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毛主席追悼会,王洪文做一动作,无一人阻止【

毛主席追悼会,王洪文做一动作,无一人阻止【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0-18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大将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主席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

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哦,此话怎讲?”毛泽东有点惊愕了。

“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这项运动失败以后,他就回到了故乡,号召有志的人士建立了武装。此后我党的许多运动,都有他的参与。后来红军建立起来,他的功劳让他胜任了团长。

其实看他的在我军的资历,完全可以胜任更高的衔位。但是萧克说,在战斗中有无数的人都没了命,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的衔位高低都不在乎。

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授衔时,毛泽东见到了陈赓,就跟陈赓开玩笑说:“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听到毛主席这番话,陈赓大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但这件事让他一直为爱将陈康感到遗憾。

最后就得看看领袖好恶了,谭政,罗瑞卿和主席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主席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主席那刘亚楼的大将估计是跑不掉的了。大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将堆里也高不出一头来。

萧克前辈在组织中,是一位才能优异的人。在我党中的许多将领中,他的知识在其中算是丰富的。因为他年轻时曾经在师范就学,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黄埔。在学校中他学习军事上的理论,这个过程中他产生了救国的思想,就在毕业后加入了北伐军。

也许是这样的乐观精神,让他的生活自在,不用为名利所困扰。心态放松的他,也影响了自己的健康,最终他于2008年离世,寿命超过了一百岁。

“那不止。”谢富治说。“五个呢?”毛主席又问。“都能打赢。”“三个仗能打赢两个,就是常胜将军。常胜将军我不保,我还保谁?”

当时部队里有毛主席、朱德、陈毅等领导人,由于是过年时间,大家的戒备心不高,后来突然一阵枪响,其他人以为是放鞭炮,但谭震林发现是敌人包围了上来。

其实这是个玩笑话,在授衔前,组织上已经查明陈赓在红军时期是当过师长,是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但是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赓的好人缘和李聚奎的厚道。

毛主席微笑着说:“你被评为大将,不满意么?”“怎么会不满意呢?我觉得我自己评大将有些高。”陈赓回答说。

下午三时整,毛泽东的追悼会开始了。罗瑞卿和所有的人一样,站了起来。不过,他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拄着双拐,只是用一条腿肃立。

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后,喜开玩笑的陈赓说:“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但是当年却是当元帅般神气,统帅过2位上将和一位大将。”

“那你有什么意见呢?”毛主席对陈赓非常了解,知道他这么说一定事出有因。“我一个部下只被评为中将,太低了。”陈赓直截了当地说。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

粟裕突重围后,组建起浙西挺进师,挺近师在短时间内又发展到1000多人,粟裕靠着这些兵力和国民党军在山林里打起了游击战。抗日战争爆发后,皖南八省的游击队整编为新四军,粟裕任第二支队司令员,皖南事变后任第一师师长,率领所部屡获战功,收复了苏北大量城市。

我之所以说刘亚楼当大将还是有希望的是基于授衔后中央军委的变化。1956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增补黄克诚(国防部副部长兼中央军委秘书长)、粟裕、陈赓、谭政(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12月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劲光(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王树声(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许光达7位大将和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兼总干部部副部长)、刘亚楼、洪学智3位上将为中央军委委员。

最为值得一提的是,谭震林当了19年的副总理,到晚年官至副国级,他却从未谋私,他有6个孩子,没有一个是当官的,也没有一个是商人,都成为了普通是上班族。

1938年3月,陈康率领的部队采取分兵诱敌之计,打击晋东南的入侵日军。驻守在潞城的日军果然被诱去救,进入陈康在神头岭一带布置的伏击圈,最终将日军全歼。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2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3

1935年3月,红31军攻打天险剑门关,初攻不克。军长王树声一挥手,陈康一马当先,冲锋在最前面,全营官兵紧随其后,一个个都是敢死队。他们士气如虹,势不可当,终于把剑门关拿了下来。此战为红一方面军和四方面军在川西懋功地区胜利会师,扫清了一大障碍。

由此可见,前一任的军委委员全是元帅,这次增补十位基本是按大将衔的,三位没能入选的大将多是因平衡派系和照顾老弱病残给照顾进去的,单以刘亚楼的,解放时四野参谋长,和解放后空军司令员的职务授大将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比较起来刘的资历可能差些,但比起许光达的突击提拔还是好些的。

偏偏有人不服气:“你什么时候有过这般的荣耀?吹牛又不犯法!”

可惜有些就不甚可靠,比如曾广泛流传的粟裕让帅的故事,就是出自李银桥卫士回忆,而最初的元帅11 人名单里并没有粟裕,因此不知道粟裕的这个让帅是以退为进还是子虚乌有了。

萧克前辈在组织中,是一位才能优异的人。在我党中的许多将领中,他的知识在其中算是丰富的。因为他年轻时曾经在师范就学,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黄埔。在学校中他学习军事上的理论,这个过程中他产生了救国的思想,就在毕业后加入了北伐军。

最后就得看看领袖好恶了,谭政,罗瑞卿和主席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主席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主席那刘亚楼的大将估计是跑不掉的了。大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将堆里也高不出一头来。

粟裕是解放军十位大将中唯一一位少数民族将领,位居十位大将之首。粟裕的军事指挥才能在共和国众多将领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他能够评为大将完全是靠着杰出的军事指挥造诣和赫赫战功,不论是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中,粟裕都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天赋。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贺龙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现在沸沸扬扬流传的有关55年授衔内幕很多,既然是授衔就有争的和让的,争的肯定比让的多的多但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似乎青一色都是谦虚礼让的典型,当然其中不乏有实事求是的,比如孙毅徐立清是主动写过信让过上将的,许光达也是固辞过大将的。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官授衔名单公布后,陈赓大将找到毛主席,表达对评衔的看法。

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说来能评上大将一是和当时职务有关,二是照顾下山头资历,最后主席怎么划圈拍板,心中所向只怕也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不然以萧克当年红军军团长之尊,曾和贺龙平起平坐过,当个上将还是有点委曲了。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中共中央军委产生,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邓小平、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

在日本入侵的时候,为了更好的统筹指挥,红军的几个分支就整合在了一起。八路军三个师部的师长和副师长分别是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

“主席你先忙,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连忙打马虎眼。

元帅大将军衔是由中央军委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小平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共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大将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你去查查军史,我当红12师师长时手下是不是有个团长叫徐海东?还有一个团长叫许世友,一个班长叫陈锡联?

罗瑞卿马上说:“不去怎么行?没有车,我爬也爬到天安门去。”

大将中论战功头一号粟裕肯定是当然人选,论党龄要算陈庚最长而他本人又是北伐名将,黄克诚是当时的军委秘书长井岗红旗下的蛋,张云逸当过新四军的参谋长而当时粟裕不过是个支队长,王树声当过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许光达是洪湖苏区的代表,又是装甲兵司令,徐海东算是鄂豫皖苏区的代表,萧劲光是海军司令员也是井岗山上下来的,谭政是党在军队的政工方面的旗帜,主席坚持在大将里要保的,最后罗瑞卿这个大内保镖是主席钦点的公安部长,虽然听说当时评议时阻力不小可在主席力保下还是通过了。这样看来十位大将是一个都不能少。

于是,陈赓在授衔前,就找到李聚奎说:“老乡啊!别人都说你是老实人,过几天我给徐立清说,我当过师长,我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李聚奎笑而不答。过了几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问起此事,李聚奎没二话:“陈赓是接替我的师长。” 后来,陈赓果然被授予大将衔。

罗瑞卿气愤地说:“人家不要我参加,我对他们讲,爬也要爬到天安门去参加追悼会。我是斗争来的呀!”

开国将帅中最有个性的当属陈赓大将了,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他最喜欢的两个将军,一个是彭雪枫,另一个就是陈赓大将,毛主席对陈赓也是很喜欢,陈赓更是毛泽东开办的自修大学的学生,受毛主席思想影响很是深刻。所以他是真正的毛主席的学生之一。

众所周知,陈赓大将爱跟人开玩笑。1955年评军衔的时候,据说授大将的最低要求是在红军时期当过师长。因为陈赓在那段时期大部分时间在白区工作,在军队任职时间短,档案中一时没有找到他任主力师师长的经历。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被授衔,主要还是因为他在1954年时,就不在军队中担任工作,于是他和邓子恢、张鼎丞等,本该授大将军衔,却没有授衔,成为一生的遗憾。

解放战争结束后,粟裕先后任总参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但是在50年代末,粟裕的官职却越做越小,到后来只是军事科学院的院长。

北京里的秋天,街道两旁的树叶已经开始变黄了,一阵风过来,树叶就好像跳芭蕾的姑娘,旋转着旋转着,脚尖点在了地上。这样的黄叶落了地之后,大街小巷好似穿上新衣一般。

林彪的这封信是写给主席的,大意是建议在授大将军衔时考虑井岗山对中国革命的重大意义,其实质就是增加些井岗山上下来的在大将中的人口。当然没好意思直说是要给刘亚楼授大将。而从授衔的结果看,和井岗山拉的上边的大将有六七人之多,可惜刘亚楼最终还是未能入选。

不过这其实还是陈赓谦虚了。陈赓直接领导过的上将远远不止两个,李克农上将、,陈再道上将、王新亭上将、郭天民上将、李聚奎上将都被陈赓直接领导过。

罗瑞卿气愤地说:“人家不要我参加,我对他们讲,爬也要爬到天安门去参加追悼会。我是斗争来的呀!”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4

在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陈赓抓耳挠腮,急得不行,突然,陈赓站了起来,直接走向主席台,奔向毛主席。这把在场的人都吓到了,毛主席也懵了,只见陈赓拿起毛主席的瓷杯,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还敬了个军礼。说天太热,借主席一口水。这下大家才知道为什么陈赓是干什么了,大家都笑了,连毛主席也被陈赓的真性情逗笑了。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5

陈赓却不“买”毛泽东的账,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后笑着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的。”

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官授衔名单公布后,陈赓大将找到毛主席,表达对评衔的看法。

“哦,此话怎讲?”毛泽东有点惊愕了。

几年以后,大革命没有成功。当时我党是一个新的政党,组织的理念给了萧克希望,他坚信我党会取得胜利,就加入了组织。在党的安排下,他刚加入组织的那年,就被派到南昌,领导乡亲们进行了起义。

后来有人还真的去查了军史,发现徐海东、许世友这俩是真,陈锡联那个是咋胡,人家陈锡联当时是红十师第三十团通信班的小班长。

1956年,谭震林当选为政治局的委员,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一职,直到1975年当选为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一共担任了19年的副总理。

我之所以说刘亚楼当大将还是有希望的是基于授衔后中央军委的变化。1956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增补黄克诚(国防部副部长兼中央军委秘书长)、粟裕、陈赓、谭政(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12月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劲光(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王树声(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许光达7位大将和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兼总干部部副部长)、刘亚楼、洪学智3位上将为中央军委委员。

虽然刘亚楼的是1929年才入的党,但和罗瑞卿的1928年也相差不远。解放战争时罗瑞卿的晋察冀政委和刘亚楼的四野参谋长比也没啥优势,解放后一个公安部长,一个空军司令,可以说平起平坐,但单以军队内部来论可能还是空军这个兵种司令更有说服力。

“那你有什么意见呢?”毛主席对陈赓非常了解,知道他这么说一定事出有因。“我一个部下只被评为中将,太低了。”陈赓直截了当地说。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八万多人进行长征,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留在根据地继续和国民党军作战的留守兵团。粟裕所在的方志敏第十军团也奉命留了下来,红十军团在和国民党军的作战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方志敏牺牲,红十军团机会全军覆没,只有参谋长粟裕带着少数人突围了出来。

授衔时,毛泽东见到了陈赓,就跟陈赓开玩笑说:“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由此可见,前一任的军委委员全是元帅,这次增补十位基本是按大将衔的,三位没能入选的大将多是因平衡派系和照顾老弱病残给照顾进去的,单以刘亚楼的,解放时四野参谋长,和解放后空军司令员的职务授大将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比较起来刘的资历可能差些,但比起许光达的突击提拔还是好些的。

“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想整陈康,毛主席亲自出面保陈康。他问谢富治:“都说陈康同志能打仗,五个仗能打赢几个?能不能全胜两个?”

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后,喜开玩笑的陈赓说:“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但是当年却是当元帅般神气,统帅过2位上将和一位大将。”

罗瑞卿是由儿子罗宇陪着去的。下车后,他坐在轮椅上,穿过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门口,碰见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他们都是四川老乡。王定国看见他残着腿站在烈日暴晒的地方,便劝他说:“你找个荫凉处吧。”

即使和脾气最火爆的彭德怀搭档的时候,他作为下属也能相处的很好,当时彭德怀不吃肉,坚持和士兵一样,但是彭的工作任务重,陈赓几次用计骗彭德怀吃肉,居然彭德怀都没有大骂他,要是换别人估计早被骂的狗血淋头了。

对于政治局人们来说,例如叶剑英,华国锋这些政治局的人们来说,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得以见到了主席的最后一面。9月8日那一晚,他们跟主席告了别后,就守在了医院,谁也没有离开。在极大的悲痛中,他们知道主席离开了。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贺龙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其实刘亚楼在红军时期也是师级干部,可惜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有些空白,但必竟在东野时刘亚楼的参谋长要高于谭政的政治部主人,“林罗刘谭”解放战争中刘亚楼压了谭政几年,战争时期重武轻文,和平时期重文轻武,政治挂帅,刘亚楼最后授衔时还是被谭政压过了一颗星。

哦,是你的哪个部下?”“陈康!第13军军长。”“哦,原来是他啊!”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

谭政大将为难地说:“没有车,我……就不去了。”

林彪的这封信是写给主席的,大意是建议在授大将军衔时考虑井岗山对中国革命的重大意义,其实质就是增加些井岗山上下来的在大将中的人口。当然没好意思直说是要给刘亚楼授大将。而从授衔的结果看,和井岗山拉的上边的大将有六七人之多,可惜刘亚楼最终还是未能入选。

不过这其实还是陈赓谦虚了。陈赓直接领导过的上将远远不止两个,李克农上将、,陈再道上将、王新亭上将、郭天民上将、李聚奎上将都被陈赓直接领导过。

于是,陈赓在授衔前,就找到李聚奎说:“老乡啊!别人都说你是老实人,过几天我给徐立清说,我当过师长,我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李聚奎笑而不答。过了几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问起此事,李聚奎没二话:“陈赓是接替我的师长。” 后来,陈赓果然被授予大将衔。

虽然刘亚楼的是1929年才入的党,但和罗瑞卿的1928年也相差不远。解放战争时罗瑞卿的晋察冀政委和刘亚楼的四野参谋长比也没啥优势,解放后一个公安部长,一个空军司令,可以说平起平坐,但单以军队内部来论可能还是空军这个兵种司令更有说服力。

粉碎“四人帮”后,罗瑞卿担任了军委秘书长,在百忙之中,他还兼任了毛泽东纪念堂管理委员会主任。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6

从结果上看,许光达,萧劲光这俩兵种司令可都是大将。如果主席不坚持在大将中设政工干部的化,或者不提名罗瑞卿入选的化,以刘亚楼当时的职务还是有一定希望的。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挤掉了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的大将呢,刨除山头因素,还是让我们在井岗山头内的两个大将来比较下。

有熟悉军史的朋友参见上将排名可以发现刘亚楼在上将中的排名也不十分靠前,萧克,王震都在刘亚楼的前面,由此可能推出刘亚楼当大将本来就无望,但实际上把大将中的一些位如罗瑞卿,许光达,黄克诚,论资历,战功,下放到上将中也排不到前几名去,因此谁当大将,谁不当大将还是很有些复杂性的。

也许是这样的乐观精神,让他的生活自在,不用为名利所困扰。心态放松的他,也影响了自己的健康,最终他于2008年离世,寿命超过了一百岁。

授衔时,毛泽东见到了陈赓,就跟陈赓开玩笑说:“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在这几位的战场指挥下,加之组织的领导,我军在许多的大战役中取得胜利。在一九五五年,我军中的将领都被授衔,但是与他同级的几位师长里,只有他就连大将都不是,仅仅得了个上将,其余的人全部是元帅。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官授衔名单公布后,陈赓大将找到毛主席,表达对评衔的看法。

现在沸沸扬扬流传的有关55年授衔内幕很多,既然是授衔就有争的和让的,争的肯定比让的多的多但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似乎青一色都是谦虚礼让的典型,当然其中不乏有实事求是的,比如孙毅徐立清是主动写过信让过上将的,许光达也是固辞过大将的。

不过在过程中,有一个小细节大家都没注意到。后来英国记者韦德注意到了:在追悼会上,王洪文曾在背后一直看着华国锋的讲话稿,他倾着极力想听清每一个字。只是他这一动作,在当时并没有人前去阻止。而华国锋,则是全身心投入到致词和悲痛当中,并未发觉他的这一动作。

毛主席先是处置了准备投敌的人,后来还给谭震林的两百多人做了一次演讲,最终使得大家全部选择加入红军,壮大了革命队伍,此时谭震林第一次见到,从此结下深厚的情谊。谭震林跟着毛主席上了井冈山,在井冈山上谭震林主要从事土改工作,还救过毛主席的命,那是在1929年2月,红四军向赣南和闽西进发的途中。

众所周知,陈赓大将爱跟人开玩笑。1955年评军衔的时候,据说授大将的最低要求是在红军时期当过师长。因为陈赓在那段时期大部分时间在白区工作,在军队任职时间短,档案中一时没有找到他任主力师师长的经历。

谭政大将为难地说:“没有车,我……就不去了。”

9月18日,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为毛泽东举行追悼大会。可是,没有人通知作为中央军委顾问的罗瑞卿参加,别的几个顾问也没得到通知。罗瑞卿曾经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对毛泽东的感情极深。他坚决要求参加天安门广场的追悼大会。最后,有关方面只好同意了,但给罗瑞卿、谭政和陈再道三个军委顾问只派了一台车。

陈康的确是一位身经百战、胆略过人、叱咤风云、屡建奇功的勇将。

“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想整陈康,毛主席亲自出面保陈康。他问谢富治:“都说陈康同志能打仗,五个仗能打赢几个?能不能全胜两个?”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大将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主席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

于是,陈赓在授衔前,就找到李聚奎说:“老乡啊!别人都说你是老实人,过几天我给徐立清说,我当过师长,我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李聚奎笑而不答。过了几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问起此事,李聚奎没二话:“陈赓是接替我的师长。” 后来,陈赓果然被授予大将衔。

一进入九月,秋意就也跟着到了。这秋意或是随着风来,或是随着树叶来,又或是随着日渐保暖的衣服来,不紧不慢,萧瑟却又迷人。然而1976年的秋天,处在北京的所有人,全然没有心情来欣赏这一份秋景,体验这一份秋意。

1930年6月,红四军成立了第4纵队,谭震林担任政委,在红军时期谭震林就是纵队政委这个级别,可见其资历和功劳,如果授衔,他起码是个大将。

由此可见,前一任的军委委员全是元帅,这次增补十位基本是按大将衔的,三位没能入选的大将多是因平衡派系和照顾老弱病残给照顾进去的,单以刘亚楼的,解放时四野参谋长,和解放后空军司令员的职务授大将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比较起来刘的资历可能差些,但比起许光达的突击提拔还是好些的。

从结果上看,许光达,萧劲光这俩兵种司令可都是大将。如果主席不坚持在大将中设政工干部的化,或者不提名罗瑞卿入选的化,以刘亚楼当时的职务还是有一定希望的。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挤掉了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的大将呢,刨除山头因素,还是让我们在井岗山头内的两个大将来比较下。

其实看他的在我军的资历,完全可以胜任更高的衔位。但是萧克说,在战斗中有无数的人都没了命,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的衔位高低都不在乎。

陈赓在后来被授予大将军衔,他的传奇故事一直在坊间流传。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主席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

1926年10月,24岁的谭震林加入了我党,并且在第二年的时候,当选为攸县工会的宣传干事,后来成为宣传委员,1927年的11月27日,毛主席带着红军在茶陵县建立起了工农兵政权。

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林彪的这封信是写给主席的,大意是建议在授大将军衔时考虑井岗山对中国革命的重大意义,其实质就是增加些井岗山上下来的在大将中的人口。当然没好意思直说是要给刘亚楼授大将。而从授衔的结果看,和井岗山拉的上边的大将有六七人之多,可惜刘亚楼最终还是未能入选。

几年以后,大革命没有成功。当时我党是一个新的政党,组织的理念给了萧克希望,他坚信我党会取得胜利,就加入了组织。在党的安排下,他刚加入组织的那年,就被派到南昌,领导乡亲们进行了起义。

“军衔不是我说了算,是评审组共同评定的,我也无权置喙。更何况,评定军衔这件事,本身就众口难调,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再者,即便陈康所获得的荣誉与他的实际贡献不相匹配,但他的功劳,人民群众会记在心中,共和国不会忘记他!”

“哦,此话怎讲?”毛泽东有点惊愕了。

在谭震林当副委员长的第二年,毛主席去世了,得知这个消息后,74岁的谭震林哭的像个孩子,嚎啕不止。1977年,谭震林又上了一次井冈山,缅怀和纪念毛主席。

“那你有什么意见呢?”毛主席对陈赓非常了解,知道他这么说一定事出有因。“我一个部下只被评为中将,太低了。”陈赓直截了当地说。

每一个人,无论是身在这里的老北京人,还是外来这里的人,都笼罩在悲伤的氛围下。这伤痛都来源与一个人:毛主席。这悲痛之情从中央开始,逐渐弥散,最后渗透到全国各地。人们从广播中,从电视上,从报纸上,得知一个噩耗:主席离开了人世!

后来有人还真的去查了军史,发现徐海东、许世友这俩是真,陈锡联那个是咋胡,人家陈锡联当时是红十师第三十团通信班的小班长。

“主席你先忙,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连忙打马虎眼。

其实刘亚楼在红军时期也是师级干部,可惜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有些空白,但必竟在东野时刘亚楼的参谋长要高于谭政的政治部主人,“林罗刘谭”解放战争中刘亚楼压了谭政几年,战争时期重武轻文,和平时期重文轻武,政治挂帅,刘亚楼最后授衔时还是被谭政压过了一颗星。

我之所以说刘亚楼当大将还是有希望的是基于授衔后中央军委的变化。1956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增补黄克诚(国防部副部长兼中央军委秘书长)、粟裕、陈赓、谭政(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12月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劲光(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王树声(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许光达7位大将和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兼总干部部副部长)、刘亚楼、洪学智3位上将为中央军委委员。

在他60多年的戎马生涯中,曾经5次身负重伤,直到他2002年逝世时,身上仍残留着11块弹片。

追到会的结束,某种程度上讲,他老人家的时代也就相应的画上了一个句号。XLW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在福州养病的罗瑞卿大将不顾一切赶回了北京。在向毛泽东遗体告别时,腿残的他坚持不让儿子搀着他,用刚刚能站立的双腿走到毛泽东身边,久久地端详着,泣不成声。

偏偏有人不服气:“你什么时候有过这般的荣耀?吹牛又不犯法!”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在福州养病的罗瑞卿大将不顾一切赶回了北京。在向毛泽东遗体告别时,腿残的他坚持不让儿子搀着他,用刚刚能站立的双腿走到毛泽东身边,久久地端详着,泣不成声。

罗瑞卿腿残,要坐轮椅,还有推轮椅的,一个人就要一辆车。三个人一辆车完全坐不下。陈再道上将立即发火了:“我们三个人,怎么去?”

陈赓有着湖南人的火辣乐观的性格,在他的身边总会围着一群人,总会迸发出笑声,即使在最为艰难的长征时候,陈赓也能逗得大家前俯后仰,他的幽默和机智分讨人喜欢。

偏偏有人不服气:“你什么时候有过这般的荣耀?吹牛又不犯法!”

哦,是你的哪个部下?”“陈康!第13军军长。”“哦,原来是他啊!”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

“那不止。”谢富治说。“五个呢?”毛主席又问。“都能打赢。”“三个仗能打赢两个,就是常胜将军。常胜将军我不保,我还保谁?”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7

在这几位的战场指挥下,加之组织的领导,我军在许多的大战役中取得胜利。在一九五五年,我军中的将领都被授衔,但是与他同级的几位师长里,只有他就连大将都不是,仅仅得了个上将,其余的人全部是元帅。

“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元帅大将军衔是由中央军委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小平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共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大将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毛主席微笑着说:“你被评为大将,不满意么?”“怎么会不满意呢?我觉得我自己评大将有些高。”陈赓回答说。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8

听到毛主席这番话,陈赓大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但这件事让他一直为爱将陈康感到遗憾。

粉碎“四人帮”后,罗瑞卿担任了军委秘书长,在百忙之中,他还兼任了毛泽东纪念堂管理委员会主任。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大将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主席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

最后,罗瑞卿又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

毛主席去世时,深受毛主席喜欢的这两个人哭的最为伤心,一个是上将许世友,另一个则是笔者今天要说的谭震林,毛主席和谭震林的感情很深。

最后就得看看领袖好恶了,谭政,罗瑞卿和主席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主席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主席那刘亚楼的大将估计是跑不掉的了。大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将堆里也高不出一头来。

在追到会当天,华国锋和其他相关人物到了现场,各大电视也都在实况转播这一悲痛的场景。华国锋站在发言台上,他内心是五味杂陈的。这一刻,他要为领导中国人民长达40余年的英雄,为自己的恩师致词。悼词里的内容他早已是烂熟于心,他用了最宏亮的声音,诉说着人民以及他对主席的不舍和爱戴。整个过程,他都是难过的。

众所周知,陈赓大将爱跟人开玩笑。1955年评军衔的时候,据说授大将的最低要求是在红军时期当过师长。因为陈赓在那段时期大部分时间在白区工作,在军队任职时间短,档案中一时没有找到他任主力师师长的经历。

陈赓在黄埔军校的时候,周恩来是政治部主任,当时的陈赓就经常在学生中各种搞怪,第一次和周恩来见面就是在搞怪,给周恩来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几年以后,大革命没有成功。当时我党是一个新的政党,组织的理念给了萧克希望,他坚信我党会取得胜利,就加入了组织。在党的安排下,他刚加入组织的那年,就被派到南昌,领导乡亲们进行了起义。

元帅大将军衔是由中央军委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小平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共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大将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粟裕1907年生于湖南怀化,曾在叶挺的部队任职。南昌起义时,粟裕担任起义军总指挥部警卫班班长,他的营长是陈赓,连长是林彪,这三位在中国近代历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都有颇为传奇的经历。在井冈山时期,毛主席就很欣赏粟裕的军事才能,认为他以后可以指挥几十万大军。在红军时期,粟裕先后任营长,团长师长等职,立下了赫赫战功。

这项运动失败以后,他就回到了故乡,号召有志的人士建立了武装。此后我党的许多运动,都有他的参与。后来红军建立起来,他的功劳让他胜任了团长。

其实刘亚楼在红军时期也是师级干部,可惜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有些空白,但必竟在东野时刘亚楼的参谋长要高于谭政的政治部主人,“林罗刘谭”解放战争中刘亚楼压了谭政几年,战争时期重武轻文,和平时期重文轻武,政治挂帅,刘亚楼最后授衔时还是被谭政压过了一颗星。

在这几位的战场指挥下,加之组织的领导,我军在许多的大战役中取得胜利。在一九五五年,我军中的将领都被授衔,但是与他同级的几位师长里,只有他就连大将都不是,仅仅得了个上将,其余的人全部是元帅。

现在沸沸扬扬流传的有关55年授衔内幕很多,既然是授衔就有争的和让的,争的肯定比让的多的多但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似乎青一色都是谦虚礼让的典型,当然其中不乏有实事求是的,比如孙毅徐立清是主动写过信让过上将的,许光达也是固辞过大将的。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主席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贺龙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说来能评上大将一是和当时职务有关,二是照顾下山头资历,最后主席怎么划圈拍板,心中所向只怕也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不然以萧克当年红军军团长之尊,曾和贺龙平起平坐过,当个上将还是有点委曲了。

从结果上看,许光达,萧劲光这俩兵种司令可都是大将。如果主席不坚持在大将中设政工干部的化,或者不提名罗瑞卿入选的化,以刘亚楼当时的职务还是有一定希望的。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挤掉了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的大将呢,刨除山头因素,还是让我们在井岗山头内的两个大将来比较下。

陈赓却不“买”毛泽东的账,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后笑着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的。”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9

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哦,是你的哪个部下?”“陈康!第13军军长。”“哦,原来是他啊!”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

可惜有些就不甚可靠,比如曾广泛流传的粟裕让帅的故事,就是出自李银桥卫士回忆,而最初的元帅11 人名单里并没有粟裕,因此不知道粟裕的这个让帅是以退为进还是子虚乌有了。

之后警卫班与敌人交起火来,毛主席和朱老总等人则顺利转移,如果不是谭震林及时发现敌人,恐怕一切就很难说了,毛主席说如果没有谭震林,红军就要遭难了。

陈赓最大胆的一次,是和毛主席发生的一次,1943年,毛主席正在一个大会上作报告,大家都在认真的聆听,毛主席当时的地位已经是党的最高领导人了,他在作报告的时候,大家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

罗瑞卿是由儿子罗宇陪着去的。下车后,他坐在轮椅上,穿过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门口,碰见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他们都是四川老乡。王定国看见他残着腿站在烈日暴晒的地方,便劝他说:“你找个荫凉处吧。”

后来谭震林被选为县里的主席,不久之后湘军进攻茶陵县,谭震林寡不敌众带着部分队伍撤出了县城,而当时一起的赤卫队团长打死投敌,恰好此时毛主席率军赶到。

萧克前辈在组织中,是一位才能优异的人。在我党中的许多将领中,他的知识在其中算是丰富的。因为他年轻时曾经在师范就学,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黄埔。在学校中他学习军事上的理论,这个过程中他产生了救国的思想,就在毕业后加入了北伐军。

9月18日,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为毛泽东举行追悼大会。可是,没有人通知作为中央军委顾问的罗瑞卿参加,别的几个顾问也没得到通知。罗瑞卿曾经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对毛泽东的感情极深。他坚决要求参加天安门广场的追悼大会。最后,有关方面只好同意了,但给罗瑞卿、谭政和陈再道三个军委顾问只派了一台车。

在追悼会上,罗瑞卿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强忍着悲伤不停地流泪,终于深藏的感情像决堤的洪水一泻而下,他控制不住地像孩子一样失声痛哭。由于太伤心,导致冠心病复发,他昏倒在地。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0

其实看他的在我军的资历,完全可以胜任更高的衔位。但是萧克说,在战斗中有无数的人都没了命,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的衔位高低都不在乎。

在日本入侵的时候,为了更好的统筹指挥,红军的几个分支就整合在了一起。八路军三个师部的师长和副师长分别是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

陈康打过的胜仗不胜枚举,他独特的战略战术思想,受到了我军的高度重视。中越自卫反击战,就是采用的他的突袭战术。他的不少成功战例,还被编入军事教科书。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中共中央军委产生,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邓小平、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中共中央军委产生,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邓小平、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1

下午三时整,毛泽东的追悼会开始了。罗瑞卿和所有的人一样,站了起来。不过,他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拄着双拐,只是用一条腿肃立。

经过联系,他们终于又被增派了一台车。

有熟悉军史的朋友参见上将排名可以发现刘亚楼在上将中的排名也不十分靠前,萧克,王震都在刘亚楼的前面,由此可能推出刘亚楼当大将本来就无望,但实际上把大将中的一些位如罗瑞卿,许光达,黄克诚,论资历,战功,下放到上将中也排不到前几名去,因此谁当大将,谁不当大将还是很有些复杂性的。

悲痛之余,丧事的处理也召开了好几次的会议,比如谁来致悼词,告别仪式在哪里举行,具体举行几天,都需要进行一个详细的安排。最终,在追悼会的当天,由华国锋来致悼词。

有熟悉军史的朋友参见上将排名可以发现刘亚楼在上将中的排名也不十分靠前,萧克,王震都在刘亚楼的前面,由此可能推出刘亚楼当大将本来就无望,但实际上把大将中的一些位如罗瑞卿,许光达,黄克诚,论资历,战功,下放到上将中也排不到前几名去,因此谁当大将,谁不当大将还是很有些复杂性的。

解放战争时期,粟裕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指挥第三野战军立下了很大功劳,对国家统一付出了巨大贡献。

经过联系,他们终于又被增派了一台车。

罗瑞卿最后一次见毛泽东,是在12年前。他哭着说:“没想到,那一次相见竟成永诀。”十分伤心。

这项运动失败以后,他就回到了故乡,号召有志的人士建立了武装。此后我党的许多运动,都有他的参与。后来红军建立起来,他的功劳让他胜任了团长。

“军衔不是我说了算,是评审组共同评定的,我也无权置喙。更何况,评定军衔这件事,本身就众口难调,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再者,即便陈康所获得的荣誉与他的实际贡献不相匹配,但他的功劳,人民群众会记在心中,共和国不会忘记他!”

最后,罗瑞卿又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主席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

罗瑞卿腿残,要坐轮椅,还有推轮椅的,一个人就要一辆车。三个人一辆车完全坐不下。陈再道上将立即发火了:“我们三个人,怎么去?”

大将中论战功头一号粟裕肯定是当然人选,论党龄要算陈庚最长而他本人又是北伐名将,黄克诚是当时的军委秘书长井岗红旗下的蛋,张云逸当过新四军的参谋长而当时粟裕不过是个支队长,王树声当过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许光达是洪湖苏区的代表,又是装甲兵司令,徐海东算是鄂豫皖苏区的代表,萧劲光是海军司令员也是井岗山上下来的,谭政是党在军队的政工方面的旗帜,主席坚持在大将里要保的,最后罗瑞卿这个大内保镖是主席钦点的公安部长,虽然听说当时评议时阻力不小可在主席力保下还是通过了。这样看来十位大将是一个都不能少。

他1910年出生于湖北武穴,1927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参加红军。曾在陈赓手下任772团团长、13旅旅长,后来又担任第四兵团军长,昆明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兰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央军委顾问等职。

也许是这样的乐观精神,让他的生活自在,不用为名利所困扰。心态放松的他,也影响了自己的健康,最终他于2008年离世,寿命超过了一百岁。

“你去查查军史,我当红12师师长时手下是不是有个团长叫徐海东?还有一个团长叫许世友,一个班长叫陈锡联?

后来有人还真的去查了军史,发现徐海东、许世友这俩是真,陈锡联那个是咋胡,人家陈锡联当时是红十师第三十团通信班的小班长。

罗瑞卿马上说:“不去怎么行?没有车,我爬也爬到天安门去。”

可惜有些就不甚可靠,比如曾广泛流传的粟裕让帅的故事,就是出自李银桥卫士回忆,而最初的元帅11 人名单里并没有粟裕,因此不知道粟裕的这个让帅是以退为进还是子虚乌有了。

1937年10月,在设伏七亘村战斗中,时任八路军386旅772团团长的陈康率团两次巧妙设伏,一举歼灭400多名日军,缴获300多匹骡马及大批军用物资, 而陈康的部队仅伤亡10余人。

在追悼会上,罗瑞卿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强忍着悲伤不停地流泪,终于深藏的感情像决堤的洪水一泻而下,他控制不住地像孩子一样失声痛哭。由于太伤心,导致冠心病复发,他昏倒在地。

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后,喜开玩笑的陈赓说:“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但是当年却是当元帅般神气,统帅过2位上将和一位大将。”

“你去查查军史,我当红12师师长时手下是不是有个团长叫徐海东?还有一个团长叫许世友,一个班长叫陈锡联?

彩世界平台总代理网址 12

到了他的孙子这一辈,几乎都是默默无闻了,这就是跟随毛主席的老革命。1983年9月30日,谭震林在北京病逝,享年81岁。XLW

毛主席微笑着说:“你被评为大将,不满意么?”“怎么会不满意呢?我觉得我自己评大将有些高。”陈赓回答说。

罗瑞卿最后一次见毛泽东,是在12年前。他哭着说:“没想到,那一次相见竟成永诀。”十分伤心。

不过这其实还是陈赓谦虚了。陈赓直接领导过的上将远远不止两个,李克农上将、,陈再道上将、王新亭上将、郭天民上将、李聚奎上将都被陈赓直接领导过。

说来能评上大将一是和当时职务有关,二是照顾下山头资历,最后主席怎么划圈拍板,心中所向只怕也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不然以萧克当年红军军团长之尊,曾和贺龙平起平坐过,当个上将还是有点委曲了。XLW

“主席你先忙,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连忙打马虎眼。

其实这是个玩笑话,在授衔前,组织上已经查明陈赓在红军时期是当过师长,是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但是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赓的好人缘和李聚奎的厚道。

在日本入侵的时候,为了更好的统筹指挥,红军的几个分支就整合在了一起。八路军三个师部的师长和副师长分别是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

大将中论战功头一号粟裕肯定是当然人选,论党龄要算陈庚最长而他本人又是北伐名将,黄克诚是当时的军委秘书长井岗红旗下的蛋,张云逸当过新四军的参谋长而当时粟裕不过是个支队长,王树声当过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许光达是洪湖苏区的代表,又是装甲兵司令,徐海东算是鄂豫皖苏区的代表,萧劲光是海军司令员也是井岗山上下来的,谭政是党在军队的政工方面的旗帜,主席坚持在大将里要保的,最后罗瑞卿这个大内保镖是主席钦点的公安部长,虽然听说当时评议时阻力不小可在主席力保下还是通过了。这样看来十位大将是一个都不能少。

虽然刘亚楼的是1929年才入的党,但和罗瑞卿的1928年也相差不远。解放战争时罗瑞卿的晋察冀政委和刘亚楼的四野参谋长比也没啥优势,解放后一个公安部长,一个空军司令,可以说平起平坐,但单以军队内部来论可能还是空军这个兵种司令更有说服力。

其实这是个玩笑话,在授衔前,组织上已经查明陈赓在红军时期是当过师长,是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但是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赓的好人缘和李聚奎的厚道。

陈赓却不“买”毛泽东的账,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后笑着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的。”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追悼会,王洪文做一动作,无一人阻止【

关键词: 彩世界注册 追悼会 毛主席 一人 副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