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世界注册 > 军事军史 > 率骑五千,直抵穹庐,捕鱼儿海之战

率骑五千,直抵穹庐,捕鱼儿海之战

文章作者:军事军史 上传时间:2019-10-17

明军放了这把冲天大火之后,遂班师。

而北元方面,在爱猷识理达腊离开和林之后,于洪武十一年(1378年)死去,脱古思贴木儿嗣位。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脱古思贴木儿率部游牧到喀尔喀河、贝尔湖、克鲁伦河一带,在此遭到了明军歼灭性的打击。

1368年7月,明朝开国第一功臣徐达率领大军攻占元大都,元惠宗向北逃往蒙古故地上都,建立了21年政权,史称“北元”。

双方的实力此消彼长,明军的优势日益明显。然而“烂船还有三斤钉”,脱因帖木儿与他的哥哥一样,即使身处逆境也琢磨着如何反击。

捕鱼儿海之战,蒙元损失十万人左右。而明军的损失却是微不足道,据说是“不费寸兵,以收其效。”

脱古思帖木儿没想到明军来得这样快,因此防备松懈。

图片 1

原标题: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北元的存在,对大明王朝时刻都是重大威胁。

明军最可怕的对手王保保于1375 年(洪武八年,宣光五年)在蒙古草原撒手人寰,而王保保手下的名将贺宗哲也在风云变幻的日子里下落不明。

首先,蒙元小朝廷直属的蛮子及哈剌章二人的军队,他们一直承担着保卫蒙元小朝廷的任务,《明太祖实录》详细地记载了他们在捕鱼儿海与蒙元小朝廷一起覆灭的过程。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历史风云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蓝玉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中央禁卫军作为北元正规军的主力, 终于在这次决战中基本上被明军全歼。而北元地方部队的主力脱因帖木儿所部也是螳臂当车,逃脱不了全军覆灭的命运。脱因帖木儿逃跑时坠于马下,不得不潜伏在草丛之间,但最终未能躲过明军将士的搜捕。此后,各种史料再也没有王保保旧部的任何记载,由此可知,这支依靠镇压红巾军起家的部队已经在捕鱼儿海与北元小朝廷一起完蛋了。

捕鱼儿海战役是北元贵族遭到的最大的失败,自脱古思帖木儿死,蒙古内部就开始陷入了连绵不断的内讧之中,其间虽然有过几次统一,但对明朝始终未能构成倾覆性威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Tags:历史朝廷明朝名将名将征讨大军

回顾发展至今的元明战争史, 元明两军主力经过1368 年(洪武元年,至正二十八年)的太原之战、1370 年(洪武三年,至正三十年)的沈儿峪之战、1372 年(洪武五年,宣光二年)的漠北之战与1388年(洪武二十一年,天元十年)的捕鱼儿海之战这四次大决战后,最终分出了胜负。在这四次决战中,步兵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只有沈儿峪之战,其余的都是重装骑兵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两军重装骑兵在没有步兵有力策应的情况下主要进行了三次大厮杀,第一次是在太原城外,第二次是在和林东南,双方的战果各自是一胜一负,第三次是在捕鱼儿海附近,这是朱元璋在世时元明骑兵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决战。虽然明军出发时共有步骑十五万,但在这场史诗般的大进军中首先到达战场参战的五千人全部是骑兵,正是他们为决战的胜利奠定了坚固的基础。这个以少胜多的事实使得朱元璋在诏书中夸奖道:“朕闻率骑五千,直抵穹庐,胡王弃宝玺而潜奔,诸王驸马、六宫后妃、罄塞胡民皆尽款附。虽汉之卫青、唐之李靖,无出其右。”他把立功的诸将与卫青、李靖这两个曾击败过匈奴、突厥等游牧民族的汉唐名将相提并论,志足意满之情溢于言表。史载北元各路兵马在捕鱼儿海之战中损失了十万人左右,而明军的损失却小得惊人,据说是“不费寸兵,以收其效”。这个空前绝后的辉煌战绩意味着朱元璋亲手缔造的骑兵已经走向成熟,并在农耕民族出塞扫荡蒙古草原的历史中创造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奇迹。

责任编辑:

于是蓝玉在这一年3月率领15万大军由大宁进至庆州,一路搜索前进,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捕鱼儿海”的地方。

原标题:率骑五千,直抵穹庐,捕鱼儿海之战

图片 2

于是北元的正规军主力中央禁卫军,终于在这次决战中基本上被明军全歼。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北元主力既已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北元小朝廷自然也未能幸免于难。大批皇室成员身陷囹圄,这些人员包括已故君主爱猷识理达腊的妻子,现任君主脱古思帖木儿的后妃及次子地保奴、公主等,成为阶下囚的各类达官贵人总共有二千九百九十九人。值得一提的是,明军还在捕鱼儿海俘虏了北元吴王朵儿只。朵儿只是成吉思汗同母弟合赤温的后裔,他在世袭的封地上被俘,意味着成吉思汗亲自分封的合赤温汗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只有脱古思帖木儿、太子天保奴以及少数随从坐着数十匹战马趁乱逃出了包围圈。明军出动精骑追击千余里,一直打到了克鲁伦河,因追之不及,方才撤了回来。战斗结束后,蓝玉为了以防万一,下令那些披挂着铠甲的俘虏兵一律把铠甲从身上除下来。这样一来,各类铁甲、皮甲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明军一一放火焚毁,蒙古铁骑的威名伴随着各种盔甲在熊熊的火焰之中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但这绝不等于历史悠久的蒙古骑兵从此销声匿迹,这支被打散了的游牧军队能否东山再起,则有待后人。

元主脱古思贴木儿及其子天保奴在逃亡途中被阿里不哥后裔也速迭儿所杀,与脱古思贴木儿一起逃亡的知院捏怯来、丞相失烈门于当年投降了明朝。自从元顺帝于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带领百官部属从元大都出逃之后,这个以元帝为首小朝廷经上都、应昌、和林、捕鱼儿海等一系统激战,至此基本上已经瓦解。

蓝玉大军获得了这一重要的情报,感到机不可失。

王保保死后,军中最具声望的是他的弟弟脱因帖木儿。脱因帖木儿统率着那支由察罕帖木儿一手缔造的军队,继续保卫着北元小朝廷。不过,北元军引以为豪的铁骑不再具备往日的风采,原因是后勤补给能力一日不如一日。蒙古本地的冶铁业规模有限,非常依赖从外地输入的铁器,然而明朝严禁铁制品输出塞外,这导致北元只能和西域等边陲地区的商人进行贸易,由于路途遥远,仅能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北元军战损与自然消耗的铁制军械得不到及时的补充,不但铁甲越来越少,连不少铁箭的箭头也改用动物的骨骼制造,战斗力大减。

次日黎明,明军搜索到了捕鱼儿海的南岸,但此地空无一人,部队停了下来。“少憇饮马”。好消息突然来临,蓝玉从巡逻骑兵那里得到情报,确定北元小朝廷在捕鱼儿海东北方向八十余里之外,便马上下令求战心切的王弼为先锋,“衔枚卷甲”,直扑其营。 脱古思贴木儿与身边的臣子们自以为明军不熟悉地形,难以找到水源的位置,决不会这么快杀到,因而防备疏松。宿营之地里面的士卒正在牵马备鞍,整理辎重,把一大批车辆的车头都转向北方,准备转移。偏偏在这个时候扬起了大风,沙尘满地,白昼如晦,对明军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王弼提着双刀带兵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接近,发起突然袭击。骤不及防的北元军队来不及列阵,在混乱中死了数千人,另外有七万七千多人与四万七千匹战马被俘。此外,成为明军战利品的还有四千八百四十头骆驼、十一万二千四百五十二头牛羊、三千余辆各式车辆以及一大批后勤辎重。

喀尔喀河、贝尔湖、克鲁伦河一带。

本文摘自《明蒙战争:明朝军队征伐史与蒙古骑兵盛衰史》

洪武二十年(1387年)九月,再接再厉的朱元璋任命蓝玉大将军,唐胜宗、郭英为左、右副将军,率领十五万大军出塞,作战目的是彻底歼灭北元小朝廷。

元主脱古思帖木儿和其子天保奴在逃亡路上被阿里不哥后裔也速迭儿所杀,与元主一起逃亡的知院捏怯来、丞相失烈门当年投降了明朝。

明将士们“人不卸甲,马不离鞍”,从间道兼程而进,于四月九日,来到游魂南道,却在此地找不到水源,一时饥渴难耐。关健时刻,引路的人能起到特殊的作用,归顺的蒙古军官观童凭着多年来在塞外的生活经验,于营地附近发现了一处泉水, 为全军排忧解难,解了燃眉之急。克服重 重障碍的蓝玉于十一日到达距离捕鱼儿海尚有四十余里的百眼泉,却突然间侦察不到敌军的影踪,失去了所有线索。他一度判断错误,以为敌人嗅到了什么蛛丝马迹而躲藏得无影无踪,想从这个环境恶劣的地方退兵。但他很快在勇将王弼的劝阻之下改变了主意,决定留在原地再坚持一下,看看有什么新发现。

洪武二十年(1387年),元太尉纳哈出,拥众金山,屡侵辽东,朱元璋命冯胜为大将军,傅友德、蓝玉为左右副将军,率师二十万北征。明军在“金山之役”中取得了成功,降服了元将纳哈出。但是,北元衰微后,原元朝统治区出现了多个蒙古割据政权,纳哈出只是其中的一个。纳哈出降明,只能说明朝降服了一支最有实力的蒙古割据政权,解除了其对明朝的威胁,但不代表蒙古诸部都已降明。

图片 3

图片 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次,还有扩廊贴木儿的军队。扩廊贴木儿在和林之战之后跟随着爱猷识理达腊,转移到了“金山”,自然,扩廊贴木儿的军队也应该和爱猷识理达腊的军队会师在一起。《明太祖实录》记载扩廊贴木儿“卒于哈剌那海之衙庭”,死亡时间是洪武八年八月。其后,明军在洪武二十一年的捕鱼儿海之战中,俘虏了蒙元“詹事院同知脱因贴木儿”,脱因贴木儿就是扩廊贴木儿的弟弟,而此战之后,各种史料再也没有关于原属扩廊贴木儿的军队的记载,由此可知,包括脱因贴木儿在内的原属扩廊贴木儿的军队,已经在捕鱼儿海遭到了明军毁灭性的打击。

北元直属的中央禁卫军的两员勇将太尉蛮子和太师哈剌章拼尽全力抵抗。蛮子被郭英当场挥刀杀死,而哈剌章的大营也在十几天后被蓝玉击破,哈剌章本人下落不明。

责任编辑:

将士们“人不卸甲、马不离鞍”,从间道兼程而进,于四月九日,来到游魂南道,却在此地找不到水源,一时饥渴难奈。关健时刻,“带路党”能起到特殊的作用,归顺的蒙古军官观童凭着多年来在塞外的生活经验于营地附近发现了一处泉水,为全军排忧解难,解了燃眉之急。克服重重障碍的蓝玉于十一日到达距离捕鱼儿海尚有四十余里百眼泉,却突然间侦察不到敌军的影踪,失去了任何线索。他一度判断错误,以为敌人嗅到了什么蛛丝马迹而躲藏得无影无踪,想从这个环境恶劣的地方退兵。但他很快在定远侯王弼的劝阻之下改变了主意,决定在留在原地再坚持一下,看看有什么新发现。为了不打草惊蛇,蓝玉下令官兵在地上挖洞煮饭,以免大量浓烟直上云宵而被敌哨兵望见。

在这种情况下,明太祖委任蓝玉为大将,征讨北元,此时北元皇帝已换成脱古思帖木儿。

捕鱼儿海之战示意图

洪武十四年(1378年)秋季,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为左副将军,沐英为右副将军,率步骑三十万,往征云南,诸蛮部一律降服,云南悉平。沐英偕蓝玉与傅友德等会集滇地,联名报捷,并筹办善后事宜。明太祖念沐英功,遂命沐氏世守云南。蓝玉也从此受到明太祖赏识。

北元军队猝不及防,混战中死了数千人,另外有七万七千多人与四万七千匹战马被俘。

北元小朝廷直属的中央禁卫军中的两员悍将,曾参加过和林保卫战的太尉蛮子与太保哈剌章,他们竭尽全力抵抗,其中蛮子被郭英当场挥刀杀死,而哈剌章的大营亦在十多天后被蓝玉击破, 所部“一万五千八百三户”与“马驴四万八千一百五十余匹”被俘,哈剌章本人下落不明。这两个元朝老臣子昔日在和林并肩作战,死中求生,现在却在捕鱼儿海难逃劫数。

胜利消息传到京师,明太祖大悦,遣使劳军,谕中比蓝玉为卫青、李靖,晋封蓝玉为凉国公。

克服重重困难的蓝玉得到情报,确定北元小朝廷在捕鱼儿海东北方向八十余里之外,便下令求战心切的王弼为先锋首先攻击。

次日黎明,明军搜索到了捕鱼儿海的南岸,但此地空无一人,部队停了下来,“少憩饮马”。好消息突然传来,蓝玉从巡逻骑兵那里得到情报,确定北元小朝廷在捕鱼儿海东北方向八十余里之处,便马上下令求战心切的王弼为先锋,“衔枚卷甲”,直扑其营。脱古思帖木儿与身边的臣子们自以为明军不熟悉地形,难以找到水源的位置,绝不会这么快杀来,因而防备疏松。宿营之地里面的士卒正在牵马备鞍,整理辎重,把一大批车辆的车头都转向北方,准备转移。偏偏在这个时候扬起了大风,沙尘满地,白昼如晦,对明军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王弼提着双刀带兵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接近,发起突然袭击。猝不及防的北元军队来不及列阵,在混乱中死了数千人,另外有七万七千多人与四万七千匹战马被俘。此外,成为明军战利品的还有四千八百四十头骆驼、十一万二千四百五十二头牛羊、三千余辆各式车辆以及其他一大批后勤辎重。

图片 5

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捕鱼儿海”的地方。

明朝在西北、西南与东北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孤立了北元在塞外日削月割的地盘,也为夺取元明战争的全面胜利铺平了道路。1387 年(洪武二十年,天元九年) 九月,再接再厉的朱元璋任命蓝玉为大将军,唐胜宗、郭英为左、右副将军,率领十五万大军出塞,作战目的是彻底歼灭北元小朝廷。第二年年初,明军前线统帅部获得了重要的情报,知道北元小朝廷游牧到喀尔喀河、贝尔湖、克鲁伦河一带。机不可失,蓝玉在同年三月亲率大军由大宁(今内蒙古宁城一带)进至庆州(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西北),一路搜索前进,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捕鱼儿海”的地方。所谓的“捕鱼儿海”,即是贝尔湖的古名。当初元太祖成吉思汗按照蒙古游牧贵族的传统分封亲族时,将兀鲁灰河等地(相当于现在的乌珠穆沁旗一带)封给了同母弟合赤温的后裔,而邻近的捕鱼儿海亦应该是合赤温后裔的势力范围。北元小朝廷以“捕鱼儿海”为栖身之地,这表明合赤温的后裔仍然忠于大汗脱古思帖木儿。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前线统帅部获得了重要的情报,知道北元小朝廷游牧到喀尔喀河、贝尔湖、克鲁伦河一带。机不可失,蓝玉在同年三月亲率大军由大宁(今内蒙古宁城一带)进至庆州(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西北),一路搜索前进,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捕鱼儿海”的地方。所谓的“捕鱼儿海”,即是贝尔湖的古名。当初元太祖成吉思汗按照蒙古游牧贵族的传统分封亲族时,将兀鲁灰河等地(相当于现在的乌珠穆沁旗一带)封给了同母弟哈赤温的后裔。而邻近的捕鱼儿海亦应该是哈赤温后裔的势力范围。北元小朝廷以“捕鱼儿海”为栖身之地,这表明哈赤温的后裔仍然忠于大汗脱古思贴木儿。

这两个元朝老臣曾经在和林并肩作战,现在终于在捕鱼儿海在劫难逃。

图片 6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三月,蓝玉率师十五万北进,四月来到捕鱼儿海(今贝尔湖附近)。

北元主力既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北元小朝廷也未能幸免于难。大批皇室成员被俘,成为阶下囚的各类达官贵人共有二千九百九十九人。

北元小朝廷直属的中央禁卫军中的两员悍将,曾经参加过和林保卫战的太尉蛮子与太师哈剌章竭尽全力抵抗。其中蛮子被郭英当场挥刀杀死,而哈剌章的大营亦在十多天后被蓝玉击破,所部“一万五千八百三户”与“马驴四万八千一百五十余匹”被俘,哈剌章本人下落不明。这两个元朝老臣子昔日在和林并肩作战,死中求生,现在却在捕鱼儿海劫数难逃。中央禁卫军作为北元正规军的主力,终于在这次决战中基本上被明军全歼。而北元地方部队的主力脱因贴木儿所部也是螳臂当车,逃脱不了全军尽灭的命运。脱因贴木儿逃跑时坠于马下,不得不潜伏在草丛之间,但最终未能躲过明军将士的搜捕。此后,各种史料再也没有王保保旧部的任何记载,由此可知,这支依靠镇压红巾军起家的部队已经在捕鱼儿海与北元小朝廷一起完蛋。

此时对于蓝玉大军来说战机稍纵即逝,于是明军将士“人不卸甲、马不离鞍”,从间道兼程而进,4月9日,来到了游魂南道,却在这里找不到水源,一时之间饥渴难耐。后来幸亏归顺的蒙古军官观童发现了水源,这才解了全军的困境。

这种情况下,明太祖委任蓝玉为大将,征讨下一个主要的目标脱古思帖木尔,他认为“肃清沙漠,在此一举”,因此要求蓝玉勿失时机,必须成功。

明太祖认为“肃清沙漠,在此一举”,所以要求蓝玉抓住战机,必须成功。

洪武五年和林之战中幸存下来的蒙元军队,主要有蛮子、哈剌章的军队及原属扩廊贴木儿的军队,这些军队全部参加了洪武二十一年的捕鱼儿海之战。他们虽然在和林逃脱了灭亡的命运,却最终在捕鱼儿海末能幸免。

王弼带着明军悄悄接近目标,突然发起攻击。

图片 7

自此,从元顺帝1368年带领百官及其部属从元大都出逃之后,这个以元帝为首的小朝廷经上都、应昌、和林、捕鱼儿海等一系列激战,至此基本上被明军瓦解。

北元主力既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北元朝小朝廷也未能幸免于难。大批皇室成员身陷囹圄,这些人员包括已故君主爱猷识理达腊的妻子、现任君主脱古思贴木儿的后妃及次子地保奴、公主等,成为阶下囚的各类达官贵人总共有二千九百九十九人。值得一提的是,明军还在捕鱼儿海俘虏了北元吴王朵儿只。朵儿只是成吉思汗同母弟哈赤温的后裔。他在世袭的封地上被俘,意味着成吉思汗亲自分封的哈赤温汗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只有脱古思贴木儿、太子天保奴以及少数随从坐着数十匹战马乘乱逃出了包围圈。明军出动精骑追击千余里,都督余通渊所部一直打到了克鲁沦河,因追之不及,方才撤了回来。战斗结束后,蓝玉为了以防万一,下令那些披挂着铠甲的俘虏兵一律把它们从身上除下来。这样一来,各类铁甲、皮甲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明军一一放火焚毁,而蒙古铁骑的威名也伴随着各种盔甲在熊熊的火焰之中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但这绝不等于历史悠久的蒙古骑兵从此销声匿迹,这支被打散了的游牧军队能否东山再起有待后人。明军放了这把冲天大火之后,遂班师。

“捕鱼儿海”,也就是贝尔湖的古称。

值得一提的是,明军还在捕鱼儿海俘虏了蒙元吴王朵儿只,朵儿只是成吉思汗同母弟哈赤温的后裔,他在世袭的封地上被俘,意味着成吉思汗亲自分封的哈赤温汗国的结束。

胜利的捷报传到京师,明太祖朱元璋大悦,遣使劳军,大封功臣。

明朝建立后,蒙古人虽然失去了对中原的统治,但在北方草原地区仍然有很大的势力,全国许多地区如山西、陕西、四川、云南、贵州等,仍在元朝统治者手中,时刻都是明朝的重大威胁。

真是天助明军,偏偏此时起了大风,沙尘满地,对明军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

此外,还有大批骆驼、牛羊、车辆、后勤辎重成为了明军的战利品。

捕鱼儿海之战,蒙元损失十万人左右。明军损失微不足道。

此后,各种史料再也没有王保保旧部的任何记载。

1388年,北元皇帝脱古思帖木儿率部游牧到

而北元地方部队主力元末名将王保保的弟弟脱因帖木儿所部也不是明军对手,全军覆灭。脱因帖木儿被俘。

本文由彩世界注册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率骑五千,直抵穹庐,捕鱼儿海之战

关键词: 彩世界注册 曾在 铁骑 蒙古 功臣