贺龙之后的第三副主席。这一格局在“文革”中似有变化。

徐向前对毛泽东非常佩服,特别是毛泽东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名言,以及“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他早已非常熟悉。

在永昌至武威的路上,徐向前遇到西路军30军特务营营长蔡光波,于是结伴同行,经古浪土门,一路风尘仆仆地到了黄河边,坐羊皮筏子过黄河,过六盘山,经平凉,一路上风餐露宿,食不果腹,遇到艰险困难无数。

徐向前对毛泽东充满了无限崇敬之情,在他一生中,始终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毛泽东对徐向前的人品极为赞赏,对他指挥作战的能力十分推崇,数次赞扬。经过“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对徐向前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在林彪败逃后,毛泽东握着徐向前的手,连声说:“好人,好人。”

为保存革命力量,应付更大的反革命突然事变,党组织决定,派一部分人去张发奎的部队去工作。当时张发奎是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司令,其指挥部设在九江。共产党认为他是国民党“左派”,对他抱有幻想。徐向前也接到党组织通知,要他去张发奎的指挥部去工作,担任上尉参谋。

朱、张、贺是红军时代三大主力的代表。1932年,当聂任一方面军一军团政委时,徐已于前一年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但徐到延安后,却因张国焘的阴影而一直受到抑制。

与此同时,徐向前在大别山区也知道了毛泽东和朱德创造的游击战“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以及“诱敌深入”的战术,知道了一些毛泽东关于建设革命根据地的思想和红军的建设原则。毛泽东和朱德的名字以及他们用兵作战的思想,徐向前十分敬佩,特别注意学习中央红军的作战方法。这时,毛泽东却不知道革命队伍里有个徐向前,更不曾想到他将来会成为新中国的元帅。

郭春福:现在树大部分都在,就在他现在后海那个院子。

耿飚后来回忆,他看到落难的徐帅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到他比实际年龄整整老了20岁!几天后,毛主席在延安的窑洞里约见徐向前,安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

显然,原接头地点已遭破坏,人已经转移了。徐向前在武汉住了两天,一无所获,于是决定到上海去找党中央。他由汉口坐船到了上海,在黄浦江边一家名叫“泰安客栈”的小旅馆住下。他白天出去转悠联络,很晚才回来,可是,一连十几天过去了,钱花光了,仍然没找到一丝线索。

张发奎剥去“左派”外衣,露出了反革命凶相,三天以后会干出什么样事,徐向前已经估计到了。他不能待下去了,要赶快离开。这时,徐向前又想起毛泽东。为了寻找党组织和毛泽东,徐向前决定重返武汉。第二天天不亮,他悄悄离开九江,乘船逆流而上。他想到武汉去找那位“交通”,通过“交通”再找党组织和毛泽东。

1927年3月,徐向前在武汉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在上海进行反革命大屠杀。不久,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反革命的国民政府,与武汉以汪精卫为首的国民政府相对立,形成宁汉分裂局面。六七月间,汪精卫与蒋介石的反革命勾结愈来愈紧密,武汉三镇一片混乱,许多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得到党的指示,先后离开武汉。

1926年底,徐向前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任第一队少校队长。武汉军校名声很大,号称“第二黄埔”,全称是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校长是蒋介石。

不几天,徐向前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说广州组织起义,缺乏军事干部,要他即刻动身前往广州接受任务。于是,徐向前到广州参加广州起义。不久,程子华也被派往广州,找贺龙、叶挺的部队。

没想到,几年以后,竟然要他去找毛泽东。这叫他作了难。心里想:到哪里去找毛泽东呀?他在武昌?在九江?还是在长沙?是“交通”粗心大意,还是不便说明地址?徐向前揣摩了半夜,也没有揣摩出个头绪。

然而,徐向前在汉口码头一上岸,发现大街小巷充满了恐怖气氛。他已经预感到,寻找毛泽东更为困难了。他在一家小旅店住下,第二天去找那个秘密接头的“交通站”。说是“交通站”,实际上是街面上的一个小杂货铺。他一连去了几次,远远地看去,门总关着,空无一人。

徐向前第一次听说毛泽东的名字是在黄埔军校。1924年初春,徐向前怀着救国救民的愿望考入黄埔军校,很快知道了两个共产党人:一个是政治教官肖楚女;一个是任国民党宣传部长、《政治周报》主编的毛泽东。徐向前与黄埔军校的学生兵常在一起读书看报,谈论政治活动,看毛泽东的文章,对毛泽东的名字留下较深的印象。

广州起义后,徐向前先被中央军委派往海陆丰地区,后又到大别山发展革命武装,搞武装斗争。自那以后,寻找毛泽东的事就暂时搁下了。但毛泽东的大名却一直记挂在徐向前脑子里,他身在大别山,暗地里却特别注意打听毛泽东的消息。由于相距较远,加之敌人封锁,有关毛泽东的情况他知道得不多。

张发奎剥去“左派”外衣,露出了反革命凶相,三天以后会干出什么样事,徐向前已经估计到了。他不能待下去了,要赶快离开。这时,徐向前又想起毛泽东。为了寻找党组织和毛泽东,徐向前决定重返武汉。第二天天不亮,他悄悄离开九江,乘船逆流而上。他想到武汉去找那位“交通”,通过“交通”再找党组织和毛泽东。

没想到,几年以后,竟然要他去找毛泽东。这叫他作了难。心里想:到哪里去找毛泽东呀?他在武昌?在九江?还是在长沙?是“交通”粗心大意,还是不便说明地址?徐向前揣摩了半夜,也没有揣摩出个头绪。

郭春福:李先念去了以后他就讲了这三条,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把我的骨灰撒在大别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来告慰这些死去的战友们。

郭春福:李先念去了以后他就讲了这三条,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把我的骨灰撒在大别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来告慰这些死去的战友们。

郭春福:李先念去了以后他就讲了这三条,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把我的骨灰撒在大别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来告慰这些死去的战友们。

曹景行:1973年12月,毛泽东请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并在中南海接见八大军区司令员,毛泽东紧紧握住徐向前的手说,好人,好人。徐向前后来回忆说,反“二月逆流”的斗争先后持续四年半之久,在这场斗争中,毛主席终于认识了林彪,也认识了我们。

无奈,徐向前只好先到九江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指挥部暂时栖身,一面当参谋,一面秘密打听有关毛泽东的消息。几天过去了,也没有毛泽东的一点消息。

1946年内战爆发后,重要将领纷纷走上前线,徐却还得在延安养病,1947年与徐特立、王明等人撤出延安后,他要求重返太行。1947年6月,就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此时刘邓、陈谢大军先后南进,徐的任务是在后方保障后勤。

中路军全军覆没,总指挥徐象谦是哪些脱离危险的?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于是,徐向前凭着一幅贴身藏着的地图,孤身回延安向党中央汇报情况。当时形势严峻异常,敌人到处搜捕流落红军,尤其开出了高价码悬赏缉拿徐向前等西路军主要负责人。所以,徐向前只能在祁连山中摸索着前行。

中路军全军覆没,总指挥徐象谦是哪些脱离危险的?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5月下旬,红一方面军已进入川康边,正经会理、冕宁北上,两军会师指日可待。喜讯传来,红四方面军总部立即派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率一部兵力西进小金川地区,扫清敌人,接应中央红军。

与此同时,徐向前在大别山区也知道了毛泽东和朱德创造的游击战“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以及“诱敌深入”的战术,知道了一些毛泽东关于建设革命根据地的思想和红军的建设原则。毛泽东和朱德的名字以及他们用兵作战的思想,徐向前十分敬佩,特别注意学习中央红军的作战方法。这时,毛泽东却不知道革命队伍里有个徐向前,更不曾想到他将来会成为新中国的元帅。

当他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去九江的时候,党的地下“交通”给他送来一张纸条。他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找毛泽东。”他看完纸条,抬起头来,地下“交通”已经无影无踪。再一细看那纸条的正面反面,只有“找毛泽东”四个字,别的什么也没有。没有地址,没有联系人,这可使他为难了。

郭春福: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这样子的话,这还没有去世,接着就,后来就去世了以后又来了个电报,就告诉说,徐帅拿着这个电报从楼下拿着上去了,掉了眼泪的。

徐向前没真正掌握过军权之谜:有何隐情?

徐向前对毛泽东充满了无限崇敬之情,在他一生中,始终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毛泽东对徐向前的人品极为赞赏,对他指挥作战的能力十分推崇,数次赞扬。经过“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对徐向前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在林彪败逃后,毛泽东握着徐向前的手,连声说:“好人,好人。”

毛泽东知道徐向前的名字,是1931年11月红四方面军成立时。毛泽东听说徐向前这位红四方面军的总指挥出色地指挥了许多战役,把他看作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但是,徐向前是怎么一个模样,毛泽东却从未见过,不得而知。

后来,徐向前与毛泽东相识于长征途中。当时,徐向前是红四方面军的军事总指挥。当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阴谋暴露后,党中央率红一方面军连夜北上,陈昌浩询问徐向前:打不打?徐向前愤然说道:“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从而避免了一场悲剧,从此也开始了他与毛泽东的伟大友谊。

1927年8月1日,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等同志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徐向前得到这一消息后,暗暗盘算:找不到毛泽东,是不是奔南昌?这一想法还没有定下来,8月2日夜里,他突然接到紧急集合的命令。他和其他军官们被集合在一个大厅里,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朱、张、贺是红军时代三大主力的代表。1932年,当聂任一方面军一军团政委时,徐已于前一年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但徐到延安后,却因张国焘的阴影而一直受到抑制。

“找毛泽东”

1955年,在毛泽东亲自授衔授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10位元帅中,只有徐向前是唯一的北方人,也是与毛泽东相识最晚的一位。其实,早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他就奉党组织之命,四处寻找过毛泽东,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解说:1976年9月,徐向前得知了毛泽东去世的消息。

郭春福: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这样子的话,这还没有去世,接着就,后来就去世了以后又来了个电报,就告诉说,徐帅拿着这个电报从楼下拿着上去了,掉了眼泪的。

首先是任务问题。西路军担负的任务,变化多端,远远超出了他们能承受的最大限度,这是导致失利的根本因素。

曹景行:现在树还在吗?

他这个人特有意思,他到哪栽核桃树,杏子树,还有山楂,这些树,既有绿化,又有这个经济价值嘛,他说,干吗光栽些没用的。

这是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的肺腑之言。他知道自己作为军事总指挥,提前离开部队一定会造成军心不稳。但是,为了保护徐向前的安全,陈昌浩带着不容分说的口气说道:“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向前留在军中,目标太大,很不安全,不利于部队的分散行动。”

但恰恰是毛一直没有信用的徐向前,既做过国防部长也任过总参谋长,这主要是对前四方面军总指挥历史地位的象征性尊重。1949年10后,聂、徐的地位对调了一下,徐正聂副。不过此时徐还在养病,总参工作实际上一开始就由聂代管,1950年初,聂被正式指定为代总长。

但恰恰是毛一直没有信用的徐向前,既做过国防部长也任过总参谋长,这主要是对前四方面军总指挥历史地位的象征性尊重。1949年10后,聂、徐的地位对调了一下,徐正聂副。不过此时徐还在养病,总参工作实际上一开始就由聂代管,1950年初,聂被正式指定为代总长。

凤凰卫视2013年3月11日《风范大国民》,以下为文字实录:

1927年8月1日,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等同志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徐向前得到这一消息后,暗暗盘算:找不到毛泽东,是不是奔南昌?这一想法还没有定下来,8月2日夜里,他突然接到紧急集合的命令。他和其他军官们被集合在一个大厅里,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解说:徐向前在这栋房子里住了近30年,院子里的这棵杏树是他当年亲手种下的,自他去世以后,再没结过果子。

他这个人特有意思,他到哪栽核桃树,杏子树,还有山楂,这些树,既有绿化,又有这个经济价值嘛,他说,干吗光栽些没用的。

林彪事件后,叶剑英任国防部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74年邓小平兼任总参谋长,他们都是中央副主席,两个位置已接近平衡。徐任国防部长时,总参谋长邓小平实际上是最高统帅。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徐任何职,他都没有真正掌握军权,所以在他的回忆录干脆就没提当国防部长这回事。

一天,他在街上突然碰到武汉军校一队的司务长李楚白,向李述说到上海的目的和这几个月的经历,特别问起毛泽东。李楚白说,他也不知道毛泽东在哪里。但徐向前在李楚白帮助下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解说:20世纪80年代,徐向前用了三年的时间写成《历史的回顾》一书,在回忆录的后记中他这样说,这部回忆录是由我口述,整个文字,我都数度审定,如有不当之处,由我本人负责。这部回忆录记录了徐向前的戎马一生,既有辉煌战绩的累累经验,也有兵败祁连的悔恨交织。有对共和国军队建设的满心期待,也有对政治风波的茫然不解。1990年6月29日,病重在医院的徐向前对前来探视的李先念表达了他的遗愿。

几年以后,徐向前才知道井冈山有个“朱毛红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再后来,他又知道江西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是毛泽东。

毛泽东时代,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主要由一方面军的人担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林彪、叶剑英,总参谋长粟裕、黄克诚、罗瑞卿、黄永胜都是江西出来的。1959年庐山会议后,罗荣桓曾提议由贺龙为国防部长,毛未予首肯。

几年以后,徐向前才知道井冈山有个“朱毛红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再后来,他又知道江西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是毛泽东。

郭春福:现在树大部分都在,就在他现在后海那个院子。

无奈,徐向前只好先到九江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指挥部暂时栖身,一面当参谋,一面秘密打听有关毛泽东的消息。几天过去了,也没有毛泽东的一点消息。

也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才造成了西路军的这一历史性失败。XLW

行前,徐向前特别向李先念交待,要他从各部队多抽调一些炊事人员,带上粮食、盐巴和炊具,会师时配给红一方面军。他说:“我们西征时吃过苦头,炊具丢了,炊事员跑散了,部队没饭吃。这次要先帮助兄弟部队解决吃饭的问题。”

徐向前,原名徐象谦,字予敬。山西省五台县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

为保存革命力量,应付更大的反革命突然事变,党组织决定,派一部分人去张发奎的部队去工作。当时张发奎是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司令,其指挥部设在九江。共产党认为他是国民党“左派”,对他抱有幻想。徐向前也接到党组织通知,要他去张发奎的指挥部去工作,担任上尉参谋。

不几天,徐向前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说广州组织起义,缺乏军事干部,要他即刻动身前往广州接受任务。于是,徐向前到广州参加广州起义。不久,程子华也被派往广州,找贺龙、叶挺的部队。

1967年2月10日,毛在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央常委扩大会以后要扩大,增加的人员中有徐而无聂。(刘树发,1995:1184)1973年初,毛在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军委工作会议上,鉴于井冈山下来的只剩下二十多人和邓小平复出的现状,曾说“现在要多用四方面军的人,刘邓的人。”(陈士榘,1993:323)事实上,“文革”时期,四方面将领颇为风光,“九大”后进入政治局的军人中,新面孔除了林彪的黄、吴、叶、李、邱外,就是原四方面军的陈锡联、李先念、许世友、谢富治、李德生。

第三是机断专行问题。古话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战场上指挥员应该能当机立断,机断专行,可是对于西路军,上级统得过死,没能给战场最高指挥官应有的自主权。另一方面是西路军一把手陈昌浩思想上有包袱,患得患失,当断不断。

广州起义后,徐向前先被中央军委派往海陆丰地区,后又到大别山发展革命武装,搞武装斗争。自那以后,寻找毛泽东的事就暂时搁下了。但毛泽东的大名却一直记挂在徐向前脑子里,他身在大别山,暗地里却特别注意打听毛泽东的消息。由于相距较远,加之敌人封锁,有关毛泽东的情况他知道得不多。

1978年,徐向前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加上他的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形式上与此前几任国防部长一样。彭、林、叶三位元帅任国防部长时,都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总参谋长则都是大将,国防部长显然是总参谋长的领导。

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

曹景行:现在树还在吗?

徐向前没真正掌握过军权之谜:有何隐情?

几年以后,徐向前才知道井冈山有个“朱毛红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再后来,他又知道江西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是毛泽东。

林彪事件后,叶剑英任国防部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74年邓小平兼任总参谋长,他们都是中央副主席,两个位置已接近平衡。徐任国防部长时,总参谋长邓小平实际上是最高统帅。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徐任何职,他都没有真正掌握军权,所以在他的回忆录干脆就没提当国防部长这回事。

然而,徐向前在汉口码头一上岸,发现大街小巷充满了恐怖气氛。他已经预感到,寻找毛泽东更为困难了。他在一家小旅店住下,第二天去找那个秘密接头的“交通站”。说是“交通站”,实际上是街面上的一个小杂货铺。他一连去了几次,远远地看去,门总关着,空无一人。

一天,他在街上突然碰到武汉军校一队的司务长李楚白,向李述说到上海的目的和这几个月的经历,特别问起毛泽东。李楚白说,他也不知道毛泽东在哪里。但徐向前在李楚白帮助下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但恰恰是毛一直没有信用的徐向前,既做过国防部长也任过总参谋长,这主要是对前四方面军总指挥历史地位的象征性尊重。1949年10后,聂、徐的地位对调了一下,徐正聂副。不过此时徐还在养病,总参工作实际上一开始就由聂代管,1950年初,聂被正式指定为代总长。

1937年改编为八路军时,四方面军的部队改编为一二五师。刘伯承为师长,徐向前是副师长。聂则为一一五师政委,地位比徐高;1937年五台分兵后,聂更获得独立领导一个战略区的机会。当徐在八路军一纵队司令、晋绥联防副司令、抗大代校长任上奔波劳碌时,聂已把晋察冀建成为“模范抗日根据地”了,他的地位和重要性超过徐向前。

这是对西路军失败的一个简单描述。那么当时西路军到底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万人几乎全军覆没呢?

中路军全军覆没,总指挥徐象谦是哪些脱离危险的?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但他没有满足于当后勤部长,很快就把军区所属的地方部队约五万人升级。这支新部队以打下运城、临汾的战绩而在1948年6月编为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打下晋中后改编为第十八兵团。1949年月4月,打下太原后,这个兵团即被彭德怀带到西北战场,徐先在太原、后在青岛养病。1948年的聂正徐副有其合理性。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路军全军覆没,总指挥徐象谦是哪些脱离危险

关键词: 彩世界注册 徐向前 全军覆没 总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