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建国初全国剿匪,惊动毛主席的六大土匪都是谁

建国初全国剿匪,惊动毛主席的六大土匪都是谁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2

在京开会期间,毛泽东曾宴请并专门召见他,赠予抽水机等几十件农业机械,鼓励他为建设湘西作贡献。而在镇反时,有人要把他当反革命镇压,毛泽东批示:“陈渠珍是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对他的处理应取慎重态度,不要轻率处理致使我们陷入被动。”这个批示救了他一命。

北洋军阀时期,东北王张作霖也数次围剿过张乐山,因为他太狡猾老谋深算,每次都围剿不了他。伪满时期,日本人占领东北后,也曾数次围剿张乐山,也都无功而返,后来日军想将他“招安”。

在清朝灭亡后,原有的统治秩序被打乱,各种牛鬼蛇神就开始活跃了。其中就有最残忍,以打家劫舍为发财之道的土匪。而民国时代产生土匪无数,唯有以下三位悍匪,个个令人胆寒,但最后无一得到善终!

图片 1

吴开荣将情况向组织上作了汇报,经批准同意,三个同志暂时撤回原单位。

3月23日下午4时许,桑植县利福公社棉花大队的社员收工回家,49岁的贫农组长余天明和民兵排长余世德发现山岩上的刺丛中有许多刺树被踩倒,有着明显的人行痕迹。是不是覃国卿?正寻思间,忽然一股臭味扑鼻而来,前面岩石下有一堆新鲜人粪。两人沿着踩踏痕迹爬上一座大岩,果然发现在不远的岩石下面坐着一男一女,破烂衣衫,身边还有步枪。这不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覃国卿和田玉莲吗?二余悄悄而退,准备回去报告,孰料行走的响声惊动了覃国卿,他举枪便打。余世德抱着余天明滚下岩坎,子弹与他们擦身而过。

1951年2月,141师调往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覃国卿越发肆无忌惮:2月初,打死地方武装战士一名,不久又打死了一位农会主席之妻。

1949年9月下旬,解放军第13兵团47军进军湘西,不少土匪闻风缴械,湘西匪患得以缓解。不久,47军奉命入川,整个湘西仅留一个141师,而大庸地区只有一个排的兵力。一直隐藏在大山里的覃国卿见解放军兵力薄弱,蠢蠢欲动。

图片 2

八次喊话无用后,围剿大军决定强攻:先是用冲锋枪猛烈扫射,将覃田二匪压在岩窝里动弹不得,随后,无数的炮弹和手榴弹飞进洞内。一阵巨响之后,战士们冲进洞中,只见覃国卿、田玉莲双双被击毙,覃国卿腹部被炸通,肠子漏了一地。

追捕组的线索中断,又返回将龙三奶抓起来严厉审问,龙三奶见这次不彻底交代肯定过不了关,最后只好说,陈大嫂嫁给班永华后住了一段时间,见村里有人对她的身份开始怀疑,就采取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利用一个雨夜,跑回龙三奶家里。

不久,中央军委发言人郑重宣布,中国最后一个匪首被歼灭!

图片 3

陈大嫂原名叫程莲珍,乳名程伊妹,系贵州长顺县广乡顺朝摆村人。她少女时由于长得窈窕高挑,皮肤细嫩白皙,面容清秀,被当地群众称为大美人。

图片 4

毛泽东批示要保的匪首是“湘西王”陈渠珍。此人是个亦官亦匪,功罪分明的人物。作为湘西土匪的领袖,他横征暴敛,同时又给湘西人民做过一些好事。贺龙率红二军团长征时,他一面让开一条路,一面又尾追不舍。湘西解放时,经湖南省委和四十七军多次劝降,特别是在贺龙带口信后,他宣布起义,被增补为全国政协特邀委员。

1951年2月,141师调往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覃国卿越发肆无忌惮:2月初,打死地方武装战士一名,不久又打死了一位农会主席之妻。

图片 5

图片 6

终被击毙

军民们闻声迅速向小缸钵洞靠拢。公安大队3中队副指导员向南书迅速抢前一步,向洞里喊话:"覃国卿,快投降吧,你今天插翅难飞了!""缴枪不杀!"搜寻队伍也架起喇叭向覃国卿喊话。

有一次,覃天宝与覃国卿开玩笑,说他不敢用人心下酒。覃国卿当即把一青年农民绑到树上,剖腹挖心,叫匪兵炒熟端上,与覃天宝对饮;在一次抢劫中,有一个寨子鸣枪抵抗,打伤了一名匪兵,覃国卿就带人血洗山寨,不留一个活口。

深山里现“活鬼”、“活魔”

项谦是昂拉(青海尖扎县一藏族部落名)第十二代千户(世袭官职,金设,元袭,明废,唯封少数民族头人)。1949年9月,我1军进军青海,军管会明确宣布承认其千户地位,一切照旧,项谦表示愿意合作。但在见到“青马”残余送来的金银和枪支后,他见利忘义,被匪特委任为“西北反共救国军”第2军军长,发动叛乱,四处劫掠,攻打我区、乡政府,杀我干部和解放军官兵。项谦的背信弃义激起一片喊打之声。

1948年3月,覃国卿在桑植县路遇一户人家迎娶新娘,他就连人带轿强掳而去。回到青安坪当晚,覃国卿就和她拜堂成亲。这位被抢走的姑娘名叫田玉莲,当时刚好18岁。

由于名声在外,就被该县水波龙乡板沟寨有钱有势的大地主陈正明知晓,经过多方促合,陈将程伊妹娶为二房,人称陈大嫂。

1950年1月,解放军141师423团奉命进驻大庸剿匪,许多土匪迫于压力,缴械投降。可覃国卿竟变本加厉地带领匪徒继续作恶。他们阻断交通,杀人放火。

落草为寇

得知陈大嫂在龙里的消息后,省里有关部门对这一情况非常重视,立即召开有关方面开会,最后决定为了以防万一,先要摸准陈大嫂所在地的环境、地形。到龙里基本摸准了韦万书的情况,最后决定用“飞虎队”将陈大嫂抓获,因为她当时还有枪。

隐蔽在附近的军民乘机占领大岩包,十几支枪一起开火。

天黑下来了,两个土匪背起背篓、袋子和枪离开。当走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正好要下坡,两少年顺坡滚下去,钻进了苞谷地,机智地逃出了魔掌。两位少年回忆:男的四十来岁,瘦小的个子,蓝布便衣,青色的裤子上打满了补丁;女的个子高大,梳着髻,花衣青裤。男女都穿着草鞋,地上放着两支长枪和子弹,女的身上还别着两支手枪。

追捕组又连夜赶到班永华家里。

图片 7

1963年3月的一天,桑植县一位营业员发现,一位顾客买完电池连找的钱都不要,转身就走,清晰的侧影让他大吃一惊:“覃国卿!”

这一消息被村民得知,并报告了解放军守城部队。解放军将这个村寨包围,经过两夜一天的战斗,土匪被全歼。

据永定区党史办有关史料记载:"1950年3月24日,覃国卿带着土匪在罗塔乡黄土界村伏击解放军剿匪部队,打死解放军战士22人;又在温塘镇鱼潭打死解放军战士6人。1950年7月,覃国卿与匪徒30 多人,在桑植县神竹村吃喝,被解放军剿匪部队包围,覃国卿与田玉莲跳进红薯洞逃脱。从此覃、田流窜在桑植、永顺、大庸三县交界的深山老林之中,一藏8年,负隅顽抗。1954年,覃国卿将一老妇人和农民叶大群一家4口杀害,接着又疯狂地将一位给解放军剿匪部队报信的老人杀害,极其残酷地将老人尸首劈成两半。被人发现后,覃、田又逃回大庸县青安坪乡……"

先从藏族匪首项谦说起。为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头人归顺,青海省委、西北局和中共中央之间的来往电报达20多份。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区政委的习仲勋自始至终指挥对项谦的劝降工作。毛泽东曾当面对他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是七擒孟获,你是九擒项谦啊!”

经过吴开荣几个人共同研究,一致认为罗绍凡和陈大嫂一个可能是隐藏在亲戚家,吃住都没有暴露目标,群众不易察觉;另一个可能是,由于基层政权不断巩固,民兵不断设卡搜山,在无法躲藏的情况下,他们已逃离老巢。

先从藏族匪首项谦说起。为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头人归顺,青海省委、西北局和中共中央之间的来往电报达20多份。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区政委的习仲勋自始至终指挥对项谦的劝降工作。毛泽东曾当面对他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是七擒孟获,你是九擒项谦啊!”

1919年,覃国卿出生在湘西张家界的西北部,一个名叫青安坪的小山村。这里四围全是高山大岭,加上民风彪悍,元、明、清几朝以来,朝廷一直很难控制,而湘西也素有“中国的盲肠”之称,历来是土匪的天堂。1937年,覃国卿落草为寇,被提升为中队长。

天黑下来了,两个土匪背起背篓、袋子和枪离开。当走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正好要下坡,两少年顺坡滚下去,钻进了苞谷地,机智地逃出了魔掌。两位少年回忆:男的四十来岁,瘦小的个子,蓝布便衣,青色的裤子上打满了补丁;女的个子高大,梳着髻,花衣青裤。男女都穿着草鞋,地上放着两支长枪和子弹,女的身上还别着两支手枪。

“云南王”龙云是彝族人,在香港声明反蒋拥共,其唯一留在国内的第三子、昭通“尹武纵队”司令龙绳曾也宣布起义,被我任命为昭通警备区副司令员,但他暗中接受了蒋介石委任的“滇东军政长官兼滇黔川康剿共总司令”之职,网罗土匪,发动叛乱,在攻打警备司令部时被击毙。龙云时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其子被打死,上下都不好交代,一直报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批示:“这件事,派龙云主席回云南处理。”龙云回到昆明,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看到蒋介石给龙绳曾的委任状和他们之间的来往电报后,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我这个儿子很坏。”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剿匪斗争中,我军共剿灭土匪260余万。从毛泽东关注过的6个土匪身上,集中体现了剿匪斗争中党对各类不同土匪的不同政策。

为了抓住覃田二人,1958年12月,吉首军分区和湘西自治州公安局在青安坪设立剿匪总指挥部,集中全州10县公安部队,动员大庸、永顺、桑植三县边界群众,以梳篦队形搜山围捕。当地还组建民兵机动班22个,共237人,建立群众情报小组159个。

这一带是世上罕见的洞穴区,山山有洞、洞中有洞,深不可测、绝无人迹。田玉莲与覃国卿藏匿于九天洞的子洞缸钵洞,白天不生烟火,夜间潜入附近乡村去偷米、偷盐油和生活必需品,苟延残喘。懂得草医草药的田玉莲还装扮成当地农妇,混到利福塔、桃子溪等集镇上,摆地摊卖药材,换钱买米买盐油。一天夜里,田玉莲碰了到住在附近的过去的勤务兵樊世泽,她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咙,威逼他今后定时到黄家岗给自己送粮。樊世泽害怕田祸害家人,不得不每个月筹集一斗米、二斤猪板油、半斤盐,在夜间送到指定地点。但田玉莲对樊世泽也不完全放心,每次接东西,都强令樊一样样地用口尝过,才敢取走。

终被击毙

李达说:“主席,这个女匪首,下面有的要杀,有的要放。”

图片 8

“双枪老太婆”赵洪文国

蒋介石在退出大陆前,曾亲自写信要湘西匪首陈子贤“坚持游击战争”。他还指示湘鄂川黔边区军政长官宋希濂,将湘西地区的大股土匪武装整编成3个暂编军、12个暂编师,将一批匪首委以“司令”、“军长”、“师长”等职务。

谢文东那是东北最牛悍匪,生于黑龙江依兰县,是个农民,除了种地,这家伙还干点打家劫舍,绑架勒索的事。自此发家致富,聚集了巨额财富。本来小土匪日子过的还不错,但是日本人打来,开始移民,把谢文东大片土地给占了。一气之下谢文东开始抗日,亲自带军打死日军大佐。后来还直接加入东北抗联,成了抗联的军长。但是,之后日军大规模清缴,谢文东部队被打残,最后投降日本。

罗绍凡是罗绍铨的随行副官,早就看上了程伊妹的美貌,以前之所以没有跟程伊妹交往,主要是由于罗绍铨跟程伊妹的关系暧昧,他不好插手。

悔过从新屡立功

1 那份1965年的布告

覃国卿因残暴而自立门户。十年时间里,覃国卿拉起一支土匪队伍,人数超过百人,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图片 9

这是一份布告,题目是《残匪覃国卿、田玉莲被歼》:

藏族匪首项谦

1950年3月,解放军一个班战士和几名工作人员进山驻扎,覃国卿纠集300余众,打死战士12名,烧毁民房40余间;同月,覃国卿打死解放军战士12名,打伤3人;5月4日,人民政府为救济当地贫苦百姓,运来5船大米逆澧水而上,覃国卿安排200多土匪设伏,战斗中6名解放军战士牺牲;5月,覃国卿率匪部再次伏击解放军粮船,护船战士13人、工作组1人、船工8人全部遇难,物资被抢光。

4 洞中藏身16年

为了抓住覃田二人,1958年12月,吉首军分区和湘西自治州公安局在青安坪设立剿匪总指挥部,集中全州10县公安部队,动员大庸、永顺、桑植三县边界群众,以梳篦队形搜山围捕。当地还组建民兵机动班22个,共237人,建立群众情报小组159个。

吴开荣经过一个多月的工作,走访群众,在陈大嫂的老巢安插“耳目”,但始终没有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这期间又连续发生了几起抢劫案,有人怀疑是陈大嫂所为,吴开荣经过认真调查核实,认定抢劫案件并非罗绍凡和陈大嫂所为。

在桑植,有个寨子的人鸣枪抵抗,打伤了一名匪兵。覃国卿调集人马攻下山寨后,人杀得不留一个活口,房烧得不剩一块木板。覃天宝料定自己日后不是覃国卿的对手,便给覃国卿送了10条枪,让他"另投高门"。覃国卿得了枪,返回青安坪,自封队长,扩充势力,不久吞并了另一支较大的股匪,势力范围扩大到义安乡全境。

而让当地人至今都搞不懂的,则是田玉莲从一位良善农家出身的女子变成为虎作伥的土匪婆,而且死心塌地地跟着覃国卿。

解放前后,革命与反革命两种力量激烈较量,土匪也在政治较量中主动或被动地介入其中,被国民党收编用以挽救其失败命运的带有政治色彩的匪帮更是比比皆是。

大名鼎鼎的“双枪老太婆”赵洪文国是毛泽东想保而没法保的一个匪首。她是辽宁岫岩县人,一个腰插双枪充满传奇的抗日英雄,抗战时期的着名新闻人物,其队伍曾被聂荣臻编为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国共双方的领导人都与她有交往。重庆解放前夕,蒋经国请她出山,留在“敌后”与共产党打游击。70岁的她在四川什邡拉起土匪队伍,杀了我200多名农会积极分子和群众,两次攻打什邡县城,被我179师537团活捉。报到北京,周恩来打电话为之说情,但被杀的200多人的家属不答应,终被枪决。毛泽东批示,善待其家属。随即将其家属释放。XLW

潜藏深山,隐姓埋名

但是,仍然没有发现覃田二匪。当地流传,两人已经逃离大陆,到了台湾。

图片 10

龙云时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其子被打死,上下都不好交代,一直报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批示:“这件事,派龙云主席回云南处理。”龙云回到昆明,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看到蒋介石给龙绳曾的委任状和他们之间的来往电报后,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我这个儿子很坏。”

现在见罗绍铨对程伊妹并没有别的意思,他就按罗绍铨的授意,有事没事去找她玩。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罗绍凡不久在惠水县城关镇上马路陈大嫂所买的住宅中,和她过起了同居生活。

后来谢文东受到天皇亲自接见,很是感动,于是表示誓死效忠日本。日军安排其管理一个矿山,这位土匪开始变成了恶魔,为了榨取钱财,无数中国苦力被残杀,矿山周边那是尸骨成堆!日本投降后,谢文东在1945年三次反叛,先是用金钱贿赂成为国民党军长,之后又投靠解放军,而国民党又给一点甜头之后,又叛变当了国民党。解放军看到此,招降其也不可能,于是派兵围剿,谢文东被活捉,最后被枪毙。

实际上,对项谦的劝降是17次,加上进剿后的1次,共18次。

从此,陈大嫂“双枪女人”的名声远近闻名。

毛泽东批示要保的匪首是“湘西王”陈渠珍。此人是个亦官亦匪,功罪分明的人物。作为湘西土匪的领袖,他横征暴敛,同时又给湘西人民做过一些好事。贺龙率红二军团长征时,他一面让开一条路,一面又尾追不舍。湘西解放时,经湖南省委和47军多次劝降,特别是在贺龙带口信后,他宣布起义,被增补为全国政协特邀委员。在京开会期间,毛泽东曾宴请并专门召见他,赠予抽水机等几十件农业机械,鼓励他为建设湘西作贡献。而在镇反时,有人要把他当反革命镇压,毛泽东批示:“陈渠珍是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对他的处理应取慎重态度,不要轻率处理致使我们陷入被动。”这个批示救了他一命。

“不能杀!”毛泽东打断他的话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人家诸葛亮擒孟获,敢于七擒七纵。我们擒了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都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陈莲珍被赦免后,劝降了20余名土匪,其中5名匪首。

陈大嫂潜逃不久,罗绍凡也化装潜入贵阳。到贵阳后他不敢到处乱跑,就住在城基路一个小客栈内,同黔西、普定来贵阳找活干的几个人去抬河沙,挣钱维持生活。

1934年11月,贺龙率领的红军打下大庸城,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覃国卿的父亲在打土豪分田地时被红军处决。父死母嫁,覃国卿怀着对革命力量的一腔深仇,到土着武装义安乡民团当了兵,并练就一手"百步穿杨"、左右开弓的好枪法。

1965年3月24日,中央军委宣布:中国大陆最后一个土匪覃国卿被歼灭!覃国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1950年3月21日,惠水匪首董全和、韦殿初、罗绍铨等纠集匪众,攻打县城。罗绍铨、陈大嫂率匪部进攻县城的北门,但是没有得手,被解放军守城部队击退。各路土匪头目见守城部队不多,便聚集在距县城五公里的雅羊寨开会,企图再次攻打县城。

对少数民族匪首特别宽大,毛泽东特赦贵州布依族女匪首陈莲珍又是一段佳话。她年轻时被誉为“布依第一美人”,能骑大马,打双枪,多次从我围剿中脱身,被抓获后群众纷纷要求杀之。时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的李达在向毛泽东汇报时说到此事。“不能杀!”毛泽东打断他的话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人家诸葛亮擒孟获,敢于七擒七纵。我们擒了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都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陈莲珍被赦免后,劝降了20余名土匪,其中5名匪首。

图片 11

美貌少妇成寨主

至此,湘西数百年匪患得以平息,闻名全国的湘西剿匪斗争真正落幕。XLW

1964年8月26日清晨,永顺县两位少年追赶黄鼠狼进了树林,结果两人被人按住,并捆绑起来。两位少年看清对方是一男一女,那个女匪反复盘问他们是哪个地方人,寨上有没有部队,有没有民兵,有几支枪。

1963年3月的一天,桑植县一位营业员发现,一位顾客买完电池连找的钱都不要,转身就走,清晰的侧影让他大吃一惊:“覃国卿!”

图片 12

图片 13

追捕组经过不辞劳苦的奔波,找到贵定县,韦汤巴说陈大嫂已转移到离他家40多里远的龙里县大新乡韦万书家。

1948年3月,覃国卿在桑植县上河溪桃树湾打家劫舍时,路遇一户人家迎娶新娘。覃国卿上前撩开花轿门帘,见新娘子生的面如桃花,便连人带轿,强掳而去。回到青安坪当晚,覃国卿就和她拜堂成亲。这位被抢走的姑娘,名叫田玉莲,当时刚好18岁。

对汉族土匪,毛泽东也是按政策区别对待的。他点名“一定要活捉”的匪首是井冈山的肖家璧。此人是遂川县大土豪,从毛泽东上井冈山时就与红军作对。错杀袁文才、王佐后,他占领了井冈山直至江西解放,一生杀人无数。1949年8月,毛泽东指示在江西剿匪的四十八军:“一定要活捉肖家璧,不要死的。”一四二师将其活捉,11月11日在遂昌公审处决。

贵州省解放前就以土匪多而闻名。解放初,这里的土匪更是多如牛毛。在众多的土匪中,有一个女土匪头子年轻貌美,并且因为受到毛主席的特赦而使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在这之前,击毙覃国卿、田玉莲的报告到了中央。但毛泽东主席作出的批示对此并没有表扬,而是问,湖南还有土匪,你们准备还养多久?

贵州布依族女匪首陈莲珍

日本人邀请张乐山赴宴谈招安之事,张乐山爽快应邀,席间,多疑的张乐山感觉事情不妙,一个健步夺窗而跃,凭借着好身手很快逃出城。正是由于他在接受日本委任时逃脱,后来解放军没有直接杀他。

图片 14

陈大嫂原名叫程莲珍,乳名程伊妹,系贵州长顺县广乡顺朝摆村人。她少女时由于长得窈窕高挑,皮肤细嫩白皙,面容清秀,被当地群众称为大美人。

“座山雕”本名叫张乐山,原籍是山东昌潍人,2岁时随堂兄到牡丹江,15岁进山当土匪,18 岁便当上了匪首,历经清末、北洋军阀、伪满三个时期,每个时期官方部队都想剿灭他,但都末能如愿。

“不能打!”打项谦的计划被习仲勋断然否定。不谋全局者不可谋一域。1950年夏天,18军将要进军西藏,敌特正大造解放军要杀藏族的谣言,如果在青海对项谦兴师动武,正中其下怀。他打电话给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反复叮嘱:“对项谦,要采取十分慎重的和平方式解决,政策应该更为宽大。万万不可擅自兴兵,只有在政治瓦解无效以后,才能考虑军事进剿,但也必须请示中央批准后始可行动。”

解放前后,革命与反革命两种力量激烈较量,土匪也在政治较量中主动或被动地介入其中,被国民党收编用以挽救其失败命运的带有政治色彩的匪帮更是比比皆是。

我们都是从《林海雪原》中了解土匪“座山雕”的,他是被解放军侦察英雄杨子荣活捉的。但人们对真实的“座山雕”却了解很少,此人有三大绝技,七十岁仍能翻山越岭,被活捉憋死狱中。

1936年,义安乡民团团长石寿丰死了,队伍也散了,覃国卿又投靠身为青安坪联保主任的堂叔覃学吾。不到一个月,覃国卿当上了乡自卫队的队长。色胆包天的覃国卿竟然先是强奸继而勾搭上堂婶。一天,两人正翻云覆雨,被覃学吾撞个正着。覃学吾正待发作,却不料覃国卿一步跃起,从床头摘下枪,照准覃学吾的头"叭"地就是一枪。覃国卿从倒在地上的堂叔身上摘下左轮,转身又给了堂婶一枪。这一年,覃国卿19岁。

1950年3月,解放军一个班战士和几名工作人员进山驻扎,覃国卿纠集300余众,打死战士12名,烧毁民房40余间;同月,覃国卿打死解放军战士12名,打伤3人;5月4日,人民政府为救济当地贫苦百姓,运来5船大米逆澧水而上,覃国卿安排200多土匪设伏,战斗中6名解放军战士牺牲;5月,覃国卿率匪部再次伏击解放军粮船,护船战士13人、工作组1人、船工8人全部遇难,物资被抢光。

意见一时难以统一,于是贵州省军区把杀与不杀的理由及陈大嫂的详细情况均呈报给西南军区。

洞内传出覃国卿尖细的回声:"解放军,哪个要听你们的话?缴枪不杀骗他妈大脑壳去吧!"骂着,"砰砰"几枪,公安少尉谢茂双的军帽被打飞了,向南书胸部连中两弹壮烈牺牲。

与新政权对抗

张乐山从小生活在丛林,擅长在深山中活动,再加上他头脑十分聪明,身手灵活,清末时期,清军数次进山清剿他,因为他熟悉地形,所以一直抓不住他,这也使他在土匪圈子中威望更高。

图片 15

3月24日清晨,搜剿开始。搜山大军以两米一人的距离,一步一步搜山,不放过一草一木,逐步缩小包围圈。最后,陆续汇聚到覃国卿藏身之地。

罗绍凡是罗绍铨的随行副官,早就看上了程伊妹的美貌,以前之所以没有跟程伊妹交往,主要是由于罗绍铨跟程伊妹的关系暧昧,他不好插手。

3月24日,剿匪部队和民兵数千人围住丛林,进行地毯式的搜捕。上午8时,青安坪田家岗大队民兵排搜到小缸钵洞前。

井冈山匡首肖家璧

陈大嫂是土匪的一个大队长,相当于团长。对于陈大嫂是杀是留,当时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对于一般群众来说,她是个女匪首,罪大恶极,理应处死。但对于少数民族来说,她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女强人。

图片 16

1949年10月,国民党一股溃军途经青安坪,覃国卿带领众匪截抢武器弹药。一名青年军官不肯缴枪,田玉莲抬手一枪结果了他。

“压寨夫人”

谢茂双仔细观察一下地形后,借着浓烟的掩护,迂回爬到岩包的侧顶,将一颗手榴弹顺着岩槽投进洞内。

1965年3月23日,几声清脆枪声在桑植县的利福塔公社响起。这一天,三位农民来到山谷里砍柴。靠近九天洞一带的一个洞口时,几声枪响,三位农民一死二伤。受伤的农民赶紧逃回村里,当地派人跑了十几里山路报告剿匪小分队。

西南军区参谋长李达向毛主席汇报西南地区的剿匪工作时,专门谈及陈大嫂的情况。

覃、田没有想到,他们最狡猾、最小心,也抗不住天下大势,最终命丧缸钵洞。

图片 17

落草为寇

从1950年9月到1951年8月,青海省委、政府先后6次派人劝降项谦,不仅毫无效果,其气焰反而更加嚣张,居然进攻我驻军,很多人因此沉不住气了,要求出兵。习仲勋答复:“千万不要打。要请喜饶嘉措大师做工作。”

云南龙绳曾

1965年3月24日,中央军委宣布:中国大陆最后一个土匪覃国卿被歼灭!覃国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洞里没有了声音,战士们争先恐后冲进洞内,发现距洞口不远处倒着断气的覃、田二人。人们在洞里发现石磨、米筛、菜刀、钢锅、钢盘、油筒、盐筒、大米、腊肉、土碗、瓦坛、烟斗……

但是,仍然没有发现覃田二匪。当地流传,两人已经逃离大陆,到了台湾。

当时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已经崩溃,对湘西的土匪随意加封,希望他们抵抗解放军。覃国卿被国民党暂编5师收编为第6团,覃国卿被任命为团长。覃自称司令,田玉莲为副司令。

贵州布依族女匪首陈莲珍她年轻时被誉为“布依第一美人”,能骑大马,打双枪,多次从我围剿中脱身,被抓获后群众纷纷要求杀之。“不能杀!”毛泽东打断他的话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

当时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已经崩溃,对湘西的土匪随意加封,希望他们抵抗解放军。覃国卿被国民党暂编5师收编为第6团,覃国卿被任命为团长。覃自称司令,田玉莲为副司令。

程伊妹知道来者不善,便和家丁一起关上大门,在院内和楼上进行还击,凭着有利的地形和过硬的枪法,程伊妹手拿双枪,带领着家丁打死了三个围攻的歹徒。围攻的人见同伙有死有伤,况且程伊妹已有防备,再围攻也占不到便宜,便抬着尸体撤退了。

覃国卿成了这一带的山大王。他要谁送耕牛,谁就得送耕牛;要谁家送光洋,谁就得送光洋;要谁家送媳妇、送姑娘,就得送媳妇、送姑娘。四里八乡但凡眉清目秀、略有姿色的妇女,都难逃他的掌心。一次,他正在强奸一名妇女,被女方的丈夫发觉了,覃国卿举起枪,说:"是你撞在我的枪口上了。"说完将他打死,强奸之后又将妇女打死。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杀猪还要用盐腌,老子杀个人,比挑根灯草还轻巧!"

美貌少妇成寨主

毛主席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能杀!”毛主席手中的烟吸到三分之一后,以他特有的幽默语气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

3 一对土匪夫妻

重庆解放前夕,蒋经国请她出山,留在“敌后”与共产党打游击。70岁的她在四川什邡拉起土匪队伍,杀了我200多名农会积极分子和群众,两次攻打什邡县城,被我一七九师五三七团活捉。报到北京,周恩来亲自打电话为之说情,但被杀的200多人的家属不答应,终被枪决。毛泽东批示,善待其家属。随即将其家属释放。XLW

八次喊话无用后,围剿大军决定强攻:先是用冲锋枪猛烈扫射,将覃田二匪压在岩窝里动弹不得,随后,无数的炮弹和手榴弹飞进洞内。一阵巨响之后,战士们冲进洞中,只见覃国卿、田玉莲双双被击毙,覃国卿腹部被炸通,肠子漏了一地。

围洞的军民立即还击。一线指挥员下达命令:"用手榴弹炸!"霎时,轰炸声响遍山谷,硝烟弥漫大地,但洞子被又高又密的树木荆棘覆盖着,手榴弹扔不进去。

土匪现象是旧中国的国情之一,乡下的土匪多如牛毛。毛泽东长期从事农民运动,在我党第一代领导集体中,也许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农村,更了解土匪了。

此战结束后,各路土匪大伤元气,匪团长罗绍铨和罗绍凡、陈大嫂一起,带着残兵100多人返回老巢。在距县城15公里的惠水与长顺两县交界处进行活动,有时住山洞,有时又分散回家。后经过我军多次围剿,在马脚坡战斗中将匪首罗绍铨击毙。混战中罗绍凡和陈大嫂见势不妙,逃走了。

对汉族土匪,毛泽东也是按政策区别对待的。他点名“一定要活捉”的匪首是井冈山的萧家璧。此人是遂川县大土豪,从毛泽东上井冈山时就与红军作对。错杀袁文才、王佐后,他占领了井冈山直至江西解放,一生杀人无数。1949年8月,毛泽东指示在江西剿匪的48军:“一定要活捉萧家璧,不要死的。”142师将其活捉,11月11日在遂昌公审处决。

贵州省解放前就以土匪多而闻名。解放初,这里的土匪更是多如牛毛。在众多的土匪中,有一个女土匪头子年轻貌美,并且因为受到毛主席的特赦而使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当时追捕她的风声很紧,龙三奶也不敢把她藏在家里,就把她隐藏于龙里县混子场乡侄儿龙德稳处。追捕组找到龙德稳后,龙德稳交代,陈大嫂已跟随贵定县水田寨的韦汤巴走了。

实际上,对项谦的劝降是17次,加上进剿后的1次,共18次。

大名鼎鼎的“双枪老太婆”赵洪文国是毛泽东想保而没法保的一个匪首。她是辽宁岫岩县人,一个腰插双枪充满传奇的抗日英雄,抗战时期的著名新闻人物,其队伍曾被聂荣臻编为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国共双方的领导人都与她有交往。

毛主席说:“不能杀!”

图片 18

从此,陈大嫂“双枪女人”的名声远近闻名。

与新政权对抗

图片 19

由于名声在外,就被该县水波龙乡板沟寨有钱有势的大地主陈正明知晓,经过多方促合,陈将程伊妹娶为二房,人称陈大嫂。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政府派了一个工作组到长顺县做工作,后来又到惠水的老影院大会场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政策。为什么不杀,是毛主席直接指示的,要宽大处理,不允许任何人动她,有困难还要帮助她。共产党是有政策的,陈大嫂想到哪里就到哪里。

图片 20

图片 21

沦落为匪攻县城

"……尽管覃、田二匪隐藏巧妙,活动狡猾诡诈,终于1965年3月24日,在桑植县利福塔公社苦竹河大队的小缸钵洞被我击毙,为湘西各族人民铲除了大害……" 落款是吉首军分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公安局,时间为1965年4月8日。

陈正明在世时她生有一女孩,陈正明病死后,陈姓近房为抢夺陈正明的千顷良田,纠集了一伙人围攻程伊妹的住处,并乱枪射击。

怎样处置这个女匪首,省军区专门召开了会议。当时,凡拒不投降的中队长以上匪首,只要抓住就枪决,而且批准权限也放得很宽,一个区长点头可以立即处决。像陈大嫂这样的匪“团长”就更必死无疑了。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剿匪斗争中,我军共剿灭土匪260余万。对毛泽东来说,这260余万绝非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而是相当具象的人。从他关注过的6个土匪身上,集中体现了剿匪斗争中党对各类不同土匪的不同政策。

由于陈正明家中有枪有家丁,程伊妹跟着他走村串寨,就成为出入各种场合的压寨夫人。她天生聪明,不但学会了骑马,也学会了打枪。

1949年10月,国民党一股溃军途经青安坪,覃国卿带领众匪截抢武器弹药。一名青年军官不肯缴枪,田玉莲抬手一枪结果了他。

数年间,死在覃国卿枪口下的百姓难以计数,被强奸和霸占妇女近百人,百姓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但又无可奈何。

新政权成立后,在多次军事围剿中生存了15年之久覃国卿终被击毙。这件事宣告了在大陆敢于和新生政权抗衡的军事力量一去不复返,也宣告了危害中国数百年的匪患势力彻底终结。XLW

潜逃多日终落网

1965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经16个年头了,可巨匪覃国卿、田玉莲还是没有落网。但种种事实证明,覃、田就藏身在大庸、桑植一带。于是,1月1日,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刘子云下达剿灭覃国卿的命令。

“云南王”龙云是彝族人,在香港声明反蒋拥共,其唯一留在国内的第三子、昭通“尹武纵队”司令龙绳曾也宣布起义,被我任命为昭通警备区副司令员,但他暗中接受了蒋介石委任的“滇东军政长官兼滇黔川康剿共总司令”之职,网罗土匪,发动叛乱,在攻打警备司令部时被击毙。

班永华交代说:“我老婆生了一个女孩,这个孩子落地后就死了。第二天就不见她的人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图片 22

“压寨夫人”

陈正明在世时她生有一女孩,陈正明病死后,陈姓近房为抢夺陈正明的千顷良田,纠集了一伙人围攻程伊妹的住处,并乱枪射击。

2 布告隐含的那一幕

深山里现“活鬼”、“活魔”

覃国卿因残暴而自立门户。十年时间里,覃国卿拉起一支土匪队伍,人数超过百人,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图片 23

覃国卿没死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但任凭怎样搜寻,这对土匪夫妻却始终杳无踪迹。

军分区立即组织由军队、地方相结合的追捕小组,搞清了二戈寨陈大嫂姑妈龙三奶的住处后,追捕组直奔二戈寨找到了龙三奶,但陈大嫂早就跑了。经过讯问,龙三奶交代,陈大嫂已嫁给四方河的班永华。

覃国卿杀了堂叔堂婶后,有了两条枪,就邀了民团几个人投奔大庸县匪首覃天宝。覃天宝有60余人枪,盘踞在青安坪及澧水河岸神堂坪一带,是当地一霸。覃国卿跟着覃天宝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曾在两天之内抢了三伙客商,因而得到覃天宝的赏识,被提升为中队长。在湖北鹤峰,覃天宝有一次与他打赌,赌敢不敢用人心下酒。覃国卿当即把一青年农民绑到树上,剖腹挖心,叫匪兵炒熟端上,与覃天宝对饮。

“湘西王”陈渠珍

3月24日清晨,搜剿开始。搜山大军以两米一人的距离,一步一步搜山,不放过一草一木,逐步缩小包围圈。最后,陆续汇聚到覃国卿藏身之地。

喜饶嘉措在佛学界享有极高声望,达赖、班禅均尊之为师,蒋介石、杨森等无不待为上宾。第七次劝降由他亲自出马,可项谦竟将他晾在一边,置之不理。9月1日,藏传佛教领袖班禅的代表和塔尔寺代表一行10人,手持班禅等人的联名信,前往昂拉进行第八次劝降。劝降代表愿对其吃咒具结,项谦竟以辱骂作答,罚劝降代表在太阳底下晒了3个小时,且派人持枪埋伏在路上,企图谋害劝降代表,因密泄未遂。

程伊妹知道来者不善,便和家丁一起关上大门,在院内和楼上进行还击,凭着有利的地形和过硬的枪法,程伊妹手拿双枪,带领着家丁打死了三个围攻的歹徒。围攻的人见同伙有死有伤,况且程伊妹已有防备,再围攻也占不到便宜,便抬着尸体撤退了。

1919年,覃国卿出生在湘西张家界的西北部,一个名叫青安坪的小山村。这里四围全是高山大岭,加上民风彪悍,元、明、清几朝以来,朝廷一直很难控制,而湘西也素有“中国的盲肠”之称,历来是土匪的天堂。1937年,覃国卿落草为寇,被提升为中队长。

近赤者朱,近墨者黑。在覃国卿的影响下,田玉莲渐渐地变成了为虎作伥、杀人不眨眼的女匪首。田玉莲第一次杀人,是在1949年10月。国民党122军一股西去溃军途径青安坪,覃国卿带领众匪截抢武器弹药。一名青年军官不肯缴枪,田玉莲抬手一枪结果了他。据目击者说,她在开枪之后,还学着老手的样子,吹散了枪口上的青烟。

1949年9月下旬,解放军第13兵团47军进军湘西,不少土匪闻风缴械,湘西匪患得以缓解。不久,47军奉命入川,整个湘西仅留一个141师,而大庸地区只有一个排的兵力。一直隐藏在大山里的覃国卿见解放军兵力薄弱,蠢蠢欲动。

1952年6月,组织上考虑到吴开荣是本地人,又当过侦察员,便决定由吴开荣配合贵阳分区情报科杨科长共三人,组成一个追捕小组,任务是侦察罗绍凡和陈大嫂的下落,一旦发现及时歼灭。

“匪首覃国卿、惯匪田玉莲,血债累累,恶惯满盈,解放前烧杀掳抢,敲诈勒索,残害人民,无恶不作;解放后又在大庸、桑植、永顺等县交界地区,凭借其反动的旧社会基础和山高林密、地形复杂等条件,明抢暗偷,杀人放火,捣乱治安,破坏生产,严重危害着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坚决与人民为敌,梦想卷土重来,群众无不咬牙世齿,愤恨万分:‘土匪覃国卿、田玉莲真该千刀万剐,血债血还

对少数民族匪首特别宽大,毛泽东特赦贵州布依族女匪首陈莲珍,也叫陈大嫂,又是一段佳话。她年轻时被誉为“布依第一美人”,能骑大马,打双枪,多次从我围剿中脱身,被抓获后群众纷纷要求杀之。时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的李达在向毛泽东汇报时说到此事。

不过,张乐山最后还是栽在了解放军的手里。1947年解放军侦察排长杨子荣等6人乔装成土匪模样进山寻找张乐山。在通过路上的三道暗哨后,抵达土匪窝,不费一枪一弹就端掉了张乐山的土匪窝,活捉“座山雕”等匪徒13人。

5月上旬,我1师师长罗坤山指挥部队全歼项谦匪部,项谦丢下家人,逃到同仁县南乎加该的森林中。尖扎工委准备了两手,一面派人继续争取,如争取不成,另派人杀之。“共产党不能这样做!”习仲勋得报后立即追问:“准备杀项谦的人是否派出去了?如已派出马上召回。”明确指出:“我们过去十七次争取项谦,以至于以后进剿项谦和现在又继续尽力争取项谦,都不是因项谦一人,而是更多的藏族头领,也主要是争取更多的少数民族部落……”尖扎工委派其11个被我宽大释放的亲信带着其家属信前往说降。项谦见人见信,老泪纵横,于7月11日带着10个保镖下山向青海省人民政府投降。此后,项谦历任尖扎县县长、黄南自治州副州长。

陈大嫂为保住财产,就与惠水县白日乡乡长、原国民党第八十九军的一个营长罗绍铨攀亲结友。程伊妹和罗绍铨同是布依族,陈大嫂想利用罗绍铨的权,罗绍铨想利用陈大嫂的钱。为侵吞陈大嫂的财产,罗绍铨就暗地动员其弟罗绍凡与陈大嫂结婚。

潜藏深山,隐姓埋名

第二,张乐山,人称座山雕,有三绝之功。

杨子荣活捉''座山雕''的故事传来,东北的老百姓一遍欢腾,智取威虎山的传奇被拍成了电影,杨子荣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英雄。这位“座山雕”的下场,并没有被枪毙,因为他过去在抗战中杀过鬼子,也没有投降去汉奸,所以只将他关进了监狱。但是他由于大烟瘾发作引发其他疾病,在入狱一年之后病死,也有人说他是在狱中憋死的。XLW

抗战的时候,也顺便杀了一些鬼子,于是就被日本人围剿过几次,但是都没成功,最后日本人用利益招降他,他答应了,最后在进城的时候突然感觉不对,而且怕是日本人的鸿门宴。因此立刻又跑回了山。之后大家都知道了,杨子荣进山,智取威虎山。这位大土匪被抓,但是解放军考虑到其没有叛变,并没有杀掉他,而是直接关起来,之后不到1年就死在了牢房。

覃国卿没死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但任凭怎样搜寻,这对土匪夫妻却始终杳无踪迹。

第一,谢文东,三姓家奴,四次反叛。

过了几天,在省军区党委会上,有人更进一步阐述了“不杀”的理由:她是少数民族妇女,虽然卷进匪乱,但是所起的破坏作用并不像传说得那么严重,如今大股土匪已消灭,留下还可用她去争取散逃的土匪向政府自首,在新的形势下,也许会起到有益的作用。

图片 24

而让当地人至今都搞不懂的,则是田玉莲从一位良善农家出身的女子变成为虎作伥的土匪婆,而且死心塌地地跟着覃国卿。

图片 25

“人家诸葛亮擒孟获,就敢七擒七纵,我们擒了个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也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

"有声音!"搜在前头的排长田奇左一声喊。"砰"的一声,田奇左倒在血泊中。

1964年8月26日清晨,永顺县两位少年追赶黄鼠狼进了树林,结果两人被人按住,并捆绑起来。两位少年看清对方是一男一女,那个女匪反复盘问他们是哪个地方人,寨上有没有部队,有没有民兵,有几支枪。

覃国卿持枪追赶,二余已拐过岩头。这时,覃国卿见远处有一男人正背着一捆柴走路,一枪打去,那人当场毙命。这个无辜的人叫余构良,家有60岁老母和5个孩子。10里之外的剿匪分队接到报告,当晚便组织部队、民兵、群众7000多人围剿。

1948年3月,覃国卿在桑植县路遇一户人家迎娶新娘,他就连人带轿强掳而去。回到青安坪当晚,覃国卿就和她拜堂成亲。这位被抢走的姑娘名叫田玉莲,当时刚好18岁。

"轰隆"一声,手榴弹爆炸了,覃国卿哼了一声,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

但也有人提出了另一种意见:长顺、惠水、紫云一带,还有一些四处逃窜的散匪,特别是几个少数民族的匪首还没归案,为了弄清他们的下落,陈大嫂能否暂缓处置,以毒攻毒。

青海省马上对出兵叫停,进行第九次、第十次劝降,项谦竟集中近2000骑兵向劝降代表示威。青海省委再次请求出兵,习仲勋答复:“现时争取和平解决于我政治上甚为有利,万一和平解决不成,这样做好了,才给军事进剿造成必有的政治条件。”于是又先后进行了6次劝降,可项谦依然故我。至此,已劝降16次了,还继续吗?按照习仲勋的指示,又派出了第十七次劝降代表团,结果还是被拒绝。

五十多年的土匪生活,张乐山练就了三大本领:一是枪法准,堪比神枪手,百发百中;二是眼神好,越是晚上越是看得清楚,晚上活动从来不需要点火把;三是腿功绝,在山上行路,如履平地,速度极快。

此时,昂拉部落内部的藏民也忍受不了项谦了,其参谋长、隆务寺经师诚勒活佛逃出来,找政府请求出兵征讨。西北局请示中央,4月13日,中央指示:“昂拉匪部经17次争取,仍怙恶不悛,应坚决予以歼灭。”并指出,“军事清剿还是为了进一步政治争取项谦,只要项谦悬崖勒马与匪徒脱离关系,人民政府仍予以宽大处理,保护其生命财产和千户职位。”

1949年7月,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又带着10万银元和大批枪械,亲赴芷江,收买湘西土匪,为他们打气,妄图变湘西为“反共游击根据地”。

这位张乐山也是东北人,看来东北土匪真是不少啊!这个也是最出名的,当年话剧智取威虎山,和电影智取威虎山早已经将其形象传于大众。这位座山雕,最开始是个伐木工,因此练就三绝本领,枪绝,据说指哪打哪,跟黄忠百步穿杨差不多。眼绝,据说这位走夜路从来不用灯,而且路线从不会出错。三是腿绝,据说高山峡谷如履平地。有这三大本事,座山雕很快成为老大,干起打家劫舍的买卖。

有一次,覃天宝与覃国卿开玩笑,说他不敢用人心下酒。覃国卿当即把一青年农民绑到树上,剖腹挖心,叫匪兵炒熟端上,与覃天宝对饮;在一次抢劫中,有一个寨子鸣枪抵抗,打伤了一名匪兵,覃国卿就带人血洗山寨,不留一个活口。

覃、田在湘西解放前夕,已由一般土匪演变成具有政治性质的土匪了,被国民党军队收编为暂编第五师第六团,覃任团长。但覃却自称司令,田称副司令。

新政权成立后,在多次军事围剿中生存了15年之久覃国卿终被击毙。这件事宣告了在大陆敢于和新生政权抗衡的军事力量一去不复返,也宣告了危害中国数百年的匪患势力彻底终结。

“湘西历史上数百年的匪患,在解放后的短短时间里,就被我强大的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剩下的一些散匪,也先后落网。漏网残存的匪首覃国卿、惯匪田玉莲,虽长期挣扎,也逃不脱人民的巨掌,终于被我歼灭!”

1953年6月5日,惠水县城关镇召开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由法院院长宣判,当场释放了陈大嫂。就这样,一个“罪该万死”的女匪首,竟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项谦的大逆不道,引起正在西宁参加青海省各族各界代表会议的各千、百户,盟、旗长及宗教首领的公愤,强烈要求政府出兵剿灭项谦。省委书记张仲良也坚决主张打,报告西北局,要求出兵,并言已做好出兵准备。 9月11日凌晨,习仲勋以西北局名义复电青海省委并告张宗逊(西北军区主持工作的第一副司令)并报中央,强调“未得中央复示前,万不可擅自兴兵。”“对少数民族特别是藏族部落开头一枪是很难决定的。”“即使打了胜仗也伤民族感情。”批评青海“对昂拉问题早做宣传是不策略的”,“会陷自己于被动”。

1965年3月23日,几声清脆枪声在桑植县的利福塔公社响起。这一天,三位农民来到山谷里砍柴。靠近九天洞一带的一个洞口时,几声枪响,三位农民一死二伤。受伤的农民赶紧逃回村里,当地派人跑了十几里山路报告剿匪小分队。

覃国卿是大庸人,1918年出生在一个名叫青安坪的地方。这里西与永顺县砂坝乡接界,北与桑植县利福塔乡相邻,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他的父亲覃新斋,是拥有几十条人枪的一方恶霸。

一个多月后,他被惠水到贵阳的群众认出。在讯问陈大嫂的下落时,他起初不讲,后来公安人员对他进行了轮番审讯,最后他坚持不住,说出了陈大嫂曾告诉他躲藏的亲戚家的地址。

“主席的意思是……”李达试探地问。

由于陈正明家中有枪有家丁,程伊妹跟着他走村串寨,就成为出入各种场合的压寨夫人。她天生聪明,不但学会了骑马,也学会了打枪。

在大军压境,部队民兵搜捕的情况下,其他土匪和随从见势不妙都逃走了。只剩下罗绍凡和陈大嫂二人,他们已经无处藏身了。经过商量,陈大嫂决定去贵阳二戈寨投奔她的姑妈。为了防止被发现,陈大嫂和罗绍凡两人商定分开出走,这样目标小,并约定罗绍凡过一段时间到贵阳她姑妈那里找她。

陈大嫂为保住财产,就与惠水县白日乡乡长、原国民党第八十九军的一个营长罗绍铨攀亲结友。程伊妹和罗绍铨同是布依族,陈大嫂想利用罗绍铨的权,罗绍铨想利用陈大嫂的钱。为侵吞陈大嫂的财产,罗绍铨就暗地动员其弟罗绍凡与陈大嫂结婚。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建国初全国剿匪,惊动毛主席的六大土匪都是谁

关键词: 狱中 三大 毛主席 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