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毛泽东首推粟志裕林毓蓉,为什么最后派彭石穿

毛泽东首推粟志裕林毓蓉,为什么最后派彭石穿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2

粟裕同志:

8月11日和13日,东北边防军所属的13兵团召开两次“沈阳军事会议”,高岗与萧劲光向军师高级干部明确传达了毛泽东交与东北边防军的任务,即准备入朝作战。萧劲光回京后向毛泽东汇报了军事会议召开的情况,反映了东北边防军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难以完成毛泽东“准备于9月上旬能作战”的要求。毛泽东因此致电高岗,决定将东北边防军完成各项作战准备的时间延长至9月底。

  第一,林彪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战功颇为显着。抗日战争结束后,林彪率领大军驰骋在东北战场上,率领部队人数一度达到70余万人(不含军区部队);东北解放后,领兵挥师关内,参与指挥平津战役;平津战役结束后,又进军南下。到1950年1月,其所指挥的中南军区即第4野战军部队已达150万人(含军区部队)。他指挥的部队足迹踏遍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北京、湖北、云南、海南等14个省、市、自治区,所取得的战绩较为显赫。第4野战军在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创建了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举行了辽沈、平津、衡宝、广东等战役,先后消灭卫立煌、傅作义、白崇禧、余汉谋4个集团以及其他部队,解放东北全境、华南一部和中南广大地区,共歼灭国民党军188万余人,消灭土匪135万余人,两者合计为323万余人,林彪高超的指挥艺术深得毛泽东的赏识,毛泽东曾说他打仗的特点是又狠又刁。

八月八日

毛泽东赏识粟裕的军事指挥才干,仍然坚持要他去,但将原定到京时间推迟到8月上旬。7月10日,毛泽东又致电粟裕:“来电悉。有病应当休养可以缓来,但仍希望你于八月上旬能来京,那时如身体已好,则担任工作,如身体不好则继续休养。”不久,毛泽东又让陈毅向粟裕当面传达,明确要他担负抗美援朝作战指挥任务。

  原标题:中国人民志愿军主帅任命的曲折内幕

8月30日,面对朝鲜局势呈进一步严峻的趋势,代替粟裕负责暂时指挥边防军的高岗十分焦急。他虽然是东北军区司令员,但实际并不懂军事,更没有指挥过大规模战役的经历。然而他深知,边防军统帅至今未到职,使各项准备工作很不充分,这必然影响即将到来的作战。因此,他致电军委和毛泽东:"建议指挥部队的统帅与专门人才早日来东北,以便作充分准备。"

此时,与朝鲜人民军交战的美军还没有越过“三八线”,朝鲜局势还不很明朗,还没有到主帅必须立即出马的地步。

  这时粟裕身体状况不好,高血压、肠胃病、美尼尔氏综合症时常折磨着他。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恐怕顶不下来,耽误大事,粟裕致电毛泽东,提出是不是可以考虑另外的同志。毛泽东仍坚持要粟裕去。7月10日,毛泽东复电粟裕并告陈毅、饶漱石,让他养病缓来,但仍希望他于8月上旬来京。毛泽东之所以如此回电,主要是因为部队的调动部署需要1个月左右,到8月上旬结束,粟裕到时领受任务还来得及。

黄炎培说:支援军那是派出去的。谁派出去支援?国家吗?我们是不是要跟美国宣战?毛泽东听后说道:有道理!我们不是跟美国宣战,不是国与国宣战,我们是人民志愿的,这是民间的事,人民志愿帮助朝鲜人民的。毛泽东说着,拿起笔来将"支援"两字改写成"志愿"。

粟裕

  8月下旬,粟裕由青岛转往无锡疗养,9月初又经上海回南京家中疗养。直到10月初中央决定志愿军出兵之时,他一直在养病。

抗美援朝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后,"联合国军"投入到战场上的总兵力增至69万余人,中朝人民军队总兵力增至112万余人,其中志愿军为77万余人。虽然此时志愿军兵力超过周恩来"加强边防军的计划",但相差仅7万,差距不大。

因为粟裕需养病,毛泽东专为他而设的两个副手萧劲光和萧华也就可以不急于到职了。因此,东北边防军的指挥机构也就暂时没有建立起来,周恩来深为焦虑。经周恩来、聂荣臻建议,毛泽东批准东北边防军暂归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指挥,日常训练工作暂由13兵团统一组织,由邓华兼任兵团政委。

抗美援朝志愿军主帅任命的历史过程时间:2015-08-20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本文字数:7865字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

罗瑞卿同志带来的信收到了,病情仍重,甚为系念。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休养地点,如青岛合适则在青岛,如青岛不甚合适,可来北京,望酌定之。

经过一番紧急运筹与决策,毛泽东决定改派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挂帅,率东北边防军立即出征朝鲜。10月8日,毛泽东颁发命令,“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同时正式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但边防军装备急需大量补充,编制有待调整,8月底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困难很大。15日,高岗向毛泽东致电反映了这一情况。18日,毛泽东致电高岗,将边防军训练和其他工作的完成时间延长至9月底。然而,8月底人民军进攻釜山受阻,加之,美军在釜山已构筑坚固的防御,很可能抽调机动的部队对人民军实施反击。为应对时局的变化,中共中央一方面对朝鲜战局作出长期化判断,一方面要求军委集中12个军以便机动,来应对可能到来的战争。按照中央预先的第二种判断,朝鲜战争长期化局面的出现促使中央很快地积极准备。因为这种准备即将成为现实。

8月11日及8月13日分别召开的这两次会议,因连续在沈阳举行,通常被合称为"沈阳军事会议"。从萧劲光、高岗等人的发言可以清楚地看出,这时东北边防军的任务更加明确,即准备入朝作战。

志愿军出征朝鲜后,经过7个多月的较量,美国意识到长期陷于朝鲜战场不利,因而谋求同中朝方面举行停战谈判。毛泽东也通过彭德怀的实战,深感以现有武器装备难以歼灭美军的重兵集团,便接受了谈判的请求。交战双方于1951年7月10日在“三八线”上的开城举行第一次会议。此后,双方打打停停,但再也没有发生前5次战役规模的大兵团作战。

  林彪"是比彭德怀要适当的人选"中央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后,林彪积极参与东北边防军的组建工作,在用人问题上提出宝贵意见。

后来美国军队与志愿军直接交手后,他们知道遇到的是"中共正规军",而不是什么"志愿军"。但是他们也承认了志愿军这个名字,因为他们害怕把战争扩大,以此表明自己不是和新中国开战,中、美两国还未进入战争状态,以安抚其国内人民及其盟国。关于中国以人民志愿军名义参战,美国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一书说:"中共政府给这些部队起了一个好名--'志愿军'。中国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两全其美。"

9月15日,朝鲜局势异常严峻起来。美军从朝鲜半岛西海岸的仁川港登陆,全线进抵“三八线”,将朝鲜人民军主力隔断在“三八线”以南,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遭到重大损失。

  毛泽东认为,如果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国。因此,对朝鲜不能不帮,时机当然还要适当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此时,他明确提出,边防军8月内可能没有作战任务,但应准备于9月上旬能作战,并要求各部与本月内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待命出动作战。

毛泽东无奈,再选林彪

但此时,粟裕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不能担负重大战争的指挥重任,毛泽东不能不在入朝部队最高指挥员人选上做第二手准备,开始考虑让中南军区司令员、原四野统帅林彪率军出征。然而林彪也有病在身,正在休养。

  第二,粟裕对出兵朝鲜有所准备。据《粟裕传》记载,粟裕接到新任务后立即着手准备工作,要华东军区司令部选配作战的参谋、通信班子,要华东空军的蒋天然调查研究侵朝美军的飞机数量和作战能力,并向中央军委建议增调原准备用于攻台作战的3野第9兵团参战。他说:"毛主席一定要我去,我就不能推辞了,我还是要去。"第三,中共中央为粟裕配备了得力的左膀右臂。中央军委《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在确定粟裕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同时,任命萧劲光为副司令员,萧华为副政治委员。这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深思熟虑和知人善任。萧劲光既是毛泽东极度信任的将领,又是粟裕的老相识、老朋友。解放战争中,萧劲光历任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第一参谋长、东北军区副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司令员、第4野战军第12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从职务上看,长期是林彪的助手。萧华是萧劲光的老搭档,两人共事很久,关系很融洽。在选边防军副司令员的问题上,毛泽东理应考虑到以下4个因素。首先,此人必须来自4野,因为4野占东北边防军的绝大多数;其次,此人在4野应有足够的威望,能够协助粟裕压得住4野的"骄兵悍将";再次,此人应是毛泽东极为信任的人;最后,此人与粟裕要有良好的关系。仔细分析,萧劲光就成为最合适的人选了。从这3人的搭配上可以看出,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对边防军指挥机构的设置经过了精心的考虑。

当时美军还没有越过"三八线",朝鲜局势不很明朗,毛泽东预计东北边防军"8月内可能没有作战任务",还没有到主帅必须立即出马的地步,所以说"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延长了原来"只同意他休息到8月中旬"的时间,要粟裕安心养病,以便尽快康复上任。

毛泽东还告诫高岗注意两点:一是“必须以现代战争观点教育部队,切记不可轻敌”;二是“对省级主要同志只讲边防,不讲其他”。这不仅再次表明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心,担心部队有轻视美军的情绪,也说明他非常要求讲究策略,避免过早暴露己方的目的。

  7月14日,粟裕旧病复发,难以坚持工作,经中央军委、华东局批准,到青岛疗养。17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报,要求粟裕于8月上旬报告身体情况,指出如病重则继续在青岛休养,不要来京,如病已愈则盼来京。由于病情加重,半个月后,粟裕按照要求向毛泽东如实报告了病情。8月1日,他托到青岛的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信中说,病情未见好转,但"又因新任务(指抗美援朝)在即","心中甚是焦虑,以致愈加不能定心休息". 8月8日,毛泽东回信说,"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毛泽东这封回信的语气和上两封电报的语气明显不同。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这时朝鲜人民军已解放朝鲜南部90%以上的地区和92%以上的人口,美军和南朝鲜军被压缩至仅有1万平方公里的地域。战争局势有利于人民军,中国不急于出兵;第二,为了统筹部队集结后的指挥和后勤保障问题,东北边防军实现了统一指挥,边防军指挥机构的成立时间可稍稍推迟。7月22日,周恩来与聂荣臻联名向毛泽东提议,边防军先归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指挥并统一一切供应,将来粟裕、萧劲光、萧华去后,再成立边防军司令部。第2天,毛泽东批示予以同意。

问好!

因医生认为这种病并不是短期能够治愈的,粟裕又分析“依目前局势发展似有一时期之间隙”,也就是东北边防军还不需要马上出国作战,因而向毛泽东请求给予更长的休息时间。

  1950年7月7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主持召开保卫国防问题会议,研究保卫国防、组建东北边防军问题。同日,中央军委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将会议决议报告毛泽东,提出"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毛泽东当日批复表示同意。10日,周恩来主持召开第二次保卫国防会议。13日,根据以上两次会议精神,中央军委正式形成《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当天得到毛泽东批准。《决定》对粟裕拟任职务予以重申。

与此同时,为了保障大城市和工业基地安全,军委还制订了防空计划,将三个航空兵师、十五个高射炮团和一个探照灯团,分别部署于东北及沿海大城市,担任对空防御。

也就在7月10日这一天,周恩来再次召开国防会议,增设萧劲光为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员,萧华为副政委。三天后,中央军委正式确定13兵团和42军等部组成东北边防军,明确了东北边防军的地位。东北边防军是应朝鲜战争而预先筹划组建的战略方面军,与一般性质的边防部队截然不同,它的组成是从全国其他野战军中抽调而来。

  第一,粟裕确实有病,不能正常工作。粟裕一生6次负伤。

中共中央已初步决定边防军以志愿军名义正式出国作战,并令边防军做好了随时出动的准备,但入朝部队最高指挥员人选还未确定,毛泽东面临最棘手的问题。

粟裕前往青岛三天后,毛泽东又于7月17日为中央军委起草致电华东局以及三野前委副书记唐亮等人并转告粟裕,要求粟裕8月上旬报告身体状况,说如果痊愈,必须迅速前往北京接受新任务。

  战伤的后遗症和过度的紧张劳累使他患有多种病症。据他本人回忆,在淮海战役期间,他曾7昼夜没有睡觉,后来引发了美尼尔氏综合症,仍带病指挥。战役结束后,病情加重,连七届二中全会也没有参加。新中国成立后,粟裕身体并不好,但解放台湾和华东方面的军事重任在肩,仍然坚持工作。1950年7月中旬,粟裕旧病复发,不仅无法坚持工作,甚至左右环视都困难,吃饭时要把饭菜摆在正面一条直线上。12月,粟裕由夫人楚青陪同去苏联治病,经过1个月的初步检查,诊断为长期过度紧张、疲劳、受伤次数过多(且有2次伤及脑神经),致造成经常头疼,需要较长时间的治疗休养。经过手术和疗养,到1951年8月,身体才基本痊愈。

粟裕信中所说的"新任务"即指抗美援朝指挥作战。尽管病情严重,他还是表示:在"目前局势发展似有一时期之间隙"的情况下(毛泽东也认为8月内可能没有作战任务),请假休养较长时间后,能早日恢复工作,即履行东北边防军司令兼政委的职责。

1958年2月14日,周恩来、陈毅、粟裕等人一起组成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往朝鲜访问。一行人冒着鹅毛大雪拜谒了志愿军烈士陵园,向牺牲在朝鲜的烈士们敬献了花圈,为抗美援朝战争画上了句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实,在保卫国防会议召开的前一天,毛泽东就已致电粟裕并告陈毅、饶漱石,要求粟裕于7月18日到北京接受重要任务。

高岗焦虑:建议指挥部队的统帅早日来东北。毛泽东无奈,粟裕之外,又加林彪为司令员人选。

那么,毛泽东最初为何属意粟裕作为志愿军统帅的最佳人选?后来,林彪和粟裕又为何同时成为主帅人选?最后时刻,毫无准备的彭德怀又为何会出任志愿军司令员?本期档案揭秘,李涵为您讲述:抗美援朝志愿军主帅人选更迭之谜

  那么,粟裕没有挂帅出征,是托病请辞,还是病情突然加重、不能赴任呢?综合各种材料来看,后者的可能性较大。

毛泽东

1953年7月,彭德怀又到朝鲜,但已不是指挥作战,而是代表中朝一方与美军签署了停战协定,交战双方的兵锋最终停滞在“三八线”,抗美援朝由此结束。多数志愿军部队奉命回国,部分留下保障停战协定的实施。1957年12月,毛泽东决定从朝鲜撤回全部志愿军部队,提出在1958年内分三批撤回。时为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粟裕抗美援朝挂帅虽然未能成行,却成为撤回志愿军的主要执行者之一。

  任命主帅是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战略决策的重要环节。由谁出任主帅一直是出国作战前中央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当时,首先考虑的是粟裕,其次是林彪,最终决定让彭德怀挂帅出征。梳理主帅任命的历史过程,能够从一个侧面了解中共出兵朝鲜的决策过程。

但直到此时,粟裕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不能不在入朝部队最高指挥员人选上做第二手准备,开始考虑让中南军区暨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率军出征的可能性。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在其著作《第一次较量》中说:"军委反复考虑了入朝部队最高指挥员的人选,开始倾向于粟裕。因粟裕正在青岛养病,后考虑让林彪去。"后来,徐焰进一步指出:"毛泽东最初考虑由粟裕担任志愿军的统帅,后来属意林彪。"

此时,美军还没有越过“三八线”,主帅人选的确定依局势来看还可以再等几个月。毛泽东在等待粟裕和林彪病情好转,几个月后,无论是粟裕还是林彪,谁的病情稳定一点,再决定由谁出马不迟。因此,他于9月3日回复高岗,说“林、粟均病,两萧此间有工作,暂时均不能来,几个月后则有可能,估计时间是有的”。他还要求高岗迅速考虑组建东北边防军司令部的事宜。然而,因为最高指挥员人选始终未定,高岗又不熟悉野战军事务,东北边防军指挥机构始终未组建——后来局势恶化,毛泽东指派彭德怀担任司令员时,在来不及组织指挥机构的情况下,彭德怀只得利用13兵团司令部,将其改作志愿军的指挥部。

  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何时把林彪纳入志愿军主帅人选的呢?根据目前公布的资料推断,时间应该在1950年8月底至9月初。8月30日,高岗通过朝鲜方面传来的消息和我方外交人员送来的情报写出《朝鲜战线情况报告》,并报送毛泽东。《报告》"建议指挥部队的统帅与专门人才早日来东北,以便作充分准备".毛泽东于9月3日复信高岗,"林、粟均病,两萧此间有工作,暂时均不能来,几个月后则有可能,估计时间是有的。"这说明,除粟裕之外,毛泽东在主帅人选中已把林彪作为一个重要考虑对象。

为加强东北边防军,周恩来在毛泽东的指示下,多次与军委各部门会谈。9月3日,周恩来将会谈确定的《关于加强边防军计划的报告》上报给毛泽东和刘少奇,内容如下:

粟裕于7月6日深夜便接到毛泽东的亲拟急电,随后又接到了中央军委的任命通知。但遗憾的是,这时他的身体状况很差,主要源于两个原因:一是早年负伤次数过多。他曾6次负伤,尤其是1930年2月头部受重伤后,头颅内一直留有三块残碎弹片,直至去世火化时才被发现。二是长期高强度指挥作战,以致过度劳累。年仅43岁、正当壮年的粟裕患有高血压、肠胃病和美尼尔氏综合症,经常头晕头痛,靠戴健脑器工作。淮海战役中,他曾连续七天七夜没有睡觉,病痛发作时健脑器也失去作用,不得不躺在担架上指挥。大半年的攻台作战准备后,粟裕旧病复发。得知毛泽东亲自点将,交给他抗美援朝的新任务后,他深感这是毛泽东的信任,理应勇挑重担,但又考虑到身体状况,恐怕顶不下来。因此,粟裕回电毛泽东,说明了病情,提请考虑另外的同志。

  此时作出换人考虑固然与粟裕的身体状况有关,但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考虑更多的应该是朝鲜战局的发展。8月初,人民军胜利进军时,毛泽东就估计到,美国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很可能会从朝鲜腹背发动登陆作战并扩大战争。

随后,高岗于8月13日至14日主持召开了东北边防军高级干部会议,对边防军的任务、出国作战的目的和意义、军事准备的要求等进行了动员和部署。东北边防军师以上主要领导均参加了会议,高岗受军委委托在会上作了报告,萧劲光、萧华和邓华均在会上作了讲话。高岗说:

开始集结第一批军队后,毛泽东已经想好了统率入朝军队的最高指挥员,便是中央军委委员兼三野前委书记、攻台总指挥粟裕。7月6日深夜,毛泽东亲笔拟写一份给粟裕的电报,召他前来北京接受新的重任,要求粟裕于7月18日到北京。这一电报署名“毛泽东”而非“中央军委”,不仅表明他与美军作战的决心,也说明他对粟裕的格外倚重。与阻挠攻台的美军第七舰队作战,尚不具备海空军条件,但对于陆地交锋,毛泽东相信:国内战争中歼灭美械装备国民党军最多,攻台作战准备中又对海陆空联合作战已有相当认识和研究的粟裕,能够出奇制胜,再展神威。

  在"这种准备即将成为现实"的情况下,任命主帅成为摆在中共中央面前的一个较为紧迫的问题。据时任总参作战部参谋王亚志回忆,在当时的中共将领中,能指挥多兵团协同作战的有6人,即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粟裕和陈赓。那么,粟裕之外,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为什么这时只把林彪加入考虑对象呢?

"如果美国侵略者占领了朝鲜,毫无疑问,一定会准备力量,来进攻我们的东北与华北,进攻我们的祖国。那么我们究竟是让它打下朝鲜,让准备力量,增加气焰,等它打到中国来的时候再去消灭它呢?还是现在争取主动,配合朝鲜人民军,在国土以外,消灭敌人,保卫自己好呢?

面对美军可能在仁川登陆的严峻局面,代替粟裕负责暂时指挥东北边防军的高岗十分焦急。他虽然是东北军区司令员,但实际并不懂军事,更没有指挥大规模战役的经历。他清楚,边防军统帅至今未到任,各项准备工作很不充分,必然影响即将到来的作战。因此,他致电毛泽东:“建议指挥部队的统帅与专门人材早日来东北,以便作充分准备。”

  "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军势如破竹。但美国很快出兵朝鲜,干涉朝鲜内政。此时,中共中央对朝鲜战局的发展作出两种判断。一是北朝鲜军队继续顺利向南推进,驱逐美国军队,歼灭南朝鲜军队,解放全朝鲜,结束战争;二是美国迅速向朝鲜投入部队,阻止北朝鲜军队南进,战局呈僵持状态。中共中央认为,无论出现哪种情况,中国都应有所准备。出现第1种情况,中国则"备而不用".出现第2种情况,中国则"应该很快地积极准备".

显然,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这个重大策略是正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国家的军队,是官方的,如果东北边防军以此名义出国参战,这就表明是国家派出去的,等于中国向美国宣战。而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名义出国参战,是民间的,是群众志愿组织的。这样做,不给美国对中国宣战以口实,比较策略,对中国有利。

责任编辑:

头伤发作,粟裕病倒

粟裕休养半个月后,病情仍未见好。8月1日,遵照毛泽东两次要求他“8月上旬来电报告身体情况”的电令,他托到青岛探望的公安部长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报告自己的病情和心情。信中说:“头晕头痛症并未见好转,文件书籍均不能阅读,每日只能看看报纸,且每次不能超过二十分钟。”他说:“因新任务在即,而自己病症未见转好,心中甚是焦虑,以致愈加不能定心休息。”

在7月7日提出"志愿军"的名称之前,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最初曾想以"支援军"名义,出兵援助朝鲜人民军作战。在征求民主党派意见时,黄炎培向毛泽东、周恩来提出:自古道出师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这个仗就不好打。周恩来说:我们叫支援军,支援朝鲜人民嘛。黄炎培说:支援军那是派出去的。谁派出去支援?国家吗?我们是不是要跟美国宣战?

当时,毛泽东与粟裕的看法一致,也认为“8月内可能没有作战任务”。8月4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谈到朝鲜战争的形势时说:“如果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鲜不能不帮,必须帮助,用志愿军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8月上旬,东北边防军第一批部队13兵团与新编入的50军等部全部奉命到达指定位置。毛泽东于8月5日致电高岗,要求准备于9月上旬出国作战。

需要指出的是,边防军副司令员萧劲光、副政委萧华出席了沈阳军事会议,说明尽管海军与总政治部工作千头万绪,但他们还是能丢开手中相对次要的工作,随时就任边防军新职的。

粟裕调任东北边防军,军政双挑,出任司令员兼政委,这是毛泽东给予粟裕的一个全新的平台。军旅作家王树增说,毛泽东极为渴望用优势兵力像淮海战役歼灭国民党军那样全歼美军几个整师。而粟裕正是毛泽东心目中淮海战役“立了第一功”的人。

8月4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谈到朝鲜战争的形势时,进一步明确指出:"如果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鲜不能不帮,必须帮助,用志愿军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

粟裕指挥作战

从这封电报可以看出,毛泽东开始将粟裕、林彪两人一起作为抗美援朝的最高指挥员人选考虑了。他在等待粟裕和林彪病情好转,几个月后,无论是粟裕与林彪谁的病好一点,再决定谁出马不迟。

尽管有病在身,但接到毛泽东的多次电令后,粟裕慨然受领了任务,说:“如果毛主席一定要我去,我就不能推辞了,我还是要去。”他一面养病,一面立即着手进行新任务的准备,选配东北边防军指挥部的参谋、通信班子,安排调查侵朝美军空军的飞机数量和作战能力。

与此同时,总参谋部的作战参谋们对朝鲜战局进行反复研究后认为,美国"在仁川登陆的可能性很大"。8月23日夜间,雷英夫将这一结论向周恩来汇报后,立即得到毛泽东召见。毛泽东详细听取汇报后指出:美军在仁川登陆确实是个值得密切注意的大战略问题,并立即决定采取三项措施:检查督促东北边防军各项战备工作的情况,严令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保证随时可以出动作战。将敌人可能在仁川登陆和朝鲜人民军应该有应付最坏情况的准备,如部队主动后撤或在仁川加强布防等,告诉朝鲜和苏联方面,供他们参考。总参谋部和外交部要随时密切注视朝鲜战场情况的变化。

1952年3月,毛泽东派陈赓前往朝鲜,代替生病的彭德怀主持志愿军总部工作,彭德怀回国治疗。病愈后,毛泽东考虑到朝鲜战场己相对稳定,不需要剧烈的大兵团运动作战,便将彭德怀留在了北京,接替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他的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一职,则奉命交与副司令员邓华代理。

、兵力:11个军36个师连特种兵总队及后勤部队,共约70万人。第一线5个军15个师(除东北已集中4个军处,再调中南现在广州1个军集中东北。);第二线3个军12个师,从华东调出,10月底可集中济徐之线;第三线3个军9个师,拟从西北调出,集中时间约在年底。特种部队除已集中东北者外,新增数目见炮兵、战车项内,后勤组织在计划中。

8月8日,毛泽东收到了粟裕的信后回信说:病情仍重,甚为系念。”并同意了粟裕“批准职给予较长休息时间”的请求,写道:“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粟裕将这封信保存了多年,直到去世前一年才赠给中央文献研究室。

毛泽东详细听取汇报后指出:美军在仁川登陆确实是个值得密切注意的大战略问题,并立即决定采取三项措施:检查督促东北边防军各项战备工作的情况,严令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保证随时可以出动作战。将敌人可能在仁川登陆和朝鲜人民军应该有应付最坏情况的准备,如部队主动后撤或在仁川加强布防等,告诉朝鲜和苏联方面,供他们参考。总参谋部和外交部要随时密切注视朝鲜战场情况的变化。

第三天的会上,周恩来传达了毛泽东对形势的估计和成立东北边防军的决定。他还说,一旦边防军参战,要“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帜”。随后,宣布任命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编入东北边防军的首批部队,除已集结东北的42军等部外,还有原四野13兵团。13兵团是从其他野战军抽调部队设立的全军战略预备队,原本准备情况危急时用于攻台。朝鲜战争一爆发,它便被派上新的用场,返回当年的征战之地东北。

应当指出的是,东北边防军原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指挥,此时暂归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代替指挥,同样清楚地表明,东北边防军是野战军、大军区级单位,粟裕与高岗的军内级别是等同的,如同边防军的后勤司令员李聚奎可以改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长,显然二者是平级的。

预设已久的东北边防军最终公开打出了“志愿军”旗号,但司令部指挥机构一直没有建立起来,而出国作战在即,临时上阵的彭德怀已没有充裕时间进行组织。毛泽东只得决定以边防军所属的13兵团指挥机构升格为志愿军总部。第二天,志愿军正式跨过鸭绿江出战。

最终志愿军出动时,他们没有到职,最关键的因素是粟裕因病未能到任,作为中央专门为粟裕挑选的"作战上来说较为有利"的副手萧劲光、萧华,也就没有必要出动了。同时也说明,为有利于作战,方面军指挥机构的建立只能由主官牵头,否则萧劲光、萧华完全可以先行建立指挥机构,然后等待粟裕到任即可。

原标题:抗美援朝志愿军主帅人选更迭之谜

但是粟裕休养半个月后,病情仍未见好,他心急如焚。8月1日,粟裕特地托到青岛探望的公安部长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报告自己的病情和心情。信中说:

林彪

军委决定将东北边防军暂归高岗指挥,"将来粟、萧、萧去后,再成立新的边防军司令部"。可见,此时军委在等待粟裕病情好转,尔后前往东北组建指挥机构,因而一切只做临时性的安排。

1950年6月,粟裕正在统率三野部队等共65万人积极备战、准备攻台。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美国宣布出兵朝鲜,并下令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协防台湾。鉴于朝鲜局势日趋严峻,毛泽东被迫决定推迟攻台作战,决定将主要战略方向由东南转向东北。

后来美国军队与志愿军直接交手后,他们知道遇到的是"中共正规军",而不是什么"志愿军"。但是他们也承认了志愿军这个名字,因为他们害怕把战争扩大,以此表明自己不是和新中国开战,中、美两国还未进入战争状态,以安抚其国内人民及其盟国。关于中国以人民志愿军名义参战,美国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一书说:"中共政府给这些部队起了一个好名--'志愿军'。中国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两全其美。"

第二天,即7月7日,毛泽东决定正式组建东北边防军,准备出国作战。他委托主持军委工作的副主席周恩来召开国防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国防问题。总部与各兵种主要负责人,包括朱德、聂荣臻、罗荣桓、杨立三、萧华、萧劲光等悉数与会。此时,时为中南军区司令员的林彪因病到北京休养。因已集结到东北的部队与计划中的首批部队主要是原四野的人马,林彪也被安排参加了国防会议。

"我们曾经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曾经消灭了八百万美蒋军队。现在党和人民要求我们去消灭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军队。我们应该勇敢地担负起这一光荣的战斗任务。"

为加强东北边防军,周恩来奉毛泽东之命,多次与中央军委各部门会谈。9月3日,周恩来将会谈确定的《关于加强边防军计划的报告》上报给毛泽东。报告确定归东北边防军建制的兵力是“11个军36个师连特种兵总队及后勤部队,共约70万人”,预备继续补充的人数为“准备20万人”。报告还作了必要的战争伤亡准备事宜,“卫生组织照20万人伤亡布置,医药器材照70万人准备”。这一伤亡的准备,超过国内战争任何一次战役的规模。解放军在辽沈战役中伤亡6万余人,淮海战役中伤亡13万余人,合计才接近20万人。周恩来正是以这两次战役的伤亡总数作参考,来准备抗美援朝卫生组织。

显然,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这个重大策略是正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国家的军队,是官方的,如果东北边防军以此名义出国参战,这就表明是国家派出去的,等于中国向美国宣战。而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名义出国参战,是民间的,是群众志愿组织的。这样做,不给美国对中国宣战以口实,比较策略,对中国有利。

但粟裕的病情日益加重,不仅无法工作,甚至左右环视也困难,吃饭时要把饭菜摆在正面一条直线上。他不得不向毛泽东请假治疗,力求尽快康复。临行前,粟裕带病主持三野会议,研究了朝鲜战争问题,并对其余各项大事作了必要的部署。

8月8日,毛泽东收到了粟裕托罗瑞卿转交的信,对粟裕的病情十分关切,当即复信: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出兵朝鲜,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而在志愿军统帅的人选上,毛泽东颇费了一番脑筋。

从这一计划可以看出,中央军委是准备与美军大打的。从兵员数量来看,东北边防军辖11个军36个师连特种兵总队及后勤部队,共约70万人;从预备伤亡的准备来看,按"20万人伤亡布置",这已超过了国内战争任何一次战役的规模了。解放战争的大决战中,辽沈战役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淮海战役解放军伤亡13万余人,两次战役的伤亡加起来才接近20万人。显然,军委是按这两次战役的伤亡总数来准备朝鲜战争的卫生组织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还给粟裕精心挑选、配备了两个得力的军政副手。一个是原林彪东北民主联军的副司令员、时为海军司令员的萧劲光,一个是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的副手、政治部副主任萧华。他们两人在解放战争中合作共事,一道主持接近朝鲜的南满军区,与林彪的东北野战军主力“南拉北打”,不仅熟悉首批编入东北边防军的13兵团与42军,也熟悉东北与朝鲜的气候、地理等条件,能给粟裕的指挥提供诸多帮助。

在7月7日提出"志愿军"的名称之前,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最初曾想以"支援军"名义,出兵援助朝鲜人民军作战。在征求民主党派意见时,黄炎培向毛泽东、周恩来提出:自古道出师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这个仗就不好打。周恩来说:我们叫支援军,支援朝鲜人民嘛。

与此同时,毛泽东注意到美军可能在仁川登陆,这是个值得密切注意的大战略问题。他立即决定采取三项措施,其中之一便是“检查督促东北边防军各项战备工作的情况,严令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保证随时可以出动作战”。8月底到9月初,毛泽东一面等待粟裕病情好转,一面也开始充实东北边防军的力量,以11个军60万人作三线配置,准备参战。

8月中旬,第三野战军主力9兵团奉军委命令开至津浦铁路线,第一野战军主力19兵团也奉命开至陇海线,均处于机动位置上待命。

第四天,国防会议的决议事项得到毛泽东批示同意后,中央军委随即开始着手实施,包括通知粟裕准备就任新职。

、补充兵员:准备20万人,从华东、西南保留复员壮丁10万到12万,从东北、华北等新区及河南于明年春季动员10万人。

因为最高指挥员人选未定,相应东北边防军指挥机构的人选也未确定,致使后来局势突然恶化时,不得不临时匆匆指派彭德怀担任司令员。在来不及组织指挥机构的情况下,彭德怀只好利用13兵团的司令部作为志愿军的指挥部了。

显然地,在国土以外消灭敌人,是有利于我们,有利于我们的朋友,有利于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争取和平民主的事业的。"

从7月7日周恩来提出东北边防军一旦参战,则"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帜",到8月4日毛泽东再次明确指出"用志愿军形式",以及萧劲光、高岗等人关于边防军准备以"志愿军"名义出国作战的讲话,均有力地说明中共中央、军委在组建东北边防军时,就曾考虑和提出,一旦赴朝参战,即采用志愿军的名义。而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实际上也就是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这是一种战略上的决策,也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

8月上旬,13兵团第38军和第39军由河南、第40军由广东进至东北边境地区,完成集结任务。之后,军委又调第四野战军第50军及部分高炮部队、工兵部队编入边防军。至此,边防军第一批各部已全部到达指定位置。

"在此休息期间除两手已不如在宁(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总部驻地南京)时之颤抖外,头晕头痛症并未见好转,文件书籍均不能阅读,每日只能看看报纸,且每次不能超过二十分钟,出外游览超过一小时,亦即头晕目眩不能支持,但因新任务在即,而自己病症未见转好,心中甚是焦虑,以致愈加不能定心休息。

毛泽东知道林彪有病也是实情,当时,美军还没有越过"三八"线,主帅到位的情况依局势来看还可以再等几个月。因此,他于9月3日复高岗8月30日电,指出:"林均有病,两萧此间有工作,暂时均不能来。几个月后则有可能,估计时间是有的。"

、后方勤务:关于被服、帐篷、鞋袜、干柴、油盐等等,均照70万人准备。汽车准备分批购置一万辆,汽油照一年需要购存。卫生组织照20万人伤亡布置,医药器材照70万人准备……

粟裕将这封毛泽东的亲笔信保存了多年,在1983年4月才赠给中央文献研究室,同时亲笔做了如下说明:"这是1950年我在青岛休养时向主席写信报告我的病情后主席给我的回信。信中所指新任务是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因我的病经久未愈,后来改由彭德怀去担任了。"

需要指出的是,边防军副司令员萧劲光、副政委萧华出席了沈阳军事会议,说明尽管海军与总政治部工作千头万绪,但他们还是能丢开手中相对次要的工作,随时就任边防军新职的。最终志愿军出动时,他们没有到职,最关键的因素是粟裕因病未能到任,作为中央专门为粟裕挑选的"作战上来说较为有利"的副手萧劲光、萧华,也就没有必要出动了。同时也说明,为有利于作战,方面军指挥机构的建立只能由主官牵头,否则萧劲光、萧华完全可以先行建立指挥机构,然后等待粟裕到任即可。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2

毛泽东听后说道:有道理!我们不是跟美国宣战,不是国与国宣战,我们是人民志愿的,这是民间的事,人民志愿帮助朝鲜人民的。毛泽东说着,拿起笔来将"支援"两字改写成"志愿"。周恩来说:对,世界上有许多志愿军的先例,马德里保卫战就有各国的志愿兵。黄炎培频频点头,笑道:师出有名则战无不胜。此后,"志愿军"的名称就定下来了。

另外,军委设立的东北边防军70万人的规模,与粟裕指挥台湾战役准备的最大兵力16个军65万人一样,无论从兵员数量还是从直属军委领导来看,都是典型的野战军级别单位。有人以"边防军规模很小,不能与志愿军相提并论"的说法,认为粟裕任司令员的边防军是兵团级单位,甚至无视粟裕此前统率攻台大军65万人的事实,认定他只是兵团级将领,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毛泽东于8月5日致电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边防军各部现已集中,8月内可能没有作战任务,但应准备于9月上旬能作战。请高岗同志负主责,于8月中旬召集各军师干部开会一次,指示作战目的、意义和大略方向,叫各部于本月内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待命出动作战。务使士气旺盛,准备充分,部队中的思想问题必须予以解答。

"边防军出动时,到朝鲜去是志愿军的名义出现,穿朝鲜服装,用朝鲜番号,打朝鲜人民军的旗帜,主要干部改用朝鲜名字。这样的处置,可以使朝鲜人民喜欢,又很策略。"

周恩来说:对,世界上有许多志愿军的先例,马德里保卫战就有各国的志愿兵。黄炎培频频点头,笑道:师出有名则战无不胜。此后,"志愿军"的名称就定下来了。

从7月7日周恩来提出东北边防军一旦参战,则"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帜",到8月4日毛泽东再次明确指出"用志愿军形式",以及萧劲光、高岗等人关于边防军准备以"志愿军"名义出国作战的讲话,均有力地说明中共中央、军委在组建东北边防军时,就曾考虑和提出,一旦赴朝参战,即采用志愿军的名义。而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实际上也就是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这是一种战略上的决策,也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

毛泽东于7月23日复电表示同意,批准东北边防军暂归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指挥,并统由东北军区供应,边防军后勤司令员李聚奎改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长。边防军的日常训练工作暂由13兵团统一组织,并先后任命洪学智、韩先楚为13兵团副司令员,赖传珠因离职养病,由邓华兼任兵团政委。

然而林彪此时也有病在休养。自1950年上半年解放海南岛以后,担任中南军区司令员的他基本上不管中南军区的事情了,下半年还到了北京。毛泽东给林彪带去了几次口信,以征询的方式表明中央要求其出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准备出国作战的意图。9月初,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政务参赞柴成文从朝鲜回国,写了一个《汇报提纲》给周恩来,周恩来让柴成文去向林彪汇报。柴成文猜测毛泽东那时可能是想让林彪率兵出征的,所以周恩来才让他去给林彪汇报。林彪则将自己每晚失眠,怕风、怕光、怕声音,身体虚弱多病等情况上报毛泽东。

……

我们当令萧劲光、邓华、萧华参加这次会议。"显然,鉴于粟裕需休养,而各项准备工作又不容松懈,毛泽东只得令萧劲光、萧华先去部队熟悉情况,并做必要的战前动员。

出国时的志愿军和东北边防军第一线的兵员数量差不多。7月13日边防军成立时第一批部队25.5万人,后来边防军以志愿军名义出动,参加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时是26万人。到参加第二次战役时志愿军部队增加到38万人,但还是大大少于周恩来9月3日"加强边防军"计划中的11个军70万人的规模。直到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时,总兵力才达到14个军,在朝鲜投入的兵力才超过周恩来9月3日的"加强边防军的计划"。

毛泽东首推粟志裕林毓蓉,为什么最后派彭石穿入朝?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8月中旬,第三野战军主力9兵团奉军委命令开至津浦铁路线,第一野战军主力19兵团也奉命开至陇海线,均处于机动位置上待命。

8月11日,根据毛泽东8月5日的指示,边防军所属13兵团召开各军、师干部会议,听取部队情况汇报。边防军副司令员萧劲光也遵照军委命令专程从北京赶来出席会议,并宣布了边防军未来的作战任务是:"准备赴朝鲜作战,支援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部队出国作战时将使用'志愿军'的名称。同时中国不准备对美公开宣战。"

与此同时,总参谋部的作战参谋们对朝鲜战局进行反复研究后认为,美国"在仁川登陆的可能性很大"。8月23日夜间,雷英夫将这一结论向周恩来汇报后,立即得到毛泽东召见。

……

出席沈阳军事会议的萧劲光返回北京后,向毛泽东汇报了军事会议召开的具体情况,并反映了东北边防军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毛泽东据此于8月18日致电高岗,首先肯定了高岗在军事会议上所作报告的正确性,同时决定边防军延长至9月底完成各项出动准备,这份《关于边防军务必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给高岗的电报》中说:"萧劲光来告边防军的各项问题都可以解决;边防军完成准备的时间可延长至9月底,请你加紧督促。"

据医生及一些患神经衰弱症之同志谈,此种病非短期所能治愈,愈重则治疗愈费时日,职以为依目前局势发展似有一时期之间隙,因此请求能批准职给予较长的休息时间,以便于专心休息以期早日恢复工作。"

出席沈阳军事会议的萧劲光返回北京后,向毛泽东汇报了军事会议召开的具体情况,并反映了东北边防军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毛泽东据此于8月18日致电高岗,首先肯定了高岗在军事会议上所作报告的正确性,同时决定边防军延长至9月底完成各项出动准备,这份《关于边防军务必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给高岗的电报》中说:"萧劲光来告边防军的各项问题都可以解决;边防军完成准备的时间可延长至9月底,请你加紧督促。"

周恩来也在会上指出:"如果美帝将北朝鲜压下去,则对和平不利,其气焰就会高涨起来。要争取胜利,一定要加上中国的因素,中国的因素加上去后,可能引起国际上的变化。我们不能不有此远大设想。"可见,毛泽东与周恩来都强调了出兵朝鲜的必要,毛泽东还再次明确指出东北边防军出动时"用志愿军形式"。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首推粟志裕林毓蓉,为什么最后派彭石穿

关键词: 教育 朝鲜 毛泽东 彭德怀 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