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叶剑英为何向粟裕表示:养身体,准备接大班!

叶剑英为何向粟裕表示:养身体,准备接大班!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2

粟裕将军就像是一个天生为战场指挥而生的一个天才一样,战场环境就像是他的温床,似乎这样会更加激发起来他的斗志和潜能一样。所以,这么一个军师天才,理所当然地在我们新中国的成立上添上了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

粟裕赶快和旁边的一个人说话,装作没听见,谁知那位副团长不理解粟裕的意思,真的以为他没听见。又说一遍:“粟裕同志,咱们集合全体代表,请江青同志作指示吧。”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由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纪登奎出面把粟裕大将请出来,由其出谋划策。粟裕果然不辞劳苦。带了几个军事参谋跑到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经军科院等专家看过后予以肯定。可能是这些原因,林彪集团在“文革”中没有猛烈地打击迫害粟裕。

国民党派大量军队防护的地方一直就是在山东那边,这里特别有利于国民党在南京调令军队,而粟裕的所在的军队也一直是出于非常险恶的位置。

在别人看来,粟裕这回是听清楚了,可他依然和那位同志说话,没理这个茬儿,江青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粟裕的意思,便站起身,愤愤地走了。有人说,粟裕的耳朵很灵的呀,怎么就是没有听见要请江青同志讲话呢?

在别人看来,粟裕这回是听清楚了,可他依然和那位同志说话,没理这个茬儿,江青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粟裕的意思,便站起身,愤愤地走了。有人说,粟裕的耳朵很灵的呀,怎么就是没有听见要请江青同志讲话呢?

目前尚未找到粟裕的回电,但他显然称病拒绝入京,故毛泽东7月10日再次致电:“来电悉。有病应当休养可以缓来,但仍希望你于8月上旬能来京,那时如身体已好,则可担任工作,如身体不好则继续休养。”

7月6日夜毛泽东致电粟裕:“现有重要任务委托粟裕同志执行,请粟于7月16日前将三野事务处理完毕,于7月18日来到北京接受任务,粟来时可带随身秘书及参谋人员数人。”

毛泽东说“粟裕有战功”

6月23日,粟裕在给毛泽东并中央军委的报告中再次请辞,并暗示了请辞的理由。粟裕报告说:

这个专家也去看过,没有得出来任何的结果。村子李曼的老人们说,这些树其实都是粟裕大将军的英魂化成的,所以现在将军走了,这树也就留不住了!

图片 1

粟裕赶快和旁边的一个人说话,装作没听见,谁知那位副团长不理解粟裕的意思,真的以为他没听见。又说一遍:“粟裕同志,咱们集合全体代表,请江青同志作指示吧。”

让林彪异常常感叹的是那场莱芜战争,苏中战争以及孟良崮战争,这可谓是神仙下凡才能做到的难事,竟然这都让粟裕给攻打了下来。新中国成立后,可以说有一大半的江山全是粟裕打下来的,他功不可没,所以在建立好国家后,上将非他莫属。

1958年军队发生了一次反对教条主义的运动,粟裕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撤掉了总参谋长的职务。此后他被调到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这实际上是个闲职,也就是没有了在军事第一线工作的权力。到了“文革”中,在有些人看来他不过是一只“死老虎”,斗争的锋芒主要不是针对他了。更重要的是,毛泽东说“粟裕有战功”。

在7月7日中共中央正式做出成立东北边防军决定之前,确定由正在筹备台湾战役的总指挥粟裕担任东北边防军的领导职务。

叶还要军事科学院组织一个班子,随粟裕下部队去搞调查研究。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和政委纪登奎把粟裕请出来,请其为对付苏联出谋划策。

谢富治逝世八年之后,其罪行被公诸于世,于是党中央决定开除他的党籍,撤销对他的悼词,并将其骨灰移出八宝山革命公墓,并揭下覆盖在表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XLW

图片 2

在“文革”中,粟裕虽然上了“黑名单”,但这位开国大将却没有受到冲击。在庐山会议上他“一声不吭”,在江青面前他“装聋作哑”,这是他的机智沉着。人们更想知道的是:是谁保护了他?他对“文化大革命”的态度是怎样的?他与林彪、“四人帮”集团又是如何相处的?

不过我们抛开政治谈军事的话,在当时的我军之中,能指挥大团作战的人,恐怕就只有林彪和粟裕两个人了。而且他个人是没有进过任何的军校进行学习过的,所以称之为天才其实是丝毫不为过的。但是在1984年的时候,这颗耀眼的星星却陨落了。

林彪在开幕会上作了一个很有点火药味的发言,他攻击那些同意不设国家主席的人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地位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会议刚开始不久,江青说是要到军队代表团看看,粟裕听了没有理会。江青不甘心,便自己闯到解放军代表团住地,粟裕只好应付。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位代表团副团长,而代表们均分散在各自房间看文件,谈话间,一位副团长慑于江青的“威势”。当着江青的面提醒粟裕说:“粟裕同志,是不是把代表团集中起来,请江青同志给大家讲讲话。”

让林彪异常常感叹的是那场莱芜战争,苏中战争以及孟良崮战争,这可谓是神仙下凡才能做到的难事,竟然这都让粟裕给攻打了下来。新中国成立后,可以说有一大半的江山全是粟裕打下来的,他功不可没,所以在建立好国家后,上将非他莫属。

从以上往来函电可以判断,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时,毛泽东交给粟裕指挥,而粟裕托病请辞。粟裕7月6日接到毛泽东的通知时,正在积极备战台湾战役,可见当时并没有因病休养。

图片 3

1971年,谢富治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军区第一政委、中央专案审查小组成员。参与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疯狂迫害和打击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指使“砸烂公、检、法”,制造一大批冤、假、错案。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串联了。吴法宪要求全会听林彪的讲话录音,还说,有反对毛泽东当国家主席的人等等。到了8月24曰的下午,陈伯达、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別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和西北组发言,支持林彪的讲话。不点名地攻击张春桥等人。会议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1984年2月5日,粟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去世之前,他对手下的人说:“我不想去八宝山,我想去我生前战斗过的地方,将我的火化后把骨灰洒在那里吧。

试想,粟裕对于把其他野战军部队作为预备队统辖都感到不便,怎么会只带“随身秘书和参谋人员”去直接指挥别的部队?

图片 4

豫东之战胜利后,林彪感慨地对刘亚楼说:“粟裕尽打神仙仗。”见刘没听懂,就解释道:“像豫东战役那样的仗,我是不敢轻易下决心打的。”林彪自比天马,基本不夸赞其他人,惟独对粟裕赞扬有加,而且还把粟裕的用兵比做神仙之举。

当初,解放战争在山东江苏一带,这里的战争是最频繁也是最激烈的,而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由粟裕直接指挥的。而且在共军之中,战役级别上敢打胜负五五开还打赢的人也就只有他了。这也就导致了他的心里和脑子里面只有战场思维,导致了后来在党中有很多的人对他很是不满。

1967年3月,周恩来总理找他谈话时,说了这样一段话:“毛主席说,粟裕有战功!你一时还是打不倒的。”也正是最高统帅的话,才有了他在“文革”中忍辱负重的特殊经历。

11月,叶剑英到上海,粟裕向叶汇报了林彪找他谈话的情况和准备回军科院换其他同志休息的想法,叶表示:军事科学院就让宋去搞。要准备打仗,你是战将,要把身体养好,准备打大仗、接大班。

毛主席还说过,粟裕虽然只是个上将职位,可是他做的事一直都是元帅做的事情。新中国成立后,粟裕将军的职位一直都是第二位的,军事上的副首长,副组长等等,后来粟裕逐渐退出了军队。

朝鲜战争大家是否知道,在爆发后,中国因为国际形势的需要派兵参加了战争,但是前线最高指挥官人选问题令毛泽东颇为头疼。林彪粟裕自称养病,毛无奈最终选择彭德怀。粟裕虽然有病,但真的是屡次拒绝毛泽东的真实原因吗?

7月22日,周恩来和聂荣臻向毛泽东报告:边防军的指挥机构目前还有困难,粟裕尚在休养,萧劲光和萧华一时难以离京。拟请批准边防军目前先归东北军区高岗统一指挥。第二天,毛泽东批示:同意。

粟裕得以保全可能还和林彪对他军事才华的欣赏有关。林彪欣赏粟裕是众所周知的。解放战争中其他战区的战况通报林彪基本不看,华野的战报林彪都认真研读。豫东之战胜利后,林彪感慨地对刘亚楼说:“粟裕尽打神仙仗。”林彪自比天马。从不夸赞其他人,唯独对栗裕是个例外,而且把栗裕的用兵比做神仙。

林彪欣赏粟裕的才能

7月17日毛泽东以军委名义致电华东局:“毛主席前电粟要他于8月上旬来京,依情况或留京休养或担任工作。现粟已去青岛休养,甚好。请粟于8月上旬来电报告身体情况。如病重则继续在青岛休养,不要来京,如病已愈则盼来京。”

随之而来的是在他的家乡发生的怪事儿。他是侗族人,家乡的村子里面有几棵千年老树在守护着他们的村庄,可就 是在粟裕的消息传来后不久,这些树都开始慢慢地枯萎了。

毛泽东说“粟裕有战功”

7月14日,粟裕称病,提出请中央考虑让别人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

建国后,曾任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昆明军区司令员、国务院公安部部长、副总理、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军区第一政委等职。

图片 5

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抗日时期的大英雄--粟裕,1907年8月10日在湖南会同出生,是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军事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上将的领头人。

谢富治,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湖北黄安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长征。曾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八路军第129师385旅政委、太岳军区副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政委、第8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三兵团司令员等职。

7月6日夜毛泽东致电粟裕:“现有重要任务委托粟裕同志执行,请粟于7月16日前将三野事务处理完毕,于7月18日来到北京接受任务,粟来时可带随身秘书及参谋人员数人。”

8月4日,毛泽东批转了第十九兵团复员工作的报告。但是到8月中旬,朝鲜的战局进入胶着状态,美军随时可能在人民军侧后登陆,情况十分危急,中国军队必须尽快做好一切出征的准备。

这个问题粟裕能够想到,毛泽东也一定能够想到。当时作为全军战略预备队的只有林彪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而毛泽东却决定让粟裕去指挥,很可能征求过林彪的意见。

粟裕的辉煌期是在解放战争时期,粟裕的仗打的是愈来愈大,他管理的军队也是愈来愈多,打仗的行为过程也是愈来愈惊险,解放战争的前线就是粟裕掌管的华东野战军。

在那艰难的日子里,一些受难的老同志托粟裕转信。粟裕处理的原则是:凡是托他送周恩来的,他都转上去,但是一些军队干部托他向林彪及其死党转呈自己的申诉时,他都一律拒绝,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能直言,推托说:“我很难得见到他们。要相信党,问题总会解决的。”粟裕是带着军事科学院的中央委员上山的,他们被编在了西北组。

图片 6

当初,解放战争在山东江苏一带,这里的战争是最频繁也是最激烈的,而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由粟裕直接指挥的。而且在共军之中,战役级别上敢打胜负五五开还打赢的人也就只有他了。这也就导致了他的心里和脑子里面只有战场思维,导致了后来在党中有很多的人对他很是不满。

毛主席曾经肯定的说,这个从士兵逐渐成长起来的人,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带领百万军队。

会议刚开始不久,江青说是要到军队代表团看看,粟裕听了没有理会。江青不甘心,便自己闯到解放军代表团住地,粟裕只好应付。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位代表团副团长,而代表们均分散在各自房间看文件,谈话间,一位副团长慑于江青的“威势”。当着江青的面提醒粟裕说:“粟裕同志,是不是把代表团集中起来,请江青同志给大家讲讲话。”

由于第十九兵团归属第一野战军,故毛泽东致电主政西北工作的彭德怀征求意见。

林彪在开幕会上作了一个很有点火药味的发言,他攻击那些同意不设国家主席的人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地位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6月23日,粟裕在给毛泽东并中央军委的报告中再次请辞,并暗示了请辞的理由。粟裕报告说:

1958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时,站出来替他说话的主要是林彪四野的将领。1965年10月,当时主持军委会议的林彪特意找到在上海养病的粟裕说:“你现在身体不好,好好养病,病好了后要多到军队走走看看,了解军队的现状。有什么建议就对我讲。”粟裕感到林彪当时还是比较真诚的,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林彪表示同感。

毛泽东说“粟裕有战功”

陈赓将军曾经也说过,从古至今,功不可没的人,为人特别耿直的人,这两种人是不会被重用的人,可是粟裕把这两种人都当了。建立新中国后面的阶段,粟裕却只当了个军事科学院的院长。

8月19日,聂荣臻提出了配备二线兵力的问题,并建议除第九兵团在上海地区作为机动部队外,建议将第十九兵团集结于济南或郑州,作为出兵朝鲜的第二梯队。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和政委纪登奎把粟裕请出来,请其为对付苏联出谋划策。

粟裕将军就像是一个天生为战场指挥而生的一个天才一样,战场环境就像是他的温床,似乎这样会更加激发起来他的斗志和潜能一样。所以,这么一个军师天才,理所当然地在我们新中国的成立上添上了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

粟裕得以保全可能还和林彪对他军事才华的欣赏有关。林彪欣赏粟裕是众所周知的。解放战争中其他战区的战况通报林彪基本不看,华野的战报林彪都认真研读。豫东之战胜利后,林彪感慨地对刘亚楼说:“粟裕尽打神仙仗。”林彪自比天马。从不夸赞其他人,唯独对栗裕是个例外,而且把栗裕的用兵比做神仙。

6月23日,粟裕在给毛泽东并中央军委的报告中再次请辞,并暗示了请辞的理由。粟裕报告说:

会议决定: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六号简报。这时候,小组的同志们才感到粟裕的深思熟虑,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犯错误了。”

在别人看来,粟裕这回是听清楚了,可他依然和那位同志说话,没理这个茬儿,江青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粟裕的意思,便站起身,愤愤地走了。有人说,粟裕的耳朵很灵的呀,怎么就是没有听见要请江青同志讲话呢?

毛主席还说过,粟裕虽然只是个上将职位,可是他做的事一直都是元帅做的事情。新中国成立后,粟裕将军的职位一直都是第二位的,军事上的副首长,副组长等等,后来粟裕逐渐退出了军队。

粟裕赶快和旁边的一个人说话,装作没听见,谁知那位副团长不理解粟裕的意思,真的以为他没听见。又说一遍:“粟裕同志,咱们集合全体代表,请江青同志作指示吧。”

在江青面前装聋作哑

庐山会议上“一声不吭”

这个专家也去看过,没有得出来任何的结果。村子李曼的老人们说,这些树其实都是粟裕大将军的英魂化成的,所以现在将军走了,这树也就留不住了!

其中林彪、粟裕和徐向前都在病中,刘伯承已内定主持筹办陆军大学,陈赓则受命去越南协助胡志明作战。因此,这时能够挂帅出征的只有彭德怀了。

朝鲜战争大家是否知道,在爆发后,中国因为国际形势的需要派兵参加了战争,但是前线最高指挥官人选问题令毛泽东颇为头疼。林彪粟裕自称养病,毛无奈最终选择彭德怀。粟裕虽然有病,但真的是屡次拒绝毛泽东的真实原因吗?

目前尚未找到粟裕的回电,但他显然称病拒绝入京,故毛泽东7月10日再次致电:“来电悉。有病应当休养可以缓来,但仍希望你于8月上旬能来京,那时如身体已好,则可担任工作,如身体不好则继续休养。”

陈赓将军曾经也说过,从古至今,功不可没的人,为人特别耿直的人,这两种人是不会被重用的人,可是粟裕把这两种人都当了。建立新中国后面的阶段,粟裕却只当了个军事科学院的院长。

1958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时,站出来替他说话的主要是林彪四野的将领。1965年10月,当时主持军委会议的林彪特意找到在上海养病的粟裕说:“你现在身体不好,好好养病,病好了后要多到军队走走看看,了解军队的现状。有什么建议就对我讲。”粟裕感到林彪当时还是比较真诚的,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林彪表示同感。

7月22日,周恩来和聂荣臻向毛泽东报告:边防军的指挥机构目前还有困难,粟裕尚在休养,萧劲光和萧华一时难以离京。拟请批准边防军目前先归东北军区高岗统一指挥。第二天,毛泽东批示:同意。

但是因为与中央红军毛主席所在的军队始终没有集合在一块,所以导致第十军团被打败,粟裕本来想要在前天晚上带领着个别军队撤退的,结果中央红军已经去往了延安,粟裕最后在新四军中一直持续打着游击战,之后在抗日战争的后面一阶段,粟裕带领着军队向日本军发起了战争,杀了日本军。

事后,江青也没能对粟裕怎么样。因此,有的老同志对粟裕说:“装作听不见,也是你对付江青的一招呀!”粟裕只是笑,不作回答。

7月17日毛泽东以军委名义致电华东局:“毛主席前电粟要他于8月上旬来京,依情况或留京休养或担任工作。现粟已去青岛休养,甚好。请粟于8月上旬来电报告身体情况。如病重则继续在青岛休养,不要来京,如病已愈则盼来京。”

7月22日,周恩来和聂荣臻向毛泽东报告:边防军的指挥机构目前还有困难,粟裕尚在休养,萧劲光和萧华一时难以离京。拟请批准边防军目前先归东北军区高岗统一指挥。第二天,毛泽东批示:同意。

这个问题粟裕能够想到,毛泽东也一定能够想到。当时作为全军战略预备队的只有林彪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而毛泽东却决定让粟裕去指挥,很可能征求过林彪的意见。

1967年,中央文革小组大反所谓“二月逆流”,有人在国防工办也喊出了打倒粟裕的口号,说他是“二月逆流”的成员。这个时候,周恩来出面了。在国防工办的造反派会议上,周恩来总理手里举着毛主席语录,厉声质问:“谁说粟裕是‘二月逆流’的成员。你站出来!”“谁说的,你站出来”周恩来连说三遍,没有人敢站出来。粟裕这才没有被打倒。

早在1950年6月上旬出席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期间,粟裕在汇报解放台湾的准备情况和作战方案时就提出,解放台湾已经成为全国全军的重大战略行动,请求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台湾战役。

目前尚未找到粟裕的回电,但他显然称病拒绝入京,故毛泽东7月10日再次致电:“来电悉。有病应当休养可以缓来,但仍希望你于8月上旬能来京,那时如身体已好,则可担任工作,如身体不好则继续休养。”

这时候,粟裕已经预感到这里面有名堂,是两个集团之间的斗争。而对这两个集团,粟裕都有自己的看法。对林彪、江青的所作所为,他是怀有高度警惕的。

这个专家也去看过,没有得出来任何的结果。村子李曼的老人们说,这些树其实都是粟裕大将军的英魂化成的,所以现在将军走了,这树也就留不住了!

故考虑从其他野战军抽调3~4个军作为预备队,并“请求军委直接主持此一战役或请刘伯承、林彪两同志中来一个主持亦可”。其理由是“能力有限,不堪负此重责”。

朝鲜战争大家是否知道,在爆发后,中国因为国际形势的需要派兵参加了战争,但是前线最高指挥官人选问题令毛泽东颇为头疼。林彪粟裕自称养病,毛无奈最终选择彭德怀。粟裕虽然有病,但真的是屡次拒绝毛泽东的真实原因吗?

8月18日毛泽东指示:“务必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出兵作战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第二梯队的组建工作也已经提上日程。这样,就必须建立起超越兵团一级的整个出征部队的指挥系统。

1958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时,站出来替粟裕说话的主要是林彪四野的将领。1965年10月,当时主持军委会议的林彪,特意找到在上海养病的粟裕说:“你现在身体不好,好好养病,病好了后要多到军队走走看看,了解军队的现状,有什么建议就对我讲。”粟裕感到林彪当时还是比较真诚的,就对一些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林彪表示同意。

7月14日粟裕决定去青岛养病,有两种可能:病情突然加重;或他认为接受新任务有诸多不便。关于后者,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是作为第三野战军的指挥员,粟裕不想或觉得无法指挥第四野战军的部队。这一问题,在准备台湾战役时已经显露出来。

据时任总参作战部参谋的王亚志讲,在当时的中共将领中,能指挥诸多兵团协同作战的有6人,即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粟裕和陈赓。

会议决定: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六号简报。这时候,小组的同志们才感到粟裕的深思熟虑,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犯错误了。”

此时准备出征的只是第十三兵团,而作为指挥系统,兵团司令部已经健全,故毛泽东认为“新任务不甚迫切”。

毛泽东就出兵朝鲜的问题是否与彭德怀进行过商量,或还有什么其他函电,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这两封电报说明,第一野战军的部队已确定为第二梯队的情况下,毛泽东很可能已经考虑让彭德怀来挂帅。

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是在浓浓的云雾中召开的。没有参加那次会议的入很难理解当时山上的气氛。

在7月7日中共中央正式做出成立东北边防军决定之前,确定由正在筹备台湾战役的总指挥粟裕担任东北边防军的领导职务。

7月17日毛泽东以军委名义致电华东局:“毛主席前电粟要他于8月上旬来京,依情况或留京休养或担任工作。现粟已去青岛休养,甚好。请粟于8月上旬来电报告身体情况。如病重则继续在青岛休养,不要来京,如病已愈则盼来京。”

毛泽东也没有忘记立下了“淮海战役第一功”的粟裕。1967年7月,毛泽东亲自指示任命粟裕兼任中国科学院代表。1972年在陈毅追悼会上。毛泽东主席更是紧紧握着粟裕的手说:“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不多了。”毛泽东的一句话,使身处逆境的粟裕感到了莫大的欣慰,也正是有了毛泽东对粟裕的一系列关照,“四人帮”才不敢动他。

1984年2月5日,粟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去世之前,他对手下的人说:“我不想去八宝山,我想去我生前战斗过的地方,将我的火化后把骨灰洒在那里吧。

会议决定: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六号简报。这时候,小组的同志们才感到粟裕的深思熟虑,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犯错误了。”

8月1日粟裕托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说自己病情未见好转,请求中央给予长假休养。8月8日毛泽东给粟裕回信: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也可以来北京休养。

在江青面前装聋作哑

故考虑从其他野战军抽调3~4个军作为预备队,并“请求军委直接主持此一战役或请刘伯承、林彪两同志中来一个主持亦可”。其理由是“能力有限,不堪负此重责”。

粟裕得以保全可能还和林彪对他军事才华的欣赏有关。林彪欣赏粟裕是众所周知的。解放战争中其他战区的战况通报林彪基本不看,华野的战报林彪却都认真研读。

但是因为与中央红军毛主席所在的军队始终没有集合在一块,所以导致第十军团被打败,粟裕本来想要在前天晚上带领着个别军队撤退的,结果中央红军已经去往了延安,粟裕最后在新四军中一直持续打着游击战,之后在抗日战争的后面一阶段,粟裕带领着军队向日本军发起了战争,杀了日本军。

8月1日粟裕托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说自己病情未见好转,请求中央给予长假休养。8月8日毛泽东给粟裕回信: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也可以来北京休养。

粟裕的辉煌期是在解放战争时期,粟裕的仗打的是愈来愈大,他管理的军队也是愈来愈多,打仗的行为过程也是愈来愈惊险,解放战争的前线就是粟裕掌管的华东野战军。

由于设国家主席的呼声越来越高,军事科学院的几位中央委员怎么办呢?总得有个态度吧。有人对粟裕说:“粟裕总。咱们也该表态了吧。”粟裕说:“别急,再等一等。”按说他是军队的代表,应该表示支持林彪的意见。但他就是不吭声。他觉得这背后有名堂,果然不出所料。当天下午,他出席了各组组长参加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大光其火,点名批评陈伯达等人的发言。

7月14日粟裕决定去青岛养病,有两种可能:病情突然加重;或他认为接受新任务有诸多不便。关于后者,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是作为第三野战军的指挥员,粟裕不想或觉得无法指挥第四野战军的部队。这一问题,在准备台湾战役时已经显露出来。

1967年,中央文革小组大反所谓“二月逆流”,有人在国防工办也喊出了打倒粟裕的口号,说他是“二月逆流”的成员。这个时候,周恩来出面了。在国防工办的造反派会议上,周恩来总理手里举着毛主席语录,厉声质问:“谁说粟裕是‘二月逆流’的成员。你站出来!”“谁说的,你站出来”周恩来连说三遍,没有人敢站出来。粟裕这才没有被打倒。

毛泽东也没有忘记立下了“淮海战役第一功”的粟裕。1967年7月,毛泽东亲自指示任命粟裕兼任中国科学院代表。1972年在陈毅追悼会上。毛泽东主席更是紧紧握着粟裕的手说:“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不多了。”毛泽东的一句话,使身处逆境的粟裕感到了莫大的欣慰,也正是有了毛泽东对粟裕的一系列关照,“四人帮”才不敢动他。

7月14日,粟裕称病,提出请中央考虑让别人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

1967年3月,周恩来总理找他谈话时,说了这样一段话:“毛主席说,粟裕有战功!你一时还是打不倒的。”也正是最高统帅的话,才有了他在“文革”中忍辱负重的特殊经历。

林彪在开幕会上作了一个很有点火药味的发言,他攻击那些同意不设国家主席的人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地位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让林彪异常常感叹的是那场莱芜战争,苏中战争以及孟良崮战争,这可谓是神仙下凡才能做到的难事,竟然这都让粟裕给攻打了下来。新中国成立后,可以说有一大半的江山全是粟裕打下来的,他功不可没,所以在建立好国家后,上将非他莫属。

从目前出版的文献资料看,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立即决定进行军事干预。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危急情况,1950年7月2日,中共中央或毛泽东本人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串联了。吴法宪要求全会听林彪的讲话录音,还说,有反对毛泽东当国家主席的人等等。到了8月24曰的下午,陈伯达、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別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和西北组发言,支持林彪的讲话。不点名地攻击张春桥等人。会议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目前攻台作战可集中三野和华东部队约50万人,其中战斗部队不过30~38万人,与敌对比还不能算占优势。

7月14日粟裕决定去青岛养病,有两种可能:病情突然加重;或他认为接受新任务有诸多不便。关于后者,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是作为第三野战军的指挥员,粟裕不想或觉得无法指挥第四野战军的部队。这一问题,在准备台湾战役时已经显露出来。

8月4日,毛泽东批转了第十九兵团复员工作的报告。但是到8月中旬,朝鲜的战局进入胶着状态,美军随时可能在人民军侧后登陆,情况十分危急,中国军队必须尽快做好一切出征的准备。

随之而来的是在他的家乡发生的怪事儿。他是侗族人,家乡的村子里面有几棵千年老树在守护着他们的村庄,可就 是在粟裕的消息传来后不久,这些树都开始慢慢地枯萎了。

粟裕得以保全可能还和林彪对他军事才华的欣赏有关。林彪欣赏粟裕是众所周知的。解放战争中其他战区的战况通报林彪基本不看,华野的战报林彪都认真研读。豫东之战胜利后,林彪感慨地对刘亚楼说:“粟裕尽打神仙仗。”林彪自比天马。从不夸赞其他人,唯独对栗裕是个例外,而且把栗裕的用兵比做神仙。

故考虑从其他野战军抽调3~4个军作为预备队,并“请求军委直接主持此一战役或请刘伯承、林彪两同志中来一个主持亦可”。其理由是“能力有限,不堪负此重责”。

在那艰难的日子里,一些受难的老同志托粟裕转信。粟裕处理的原则是:凡是托他送周恩来的,他都转上去,但是一些军队干部托他向林彪及其死党转呈自己的申诉时,他都一律拒绝,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能直言,推托说:“我很难得见到他们。要相信党,问题总会解决的。”粟裕是带着军事科学院的中央委员上山的,他们被编在了西北组。

在江青面前装聋作哑

7月6日夜毛泽东致电粟裕:“现有重要任务委托粟裕同志执行,请粟于7月16日前将三野事务处理完毕,于7月18日来到北京接受任务,粟来时可带随身秘书及参谋人员数人。”

会议刚开始不久,江青说是要到军队代表团看看,粟裕听了没有理会。江青不甘心,便自己闯到解放军代表团住地,粟裕只好应付。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位代表团副团长,而代表们均分散在各自房间看文件,谈话间,一位副团长慑于江青的“威势”。当着江青的面提醒粟裕说:“粟裕同志,是不是把代表团集中起来,请江青同志给大家讲讲话。”

国民党派大量军队防护的地方一直就是在山东那边,这里特别有利于国民党在南京调令军队,而粟裕的所在的军队也一直是出于非常险恶的位置。

早在1950年6月上旬出席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期间,粟裕在汇报解放台湾的准备情况和作战方案时就提出,解放台湾已经成为全国全军的重大战略行动,请求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台湾战役。

事后,江青也没能对粟裕怎么样。因此,有的老同志对粟裕说:“装作听不见,也是你对付江青的一招呀!”粟裕只是笑,不作回答。

从以上往来函电可以判断,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时,毛泽东交给粟裕指挥,而粟裕托病请辞。粟裕7月6日接到毛泽东的通知时,正在积极备战台湾战役,可见当时并没有因病休养。

粟裕的辉煌期是在解放战争时期,粟裕的仗打的是愈来愈大,他管理的军队也是愈来愈多,打仗的行为过程也是愈来愈惊险,解放战争的前线就是粟裕掌管的华东野战军。

这个问题粟裕能够想到,毛泽东也一定能够想到。当时作为全军战略预备队的只有林彪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而毛泽东却决定让粟裕去指挥,很可能征求过林彪的意见。

当初,解放战争在山东江苏一带,这里的战争是最频繁也是最激烈的,而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由粟裕直接指挥的。而且在共军之中,战役级别上敢打胜负五五开还打赢的人也就只有他了。这也就导致了他的心里和脑子里面只有战场思维,导致了后来在党中有很多的人对他很是不满。

在十年浩劫中,可惜了那么多从战争中走出来了革命将士,炮火连天的时代都没能让他们折命,没想到在和平时期却遭此劫难,但是今天要说的这位开国上将——谢富治,为何这样一位开国上将,随后还成国务院副总理的将军却在逝世八年之后被开除党籍,并将骨灰移出八宝山!

图片 7

1958年军队发生了一次反对教条主义的运动,粟裕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撤掉了总参谋长的职务。此后他被调到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这实际上是个闲职,也就是没有了在军事第一线工作的权力。到了“文革”中,在有些人看来他不过是一只“死老虎”,斗争的锋芒主要不是针对他了。更重要的是,毛泽东说“粟裕有战功”。

7月14日,粟裕称病,提出请中央考虑让别人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

1984年2月5日,粟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去世之前,他对手下的人说:“我不想去八宝山,我想去我生前战斗过的地方,将我的火化后把骨灰洒在那里吧。XLW

但是因为与中央红军毛主席所在的军队始终没有集合在一块,所以导致第十军团被打败,粟裕本来想要在前天晚上带领着个别军队撤退的,结果中央红军已经去往了延安,粟裕最后在新四军中一直持续打着游击战,之后在抗日战争的后面一阶段,粟裕带领着军队向日本军发起了战争,杀了日本军。

8月1日粟裕托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说自己病情未见好转,请求中央给予长假休养。8月8日毛泽东给粟裕回信: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也可以来北京休养。

8月4日,毛泽东批转了第十九兵团复员工作的报告。但是到8月中旬,朝鲜的战局进入胶着状态,美军随时可能在人民军侧后登陆,情况十分危急,中国军队必须尽快做好一切出征的准备。

不过我们抛开政治谈军事的话,在当时的我军之中,能指挥大团作战的人,恐怕就只有林彪和粟裕两个人了。而且他个人是没有进过任何的军校进行学习过的,所以称之为天才其实是丝毫不为过的。但是在1984年的时候,这颗耀眼的星星却陨落了。

1958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时,站出来替他说话的主要是林彪四野的将领。1965年10月,当时主持军委会议的林彪特意找到在上海养病的粟裕说:“你现在身体不好,好好养病,病好了后要多到军队走走看看,了解军队的现状。有什么建议就对我讲。”粟裕感到林彪当时还是比较真诚的,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林彪表示同感。

在“文革”中,粟裕虽然上了“黑名单”,但这位开国大将却没有受到冲击。在庐山会议上他“一声不吭”,在江青面前他“装聋作哑”,这是他的机智沉着。人们更想知道的是:是谁保护了他?他对“文化大革命”的态度是怎样的?他与林彪、“四人帮”集团又是如何相处的?

陈赓将军曾经也说过,从古至今,功不可没的人,为人特别耿直的人,这两种人是不会被重用的人,可是粟裕把这两种人都当了。建立新中国后面的阶段,粟裕却只当了个军事科学院的院长。

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抗日时期的大英雄--粟裕,1907年8月10日在湖南会同出生,是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军事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上将的领头人。

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是在浓浓的云雾中召开的。没有参加那次会议的入很难理解当时山上的气氛。

在7月7日中共中央正式做出成立东北边防军决定之前,确定由正在筹备台湾战役的总指挥粟裕担任东北边防军的领导职务。

从目前出版的文献资料看,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立即决定进行军事干预。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危急情况,1950年7月2日,中共中央或毛泽东本人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

1970年1月,当粟裕任职的国防工业军管小组解散时,周恩来总理又一次把粟裕召去,进行个别谈话,他对粟裕说:“部队你已回不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在国务院做点工作吧!”就这样,粟裕留在国务院业务组,再一次得到了保全。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串联了。吴法宪要求全会听林彪的讲话录音,还说,有反对毛泽东当国家主席的人等等。到了8月24曰的下午,陈伯达、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別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和西北组发言,支持林彪的讲话。不点名地攻击张春桥等人。会议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在“文革”中,粟裕虽然上了“黑名单”,但这位开国大将却没有受到冲击。在庐山会议上他“一声不吭”,在江青面前他“装聋作哑”,这是他的机智沉着。人们更想知道的是:是谁保护了他?他对“文化大革命”的态度是怎样的?他与林彪、“四人帮”集团又是如何相处的?

毛主席还说过,粟裕虽然只是个上将职位,可是他做的事一直都是元帅做的事情。新中国成立后,粟裕将军的职位一直都是第二位的,军事上的副首长,副组长等等,后来粟裕逐渐退出了军队。

目前攻台作战可集中三野和华东部队约50万人,其中战斗部队不过30~38万人,与敌对比还不能算占优势。

从以上往来函电可以判断,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时,毛泽东交给粟裕指挥,而粟裕托病请辞。粟裕7月6日接到毛泽东的通知时,正在积极备战台湾战役,可见当时并没有因病休养。

由于设国家主席的呼声越来越高,军事科学院的几位中央委员怎么办呢?总得有个态度吧。有人对粟裕说:“粟裕总。咱们也该表态了吧。”粟裕说:“别急,再等一等。”按说他是军队的代表,应该表示支持林彪的意见。但他就是不吭声。他觉得这背后有名堂,果然不出所料。当天下午,他出席了各组组长参加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大光其火,点名批评陈伯达等人的发言。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由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纪登奎出面把粟裕大将请出来,由其出谋划策。粟裕果然不辞劳苦。带了几个军事参谋跑到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经军科院等专家看过后予以肯定。可能是这些原因,林彪集团在“文革”中没有猛烈地打击迫害粟裕。

悼词称谢富治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人民的忠诚战士,他英勇战斗、忘我工作、谦虚谨慎、艰苦朴素、光明正大、勤勤恳恳地为人民服务,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谢富治不幸逝世,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军队的重大损失。追悼会结束后,谢富治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1958年军队发生了一次反对教条主义的运动,粟裕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撤掉了总参谋长的职务。此后他被调到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这实际上是个闲职,也就是没有了在军事第一线工作的权力。到了“文革”中,在有些人看来他不过是一只“死老虎”,斗争的锋芒主要不是针对他了。更重要的是,毛泽东说“粟裕有战功”。

这时候,粟裕已经预感到这里面有名堂,是两个集团之间的斗争。而对这两个集团,粟裕都有自己的看法。对林彪、江青的所作所为,他是怀有高度警惕的。

事后,江青也没能对粟裕怎么样。因此,有的老同志对粟裕说:“装作听不见,也是你对付江青的一招呀!”粟裕只是笑,不作回答。

1967年,中央文革小组大反所谓“二月逆流”,有人在国防工办也喊出了打倒粟裕的口号,说他是“二月逆流”的成员。这个时候,周恩来出面了。在国防工办的造反派会议上,周恩来总理手里举着毛主席语录,厉声质问:“谁说粟裕是‘二月逆流’的成员。你站出来!”“谁说的,你站出来”周恩来连说三遍,没有人敢站出来。粟裕这才没有被打倒。

随之而来的是在他的家乡发生的怪事儿。他是侗族人,家乡的村子里面有几棵千年老树在守护着他们的村庄,可就 是在粟裕的消息传来后不久,这些树都开始慢慢地枯萎了。

庐山会议上“一声不吭”

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抗日时期的大英雄--粟裕,1907年8月10日在湖南会同出生,是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军事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上将的领头人。

早在1950年6月上旬出席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期间,粟裕在汇报解放台湾的准备情况和作战方案时就提出,解放台湾已经成为全国全军的重大战略行动,请求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台湾战役。

1967年3月,周恩来总理找他谈话时,说了这样一段话:“毛主席说,粟裕有战功!你一时还是打不倒的。”也正是最高统帅的话,才有了他在“文革”中忍辱负重的特殊经历。

1975年的四届人大要开幕了。粟裕被推举担任了解放军代表团的团长,那时正是政治斗争激烈的时候。江青一伙企图组阁的阴谋被挫以后,怎么能甘心呢!对这一点,粟裕是心中有数的。他一面邀请叶剑英、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接见全体代表,一面高度警惕“四人帮”一伙插手军队,拉拢部队代表。

1970年1月,当粟裕任职的国防工业军管小组解散时,周恩来总理又一次把粟裕召去,进行个别谈话,他对粟裕说:“部队你已回不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在国务院做点工作吧!”就这样,粟裕留在国务院业务组,再一次得到了保全。

1972年3月26日,谢富治因患胃癌,长期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63岁。3月29日下午,谢富治的追悼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天安门广场、新华门等处均降半旗志哀。

不过我们抛开政治谈军事的话,在当时的我军之中,能指挥大团作战的人,恐怕就只有林彪和粟裕两个人了。而且他个人是没有进过任何的军校进行学习过的,所以称之为天才其实是丝毫不为过的。但是在1984年的时候,这颗耀眼的星星却陨落了。

试想,粟裕对于把其他野战军部队作为预备队统辖都感到不便,怎么会只带“随身秘书和参谋人员”去直接指挥别的部队?

目前攻台作战可集中三野和华东部队约50万人,其中战斗部队不过30~38万人,与敌对比还不能算占优势。

如果说粟裕和刘伯承指挥林彪的部队可能会出现不易协调的问题,那么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又曾担任过八路军副总指挥、解放军副总司令的彭德怀,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林彪欣赏粟裕的才能

毛主席曾经肯定的说,这个从士兵逐渐成长起来的人,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带领百万军队。

庐山会议上“一声不吭”

1975年的四届人大要开幕了。粟裕被推举担任了解放军代表团的团长,那时正是政治斗争激烈的时候。江青一伙企图组阁的阴谋被挫以后,怎么能甘心呢!对这一点,粟裕是心中有数的。他一面邀请叶剑英、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接见全体代表,一面高度警惕“四人帮”一伙插手军队,拉拢部队代表。

林彪欣赏粟裕的才能

从目前出版的文献资料看,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立即决定进行军事干预。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危急情况,1950年7月2日,中共中央或毛泽东本人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

11月,叶剑英到上海,粟裕向叶汇报了林彪找他谈话的情况和准备回军科院换其他同志休息的想法,叶表示:军事科学院就让宋去搞。要准备打仗,你是战将,要把身体养好,准备打大仗、接大班。叶还要军事科学院组织一个班子,随粟裕下部队去搞调查研究。

国民党派大量军队防护的地方一直就是在山东那边,这里特别有利于国民党在南京调令军队,而粟裕的所在的军队也一直是出于非常险恶的位置。

试想,粟裕对于把其他野战军部队作为预备队统辖都感到不便,怎么会只带“随身秘书和参谋人员”去直接指挥别的部队?

粟裕果然不辞劳苦,带了几个军事参谋跑到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经军科院的专家看过后予以肯定。也可能是这些原因,林彪集团在“文革”中没有猛烈地打击迫害粟裕。XLW

1970年1月,当粟裕任职的国防工业军管小组解散时,周恩来总理又一次把粟裕召去,进行个别谈话,他对粟裕说:“部队你已回不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在国务院做点工作吧!”就这样,粟裕留在国务院业务组,再一次得到了保全。

毛泽东也没有忘记立下了“淮海战役第一功”的粟裕。1967年7月,毛泽东亲自指示任命粟裕兼任中国科学院代表。1972年在陈毅追悼会上。毛泽东主席更是紧紧握着粟裕的手说:“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不多了。”毛泽东的一句话,使身处逆境的粟裕感到了莫大的欣慰,也正是有了毛泽东对粟裕的一系列关照,“四人帮”才不敢动他。

此时准备出征的只是第十三兵团,而作为指挥系统,兵团司令部已经健全,故毛泽东认为“新任务不甚迫切”。

在那艰难的日子里,一些受难的老同志托粟裕转信。粟裕处理的原则是:凡是托他送周恩来的,他都转上去,但是一些军队干部托他向林彪及其死党转呈自己的申诉时,他都一律拒绝,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能直言,推托说:“我很难得见到他们。要相信党,问题总会解决的。”粟裕是带着军事科学院的中央委员上山的,他们被编在了西北组。

这时候,粟裕已经预感到这里面有名堂,是两个集团之间的斗争。而对这两个集团,粟裕都有自己的看法。对林彪、江青的所作所为,他是怀有高度警惕的。

由于设国家主席的呼声越来越高,军事科学院的几位中央委员怎么办呢?总得有个态度吧。有人对粟裕说:“粟裕总。咱们也该表态了吧。”粟裕说:“别急,再等一等。”按说他是军队的代表,应该表示支持林彪的意见。但他就是不吭声。他觉得这背后有名堂,果然不出所料。当天下午,他出席了各组组长参加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大光其火,点名批评陈伯达等人的发言。

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是在浓浓的云雾中召开的。没有参加那次会议的入很难理解当时山上的气氛。

毛主席曾经肯定的说,这个从士兵逐渐成长起来的人,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带领百万军队。

粟裕将军就像是一个天生为战场指挥而生的一个天才一样,战场环境就像是他的温床,似乎这样会更加激发起来他的斗志和潜能一样。所以,这么一个军师天才,理所当然地在我们新中国的成立上添上了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

1975年的四届人大要开幕了。粟裕被推举担任了解放军代表团的团长,那时正是政治斗争激烈的时候。江青一伙企图组阁的阴谋被挫以后,怎么能甘心呢!对这一点,粟裕是心中有数的。他一面邀请叶剑英、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接见全体代表,一面高度警惕“四人帮”一伙插手军队,拉拢部队代表。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由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纪登奎出面把粟裕大将请出来,由其出谋划策。粟裕果然不辞劳苦。带了几个军事参谋跑到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经军科院等专家看过后予以肯定。可能是这些原因,林彪集团在“文革”中没有猛烈地打击迫害粟裕。

此时准备出征的只是第十三兵团,而作为指挥系统,兵团司令部已经健全,故毛泽东认为“新任务不甚迫切”。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叶剑英为何向粟裕表示:养身体,准备接大班!

关键词: 大班 都没 粟裕 宝山 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